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危險時皇叔來救了自己等,這次為什麽又沒有來呢?老十心神出奇的平靜,等待著落日箭穿心的那一刻,隻覺的時間也變的慢了起來,想了這麽多,還沒有一箭穿心的感覺,不由睜開眼看去,卻是那後鼻在地麵上恨恨的看著天空。Www!QUAbEn-XIAoShUo!cOM

老大抱著必死之心衝向後鼻。看著後鼻嘴角的笑意,心裏不自覺的恨道:“笑吧,笑吧,到時自有殺你為我等十兄弟報仇的那一天!”

箭尖射中自己的那一時,老在卻是沒有任何想法,還沒有感覺到痛,耳邊傳來呼呼風聲,“箭下留情!”一聲清響的聲音傳入耳中,老大不由睜眼看向聲音處。一身著青衣的青年,手撫一把拂塵,足踏清雲站在自己麵前。老大隻覺的世界最大的幸運莫不是這一刻,當你抱著必死的心去不得不麵對死亡時,突然有一個救星出來救了自己。而自己卻可以再也不用麵對死亡。

從呆立中醒悟過來,老大知道就是這道人救了自己,不由感激的俯身行禮道:“晚輩金烏多謝前輩救命之恩。不知我那十弟“還沒有等他說完,這道人卻是揮了揮衣袖,一股狂風平地而起,卷向地麵。

女奶在老六死亡時,便覺元神一震,暗自推算一番,竟然算到天庭金烏有難,乃十死一生之劫,不由心裏也著急起來,這十金烏可是天庭太子,要是有什麽大難,那帝俊如何能夠安生下來,隻怕洪荒又起刀兵。

想到金烏大難,女奶連忙出了奶皇宮向東土飛去。

網一來湯穀匕空,就看老十無處可躲,一支箭向他射去,女娼不由大急,伸手卷起一道青風,把老十救了過來,才來的急說要後鼻留情。

十金烏九死一生卻是天數,自己也隻能如此救下一隻了。後真看著自己例無虛發的落日箭這次卻是二支都沒有中,不由看向天空,隻見一女道立於空中,後真卻是認得是那造人成聖的女娼,不由大吃一驚。沒想到沒有把帝俊惹來,卻是惹來了女奶。

女娟看後鼻如此,倒也不怪他害了金烏之過,隻是麵帶微笑道:“金烏有此一劫,卻是九死一生。你為誇父氏報仇,已傷了九隻金烏,這一隻後集你就放它一回吧,不必再行造那殺戒!”

“嗬嗬,娘娘卻是好久不見,如今終於出了媽皇宮。”

女奶話聲網落,一道聲音從遠處傳來,身邊一青衣道人,卻是金烏大太子。再看大太子身邊的道人,一身淡金色道袍,女娼看到這道人,不由一愣,顯然沒有想到他會到此。

不過還是行了一禮道:“道友竟然也來了湯穀?”

“嗬嗬嗬,”來者正是明玉,他曾交給黎初大長老一枚玉符,言及後鼻若是出去金烏,便報信於他。接到黎初的玉符後,明玉便趕來湯穀。不想來遲一步,十隻金烏竟然隻剩下二隻。眼看大太子身殞,連忙救他一命。

“貧道見過娘娘!”明玉向女媽拱手作揖道。

“後鼻拜見真人!”看到明玉。後鼻興奮的向明玉躬身行禮。本來他還報著必死之心,沒想以明玉也來了此地,看來自己已經安全了。

“道友不在瀛台山納福,到這東土之地卻是為何,難道與貧道一般?”聽到女娼的問話,明玉指著身邊的金烏大太子笑道:“這金烏卻是與我明教有緣,正好做我瀛台一脈護法弟子。貧道特意前來渡它入瀛台山。我那無量金宮金光殿中卻是還少一位主持。”

自他立明教成聖,瀛台山被他挪移來二座大山,與七在副峰連成一片,正合九之極數。不過如今還沒有主人,其中金光殿乃是他為明教護法弟子所備。明玉想到這金烏乃太陽真靈孕育,正好為金光殿之主,這才有了此行。這金烏乃是帝俊之子,收了人家的太子,不好交待。如今他這時出手那帝俊卻是無話可說,救命之恩,以身想報,這也算是給了帝俊一個大台階。

