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請後土進入大光明殿中,二人相對坐下。wWW,QuanBeN-XiaoShuo,cOM片刻之後,銀月從殿外走過,手中端著個銀盤走入。上麵是明玉回瀛能種植的各種靈品,一一擺在太幾上。從果點上飄出各種香氣,叫人忍不住想品嚐一番。

“回稟老爺,師兄正在淋浴更衣,隨就就到!”擺放完果品的銀月俯身對明玉說道。這銀月童兒倒是機靈的很,明玉沒有吩咐就自己知道去采摘一些靈果招呼客人。麵露讚許的朝銀月點點頭,銀月看到後,不由臉上露出了笑意。實際上銀月哪裏明玉那般想的,剛才山下之後,後土送她禮物,便覺的這位客人極讓人喜歡,這才順路去摘了果子送來。進入大殿之後,心裏還有些忐忑,怕明玉責怪。直到看到明玉對她一笑,才知道自己做對了。

“以前就聽說道友極重禮儀,乃是謙謙君子。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連門下童兒都這般乖巧,倒讓我想要見見道友的弟子又是何等俊才!”聽到後土的稱讚後,明玉不由一笑,很是謙虛的說道:“道友過獎了,不過是剛剛知道一點世事的小輩。貧道回來後一心修持,倒沒有專心調教過。今日道友前來做客,就讓他來見識一番道友風采,也讓他長長見識,以知天高地厚。”

“是道友太過嚴厲了,能入道友法眼收入門下,定非一凡之士!”後土言語之中多為讚頌。明玉聽到後有些不以為然,他以前就極為熱衷國學,對儒家教授弟子,傳其禮儀很是讚揚。一個人不管道行多高,或是學問多大,心性之中最根本一點還要知禮儀,懂辱恥,才能養一身浩蕩之氣,不為外邪所侵。明玉自洪荒化形之後,就是如此做的,自然對門下也要這般要求。

神仙可不光是法力高強,神通驚人才能稱其為神仙。沒有廣闊的胸襟,敦厚的心性,謙遜的禮儀,不過是一匹夫。妄為天賜之身,一場仙緣,便是再深厚的氣運,也早晚會敗盡。明玉修行到今,可不是新丁見識,更有後世無數事例借鑒。氣運一說雖是天數已定,可修持自身德行,還是會有天佑,使氣運綿延不衰。

門下如何,明玉也不與後土爭論。伸手指著玉幾上的果品,對後土笑道邀請道:“這些果品是貧道自洪荒遊曆收集,最後改良,已成新種。嚐著另有一番口味,今日正好讓道友品鑒一番。道友掌五行之土,能讓道友說個好字的靈品,洪荒之中可不多見。”

“哦?”後土聞言不由妙目一亮,明玉既然這般說了,這果品想來真有不凡之處。伸出纖纖玉手,從銀盤之中捏起一枚似果非果,似杏非杏的靈品,放入嘴裏。貝齒輕輕一咬,就聽到嘴裏“噗滋!”一聲水澤衝破果皮之聲。一股甘冽清香溢於口中,果肉中的流出一道靈汁,咽入喉中,清涼之氣從腹部傳於腳心,又直上腦門。全身被這股清涼之氣衝刷過後,再由毛孔衝出,頓時身上溢出一股香味。

後土雙隻眼睛再次亮起,顯出異彩漣漣。這靈品不侵可以洗經伐髓,還能留香於體。想來此香留於身體,也有非同之效。後土吃完之枚靈品之後,不由叫好。

“當真是上佳果品,我還從沒有吃過哩。道友有這般手段,離去之時,可要送我一些種子,我去請苟芒兄弟種下,想來很得玄冥妹妹與九鳳的歡喜。”後土不由開口向明玉要起了種子。

區區種子當然不看在明玉眼裏,聞言之後,明玉笑道對後土讚揚:“道友好心性,賢兄妹之情讓貧道佩服。此靈品名為杏梅,當初貧道在昆侖山拜訪三清道友時,正值黃中李成熟,就折了一枝,帶回瀛台,與梅子架接,最終才有此等靈品。此香為杏香,可避心魔外邪,清盈道體。送於道友正合物盡其材,我叫銀月童兒去為你栽幾株,以道友神通百年之後定可成林!”

“那就謝過道友慷慨了。”後土微微欠身,算是與明玉謝禮。

二人一邊品吃果點,一邊說著不著邊際的話,氣氛卻也融恰,後土本來想要與明玉說出自己的來意。可見明玉這般熱情,又有些不好開口直接相說。二人初次見麵,沒有什麽交情,便打消了相說。

明玉對後土前來瀛台勝景做客,對她的來意也能猜出幾分。見後土一直沒有開口,便向她問道:“妖族立天庭也有數千年了,貧道居於海外,消息閉塞的很,不知有無收斂一番。道友貴為一族這祖,座下千萬部眾,比起貧道避居海外,可要自在的多了!”

