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教主見了二位教主,麵對麵地行了個禮,說到:“二位道兄請了。wWW。QuanBeN-XiaoShuo。coM”太清道人還禮說:“賢弟可說是無賴到了極點,不想悔過自新,怎麽能夠做得了截教之主?前次的誅仙陣上已經見出了高低,你應當是隱跡匿蹤,修行有過,懺悔罪孽,才可以成為掌教之主。怎麽能夠估惡不改,又帶領群仙們布下這樣的惡陣。你是要等到玉石都毀,生命消滅千盡了,才肯罷手,何苦要做這樣的事呢?”

通天教主憤怒地說:“你們通過自己的那番謬論掌握著闡教大權,自以為了不起,縱容你們的門人,肆意猖撅,殘殺人命,不道不義,反而又說出這一番花言巧語來蠱惑眾人。我哪一件事不如你?你敢欺負我!今夭你再請西方的準提道人用棍棒來打我便是了。還不知道他打我就是打你一樣。這一仇恨怎麽才能解了!”

元始笑著說:“你不必再說什麽,隻要看你擺出這樣的陣勢,就知道你肚裏有什麽花招,我會與你決一雌雄的。”

通天教主說:“我現在和你結的仇恨已經難以消除,除非你我都不再掌握教權了,我才肯幹休。”

通夭主教說完後,走回陣裏麵去了。不一會兒,便布成一個陣勢,這是一個以三個營壘連結在一起的陣勢。通天主教走到陣前問到:“你們兩人能說得我這個陣是什麽嗎?”

太清道人大笑著說:“這是從我手裏麵出來的,哪有不認得的道理!這是太極兩儀四象陣,有什麽難的!”

通天教主說:“你能破得了嗎?”元始說:“你聽我說來:混元初判道為尊,煉就乾坤清濁分。太極兩儀生四象,如今還在掌中存。”

太清問到:“誰去走一趟,把這太極陣破了?”赤**大喊一聲說:“弟子願意碰碰這個陣!”唱著歌走了出來:“今朝圓滿斬三屍,複整菩提在此時。太極陣中遇奇士,回頭百事自相宜。”

赤**躍起身子,跳了出來,隻見太極陣中的一位道人,黑麵孔長胡須,身穿黑服,腰係絲帶,也從那邊跳了出來,大聲喊到:“赤**,你敢來和我對陣嗎?”

赤**說:“烏雲仙,你不必逞能了,這裏便是你的死地!”烏雲仙大怒,持著寶劍便來攻打。赤**用劍迎麵擋住,沒打三四個回合,烏雲仙從腰裏取出混元錘來就打,一聲巨響,把赤**打得摔了一跤。

烏雲仙剛要再下手,廣成子大喊一聲:“慢傷我師弟,我來了!”舉著劍便擋住了烏雲仙。二人激烈地交起戰來,沒打幾個回合,烏雲仙又是一錘把廣成子打倒在地上。

廣成子爬起來,向西北方向的上空便走。通天教主下令烏雲仙趕上去,“一定要把他捉來!”烏雲仙聽了通天教主的話,隨後趕了去。

廣成子在前麵走,烏雲仙在後而追。眼看快要趕上了,廣成子正在沒法的時候,轉過一道山坡,隻見準提道人來到。

準提讓過廣成子,擋住了鳥雲仙,笑容滿麵,嘴上說到:“道友請了!”烏雲仙認得是準提道人,大聲叫著:“準提道人,你前幾天在誅仙陣上傷了我師傅,今天又來攔住我的去路,太可恨了!”

便舉著劍向準提道人頭上砍來。準提道人把嘴一張,有一朵青蓮托住了擊來的劍。嘴上正說著:“舌上青蓮能托劍,我與烏雲有大緣。”

準提接著說:“道友,我和你是有緣分的人,特地前來勸你歸我西方,共享極樂,有什麽不美的?”

