二圳綠眉老祖轉身誹跑,孔富不由愕然,泣老魔狡猾對。wWW、qUAnbEn-xIaosHuo、cOM便要逃跑,果斷之極,連自己的法寶都不要了。怪不得在洪荒活的有滋有味。

“想跑,晚了!”

孔宣一聲冷“哼,五色神光呢的一聲飛到綠眉老祖身邊。看到五色神光唰來。綠眉老祖一道法術擊出,隻見五色神光微微一抖,竟然把法術都收了去。這時綠眉老祖才知這五色神光厲害,也不敢再與糾纏,抱著頭向老巢飛去。

還沒等綠眉老祖飛出數裏遠,五色神光就追了上去,神光自空中一掃之間,吼的一聲,綠眉老祖已經被困入五色神光之中。

孔宣看到綠眉老祖被他收入五色神光之巾終於長籲一口氣,心念一動,五色神光飛了回來綠眉老祖此時被五色神光收伏元神法力盡被禁錮,神智已經陷入暈迷之中,還不知自己已經大難臨頭

五色神光內蘊五行空間能收萬類這還是孔宣第一次運用本來他有些擔心綠眉老祖與他道行相若便是收了綠眉池無法完全禁錮沒想到事實大出他的意料,綠眉被五色神光一收,便無反抗之力

立於空中的孔宣看著因與綠眉老祖鬥法而變的狼籍一片的山林突然放聲大笑起來切,綠眉老祖被收伏,由不得孔宣不高興。想當年綠眉老祖貪他法寶。又要奪他神通,好幾次孔宣都是死裏逃生。最後與黃尾道人相鬥,終於出了一口惡氣,沒想又被綠眉老祖追殺數十年。那時的綠眉老祖在孔宣眼裏是絕對不能抵抗的存在。沒想到今日卻敗於自己手中,實乃一大快事。千年來鬱氣一朝得釋,孔宣隻覺全身內外一片通透。念頭通達,元神更回凝煉三分了

“咦?。此時孔宣終於感應到自己雲,神無由來凝實三分,不由驚咦一聲。這可真是意外之喜,沒想到收了綠眉老祖還有這等好處。

藏身暗處的矮道人眼睜睜的看著綠眉老祖被孔宣祭出五色神光由走。不由心肝俱裂。嚇的渾身發抖,縮在地下。大氣都不敢喘。平時高高在上的綠眉老祖。今日竟然敗於孔宣之手。更是不知讓孔宣使了什麽手段收了去。生怕孔宣發現自己。矮道人藏身地下。等待著孔宣離去。

這個矮道人雖然品行不端。倒也有些神通。一雙神眼能看穿天下所有幻象,更善於藏身隱形。乃是十大神鼠之一的千幻鼠。當年混沌珠出世。被明玉滅殺的飛天鼠也在十類神鼠之屬,可惜,存世者隻餘通天門下的搜寶鼠多寶道人與這位不成氣候的千幻鼠。

千幻鼠藏身地下,刁宣明顯沒有發現他。站立在虛空中,打量完戰鬥破壞的山林後,孔宣身體猛的一動,化作一道流光飛走。

看著孔宣飛走。千幻鼠這才鬆了一口氣。渾身已經被汗水淋濕,身體傳來一陣虛脫感覺。生怕孔宣去而複返,在地下堅持一日夜後。確定孔宣不會再回來後,才從地下鑽出來。“綠眉老祖被那孔宣收走。想必凶多吉少。抽風山是不能回去子。不然三當家定然要把怒氣發泄在我身上。便是三當家饒了我,抽風山對頭知道綠眉老祖死亡消息後,定然攻打來,那裏如何是好?。千幻鼠眼珠子亂轉,思孝著綠眉老祖死後的消息傳因抽風山,弓發的暴動,渾身一震。

“反正法寶已經到手,不如便遠走天崖!”千幻鼠突然生出了逃離抽風山的念頭,越想越覺得是個好主意。“聽說海外也是個好去處,離洪荒又遠,不如去哪裏躲躲。等過上個萬八千年後,再回洪荒探探風。實在不行,便定居海外也不錯嘛!”考慮清楚的千幻鼠,頭也不回的向東海飛去。

這千幻鼠可沒有想到,自己逃向海外。孔宣也要去海外尋師。不過像千幻鼠這種小角色,也引不起孔宣的注意。五色神光收了綠眉老祖後,孔宣便離開了這處無名山峰。一路飛行。

“這綠眉老祖好似與妖族有些沾染,若是他人死詢傳因抽風山。被妖族得知,怕是不得安寧。不如這便去海外,尋找瀛台山,好早日拜入老師門下,去了記名這兩咋,字。有老師僻估。便是綠眉老祖真與妖族有關聯,也不敢再打我尋仇!”孔宣一路上暗自思量著。他隻得明玉傳了太陽真經總綱。如今已經是大羅金仙。也是時候尋找明玉。學習完整的道法了。