女奶聽到如此,卻是不知如何與明玉說話,金烏明玉救下,隻要它願意跟著明玉,就是帝俊也沒什麽可說的。

不過後鼻看到二隻金烏被救下卻是怒恨,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回去。

“既然如此,隻在它願意跟著道友,貧道也不理會這事。”女娼向明玉說道。女妨既然沒有意見,明玉便覺此事已定。正要與她拱手告辭,忽見女娼欲與張嘴與大太子說話。

笑著問道:“娘娘還有事?莫不是還要和這金烏續續舊情?”女娟聽的明玉如此說,看了一眼大太子,說道:“算了,十太子貧道要帶回娼皇宮去,好生管教,待日後再與帝俊說明。道友慢走!”

明玉拱手與女娼作揖道“貧道告辭,這便要回瀛台山,這金烏入我明教,日後與妖族再無關係。巫妖之事,還望娘娘告之帝俊不要把它牽扯進去。告辭!”

明玉說完後,踩著金雲離去。看到明玉把自家大哥帶走,十太子有些黯然。

“娘娘,我大哥他?”十太子看著老大話都不和自己說一句就離去,突然開口說道。

“這也是你大哥的機緣了,本來你等天數之下十之存一,這次你那大哥卻是被明教教主帶了去,算是安然度過此劫,入明教也好。

女妨說完看到十太子的神情黯然,知他為那八個兄長傷情,不由安慰道:“跟我回娼皇宮吧,日後自有相見之時。巫妖二族卻要起了紛爭,你在娼皇宮好好待著,不要管妖族之事。”十太子卻是聽的明白,女奶這話一出口,便知道自己這命也不是白救的,至少這次和妖族再沒有關係,自己從此也不再是什麽妖族十太子了。

明玉帶著老大回了瀛台山,招集眾弟子前來,收了大太子為徒,又賜其道號大絕,把收集的八隻金烏之屍與先天法寶離別勾投入乾坤鼎,煉成一件金烏勾,送於他做為本命法寶。便日日在無量金宮殿與他講道。

這金烏大太子卻是比其餘那九隻一刊,了此神酒,概因他隻比那九隻金烏早出生了此時農。北天火德之體,要是好生修行,前途無量,明教又多一份實力。隻是自它出生這些年,在天庭道行雖沒長多少,可根製匕的深固,也算是一件意外好事。

大太子被明玉救下後,原打算是要去天庭的,不過被明玉一通說教。最後才同意跟了明玉

原來是這樣,明玉救了這大太子後,大太子謝了明玉後要回去天庭,明玉自是不能讓他就這麽走了,不由與它說道:“天數之下,這巫妖卻是要退出洪荒的,這次你與那巫門結了怨,倒也不是不能化解。你知道為什麽還會有你等這次劫難嗎?”

大太了聽到明玉這麽一問才知道其中還有原因,他八個弟弟都命喪後鼻箭下,自是要問個明白,也不急著走了,轉過頭看著明玉。

明玉笑了笑道:“我救你卻是違了天數,不過我等聖人卻是不在乎這種小事,在說天數有些小小的變化也無關要害。”說著話明玉便坐在雲朵上,“自從人類出世小這天道便了有定數,盛極而衰的道理,你聽說過吧?巫妖二族在洪荒興起也有一個劫運了,這一劫動無論如何都無法度過。太清道人為人教教主,合該人族大光,這是天數。人族當興,誰也改變不了。在有這洪荒中卻是出了這麽多聖人,到如今有七個了吧?”

大太子點點頭,問道:“這與我妖族有何關係?與我等弟兄們又有何關係?”明玉聽他這麽一問,知道他生了興趣,看了他一眼道:“當然有了。巫妖二族不衰,人族如何才能興盛。你等二族中有那麽多大神,個個神通廣大,人族有多少能耐你也知道。所以巫妖二族怎麽也得退出洪荒,由人族成為洪荒主角才行。再者三清道人,和西方二教主要傳承道統,人族卻是比你們巫話二族有很多優勢,就是為了為他們也不會讓你等二族安生過了此劫。你們十個隻不是一個原由,在說你等為天庭太子,出了事影響也大。帝俊太一想來也不會讓你那八個兄弟白白折在巫門之下,二族大戰卻是不能免了

大太子聽完後才一陣後怕,不由也為妖族擔心起來,“那我妖族?”

