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一個個看著鴻蒙至尊要送他們走,張三豐終於開口tt尊,我這師弟師妹……”

鴻蒙至尊笑道:“放心,本尊答應你的事情自然是不會食言,你們都先回去,本尊也要出去一趟……”

張三豐聽了鴻蒙的話也是愣愣的,因為他不知道這神形俱滅難道還真的能夠救活,但是想到自己弟子徐長卿的妻子紫萱也是重生了,難不成鴻蒙至尊還真是有辦法不成?揮手讓幾位師弟也一起回八景宮去。Www!QuAnBen-XIaoShuo!cOM

鴻蒙至尊卻是跨出一步,已然來到了南天門外,守門大將見到來人,會出手中長槍擋住道:“來者何人,膽敢到三十三天淩霄殿來?”

鴻蒙一笑,卻不說話,淩霄殿裏麵軒轅聖皇和九天玄女正在和眾仙討論下界人皇出世統一地仙界的事情,卻是感應到外麵有人來了,這一看卻是鴻蒙至尊站在南天門外,兩個人揮手讓眾仙停下,自己和九天玄女直向南天門走去。

“參見陛下,娘娘……”一路之上跪下來的人成了一種景觀。

聽到軒轅聖皇和九天玄女出來,這南天門腦子靈活的守門大將已然知道這樣前的道人恐怕是很有來頭了,能夠讓三界至尊親自出迎,難道是聖人?

“貧道參見大天尊,參加娘娘……”鴻蒙先出口行了一禮。

“不敢,不敢當聖人之禮,至尊請……”軒轅聖皇和九天玄女恭敬的說著,這人一成聖就是不一樣,如果是本來軒轅聖皇位同聖人,也用不著他出來迎接,但是他身為蓬萊門下弟子,心理麵清楚得很,這鴻蒙至尊要達到的成就實在不是他能夠比擬的,他這樣前來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連忙請他入內。

淩霄殿之中眾仙知道聖人降臨跪成一片,搬來桌案鴻蒙至尊就坐,笑道:“本尊無事不登三寶殿,此次前來卻又一件事情事關天庭又讓大天尊定奪……”

“哦……”軒轅聖皇一驚,不知道鴻蒙說的是什麽,鴻蒙繼續道:“天數之下,量劫過後東方天帝張三豐理當讓位,本尊算來,玄都聖人符詔立馬就回到,人教門下呂純陽乃是極陽之氣所化,有王者之姿,量劫之後當為東方天帝……”

軒轅聖皇點頭。“此事不假。朕也知道此事。隻是不知道至尊此來。與這事情何幹?”

鴻蒙至尊揮手之間。大殿之上出現一個人。臨空站著。卻是一具屍體。正是何仙姑。鴻蒙道:“隻是呂純陽地情道劫難已到。本尊算計之下。呂純陽和他天定道侶何仙姑兩個人殞命。此事情還需要借助娘娘聚仙旗一用。方可讓兩人複生……”

九天玄女本來也是看著這何仙姑依然是元神盡失。就剩下這肉身。那呂純陽掐算之下也已經是隕落。而且是神形俱滅。這如何能夠讓他們重生?此前就算是紫萱也是因為借助了女媧娘娘地一滴精血。但是他們又借助什麽才能夠複生?

這時候上空一道金光降下來。一個人出現在眾人麵前正是人教青牛。笑道:“參見大天尊……貧道奉掌教師兄法旨前來。即日起張三豐免去東方帝君之位。不再為人教弟子……”

周圍眾仙聽了大驚。他們可是知道張三豐威名。但是縱然是這不做東方天帝了。也沒有必要逐出人教啊。這到底是唱地那另一出。青牛看看鴻蒙至尊笑道:“參見至尊。至尊聖壽無疆。掌教師兄有言。日後三豐就交給至尊了……”

鴻蒙至尊點點頭:“勞煩道友回去轉告玄都道友。呂純陽和何仙姑重生之後當會下界助人皇一統地仙界。以求無量功德加身。庇佑無量量劫地氣運……”

“遵旨,青牛告退……”

待到青牛退走,九天玄女已經拿出了素色雲界旗,鴻蒙至尊揮手之間接過來,展開素色雲界旗兩道光芒從裏麵射出來,還給九天玄女,自己一手之中法訣變化,那玄妙的光芒在他手中設出來包圍住何仙姑,那本來沒有一絲血氣的臉龐已經變得晶瑩透亮,泛著仙氣,素衣飄了起來,整個人散發著祥和的光芒。

鴻蒙看著笑了笑,手掌攤開了,掌中出現一掌早就破碎的沒有規則的碎片,揮手之中飛入何仙姑的肉身之中,慢慢的何仙姑居然張開了眼睛,飄落下來,見到眼前的人,睜大了眼睛:自己不是死了嗎,不是消散了嗎,為什麽會出現在淩霄殿?

