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不算完,這道巨響剛剛響完,還不等眾邪魔反應過來,便覺的天搖地動,轟隆隆聲不斷的響了起來。Www,QUaNbEn-xIAoShUO,CoM鎮壓大陣的血蓮都被震的“嗡嗡……”作響,似要脫離大陣,紅光時暗時亮,把附近邪魔排斥數十丈之遠。

大陣外麵,明玉禦使無量青山,直覺的越砸越順手,越砸越爽快。時而橫撞在幽暗天幕之上,時而從千丈高空落下。耳中隻聽到轟轟的巨響聲,漫天氣勁四溢,地麵晃動,像在地震一般。

太玄陰陽神鑒在虛空萬丈鋪開,九陰山萬裏幽陰冥氣全被吸攝一空,。地脈在太玄陰陽神鑒每一次卷刷之下,便被隔離一部分,慢慢的斷絕此地與幽冥地界的聯係,讓幽暗天幕大陣再不能補充所需靈氣。

轟隆隆……

如雷般的響聲在大陣中響了半天,與幽冥教主一同主持大陣的幾位邪魔,隻覺每一次巨響,就會有一柄重錘重重的砸在自己身上,讓人感覺全身都要陷入地底之中。體內氣血翻湧,元神被震的幾欲飛出靈台紫府,胸中憋悶,各個臉上泛出紅潮。

這幾位幾知道外麵有人來攻,不知明玉祭出萬丈高山正在砸的不亦樂乎。萬丈高山,重於億兆之鈞,整個九陰山都被明玉幾乎砸平,依托此山主陣的幽冥教主與眾邪魔就更不用說多麽難受了。

“哈哈哈,看貧道血河**如何衝破你這大陣!”冥河道人已經配合外麵的明玉內外夾擊好一段時間。在明玉正用無量青山砸的快樂的時候,忽然陣中紅光大亮,一道清利的響聲自陣中心傳出。

如同玻璃紙被擊碎一般,“啵,哢啦……”

陣內出現異常響聲,主持大陣的幽冥教主此時正是有苦說不出,剛才一時托大,沒想到陣外之人如些厲害,手中那件靈寶能幻萬丈高下,重達萬鈞,正祭起來不斷的砸著幽暗天幕護體光華。似那陣外那人這般破陣之法,別說一個幽暗天幕,就是十個也頂不住。九陰山生生被他砸入地下,與地麵齊平,眾人如今都身處地麵之下,被地氣擠壓才覺的胸中鬱悶。

鎮壓在大陣中的血蓮如今紅光大盛,就在明玉以太玄陰陽神鑒隔絕此陣與地氣相聯之時,突然大陣之中神光收斂,全部被血蓮吸入蓮台之中。幽冥教主早注意到血蓮,此次血蓮反助冥河,讓他覺出一絲異常來。見到血蓮有此異變,就要緩緩收回法力。

他周圍的其它邪魔在幽冥教主收回法力之時,頓感壓力增,還不知道幽冥教主已經做好撤退準備,隻是沒有告訴他們。

血蓮數丈周圍忽然響起一陣玻璃碎裂之聲,紅光突然化出數十道光芒,這些光芒煞氣淩厲。正在主陣的眾邪魔與幽冥教主弟子,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打擊的一下子蒙了。

不過眨眼之間,由血蓮發出的神光就穿透數十人身體,元神被絞,肉身被毀,隻剩一絲真靈被紅光攝入蓮台之中,最終煙消雲滅。

大陣中的冥河道人早與漫布陣中的紅光有一絲感應,在紅光生出變化之時,他就感應到了。隻到覺察到這些紅光之中竟然蘊含一道熟悉煞氣,他才恍然,做為在陣壓陣這物,幽冥血蓮是要破陣而出了。

這般落井下石,冥河道人還是很願意做的。幽冥血蓮收陣心突然飛去,讓幽冥教主有些措手不及。就在血蓮飛陣眼之時,他所招攬的數名邪魔與座下十幾位弟子全被血蓮所殺。

“啊呀呀,冥河道人!”幽冥教主看到血蓮直向陣中冥河道人飛去,那冥河正用起全力,二道劍氣直衝天際。

“哢啦啦……”一陣巨響,如同打雷自陣內外響起。沒了血蓮鎮壓大陣,幽暗天幕怎麽能抵的過先天靈寶的內外夾攻。氣勁猛的四溢,在地麵上犁出道道深溝。陣中忽然金光大盛,頭頂天幕似被這些金光撕破一樣,金光一遇陣中陰氣便撲了上去,一一消融。

幽冥教主千年計算,沒想到一朝盡失,不僅丟了幽冥血蓮這一先天靈寶,門下弟子都死傷眾多。當真是億萬年算計,為他人作嫁衣裳,氣數將盡。

血蓮衝著冥河飛來,被他一把抄在手中,天空中的血河全數被血蓮吸入,血蓮吸盡血河之後,一道血光大起,隱入冥河靈台之中。感受著無邊血海的澎湃之勢,冥河一聲長嘯響徹幽冥地界。

轟……一聲巨響,天空中一個巨大的黑影映在地麵之上,大陣被破。幽冥教主正思量著要奪回血蓮,就感一股撲麵而至的壓迫感從天上而下,元神不住的跳動。抬頭看去,隻見方圓千丈的一座大山自天空落下。正是此物破他大陣,讓他千年算計成空。

