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族想要快速增強實力,隻有酒討不斷的戰鬥,在戰鬥自隻的戰訣。WWw。QUanbEn-xIAoShUo。Com通過無數次戰鬥的磨煉,使自己的戰鬥力不斷得到提升。

自從後嬰來到刑天部落後,時時的到刑天的指點。刑天把自己所有經驗都傳投給後鼻之後,便告訴他,想到讓自己的戰力得到升華,隻有去戰鬥。好在洪荒之中高手多的是。尤其是妖族,與巫族勢成水火。零星打打鬥不斷,後具也有些煉手的對象。帶著一把大刀,一出去就是數月之久,戰死在他刀下的妖族不計其數,刑天部落附近的妖族勢力被他數百年內殺的形跡全無。

此次後鼻出去曆練戰技,想要找到妖族,就得到十數萬裏之外尋找。一去一回非數年不能回來。

刑天回到自己家中,推開門,竟然看到一個老頭坐在屋裏,不由一愣。

“大長老個日怎麽有空前來刑天這裏,可是有事相商?”他屋裏的不是別人,正是部落大長老黎初。

看到刑天回來,沒有回答他的問話,把而皺著眉頭問他道:“你又讓後鼻出去獵殺妖族去了?”

刑天聽到黎初大長老的問話。不以為然的點點頭,坐在他麵前。“這小子是塊可造這材,正好好好琢磨一番。這百十年極有上進。記的他網來的時候,連我一招都擋不住。如今卻能在我手下走過數十招還有餘力,實乃我巫族後起之輩中上佳之材。”

刑天把後喜好一陣誇獎,誇完後。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黎初大長老。“大長老來找刑天就是為了後鼻之事?”

“正是,這後鼻每天外出回來後,便要去臨近的一個人族部落中去。我便找你問問可有這回事?”黎初大長老開口問道。

“哈哈哈”聽到黎初大長老為這麽一件小事親自過來,刑天不由笑了起來,“大長老如此輕閑。這種小事還要親自過問。確有這麽一回事,據說人族出了一個了不的的女人,長的忒好看。後鼻這小子怕是心動了,一回來便去人族,給那女人送些獵物,順便還幫她幹些農活。怎麽,大長老可是覺的不妥?”

聽到刑天的話後,黎初大長老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刑天看到後大長老如此表情,有些驚訝,“大長老這是什麽表情,難道這其中有什麽問題嗎?”

“哼!”黎初大長老看著刑天不以為然的樣子,不由的一聲冷哼。“當然有問題,不然我巴巴跑到你這裏做什麽。”

“嘿嘿嘿,”刑天摸了摸後腦勺,一陣傻笑。“你可不要裝傻。我老汗活了這麽多年,早就看穿了你的把戲。後鼻後是我巫族大巫。身份尊貴,怎麽可以為一個人族女子動心,使血脈外流。巫族雖與人族通婚,可實力都必須在巫神之下。此乃祖巫共議。後鼻行為已經觸犯了祖巫之規,你竟然還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這些年越來越不長進了!”

“大長老消消氣,消消氣!”刑天一副討好的樣子,“後具非我族落之士,咱家雖為一族之長,可也不好對他指指點點。我看他一心想要為誇父報仇,對這兒女之情看的並不太重。即便是看上了個人族女士。通婚又能怎樣。後鼻乃是大巫之身,與人族通婚也無法傳承子嗣,大長老何必擔心!”

“話雖這麽說,可卻不能開這個口子。當年我巫族與人族通婚,不過是一些巫侍,可這麽多年後,人族竟然已經可以與巫將生下後代,誰敢說以後不能與大巫留下血脈。要知大巫非巫神巫將可比,乃我巫族之基,血脈絕不能外流。”

刑天撇了撇嘴,“有什麽不能外流的,人族與我族通婚,生下後代。雖有一些巫族神通,可畢竟血脈不純,不過數百年壽命而已,大長老多慮了。”

看到刑天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黎初大長老不由氣極,嗖的一聲站起身,向刑天一甩衣袖走了出去。

“我不與你再說,等後真回來後,與他說去!”看著黎初大長老氣轟轟的走出門外,刑天不由一愣,沒想到大長老為這麽一件小事生這麽大氣。

“難道大長老也看上那個人族女子?”刑天不由有些惡劣的想到。“可大長老都這存大年紀了小人家能看的上他?”

