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子旦雷震子變化了模樣有此害怕不由打量起雷震鬥圳樣引,撫手而道:,“奇哉奇哉”。WwW、qUAnbEn-xIaosHuo、cOm打量完後,又與雷震子說道“雷震子隨我進洞來

聽到師傅的話後,雷震子隨雲中子來至洞中,雲中子取一條金棍,傳雷震子。不明雲中子為何給了自己一條棍子,雷震子還是上前接後,舞弄起來,刹時間,棍影上下飛騰。盤旋如風雨之聲,進退有龍蛇之勢;轉身似猛虎搖頭,起身如蛟龍出海。呼呼響亮,閃灼光明。空中展動一團錦,左右紛紜萬簇花。

雲中子在洞中傳了雷震子各種妙訣之後,直等的雷震子精熟,隨將雷震子二翅,左邊用一風字,右邊用一雷字,又將祭煉咒語誦了一遍;雷震子飛騰起於半天,腳登天,頭望下,二翅招展,空中有風雷之聲。

雷震子落地,到身下拜。謝曰:“師父今傳弟子妙道玄機,使救父之厄,恩莫大焉

雲中子見的雷震子熟煉之後小才與他吩咐:“你速往臨潢關救西伯侯姬昌,他乃汝之父,你當速去速回,不可遲延!你救父送出五關,不許你與父同往西歧,亦不許你傷紂王軍將,功成之後速回終南,為師再傳你道術;日後自有團聚之時。”

雲中子吩咐完畢向雷震子揮揮手道:“你去罷,早去早回!”雷震子見師傅吩咐完畢後,出了洞府,二翅飛起,前往臨潢關去了。

話說,姬昌前往朝歌七年,臨去前曾與真臣言道自己此去七載便歸。如今七載時限已到,還沒有聽聞姬昌歸來的消息,其長子伯邑孝不由擔心,與眾文武百臣相商,其後西歧賢臣散宜生散大夫與其相商救出姬昌的方法。

這二人一番商議之後,伯邑孝把西歧政事交托於二弟姬發,便與散宜生帶重財前往朝歌救姬昌脫困。

且不說姬昌正是牢中一心一意推演易數,到如今已經七載,眼看就要完功。那紂王與姐己日夜歡娛,早把姬昌忘之腦後,姐己卻是不曾忘記。到現在七載已過,那姬昌還是安龍活虎,便思量著如何把姬昌處死。

到現在,天下四大諸候,薑恒楚已死,崇候虎歸附,南伯候更是居於封地,不與其它諸候往來。天下諸候與朝歌有難者。隻剩下西伯候姬昌。為自己常享富貴,姐己殘害忠良,早把女奶妨娘娘的告的全然忘記,一門心思想著再要把姬昌害死。

一日,姬昌正推演卦象,隻覺腦中靈光不斷湧現,竟然被他把最後一卦推演完善,此後再往後推演,卻再無靈感。姬昌知道這術數到了八八六十四卦時,已是完全。

六十四卦完全之後,姬昌開始感悟起其中奧妙,隻覺六十四卦玄妙異常,竟有包羅萬有,演盡天機之能。

姬昌想著如今自己被囚已有七載,可紂王沒有一絲放自己歸家的意思,便以周易八卦推算起自己前途。姬昌以指在地麵刻畫起八卦圖演,嘴裏低聲喃喃:“乾小坤小屯小蒙小需、訟、師小比小畜小履小泰小否小同人小大有小謙小豫小隨小盅小臨小觀小噬瞌小賁、錄小複小無妄小大畜小頤小大過小坎小離小鹹小恒小遁小大壯小晉小明夷小家人小睽小塞小解小損小益小夾小嫵小萃小升小困小井小革、鼎小震小艮小漸、歸妹小豐、旅小巽小兌、渙小節小中乎小小過小既濟小未濟。”畫完卦象之後,再次念誦起卦理演算口訣。

“乾為天、坤為地、水雷屯、山水蒙、水天需、天水訕、地水師、水地比、風天小畜、天澤履、地天泰、天地否、天火同人、火天大有、地山謙、雷地豫、澤雷隨、山風盅、地澤臨、風地觀、火雷噬瞌、山火賁、山地錄、地雷複、天雷先妄、山天大畜、山雷頤、澤風大過、坎為水、離為火、澤山鹹、雷風恒、天山避、雷天大壯、火地晉、地火明夷、、風火家人、火澤睽、水山賽、雷水解、山澤損、風雷益、澤天央、天風嫵、澤地萃、地風升、澤水困、水風井、澤火革、火風鼎、震為雷、艮為山、風山漸、雷澤歸妹、雷火豐、火山旅、巽為風、兌為澤、風水渙、水澤節、風澤中乎、雷山小過、水火既濟、火水未濟

過的半日之後,姬昌不由大驚失色,臉色發白。你道為何,原來是姬昌算出一凶卦,正應在家人至親身上。見得如此卦象,姬昌越發的想要出去,往回家中。

再說,伯邑孝與散宜生來到朝歌之後,先去見的便是大夫費仲,以財賂之,才得以見到紂王。伯邑考帶重寶前來進獻,紂王大喜。便允上他前去看往姬昌。

紂王龐幸姐己,凡朝政議事皆帶在身邊。這婦己乍一看到伯邑考之後,見其長相俊朗,談吐不凡。自有一般氣質讓人著迷,遂起**心,想要把伯邑考收為麵首,對於伯邑考前去看望姬昌也不阻攔。

