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牙隨即傳下命令,起兵向臨漁關進發。WWw.QuANbEn-XiAoShUo.COm漁關到臨漁隻有八十裏路,一會兒就到了關下,紮下了軍營。再說臨漁關的守將歐陽淳聽到報來的消息,就與副將卞金龍、桂天祿、公孫鐸等一起說:“今天薑尚的兵馬來到這裏,我們隻有這一個關口,怎麽能阻攔得了他們的進攻?”

眾將領說:“主將明夭和周兵打他一次,如果打贏了,就能以勝勢而趕走周兵;如果不勝,然後再堅守城池,並發信去朝歌告急,等候援兵來一同守住,這應當是上策。”

歐陽淳說:“將軍們說得對。”

第二天,子牙開帳,傳下命令去:“誰去走一趟,攻打臨撞關?”

旁邊的黃飛虎說:“末將願意前往。”子牙答應了他。黃飛虎領著本部人馬,一聲炮響,到關下挑戰。

報馬立即將消息傳到帥府:“察告主帥,有位周將前來挑戰。”歐陽淳說:“誰去走一趟?”隻見先行官卞金龍領了命令,出得城門,來見黃飛虎,大聲喊到:“前來的將領是什麽名字?”

黃飛虎說:“我便是武成王黃飛虎。”卞金龍大聲罵到:“反叛的賊寇,不考慮報答國家,反而幫助叛逆。我便是臨漁關的先行官卞金龍。”

黃飛虎大怒,驅馬搖槍,飛身來攻打卞金龍。卞金龍急忙用手中的快斧招架,兩虎相鬥,槍斧交錯,沒打到三十個回合,黃飛虎故意施了一個破綻,大吼一聲將卞金龍刺下馬來,割了首級,掛在槍上,擊鼓回到營裏,來見薑子牙。

子牙非常高興,給黃飛虎上了功勞帳。那一邊,報馬將消息報到帥府,歐陽淳大為吃驚。卞金龍的家將把消息也轉告到了卞府,卞金龍妻子肯氏聽後擴大聲哭了起來,又驚動了在後園的長子卞吉。

卞吉間身邊的人說:“太太為什麽哭泣?”身旁人便把家主陣亡的事陳述了一遍。卞吉頓時怒發衝冠,隨即換上了披掛,來見母親,說:“母親不要哭泣了,看兒子去為父親報了仇來。”

青氏隻是啼哭,也不管卞吉幹什麽事。卞吉騎上馬,來到帥府前麵,下麵人將消息報入帥府:“察告元帥,卞金龍的長子想要求見。”

歐陽淳命令說:“讓他進來。”卞吉上了殿堂,行完禮後,含著淚說道:“我父親是死在誰的手下的?”歐陽淳說:“尊父不幸被反賊黃飛虎用槍挑到馬下,喪了性命。”

卞吉說:“今天已經晚了,明天再去捉來仇人,為父親報仇泄恨。”卞吉回到家裏,命令家將抬著一個紅色的櫃子,並帶領軍隊出得關去。

到了關外,豎起一根大旗杆,然後將紅櫃打開,從裏麵拿出一麵旗幟,掛上旗杆,懸在空中,約有四五丈高。真是:萬骨攢成世罕知,開天辟地最為奇。周王不是多洪福,百萬雄獅此處危。

卞吉將旗杆豎起後,便單身匹馬到周營的陣門前挑戰。哨馬報告到中央軍營裏:“察告元帥,城裏麵有一位將領前來請戰。”

子牙問到:“誰出馬迎戰?”南宮適領命,出得營去,隻見一員小將,生得麵目凶惡,手上拿著一把方天畫戟,大聲喊到:“來的是什麽人?”

