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有道行的人不同與凡人,凡人很容易擔驚受怕,但是這些得道的人一個個都是法力強橫之輩,如果不能夠遇到道行和法力放麵壓倒性強勢的高手,很難讓他們產生恐懼,而這一路走來,已經給他們很多恐懼了,隻是沒有一個人把這種恐懼放在心上。wWw,QuanBen-XiaoShuo,CoM

隻是如今眼前的餘威突然消失,究竟是被困在陣中另外的地方,還是已經走了出去,亦或是被陣法強橫的力量給攪碎了,五個和尚心裏麵不解,這種不解之中自然是帶著恐懼,深深的恐懼。

大陣之中狂沙突起,瘋狂的化作五股旋風衝向五個人,這究竟又是怎麽回事?

五個人更是恐懼,實在是不理解這個陣法究竟是怎麽回事,難道是有人在操控?還是是這個陣法自發的攻擊別人?這是一個謎,陣法厲害的無非就是借用天道之力,但是這個陣法一點都看不出來那裏借用了天道之力,其實就算真的借用,五個人一點都不夠看的實力,哪裏看得出來?

而陣法外麵,餘威可是很好的享受著,這個被敖靈兒這個龍族公主派來照顧自己的水纖仙子的照顧,假裝沒力氣倒在水纖仙子懷裏麵,鼻子不停地嗅著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那種清清淡淡,似有若無的幽香像是欲擒故縱一般的驅使著餘威沉醉在裏麵,不停地講述著自己在人間界的曆程:

“……當年我才七歲,你知道嗎,七歲,我七歲就造出了整個世界都沒有的炸彈膠囊,當然,那時候的威力還很小,最多就是炸斷一棵小樹,因為要那一整個炸彈,濃縮到一個小小的膠囊裏麵,讓後再他出槍膛那一刻瞬間變大恢複原樣。這可是個高難度的工作……”

水纖仙子似懂非懂的聽著,兩隻眼睛睜得大大的,表明很認真的聽的,為且聽地很是驚訝,像是完全忘了餘威在自己懷裏麵臉色微紅的靠在自己胸前飽滿突起的地方,不時還聳動著頭在哪最柔軟額地方撓撓,實在是好不愜意,好不舒服啊……

“到了我十歲那年。我終於發明了可以把導彈濃縮成膠囊的秘密,這我第一個實驗就把我們星球之上的星球聯盟會議中心給炸了。當時別提多轟動了,五分鍾之內有十幾萬大軍把那裏為了一個水泄不通,戰鬥機在天空之中呼嘯,全自動無人坦克開進了市裏麵。都以為是恐怖分子襲擊呢,他們那裏知道是我做的呀……”餘威還是非常的得意,“你要知道會議中心裏麵的人可都是全球領導人,這一聲炮響,他們全都沒有了,整個會議中心成了廢墟,艾……雖然他們沒有抓到我,也不知道是我。甚至都不知道有我這個人地存在。可是我還是很內疚的,主要是那時候槍地導向性能不好。彈道給強大的力量震彎了,才會飛向哪裏。全球人哀悼了一個星期,我呆在學校裏麵那那把手槍裝花生米。射出一個吃一個,很多人都羨慕我,那時候可有很多女孩子喜歡我呢……”

頭頂之上的敖靈兒聽到這個死皮爛臉的家夥,實在是不知道說地什麽東西,這些又不是什麽光榮曆史,居然還好意思講出來,好像還很得意的樣子,看的敖靈兒很是惡心。

而水纖從一出生就是在地仙界,完全不知道人間界有這麽多有意思的事情,聽的餘威滔滔不絕的講著,突然插嘴道:“那個叫槍的東西呢?拿出來玩玩嘛……”

見到水纖仙子可愛的樣子,餘威乖乖地把槍拿出來,握住水纖柔若無骨地手:“這裏麵裝的就是子彈,現在地子彈是導彈膠囊,這右側是設置連發數目,左側可以改變控製程序,你隻要瞄準了目標開槍……轟……那鐵定是死定了……”

“是嗎。是嗎……我試試……”水纖很是好奇地拉過槍。瞄準了前麵不知道什麽東西。一隻手指真地扣動扳機:“砰……”

一聲槍響。一粒小東西飛出去。瞬間變大。倒是嚇了水纖一跳。天空之中敖靈兒見到這個情況一怒。衣袖一揮之間。憑空一陣光芒。導彈消失不見了。臉上笑道:“居然對準了我地陣法。被你們搞壞了怎麽辦。餘威啊餘威。居然在水纖妹妹麵前這樣丟人顯眼。我就讓你更丟人……”

這水纖見到導彈飛出。但是突然之間不見了。餘威也是一愣。怎麽消失了?水纖連忙站起來:“公主姐姐……是你在這裏嗎?”