烏雲仙大喊到:“好個無賴道人,欺我太甚了!”又是一劍擊來。準提道人用中指一指,又是一朵白蓮托住了劍。準提又說:“道友,掌上白蓮能托劍,須知極樂是西方。二方蓮台生瑞彩,波羅花放滿園香。”

烏雲仙大聲喊到:“一派胡說八道,敢來欺我!”又是一劍。準提將手一指,一朵金蓮托住了劍。準提說:“烏雲仙友,我隻是大慈大悲,而不忍心讓你現出真相。如果是現在讓你現出真相,不是辱沒你平日修煉的工夫,使它都化為烏有了?我如今對你不過是采用了我們西方的教法,因而還想用善來感化你,希望你趕緊回頭。”

烏雲仙大怒,又是一劍砍來。準提用拂塵一刷,烏雲仙手裏的劍隻剩下了一個柄。烏雲仙憤怒已極,提起混元錘打將過來。準提跳出圈子便走。烏雲仙從後麵追來。準提說:“徒弟在哪裏?”話音落時,隻見一個童子,身上穿著水合衣,手上提著根竹杆,往這邊走來。

準提道人命令水火童子,拿來了六根清淨竹,準備來釣金鼇。那童子從天空中將竹枝往下垂,竹枝上一時就有了無限光華異彩,把個烏雲仙團團裹住。

這時烏雲仙已經難以逃脫現出原形的厄運了。準提高喊一聲:“烏雲仙,你這時不現原形,還更待何時?”隻見烏雲仙把頭搖了一搖,便化作了一隻金須鼇魚,剪著尾巴搖著頭,上了釣竿。

童子上前去按住烏雲仙的頭,將身體騎在鼇魚的背上,直接向西方的八德池遊去,帶他去受享極樂之福。這也正是:八德池中閑戲耍,金蓮為伴任逍遙。

準提道人收了金鼇,便趕到萬仙陣前。通天教主看到了準提,怒氣頓時衝上了臉,甚至連眼角都氣紅了,大喊到:“準提道人,你今天又來會我的陣營,我決不饒了你!”

準提道人說:“烏雲仙和我有緣分,被我用六根清淨竹釣到西方八德池中去,逍遙自在,無牽無掛,這比你在紅塵世界中胡鬧要強多了。”

通天教主聽了,很是憤怒,正想和準提廝殺起來,隻聽得太極陣中有一個人唱著歌兒,走了出來:“大道非凡道,玄中玄更玄。誰能參悟透,咫尺見先天。”

原來從太極陣中出來的是虯首仙,他手上提著劍,說到:“誰敢走進到我們的陣營中來?我和他決一高低。”

準提道人說:“文殊廣法天尊,請你代替我去會會這位有緣分的客人。”準提道人用手指指了一下文殊廣法天尊的頭頂,頂上的泥殼頓時打開,迸出三道光芒,瑞氣盤旋其間。

元始天尊順手把一麵小旗遞給文殊,這麵旗幟正是先天靈寶盤古蟠,用它便可以破除太極陣。文殊廣法天尊接過旗幟,唱著一首佛經歌詞,走了出來:

“混元一氣此為先,萬劫修持合太玄。莫道此中多變化,汞鉛消盡福無邊。”

文殊廣法天尊唱完之後,虯首仙在那邊大聲喊道、“今天隻是各自顯現自己教派的功夫,不必多說什麽。”拿著劍便砍了過來。

文殊廣法天尊拿起手上劍急忙招架還擊,沒有打上兒個回合,魷首仙便向陣裏麵走去。文殊廣法天尊跳著趕上前去。蟲L首仙到了陣裏,便施用法術拋出符印,隻見陣中立刻兵刃如山,象是銅牆鐵壁一般,擋住了去路。文殊廣法天尊則搖起盤古蟠,鎮住了太極陣。

文殊廣法天尊搖身一變,隻見:麵如藍靛,赤發紅髯。渾身上五彩呈樣,遍體內金光擁護。降魔柞滾滾紅焰飛來,金蓮邊騰騰霞光亂舞。正是:太極陣中板依**現威光,朵朵祥雲籠八麵。

虯首仙看到文殊廣法天尊現出另一化身來,心裏很是驚異。隻見香風縹緲,珠玉纏身,腳踩蓮花。虹首仙不知如何對付是好,正想回避,文殊廣法天尊急忙施用法術將捆妖繩甩出,命令黃巾力士說:“把他帶到蘆篷下,聽候發落。”