南宮適笑著說:“象你這樣的黃口孺子,怎麽能認得我呢,我便是西岐大將南宮適。”

卞吉說:“暫時饒你一死,回去讓黃飛虎出來。他殺害了我的父親,我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不來拿你這樣的人來替死罪。”

南宮適聽後心裏大怒,策馬舞刀,直接來攻打卞吉。卞吉急忙用手裏麵握的戟招架。二匹馬纏在一塊,刀和戟擊在一起,二位將領大戰一場,正是“棋逢敵手,將遇良才”。卞吉和南宮適打了有二三十個回合,卞吉撥轉馬頭,便往後走。

南宮適隨後追上,卞吉先往旗幟下麵通過,南宮適不知道那是機關,也往旗幟下麵走來。可是剛剛到了旗杆前麵,就立即連人帶鳥一起跌倒在地上。南宮適被摔得不醒人事,被守在旗杆旁的軍士用繩索捆了起來。

南宮適睜開雙眼,看到了旗幟,才知道是中了他們的邪道之術。卞吉進到關裏,來見歐陽淳,把捉拿住南宮適的事說了一遍。歐陽淳命令左右將南宮適推到殿前來。南宮適堅定不移地站著而不下跪。

歐陽淳破口大罵:“反對國家的逆賊,今天已經被捕了,還敢抗拒禮儀!”命令趕緊將南宮適斬首示眾。

這時,站在一旁的公孫鐸上來說:“主將在上,眼見到目前奸按之官當道,說我們守關的將士都是口頭上說說征戰,於是隻得假冒著破費錢糧的危險,賄賂買得功績,因而凡有守邊的事務報上去,一概都不批準,還會將送錢財的人給役斬了。依我的愚見,不如將南宮適監放著,等捉到了他們的頭兒,捆綁到朝歌,以此堵塞奸按之官的嘴,讓他們知道守護邊關並不是靠破費錢糧而賄得功名的,不知道主將是怎樣打算的?”

歐陽淳聽後大喜說:“將軍所說的話,正好與我想的一樣。”於是便下令把南宮適送到牢裏麵先關起來。

再說子牙聽到南宮適被敵方抓去,大為驚異,悶悶不樂地坐在中央軍營。第二天,卞吉又來挑戰,點名要黃飛虎出戰。

黃飛虎帶著黃明、周紀到軍營外來應戰。卞吉騎著馬飛馳過來,大聲喊到:“來的是什麽人?”黃飛虎說:“我便是武成王黃飛虎。”

卞吉一聽,心裏大怒,罵到:“叛變國家的逆賊,膽敢殺害我的父親,我與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今天我要將你碎屍萬段,以此排泄我的仇恨!”說完舉起戟便直刺黃飛虎。

黃飛虎急忙抽出槍來迎戰。打了三十個回合,卞吉假裝敗陣,直接往旗幟下麵跑去。黃飛虎不知道實情,也趕到了旗幟下,竟然也和南宮適一樣跌倒在地,被抓了起來。

黃明大怒,揮動斧頭趕上前來,想救黃飛虎,不知道一到旗下,也跌翻在地上,被抓住了。卞吉接連捉住兩位大將,到關內來報功,想要將黃飛虎斬首,以此而報父仇。

歐陽淳說:“小將軍從為報父仇出發,理應將黃飛虎斬了,但因為他是造禍的魁首,正好獻到朝廷上去,以正王法,一則可以泄殺父之恨,一則又可以借此而表現一下小將軍的功績,恩怨兩伸,難道不是更好嗎?還是暫時將他關進牢裏去吧。”

卞吉沒法,隻得含著眼淚,退了出去。再說周紀見到黃明也失利被抓,不敢再往前走,隻得敗退到軍營裏來見子牙。子牙聽說黃飛虎被抓,大為吃驚,問周紀說:“他如何被抓住的?”

周紀說:“卞吉在關外樹了一杆旗幟,由人的骨頭竄起來,有數丈高,他就先裝作敗逃,直接從旗幟下過去,如果是追趕他的,一到旗幟下麵,就會連人帶馬一起倒下。黃明想去救武成王,也一起被抓了走。”

子牙大為驚異,說:“這就是邪道法術。等我明天親自到陣地上看看,便會知道他的奧妙。”

第二夭,子牙和眾門人一起走出兵營,看到這麵懸在空中的旗幟,其中有千條黑氣,萬道寒煙纏繞。哪吒等人仔細一看,見到那屍骨上麵都有朱砂的符印,便對子牙說:“師叔看到那上麵的符印了嗎?”