忽一日,姐己極想再看伯邑考一眼,便與紂王請旨,叫來伯邑考。見得伯邑考到來,姐己與紂王奏曰:“妾聞西技伯邑考善能鼓琴,真世上無雙,人間絕少。”

紂王乃是是酒色之徒,久居深宮,又被妖氣亂了心智,聽得姐己之言,不由大為驚奇。在他眼裏,姐己歌舞曲樂無不精通,直如九天仙子一般,這伯邑考何德何能讓姐己稱讚,不由好奇的向伯邑考說道:,“娘娘即如此誇讚與你,不如你就撫上一曲,讓我等賞之如何?。

伯邑考一心計掛父親,哪裏有這等閑情逸致,不由跪拜紂王奏曰:“大王娘娘在上,臣聞,父母有疾,為人子者不敢舒衣安食。今犯臣父七載羈囚,苦楚萬狀;臣何忍蔑視其父。自為喜悅而鼓琴哉?況臣心碎如麻,安能宮商節奏,有辱聖聰?”紂王哪裏能聽的,便出毒唐之言道:“你當此景,撫琴一曲,果如仙樂天音,便赦你父子歸國伯邑考聽見此言,大喜謝恩。

紂王傳旨取琴一張,邑考盤膝坐在地上,將琴放在膝上,十捐尖尖撥動琴弦,撫弄一曲,名曰:風入鬆。

“楊柳依依弄晚風,桃花半吐映日紅;芳草綿綿鋪錦繡,任他車馬各西東邑考彈至曲終,隻見音韻幽揚,真如戛玉鳴球,萬壑鬆濤,清婉欲絕。今人塵襟頓爽,比如身在瑤池鳳闕,而笙簧簫管。檀板誆歌,覺俗氣逼人耳。

誠所謂:“此曲祗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紂王聽罷,心中大悅;對姐己曰:“真不員禦妻所聞,邑考此曲,可稱盡善盡美”。

姐己奏曰:,“伯邑考之琴,天下共聞。今親睹其人,所聞未盡所見

紂王大喜,傳旨摘星樓排宴。姐己偷睛看邑考麵如滿月,手姿俊雅,一表非俗,其風情動人。姐己又看紂王容貌,大是暗昧,不甚動人。

這紂妻雖是帝王之相,又怎經**相虧,如今已是形容枯槁。

有道是自古佳人愛少年,況這姐己乃是一妖魅?姐己暗思且將邑考留在此處,假說傳琴,乘機挑逗,庶幾成就鸞鳳,共效於飛之樂。況他少年,其為補益更多,何拘拘於此老哉?

姐己設計欲留邑考,隨即奏曰:“陛下當赦西伯父子歸國,固是陛下浩蕩之恩。但邑考琴為天下絕調,今赦之歸國,幕歌竟然絕響,深為可惜!”

紂王曰:“如之奈何?姐己奏曰:“一法,可全兩事。”紂王曰:“禦妻有何妙策,可以兩全?”

婦己曰:,“陛下可留邑考在此傳妾之琴,俟妾學精熟,早晚侍陛下左右,以助皇上清暇之樂,一則西伯感陛下赦害之恩,二則朝歌不致絕瑤琴之樂,庶幾可以兩全。”

紂王聞言,以手拍姐己之背曰:“賢哉愛卿!真是聰慧賢明,深得一舉兩全之道。”隨傳旨:“留邑考在此樓傳琴

姐己不覺暗喜:“我如今且將紂王灌醉了,扶去濃睡;我自好與彼行事,何愁此事不成?”忙傳旨排宴,紂王以為姐己美意。豈知內藏傷風敗俗之情,大壞綱常禮義之防。這婦己是想給他戴一頂綠帽子。

姐己手捧金杯,對紂王曰:“陛下進此壽酒。”紂王以為美愛,隻顧歡樂,不覺一時酷麵。婦己命左右侍禦宮人,扶皇上龍榻安寢,方著邑考傳琴。兩邊宮人取琴兩張,上一張是姐己,下一張是伯邑考傳琴。邑考奏曰:“犯臣子啟娘娘!此琴有內外五形,六律五音,吟操勾別,左手龍睛,右手鳳目按宮商角徵羽。又有八法,乃抹,挑,勾,別,撇,托,敵,打,有六忌,有七不彈。小

婦己精通歌舞曲樂,用之以媚紂王,又如何不知。如今卻裝著一無所知的樣子,嬌聲問曰:“何為六忌!”

伯邑考不明就裏,直當婦己真個不懂,耐心教授曰:“聞哀慟泣專心事,忿怒情懷戒欲驚姐己又問:“何為七不彈?”

邑考曰:”疾風驟雨,大悲大哀,衣冠不正,酒醉性狂,無香近褻,不知音近俗,不潔近穢;遇此皆不彈。此琴乃太古遺音,樂而近雅,與諸樂大不相同。其中有八十一大調。五十一小調,三十六等音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