“哈哈哈”覺得自己這個想法有些荒誕不經,刑天不由笑了起來。

自從太清道人得了崆峒印後,明玉便想著去人族看看。這個念頭一生,就再也止不住。都沒有與二位童子打個招呼,就離開了瀛台山。前往洪荒。

從東海一過,才走了數十萬裏。就看到一個人族部落,這讓明玉極為驚訝。沒想到這人族發展夠快的,這才多少年,就已經遷涉到這裏來了。化裝成一個普通人,明玉向人族走去。

這些人族已經學會了種植,明玉走進人族,看到長出來的粟米,不由一歎。見到田地邊站著一位巫族。雖然隻是巫族中實力最弱的巫侍,明玉不由一歎,看來巫族與人族已經開始了流通。走馬觀花似的繞了圈,除了見到一位巫侍外,明玉再沒有看到什麽特別的事物,再沒有興趣。越往洪荒內陸行走,遇到的人族部落越多。大的部落數十萬人口。小的數千,每個部落都有一些巫族。明玉能清楚的感應到一些人族的血脈之中竟然帶有一絲巫族氣息。這個發現讓明玉大吃一驚。

“巫族克然與人族開始通婚了。這事也不知是好是壞!”明玉心中不由想到。

往北走了數個月,明玉在其中一個部落中停下,看到周圍的環境驚咦一聲,這裏給也一種很熟悉的感覺。明玉神識透出體外,探索起來,數千裏之外,竟然有著一個巫族部落,明玉心神一怔。

“這不是刑天部落嗎,還真是夠巧,循著人族部落竟然到了這裏。難怪感覺有些熟悉,既然到了這裏。不如去拜訪一下。”明玉心中暗笑一聲,如此想道。

進入這個人族部落,看著走進走出的眾人,其中很多人身上都有一絲巫族氣息。這個部落與巫族離的如此業,在來二族時常海婚。大半人族中都帶有巫族血玉心比,發姆有什麽不好的地方,至少在這個遍地危機的洪荒,人族實得到提升,也能作到一絲自保。雖然這些人族實力在明玉眼裏並不怎麽樣,但是對付一些凶猛異獸,妖族小妖,還是可以的。

現在這個時節,已經到了秋收的之節。很多人都往田地裏跑,有些成熟的作物都可以收回家了,因此明玉看到不少人來來往往。

走過一處人家,枯藤圍成的小院裏,坐著兩個女人,正在織衣。明玉倒是沒有太過注意,三步並作兩步走了過去。

“都已經到了秋收之節,後真還沒有回來嗎?”一位女人突然開口問道,“每年這個時候,後弊都會來看你。幫你到田裏收粟,今年都這個時候了還沒見到人影兒,是不是不來了?。

另一個女人聽到她的話,不由露出擔心的神色,有些不確定的開口應道:“據說是出去了,可能還沒有回來吧!”

“哎,別不是遇到危險吧”。這女人胡亂猜想著說道,“嬸娥,不是大姐說你,那個後鼻明顯對你動心了,為何不與你提出成婚。你可是咱們這裏最漂亮的女人,都這麽多年了,再這麽等下去,可就年老色衰了。咱們人族可不比巫族,我們家隔壁的二丫,自從嫁給小巫後,這麽多年了一點兒都沒變。聽說與巫族通婚後,得了一絲精氣後,就能長生不老。你可不能這麽等下去了”。

“嗯!”嬸娥聽到這個女人的話後。隻是嗯了一聲,沒有說話,一心織著手裏的衣服。

“你別嗯呀。我一與你說這個事,你便不作聲,可不能這樣,”

明玉才網走出數十步,便聽見這兩個女人的對話,聽到後鼻與娥娥這個名字時,不由心神一震。

“後鼻,飾娥?”