子牙說:“我已經看到了,這正是邪道之術。你們以後與他交戰,隻要不往他的旗幟下走便是了。”

一會兒,報馬將消息傳到了關裏,歐陽淳親自出關來,會見子牙。歐陽淳不往旗幟下走,而是從旁邊繞了過來。

子牙看到歐陽淳繞著走過,便對手下人說:“你們看,主將也不從那地方走過。”眾將領們都點點頭表示領會。子牙迎上前去,問到:“來的將領恐怕是守關的主將吧?”

歐陽淳說:“是的。”

子牙說:“將軍為什麽不認清夭命?五個關隘中隻剩下這一座城壘了,還想抗拒天兵嗎!”

歐陽淳怒氣直冒:“匹夫竟敢如此說話l”回頭對卞吉說:“給我把這叛賊拿來。”卞吉驅趕著馬,晃動手中的長戟便飛奔過來。旁邊的雷震子大喊一聲:“賊將慢著,有我在這兒呢!”展開雙翅,舉起棍棒就打。

卞吉看到雷震子如此凶悍,知道是個奇人,沒打幾個回合,就往旗幟下麵敗走。雷震子心裏想:“這麵旗幟是麵妖旗,不如先打碎了它,然後再殺卞吉也不晚。”

雷震子飛起兩邊翅膀,向旗幟上一棍打去。沒料到這麵旗幟的周圍有一股妖氣纏繞著,如果撞在上麵,人就會昏迷過去。雷震子在猛打一棍的時候,就正好撞在妖氣上,不幸翻身下地,不醒人事了。

兩邊早等著的守旗的將士,上來把他捆綁了起來。這邊韋護見了,怒氣衝天,急忙施出降魔柞來擊打這麵旗幟。這根降魔杆雖然能夠鎮住有邪門歪道的人,但不知道是否能打得著這杆旗幟。

隻見,那根柞一碰到旗幟竟自動掉落下來了。正是:休言韋護降魔柞,怎敵幽魂白骨播。韋護一見那根降魔棍竟落到地下,不覺大吃一驚。眾門人也都麵麵相覷。

隻見卞吉來到軍前,大聲喊到:“薑尚早下馬來受降,免除你的一死。”哪吒聽了大怒,踩上風火輪,顯現出三頭八臂,大喝一聲到:“匹夫慢來!”

晃動著火尖槍就來攻打。卞吉看到哪吒如此模樣,先就吃了一驚,沒打幾個回合,被哪吒用乾坤圈打中,兒乎快要掉下馬來,回身就敗退到關裏去了。

子牙身後的李靖也驅馬晃槍投入了戰鬥。歐陽淳旁邊殺出桂天祿,舞著手裏的刀,抵擋住了李靖,沒打上幾個回合,就被李靖一戟刺倒在馬下。

歐陽淳動了肝火,晃動著手上的斧頭來戰李靖。子牙命令身邊的人擂起戰鼓來助戰。隻見陣後衝出了辛甲、辛免四賢,還有毛公遂、周公旦、召公爽等無數周將,把歐陽淳圍在了中間。

另外,周紀、龍環、吳謙三位大將也來助戰,把歐陽淳殺得隻有招架之勢,而無還槍之力。V!~!

┏━━━━━━━━━━━━━━━━━━━━━━━━━┓

┃∷書∷書∷網∷∷∷∷∷∷∷∷∷∷∷∷∷∷∷∷∷∷∷┃

┃∷∷∷∷∷∷∷∷∷∷∷∷∷∷∷∷∷∷∷∷∷∷∷∷∷┃

┃∷W∷W∷W.S∷H∷U∷S∷H∷U∷W.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