文殊廣法天尊收了法象,悠然自在地出了陣,上到蘆篷上來見元始,說:“弟子已經把太極陣破了。”元始便命令白鶴童子到蘆篷下麵去,將虯首仙打出原身來。白鶴童子接了命令,來到篷下,看到虯首仙已被捆成一團。

便對對著虯首仙,口裏麵念念有詞,最後說聲:“快點幾還不趕緊現出原形,還待何時裏”隻見虯首仙把腦袋搖了兩下,就地一滾,便現出了一隻青毛獅子的原形,搖頭擺尾地,非常雄偉。

白鶴童子回來把經過告訴了元始天尊。元始又吩咐到:“讓它作為文殊廣法天尊的坐騎,並且在它的脖子上掛上一塊招牌,上麵寫上虯首仙的名諱。”

第二天,太清和元始親自來到萬仙陣前,問道:“通天教主在哪裏?”左右將消息報告給通天教主,通天教主直接走出,來到陣前。

太清命令文殊騎著青毛獅子過來,並指給通天教主看,說:“你的門下,原來是這樣的東西,你還想要自稱道德清高,真是可笑之極!”

一句話羞得通天教主滿臉通紅,憤怒地喊到:“你還能破我的兩儀陣嗎?”太清還沒來得及回答,隻見兩儀陣裏有位叫靈牙仙的,大呼一聲走了出來:“誰能夠來破得我的兩儀陣?”這正是:袖裏乾坤分上下,兩儀陣內定高低。

元始當場就命令普賢真人說:“你去走一趟,把他的陣破了。”並將太極符印交給了普賢真人。普賢真人走到陣前,說:“靈牙仙,你苦苦修行,才有了現在的人形,為什麽不好守著本分,多生出這樣一番事來。隻怕你在揮手之間就會現出原形來,到那時,再後悔就來不及了。”

靈牙仙大怒,舉著雙劍飛速來攻打。普賢真人也急忙舉起手裏劍招迎。沒打幾個回合,靈牙仙便向兩儀陣裏走去,普賢真人追到陣裏。靈牙仙施出兩儀的法術,顯出截教的玄功,發出一片雷聲,來圍困普賢真人。

隻見普賢真人從他的泥丸宮上現出了另一化身,變得非常凶惡。隻見他:麵如紫棗,巨口撩牙。霎時間紅雲籠頂上,一會家瑞彩罩金身。理路垂珠掛遍體,蓮花托足起祥雲。三首六臂持利器,手內降魔柞一根。正是,有福西方成正果,真人今日已完成。

普賢真人現出法身後,便鎮住了靈牙仙,真人取出長虹索,把它交給了黃巾力士,說:“將靈牙仙捉拿到蘆篷下,聽候命令。”普賢真人破了兩儀陣,直接來到蘆篷上,參拜太清道人

太清命令白鶴童子說:“馬上將靈牙仙現出原身。”白鶴童子領了旨令,用三寶玉如意連續敲了靈牙仙幾下,靈牙仙就地一滾,現出了原形,原來是一隻白象。

太清又囑咐到:“在白象的脖子上也掛上一塊招牌,上麵寫上靈牙仙的名諱字,給普賢真人作坐騎。”並把它再牽到陣前。

通天教主見左麵一頭青獅,右麵一頭白象,不覺得心裏怒火直燒,正想跳上前去,隻聽到四象陣裏,有個叫金光仙的大喊一聲:“闡教門人不要逞能,我來了!”於是唱著歌,走出陣來:“妙法廣無邊,身心合汞鉛。今領四象陣,道術豈多言。二指降龍虎,雙眸運太玄。誰人來會我,方是大羅仙。”

元始看到金光仙走出四象陣來,勇猛異常,便急忙吩咐身旁的慈航道人說:“你拿著如意,到四象陣中去走一遭!”

慈航道人於是唱著歌,向前走去:“普陀崖下有名聲,了劫歸根返玉京。今日已完收四象,夢魂猶自怕臨兵。”

慈航道人剛唱完歌,金光仙已躍身上得前來,大聲喊到:“慈航道人,你口出大話,肆無忌憚,好一個‘今日已完收四象,,隻怕你的死期就在眼前!你不要走,我正要來拿你!”