看到大太子擔心,明玉小哼聲道:“什麽妖族,大戰之後,那巫族自是十不存一,妖族雖然有女娼在,但也要大傷元氣。你回不回天庭卻也不在那麽重要。難不成你還想為你妖族陪葬不成?再說,人族當興後,你妖族何去何從?你與我去瀛台山吧,入了我明教門下,日後也為你那妖族尋個出路,有你這妖族大太子在,也沒有哪個修士會對妖族有什麽異心!再者,入我門下學藝,也不算辱於你

明玉說完後,大太子陷入沉思之中。巫族大戰,他也隻聽說過前二次乃是妖族落了下風,便是他老子與太一也受了重傷,都沒有去參加紫霄宮二次講道。再說聖人之子,在洪荒之中怕是無人敢惹。

大太子不由想了想,知道明玉也不會和他說瞎話,分析利弊之後,大太子撲嗵一聲跪倒在明玉麵前,大聲叫道:“弟子見過老師”。

明玉看到這大太子這麽上道,終於讓他同意拜見自己為師不由開心的輕笑起來。他既然拜自己為師,便不會返悔,洪荒最惡劣的事情便就叛師,明玉也不擔心。

“你入我門下,於你自己也不虧。我那瀛台山上有一座金光殿正缺一名護法弟子,你乃太陽真身,當為金光殿之主,先與我回瀛台山,日後後行了拜師之禮後,你便是我門下八弟子。”

大太子聽了不由暗自高興,明玉乃是聖人,比他父親帝俊身份都要尊貴,行了拜師之禮,想來自己的地位在洪荒也要大漲一節。

如此一想,跟了明玉也算不錯。

“謝謝老師大德”。大太子這才真心要入明教。見他磕拜,明玉小點點頭,忽又想到什麽道:“你即入我門中,從此不再是天庭太子,倒是要取個名字才好行走。小

明玉想了好一陣才想到,對大太子道:“以後你就叫大絕吧,絕斷從前,再不為妖族,以後隻是吾門下一著子,你可聽明白了?”

大太子聽了明玉的話後,才知道入了明玉門下,就會與妖族再無關係。不過妖族之中他也就與父皇帝俊乃太一親近,再加上一個羲和。其它妖族都懶得理會,便向明玉不點點頭道:“多謝老師賜名!”

就這樣大太子入了明玉門下,成為他座下八弟子。

自從後真殺了八金烏在巫族中威望一時無二,成為巫族的英雄,那些誇父氏子弟也安心的並入刑天族中,讓刑天一族勢力大增。不過後鼻也知道自己殺了天庭太子,妖族是不會就這麽罷休的,每日裏除了陪伴嬸娥,便用心修煉神通。本來他有得了射日神弓有十隻配箭,如今還剩下兩麵三刀支,再舍不得用便珍藏起來,也好應付妖族日後的報複。其它巫族部落也不是傻子,知道妖族不會罷休,也得到十一祖巫的命令,開始練兵卒。準備與妖族大戰一場。

天庭十太子十之存二,被巫族大巫殺死八隻,那有就這麽算了的道理。帝俊雖然不想現在與巫族爭鬥,這時也由不得他了,那些妖聖妖神對巫族如此行為極為憤怒,紛紛要求帝俊出兵,與巫放決戰,絕不輕饒巫族後鼻。

不過帝俊知道這事一開始就是妖族理虧,不過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也無所謂誰對誰錯了,妖族要是這一次沒有反應,別說洪荒其它種族不再把天庭放在眼裏,就是他這個天帝威望也會大跌。更何況殺子之恨自己要是不報,也枉為人父。日後怎麽能安心的當這個天帝。

加上最後女媽出麵救下了十太子,帝俊認為到時女媽也不會放任妖族不管。索性招集太一和十二妖聖對巫門之事商討起與巫族決戰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