打定主意的孔宣,不由加快速度,向海外飛去,遠離洪荒這個是非之地。

孔宣欲去海外尋找明玉,卻不知明玉自女奶成聖後,

丘二在五莊觀。與眾好友一同談法論道,至今都沒有回去淵心唰的打算。

距女奶造人證道混元已經數百年了。五莊觀眾道人終於論道完畢。妨皇天女妨成聖後講道七七四十九年。聽道者收獲不

以明玉等如今的道行。女媽講的道法。可比當初在紫霄宮聽鴻鈞講道容易理解的多。記的當初鴻鈞講道,前兩次還好,最後一次講的全是混元大道。明玉不知其他人如何,反正他是十之七八沒有聽明白。本想著全部記憶後,慢慢參悟。哪想到一出紫霄宮便全部忘記了。也就是如今他斬卻了三屍之念,每每有所感悟時。腦中就會出現當初鴻鈞當時講道的一些內容。這讓明玉明白。自己並不是全部忘記了,而是道行低下,還沒有資格參悟。隻有隨著道行不斷提升。才能回想起當初鴻鈞所講的大道。

看著在坐眾道友,明玉不由暗自歎息。除了自己與三清道人,他們這些人怕是道行再無提升之望。沒有鴻蒙紫氣相助。斬卻惡屍之念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

“女妨證道混元,這洪荒怕是要變天了。妖族有聖人在背後掌腰,對我等再無顧及,可憐洪荒眾生,不知要有多少因妖族而殞落”。鎮元子搖晃頭對眾道人說道,“便是貧道的五莊觀日後可能都會被波及。貧道有些羨慕明玉道友了,身居海外。得了一處世外桃源可以坐看洪荒紛爭

聽到鎮元絲的話後,眾道人不由沉默起來。鎮元子說的情況未償沒有可能發生,以妖族今時實力,隻有紫霄宮那個可以阻止一二。可惜。三次講道後,鴻鈞以身合道,曾言天數不變,鴻鈞不出。

玄陰負人也有些擔心,小北極可是妖師鰓鵬當年的道場。加上蝕九**落也在小北極,這二方若是爭鬥起來。自己也不得安寧了。

其實三清與明玉也是真正的安然無恙。妖族若是抽起風來,耍來一個統一洪荒天地,他們也不能幸免。最安全的莫過於冥河了。居於幽冥地底,妖族就是想去征伐也無能為力。除非女妨親自出手,不然冥河占據主場之力,身居血海之中。便是帝俊與太一合力出手,也拿冥河道人無可奈何。不過女妨出手的機會不大,雖然女妨先一步證道混元,可洪荒還有六個,說不定什麽也成就了聖人之道。女奶要是自峙聖人神通,惹急了其它六個準聖。等日後六準聖全都證道混元後,妖族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看到明玉眼神四掃,臉上陰晴不定,冥河道人不由問道:“道友怎麽為說話,可是放心不下瀛台山?”

眾道正討論著妖族日後行為小與女娼對妖族的態度。聽到冥河道人忽然話題一轉,向明玉問道。不由全都看向明玉看也過來。“瀛台山貧道倒是不擔心,女娟成聖後,妖族怕是想著要與巫族再鬥一次,以報前二次大敗之仇。這二族億萬來積蓄實力。妖族達到大羅境的大妖怕是不少。巫族實力如何,卻是一個秘。十二祖巫個叮,神通廣大。又是盤古大神血脈後育,若說這些年實力沒有一點兒進步,貧道是不相信的!”

聽到明玉的話。眾道人臉色不由一變。當初巫妖二族大戰,十二祖巫的實力與他們不分上下,帝俊太一憑借先天靈寶也隻能相抗三四嚇。祖巫圍攻。如今帝俊太一都已經是超脫天地之輩,斬去了善屍,達到準聖之境。十二祖巫也很有可能達到了這一層次。想想十二位準聖。眾道人便頭破發麻。雙方真打起來。洪荒怕是承受不了,非的被他們給打壞不可。真到哪時候。誰都不好過。

“諸位道友。妖族已顯咄咄逼人之勢。我等不如也來個君子約定。不知諸個道友意下如何?。明玉突然對在座的道人提議道。

聽到明玉的話,鎮元子不由眼睛一亮。連忙問道:“何為君子約定?。

眾道人也全部看著明玉,對這個所謂的君子約定看來也很感興趣。明玉想了想,開口說道:“巫妖一戰必不可免。諸位道人也心知肚明。此劫運已經到了末尾,馬上刻,要過去。何為劫運諸個道友也都經曆過。如今女娟造人族,欲現當年龍鳳麒麟三族鼎立之勢,怕是耍引出地劫大難。真的到了哪個時候,女妨為妖族計。可怕就要親自出手了。我等當守望相助。這洪荒也非巫妖之洪荒。不知諸個道友如何想?”

“道友是說我等暗結聯盟。共同抑製巫妖?”元始道人精神一震,向明玉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