舉起劍便飛身來攻打慈航道人。慈航道人急忙用手上的劍招迎上去。未打三個回合,金光仙便跑到四象陣裏去了。慈航也隨後逼入陣內。金光仙將藏有無窮法寶的四象陣符印打開,想借此來治住慈航道人。

這正是:

四象陣遇金毛訊,潮音洞裏聽談經。

慈航道人見四象陣裏的法術變化無窮,急忙在自己的頭上一拍,有一朵慶雲馬上就罩住了他的腦襲。又聽見一聲雷響,慈航道人便現出了另一個化身。隻見他:

麵如傅粉,三頭六臂。二目中火光焰裏見金龍,兩耳內朵朵金蓮生瑞彩。足踏金鼇,靄靄祥雲千萬道,手中托柞,巍巍紫氣徹青霄。三寶如意擎在手,長毫光燦燦;楊柳在肘後,有瑞氣騰騰。

正是:普陀妙法莊嚴,方顯慈航道行。

金光仙一看闡教裏的門人有這樣的化身,感歎地說“真是好一個玉虛門下,果然氣宇不凡!”正想拔腳就跑,早已經被慈航道人施法術拋出的三寶玉如意打住,慈航道人隨即命令黃巾力士:“把這家夥捉拿到蘆篷下麵,聽候發落。”

不一會,黃巾力士便淩空把金光仙捉拿到了蘆篷下,白鶴童子正好在篷下等候,忽然看到空中丟下了金光仙,便遵照老子的命令,在金光仙的脖子上連拍了幾下,嘴裏說著:“不肖的家夥還不趕快現出原形來,還待何時!”

金光仙知道無法逃脫,便就地一滾,現出了金毛吼的原形。白鶴童子到蘆篷上來轉告了經過。元始吩咐到:“也在他脖子上掛一塊招牌,上麵寫上金光仙的名諱字,交給慈航當坐騎。”

白鶴童子一一如命辦了。慈航道人騎著它,再次來到陣前。這已經是三大師收伏獅、象、吼。後來釋門興起,成為佛教,三位大師便是其中的文殊、普賢、觀音,這已是後話。

二位教主也知他們日後機緣,在釋不在道,這才為他的謀劃一番,一來渡過劫難,二來給他們收一個坐騎,將來也能維護一二。

隻說當時通天教主看到這般光景,心裏憤怒已極,止不住要提劍前往,決一雌雄,忽然背後的一位門人大喊一聲:“老師不要動怒,我來了!”

通天教主一看,原來是龜靈聖母,身上穿著大紅的八卦衣,手中提著寶劍,唱著歌走到前麵:“炎帝修成大道通,胸藏萬象妙無窮。碧遊宮內傳真訣,特向紅塵西破戎。”

見到龜靈聖母準備來捉拿廣成子報仇,這邊的懼留孫就迎了上去,說:“龜靈子慢來!”太清、元始、準提道人三位教主都是能看透一切的慧眼,見到龜靈聖母的那幅行相,元始笑著說:“二位道兄,此人倒是好機緣好造化,曾助天皇證道,當過此劫!”

關於龜靈聖母的出身,有讚寫道:根源出處號幫泥,水底增光獨顯威。世隱能知天地性,靈惺偏曉鬼神機。藏身一縮無頭尾,展足能行即自飛蒼領造字須成體,卜築先知伴伏羲。穿萍透若千般俏,戲水翻波把浪吹。條條金線穿成甲,點點裝成術婿齊。九宮八卦生成定,散碎鋪遮綠羽衣。

龜靈聖母持劍前來,與懼留孫大戰了起來。沒到三五個回合,龜靈聖母就急忙施出法術將日月珠拋打過來。懼留孫不知道這個法寶是什麽東西,也不敢招架,就轉身向西麵敗逃而去。V!~!

┏━━━━━━━━━━━━━━━━━━━━━━━━━┓

┃∷書∷書∷網∷∷∷∷∷∷∷∷∷∷∷∷∷∷∷∷∷∷∷┃

┃∷∷∷∷∷∷∷∷∷∷∷∷∷∷∷∷∷∷∷∷∷∷∷∷∷┃

┃∷W∷W∷W.S∷H∷U∷S∷H∷U∷W.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