敖靈兒歎了一口氣現出身形。道:“餘威。你不要在這裏說些亂七八糟地。水纖妹妹可是很純潔地。你整天什麽思想。剛剛要是飛出去炸了我地陣法。他們不就跑出來了。你什麽腦子啊……那這種東西出來。起伏水纖妹妹不知道啊……”

見到敖靈兒地質問。餘威站在一旁說不出話來。好像很委屈一樣。看地水纖仙子連忙道:“不是地。公主姐姐。水纖覺得他說地東西很有趣啊……公主姐姐。你不要怪他嗎……”

敖靈兒一陣愕然。這兩個人不過呆在一起一會地功夫什麽時候已經幫著他啦?其實敖靈兒那裏知道什麽是感情。這個緣分地事情還真是難以說清楚。

敖靈兒搖搖頭:“隨便你們啦,但是記住了,不準瞄準哪個方向,你們就是把這個湖炸了,也不準炸那邊……”

水纖拉著敖靈兒的手,撒嬌道:“公主姐姐,不要生氣嗎,炸了湖,水纖住哪裏啊……不生氣不生氣……”

敖靈兒見到水纖整個人純潔的像是一張白紙一樣,哪裏忍心說她,但是這個餘威死性不改的站在那裏說道:“要不是師兄……哼……”

餘威嚇了一跳,這個公主師姐好像真的很厲害,等到敖靈兒消失,餘威拉著水纖的手坐下道:“水纖仙子真是對不起,我不知道這個公主會……她很厲害嗎?”

水仙兒一聽來了勁,雙手抱著雙腿笑道:“公主姐姐可厲害了……我們水族之中沒有人能打得過她的,就算是東海龍王幾位太子哥哥一起上也不是姐姐的對手呢,姐姐可是聖人弟子呢。雖然三太子哥哥也是聖人弟子,道行也很高,但是對這公主姐姐就隻有挨打的份……嗬嗬……”

水纖仙子很是開心,像是在回憶什麽有趣的事情一樣。

餘威還是有點不相信,一個女孩子真的這麽厲害?,突然想到界山的老大,既然這個公主是老大地師姐,那老大究竟是誰。好像自己還不知道老大的名字,於是問道:“可否問仙子一個問題。你的公主姐姐有沒有師兄弟呢,是不是也很厲害……”

“當然……”水纖坐直了身子:“這個就關係到一個古老的門派了,或者可以說是天地間第一門派,這是一個超然的存在。他們不在天道之內,就算是量劫也和他們沒有關係,隻要是天道門下聖人不出手,他們就不會出手,這個門派道行最低就是準聖,其餘全都是聖人……”

“準聖?聖人?”餘威愣愣的念著,自己來了這麽長時間,自然之道兩種境界的對於這個世界的意義。

“對……這些可都是公主姐姐說給我聽地。公主姐姐的老師就是這個門派地一個聖人。所以公主姐姐地位超然。身份尊貴,即使是龍王也不能對這個女兒說什麽。加上姐姐道行高深隻要是知道的人無不尊敬,姐姐曾經說過。他們可是輩分最低的了,她還有一個師弟。道行高深,隻怕要比姐姐高點,當年號稱天庭戰神,所向無敵,可惜水纖那時候還沒有出生,沒有見過他們長得什麽樣子。”

“靠……什麽門派這麽厲害?”餘威不知不覺之中動了粗口,但是水纖仙子像是沒有聽見一般嗤嗤笑道:

“話說混沌天地初開,有一混沌碎片落到了東海之中,當時開天的兩位大神就在這個島上麵開府,號稱蓬萊仙島,這兩位蓬萊地祖師法力無邊,門下八個入室弟子無一不是聖人,而其中有一個三弟子,乃是巫族祖巫後土娘娘,後土娘娘慈悲為懷,不忍心看見蒼生魂魄無依無憑,便立誌化身六道輪回,但是兩位祖師之中玄天道尊卻利用自己無邊道行用先天靈寶代替了後土娘娘,是的後土娘娘成了聖人,而後土娘娘有一位弟子,乃是天地間第一條金龍,也就是龍族的祖先,就是三十三天外龍祖宮的龍天聖人也就是公主的老師,傳說之中玄天道尊大弟子乃是萬壽山五莊觀的鎮元道君,道行無邊,曾經一個人麵對天道門下四位聖人為不落下風,第二弟子清一天尊收了如今三界共主軒轅聖皇為弟子,當然還有瑤姬娘娘,瑤姬娘娘有個兒子和公主姐姐的師弟同稱為天庭戰神哦,至於東海之中三霄娘娘雖然從不出手,但是幾位師兄這麽厲害他們又怎麽會差?接下來就是昆侖山東華聖人,手掌乾坤劍,一劍之威就讓當年的太清聖人形同廢人,最後一位便是如今執掌蓬萊地齊天聖人,當年還沒有成聖地時候就一棍子掃平了天庭三十三天,更是和截教玄壇聖人打得不分勝負,號稱蓬萊門下第一人。”

餘威聽著就愣在那裏,一門都是聖人,多麽不可思議啊,“那……那就沒有準聖一下的人?”