幽冥教主從沒有如此狼狽過,上次被冥河趕出幽冥地界,還有數萬教眾相護,那冥河雖重創他手下實力,但卻奈何不得他半分。現如今座下弟子死傷十幾位,連這次為之依仗的眾邪魔都被血蓮反噬滅殺數位。當真是一報還一報,他以心魔真人令冥河鎮守血海的十萬血神子反噬叛逆,今日先天靈寶反噬他投入冥河懷抱。

眼看頭頂大山就要落下,幽冥教主連句場麵話都沒來的及說,全身法力鼓蕩,破開空間逃離幽冥地界。

轟隆……

無量青山排山倒海之勢落入地麵,入地三分,陣中所有一切全被壓入地下。就連冥河都沒來的及反應被壓入地底,要不是他有血蓮護體,也成灰灰。

……

“哈哈哈,當真痛快,那幽冥教此次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實是好笑!”純陽道人坐在山峰之上,聽完明玉述說,不由哈哈大笑起來。旁邊的玄陰真人也麵露微笑,對於幽冥教損失也開懷的很,畢竟要與其拚殺一番。在這之前,幽冥教損失越大越好,這樣自己這次帶出來的弟子也能少此傷亡。

這時距明玉入幽冥助冥河脫困已過了數月時間。明玉當時一山打殺所有幽冥教入幽冥教眾。助冥河脫困,便與他相約,共同覆滅幽冥教。冥河道人回血海之中休養,祭煉先天血蓮台。明玉則回返終南山,煉化此次收獲,太玄陰陽神鑒收攝數十位妖魔真靈,這些妖魔所修道法返本歸元之後,也是難得道法。一回終南山明玉就閉關數月。

此次剛剛祭煉陰陽神鑒,便出關。外麵純陽玄陰都以為他身受重傷,剛一回來就閉關不出。消化了此次幽冥地界一行收獲,明玉才與二道講起自己幽冥一行。講到幽冥教主大敗,還丟了一件先天靈寶血蓮台,不由的開懷大笑起來。

沒了血蓮台壓陣,幽冥教護教大陣,幽暗天幕不足為慮。再加上幽冥教一役傷亡慘重,怕是動了筋骨。純陽道人對能覆滅幽冥教信心越來越足,合三個大羅金仙,數十太乙天仙,還不能把幽冥教鏟除,也白修億萬神通法力了。

“不知道友與冥河道人是怎麽約定的,幾時攻打幽冥教?”玄陰真人見純陽終於大笑完畢,才出口向明玉問道。

“冥河道人被困近千年,十萬血神子反噬。再次收服血海,煉化血神子,祭煉法寶,重鑄道基,沒有百年怕是來不了。”明玉略略計算一下,也覺的冥河道人外事纏身太多,竟要百年之久。

“百年,怎會用這麽長時間。百年之後,還不知道幽冥教變成什麽樣子,也許此次重傷元氣都恢複,豈不是浪費這次天賜良機?”純陽道人聽到明玉說冥河道人百年之後,才能與他們一同對付幽冥教,不由大聲叫道。原以為百年之間就能覆滅幽冥教,沒想到還要等百年。想到明玉剛才講冥河道人被困近千年,道法被破,險些殞身幽冥教,長長歎了一口氣。

“唉,如此良機便要錯過,讓人心生扼腕。也罷,幾千年都等了,百年時間而已。”純陽道人歎息數聲說道。玄陰真人到是沒有純陽道人這般不甘心,笑著對純陽道人說道:“道友太過急燥,心境失守了,如此失了計較,卻不該出現在我等身上。百年時間正真合適,道友可用這百年時間,恢複心境,修心養性,不然與幽冥教最後戰,純陽觀就要斷了傳承啊!”

玄陰真人這番話可不是危言聳聽,大羅金仙億萬年修持,心性如一,道心如鐵,怎麽可能為外物所影響。幽冥教已成純陽道人執念,令他心境不穩,道心失守。以此狀態與幽冥教相鬥,純陽道人一身神通發揮不出五分,殞落幽冥教也不是不可能,到時純陽一脈可就絕傳了。

“玄陰真人此言不錯,道友失了方寸了。幽冥教護教大陣幽暗天幕被破,鎮教的先天靈寶血蓮台被冥河道人所得,根基已去。覆滅不過揮手之間,百年而已,便是千年,幽冥教也不過我等掌中之物,傾覆由心。”

明玉一語點醒純陽道人,確是如此,純陽道人怎麽都是奠定道基之人,神通法力早已經達到大羅境巔峰,要不是顧忌幽冥教幽暗天幕,也不會忍了數千年。幽冥教主失了先天壓陣之寶,幽暗天幕不過一笑話耳!

“多謝二位道友點化,純陽險些失了道心!”被驚出一身冷汗的純陽起身便向明玉玄陰二人行了一大禮,“貧道這就因純陽觀靜修百年,等待幽冥教天數將盡的一日!”

“善!”明玉玄陰齊齊稱善。如今正值劫運,幽冥教也算是應運而出,怎麽可能是想滅就能滅的。明玉幽冥地界一行,令幽冥教失了先天靈寶血蓮台,破了幽冥教氣運所在,這時才可能說覆滅幽冥教指日可待。幽冥教一劫應在冥河身上,隻有等到冥河道人百年出關,才是幽冥教氣數將盡之時。純陽道人一時失了計較,被明玉玄陰點醒之後,才明悟,決定靜修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