後土聽到明玉突然開口與她說起妖族這事,不由心下歡喜。聞言搖搖頭:“比不得道友自在,妖族勢大成狂,如今已與我族生出嫌隙。隻是雙方爭鬥,卻讓族人受累,讓人著惱!”

“現如今巫妖出現爭執,卻不知真人有何計較?”後土終是說出了自己來瀛台山的本意。二人閑聊之間,隻聽得後土煩惱道:“如今那妖族五位大神,各個神通廣大。女媧道友雖與我有些交情,可到底是妖族這尊。至多妖族立庭,對我等巫門開始了攻伐,隻是不知各洞隱修如何對待,今日才前來拜訪道友。巫族得道友恩惠,後土便想來請教真人一番,不知真人可有高見?”

明玉對巫妖的爭執早有預料,可二族這麽早就發生衝突是他沒有想到的。如今後土親自到來,當著自己的麵這麽直接的開口問他,明玉已經能想到巫族是要決心與妖族爭上一爭了。隻怕一來擔心如自己一般的修道者站在妖族一方,二為也是探探口風,隻要自己中立。其它同道想來也會這般想,得一葉而知秋,巫族大智者不少啊!

明玉當然不理會巫妖二族爭鬥,此事跟他也沒有關係。洪荒中諸多同道想來對此事也會不聞不問,其它的愣頭青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了。後土見明玉笑而不語,已經知道他的答案了。心裏也不由鬆了一口氣,巫族雖不懼這些修道者,可與妖族爭鬥中反而再給自己樹敵,平白為妖族增加實力,實屬不智。

即使不參合二族爭鬥,明玉也不能明說,想了想,才對後土道:“如今洪荒以巫妖二族為主,兩族都在這一紀元興起。此乃天數,非人力可阻之,爭執卻是不能免了。不過貧道想來也你二族不會有生死存亡之爭鬥,洪荒中各同道也不想你們二族重走龍鳳之路,到時誰都不得清靜。”

後土聽明玉這般說,就知道明玉是不會參與到以後的爭鬥中去。“多謝真人真心相告,我巫族也不想與整個洪荒為難,此乃不智之舉。不過最近妖族似有圖謀四海之舉,道友身居海外,怕也不能再得清靜!”

明玉對此話有些不以為然,當初龍族入四海,泰山祭天。因後世不知為何人類與龍族有了大因果,如今還要與龍族還有一段因果要結。隻是要解因果,就必去祖龍之地,當初可是被燭龍拒絕了。為此事,明玉才關注起二族之事,交好二族,為的就是如今妖族謀四海之時。

“此地遠離四海,妖族再張揚不知好歹,也不可能打起這裏的主意的。再說這海外可有百十萬修士,妖族也有智者,貧道不虛這事。不過那龍族與我有些因果,看來還的算計一番,了卻這分因果。”明玉說出自己與龍族因果之事,後土何等聰明,一下子說明白其中之意。看來妖族圖謀之事不太可能成了,此事巫族也要好好謀算一番,讓那妖族不得好處。損人就是利己,這事無關道德,隻問結果。

二人此時各有心思,忽然從殿外傳入一個聲音,打斷二人思虛。原來是雲中子沐浴更衣完畢,前來拜見。

“弟子雲中子拜見老師,老師萬安!”站在殿門外的雲中子也不敢就這麽走進去,實在是太過失禮,顯的他沒有教養,先在殿外通告一聲。

“雲中子進來!”明玉正不知再如何與後土說話,雲中子就來了。正讓二者都有一個台階下,之前的事心照不宣即可。

明玉知道龍族如今有一大劫,想來到時燭龍見事不可為,定會想到自己當初與他所求之事。再加之瀛台勝景就在海外,事情大有可為。結了此段因果,從次與龍族再無幹係,當可清靜自在的多。龍族因果實在是太深,不乘這個機會了斷,以後怕是閑坐門裏禍殃也能尋上門前。

雲中子走到明玉麵前躬身行禮之後,明玉也收回了思緒。指著後土為他介紹道:“此乃巫族祖巫後土,你可拜見!”雲中子聽到明不玉指著後土對他說道,心裏一驚。先前銀兒招他說有貴客來訪,自己問及時,銀月說是一位女子。此時聽明玉說這位就是老師常說的巫族祖巫,心中由然而敬。馬上與後土俯身參禮,語氣極為恭敬。

“弟子見過師叔,師叔安康!”

“不錯,不錯。我先前還跟你師說,你定是俊傑之才,你師還不以為然,如今初見,果然不凡!”後土點頭稱讚雲中子。不想雲中子被她誇讚的有些不好意思,再次向後土行禮,赫然謝道:“多謝師叔稱讚,弟子慚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