水纖搖搖頭,看著餘威道:“沒有,公主姐姐說過,蓬萊入室弟子沒有人低於準聖地。”

“那不是入室弟子呢?”

“不知道,反正不是入室弟子一本都是聽道的,他們一般都會離開,姐姐說遇到量劫他們就很難逃脫了,可是量劫究竟是什麽呢?”水纖眼神表現著他在思考著,很是可愛地樣子,兩隻小手撐著下顎,凝神看著遠處。

“那仙子,你現在什麽道行了?”

“太乙金仙啊……”水纖不經意的說著,“姐姐說,那時候洪荒之中太乙金仙這種道行是不能夠出來地,因為有很多先天大神,他們都很厲害,不過現在好多了,很多人都受到了管束,而且姐姐送給我一個玉佩,就算是聖人一擊之下也不能夠把我怎麽樣……厲害吧……”

餘威有點接受不過來。這個美人魚仙子到底和這個龍族公主好到什麽程度啊,怎麽居然這麽寶貴的東西都拿出來送人啊?

“哦……那個你剛才說的蓬萊的兩位混沌大神,他們現在人呢?他們什麽道行了,還會收弟子嗎?”

水纖聽完笑道:“你不會是想要去拜師吧?別說是你,姐姐說就算是齊天天尊也沒有辦法找到他們,傳說百億年前發生一件大事情,那時候量劫之中在血海那裏大戰,發生了異變。天空之中出現了天眼,這個天眼不是一般的天眼。而是量劫之中因為不單單是因果沒有化解,還糾纏了絲絲縷縷更多的因果,結果量劫轉化為無量量劫,三界麵臨毀滅。蓬萊門下九位聖人決定抵抗,可是這種毀滅的力量乃是大道定數,區區一個聖人怎麽可能抵抗得了,就在這個時候玄天道尊化身大道,化解了這次無量量劫,玄天道尊化身大道,按照姐姐的說法就是無處不在,我們這周圍一草一木一絲空氣都是大道。一切都在大道之下。”

“一切都在大道之下。一切都在大道之下……”餘威懵了,徹底懵了。那自己到地仙界來,究竟是怎麽回事。難道是大道地問題?

兩個人在外麵聊著人間界,說著開天辟地蓬萊島。但是陣中卻是黃沙連連,這漫天的黃沙彌漫著,幾個人不單單是不能夠呼吸,因為一吸之間就有黃沙進入,而且連眼睛都真不開,一開始強自用舍利子的佛光定住了,但是你能夠頂多久,幾個人瘋狂的跑著,但是黃沙跟著他們上來,走到哪裏黃沙就跟到哪裏,而且一刀一個地方那個地方的黃沙就飛起來,像是中邪一樣,這一段時間一過,幾個人心裏麵又開始憤恨起來,之前念經的作用已經完全行不通了。

幾個人開始發狂一樣吼著,眼睛裏麵再一次充滿了仇恨,尤其是迦葉尊者想到之前這四個人居然膽大包天,居然幹啥自己,還是在背後偷襲,一個人心裏麵一怒,索性就動用法力控製器黃沙來,像是一條條巨龍一樣蜿蜒飛向四個人。

這愛恨情仇貪嗔癡當真是一環扣一環,隻要是中了一環心裏麵就會有一點陰影,而這一點點的陰影已經足夠引發下一環更大的衝擊。

破空之聲傳出,一條金黃色地巨龍在天空之中龍吟一番,噴出的全都是黃沙,擺明了是要把四個和尚埋在黃沙裏麵不得超生,四個人見狀哪裏這麽容易屈服,飛快地奔跑著向迦葉尊者跑過去,要埋就一起被埋。

鴻蒙道觀之中鴻蒙手執黑子正要落子,笑著看看手執白子的武陽道:“這佛門幾個人到現在還想著自相殘殺,這惑人心智的佛經是白念了。”

武陽一笑見到鴻蒙一子落下,正要把手裏麵的棋子也按下去,笑道:“看來雖然是自相殘殺,但是卻有人來救他們了……”

“哼……”鴻蒙一聲冷哼,揮手之間一道光芒直接穿破虛空插入七戀陣上空,迎上西方飛過來地金色樹枝,正是須菩提的七寶妙樹,兩樣東西在空中相撞,金色光芒四溢,每一道金光落下均是隆隆之聲,一陣陣的爆炸,周圍均是空間破碎,元氣消散。

鴻蒙至尊扇和七寶妙樹在空中對撞了數下,一道光芒正好落下砸在下麵的七戀陣上麵,這爆炸之中整個陣法被破壞,須菩提已經站在了上空,見到敖靈兒正要說話,天空一陣波動,鴻蒙也同時出現,向著須菩提笑道:“道友不在西方,怎會到此?”