明玉有些不可思議,“後真怎麽會在這裏?”想到這裏,明玉一拍額頭,暗罵自己一聲愚蠢,“嬸娥在這裏。後喜當然也在這裏了

“這裏與刑天部落相領,難道後鼻就住在刑天部落?”明玉不由想到這個可能,轉念又一想,“也不對啊,從前在刑天部落時,也沒有見到過後真。難道是後來出生的?。

明玉得意停在這個部落裏,到處打聽一番,才知道個大概。

這個人族部落乃是附近一個大中型部落,周圍還有數十個人族部落。形成一個聯盟。嬸娥乃是部落聯盟裏第一美女。成年那會兒,還有很多部落首領前來提親,可被嬸娥所拒。人族與巫族通婚,得巫族一絲精氣,便可長生不老。因此很多人族女人都想嫁給人族。

嬸娥自然也不想嫁個普通人,一心要在巫族中找個心上人。最後遇到後鼻後,這才心有所歸。

打聽到這個消息後,明玉便離開準備去刑天部落,前去拜訪。

自從上次他遇到刑天,來過一次,還是在上個劫運。如今已經有億萬年了,也不知那位黎初大長老是否還活著。按理說,大巫這一級別,若不是意外身殞或遇強敵,想要殞落,實在太難。巫族肉身強悍,大巫之體,非先天法寶不能傷之。數千裏之途,明玉快走幾步小也不過半日就到達。明玉此時恢複原貌。一身淡金色道袍,手執翠綠竹杖,走入巫族部落。他這一身打扮。引起不少巫族注意,到也沒有被人攔下。很順利的走到部落內,記憶裏,刑天是住在部落中的東北角。明玉在部落裏徑直穿行而過,片匆便看到一座石屋。

年代太舊的原故,石屋上長滿了青苔。屋頂更是長出一尺多高的蒿草,數丈內由青藤圍成一個小院。多院外向裏望去,房門半掩,裏麵傳出了打鼾的聲音。聲勢驚天動地。每打一次,數十丈地麵都傳出轟轟的聲音,有如地震一般。一股凶猛的氣息撲天而至,從門縫裏望去。裏麵如同是個無底深淵,讓人心驚膽顫。

明玉。走入院內,聽到屋裏的動靜,不由微微一笑,對著門裏叫喊道:“嗬嗬嗬,”這麽多年不見。道友日子過的好輕鬆自在,大白天竟然睡覺!”

明玉的聲音不高,卻凝實無比,傳入屋內,絲毫不弱。聽到聲音的刑天,突然一個猛子坐起身來。揉了揉有些腥鬆的睡眼,探著頭向門外看去。隻見一位道人站在院中。刑天覺的有些熟悉,可一時想不起來。腦子裏還有些暈暈噩噩,沒有徹底清醒過來。

“一個道人?”刑天腦中一個大問號冒出,“我可沒有與煉氣士結識過,今兒個怎麽會有一個道人來了呢?。刑天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推開門一股清風吹來,頭腦為之一清。

看到明玉身上淡金色的道袍,不由一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明玉。眼睛睜的老大。

明玉見刑天這副模樣,明顯還沒有睡醒的樣子,不由嗬嗬一笑,拱手作揖道:“打擾道友好夢,貧道有禮了”。

“明玉,明玉真人”刑天終於反應過來了,連忙走到明玉跟前。抱拳行禮:“見過道友,沒想到道友竟然會來,實在抱歉,怠慢了。真人快快請進!”

刑天連忙拉著明玉向屋子走去。進了屋子後,明玉有些愕然。他本以為,刑天的屋子定是淩亂不堪,沒想到出乎他的意料,屋子裏極為

“真人請入坐”。刑天走進屋子後,邀請明玉坐下。“沒想到真人今日前來做客,實在是怠慢了。”刑天麵帶歉意的對明玉說道。

明玉擺擺手,“道友哪裏話,是貧道來的太冒昧,道友何來怠慢。”明玉說完後,不由一笑,“這麽多年不見,沒想到道友的日子如此清閑,好貧道好生羨慕。”

聽到明玉的讚揚,刑天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著頭,嘿嘿一笑,“叫真人見笑了,如今秋收,我便在部落坐陣,沒事可做,便尋思著睡上一覺。那裏是什麽清閑!”日0日舊姍旬書曬譏片齊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