須菩提顯得很是無奈:“我佛門弟子學藝不精,被公主困在此地,不得不來一救……”

這兩句話之間,下麵陣中的人已經清醒過來飛了上來,參拜這須菩提,下麵餘威和水纖仙子看著天空之中的幾個人,見到出現的一個人擋在敖靈兒身前,直接和須菩提說話,兩個人很是佩服,雖然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是想來一定很厲害。

鴻蒙表現得也不惱怒,反而笑道:“靈兒這個七戀陣,取地乃是七戀,諸位在陣中定然有所感受。佛門講究四大皆空,怎麽如此不濟,居然在陣中發生了兩次不堪入目地事情,這三界之中大神通之人可都注視著呢,畢竟佛門東進傳經是大事情,馬虎不得,幾位還是心性不穩,在佛門之中哪裏能夠當得大任呢?日後還需好好注重心性涵養啊……”

聽的鴻蒙長籲短歎地說著。像是就是在為佛門考慮,教育他們法力是要地。但是這法力提升的同時這個心境修為也是很重要啊,幾個人還傻嗬嗬好以為遇到了好人,別說一旁地敖靈兒,就是鴻蒙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動了。居然這樣幫對手。

但是三界之中注意這個佛門東進地大神通之人又不是白癡,剛剛看到地好戲心裏麵還沒有笑完呢,現在這個鴻蒙有諷刺,指責的說他們修為不夠,出來丟人,也好意思出來的,但是佛門的人聽不明白就好,鴻蒙還樂得逍遙呢。省得須菩提就要計較一番。

須菩提點頭道:“道友說的是。隻是道友那把扇子,好像很厲害。可否給貧僧不觀。”這正是給也不是,不給也不是。開天辟地以來,有誰會把東自己的至寶拿出來給別人看的?又不是傻子。但是鴻蒙卻是點頭了。

“道友要看,便給你看看……”鴻蒙展開扇子,上麵“鴻蒙至尊”幾個字躍入眼簾,揮手而出,落到須菩提手中,實在是不得不佩服他地光明正大和氣度,鴻蒙心裏其實實在想:幾天就把扇子借給你看了,你敢不還?

扇子落到須菩提手中卻是立刻變成了石頭,沒有一絲光澤,就整個一件死物,哪裏還有剛才的靈氣,連一點靈氣都感覺不到,須菩提道:“這真地是剛才的扇子?”

“我們不是出家人,我們不打誑語。”鴻蒙一本正經的說著,須菩提臉上一陣變化,但是還是石頭看不出什麽出奇的地方,自己也知道很多人盯著這裏,還是乖乖地把扇子送回了鴻蒙手中,這鴻蒙的手剛剛握緊了,扇子再次變成了金黃色。

須菩提皺了皺眉頭,這是:自動認主的扇子?

鴻蒙道:“道友,扇子你也看了,不知道接下來你我二人是不是找個地方喝杯酒敘敘舊?”

聽到這個須菩提一陣惡寒,立即想到了在方丈島的時候,鴻蒙拿出來一大盆子的爛桃子,完全沒有一點仙家風範,整個就是想要整自己,這次難道還送上去,連忙笑道:“道友好意,貧僧下次定然前來邀請道友,隻是今日還有許多要事處理,先走一步了。”

轉身對五個人道:“你們繼續,不得在如此胡來。”

隻是這是他們胡來嗎?還是正是他們心裏麵所想的?

鴻蒙笑著看看敖靈兒:“這裏陣法已經被那個和尚敲破了,不過我們也不算輸,還有這麽長的路,你還可以繼續……”

“謝謝師叔……”敖靈兒越發笑的燦爛,看地幾個和尚心驚膽寒,越來事惹到了蓬萊仙島地小魔女,這條路可課時有的玩了。

下麵餘威聽地敖靈兒叫鴻蒙師叔,知道自己又遇到一個大神了,可惜人家看都沒有看自己,心裏麵不禁一陣懊惱,難道自己真的就不能夠修仙,水纖伸出手在他眼前晃道:“你怎麽啦?那是公主地鴻蒙師叔啊,現在他可是整個地仙界的大英雄,可厲害了,公主姐姐可定沒他厲害……”

餘威正要說什麽敖靈兒身影落了下來:“你小子可以和他們上路了,這一路之上地劫難還多著呢,你雖然身上有諸多法保護身,還喝了我給你的先天之水,但是並不表示就一點事情都沒有,你既然也是這路上的指定之人,你就一定會有磨難。”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