“何仙姑,死而複生可喜可賀……”九天玄女笑著。

“何仙姑參見大天尊,參見娘娘……隻是,我為什麽……為什麽會活過來,我不是已經……”何仙姑很是不理解,見到上麵兩個人笑著看向自己,心裏麵也想得到是別人就自己,但是這三界之中誰有辦法就自己呢?

“何仙姑,你和呂純陽乃是天定的道侶,卻是命中當有此劫,如今重生你可想法?”鴻蒙至尊問這,何仙姑這才發現自己旁邊有著一位自己不熟悉的人,看起來自己似乎從來沒有見過,但是為什麽他坐在這裏?要知道周圍眾人可都站著,這淩霄殿除非舉辦宴席或者眾仙論道,不然出了軒轅聖皇和九天玄女誰有資格坐?

何仙姑道:“難道天數之下我一定要死一次嗎?那……那師兄呢……”

“死了……”

鴻蒙至尊又有說著,何仙姑一聽頓時整個人變得臉色蒼白,無力的要到下去,鴻蒙道:“因為本尊對他說要救你,就隻能夠一命換一命,所以,他為了救你就自己身形俱滅了。”

“你……”何仙姑挺直身子,指著鴻蒙至尊,“你好狠的心,說什麽天定道侶,如今不是我死就是他死,既然能夠一命換一命,仙姑願意我自己的命再換他回來。

周圍眾仙聽的也是大為感動,上麵軒轅聖皇和九天玄女兩個人笑了笑,鴻蒙至尊道:“你這不是胡鬧嗎?到時候她回來了,見到這情況又要本尊把你弄回來,你們兩個人如此做法,本尊豈不是每天閑的麽是做就為了你們兩個人如此顛來倒去?”

“那也是你害死了他……你為什麽要對他說一命換一命,為什麽?”何仙姑的眼淚飄落下來,楚楚可憐的樣子,當真是淒楚得很,鴻蒙至尊笑道:“本尊不說這些話,如何能夠得到你的至情之淚,哈哈……又如何能夠讓你們兩個人都活過來?”

何仙姑聽了一愣,卻發現自己的淚滴滴落,已經到了鴻蒙至尊的掌中,軒轅聖皇道:“至尊,如今呂純陽神形俱滅,又如何讓他重新回來?”

鴻蒙笑道,“即使消散的呢?何況呂純陽乃是一道極陽之氣化身,這三界之中太陽星之上有極陽之氣,或者昆侖山東華聖人一滴精血便可解決的事情,有那有什麽麻煩的?他的元神雖然已經碎成無數片,但是皆在本尊這裏,自然是能夠活過來……”

軒轅聖皇點頭:“如此,如今三豐道友不再是東方天帝,朕即直接賜封呂純陽為東方天帝,可好?”

鴻蒙至尊笑道:“此乃大天尊天庭之事,本尊不方便插手,大天尊看的好,那就是好……這太陽星乃是妖族太陽宮所在,這個時候本尊也不方便去,不如就前往西昆侖好了,何仙姑可與本尊同行?”

何仙姑點頭:“當然……”

這何仙姑從來沒有見過鴻蒙至尊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倒是直來直往,鴻蒙至尊也不在意,性格直爽一點也不是什麽壞事情,何必要去計較呢,何況是為情所困,這至情至性的女子又怎麽會讓鴻蒙反感,反而覺得何仙姑實在是不錯,那呂純陽那小子真是不是個東西。

兩個人一道流光瞬間到了西昆侖下麵,往上麵走著,何仙姑見到周圍的景色也是大是吃驚,陣陣的桃花香,讓人很是舒服,一會叮鈴鈴的鈴聲從一旁傳出來,一個穿著粉色紗裙的小女孩跳出來,見到鴻蒙至尊笑這跑上去道:“叔叔……這次有沒有帶好吃的,瑤瑤還要吃上次的果子……”

鴻蒙笑著把東瑤抱起來笑道:“你個小饞蟲,天地間哪有那麽多果子啊,那些東西別人都舍不得吃,很多人隻聽說過看都看不到,你倒是吃遍各個地方,還是不滿足,嗬嗬……你要是想吃果子,叔叔到有辦法,不過要等一會好不好?”

“好……”

“你爹娘呢?”鴻蒙至尊問這,東瑤晶瑩的手指指指東麵,三個人就向東麵走去,果然東華聖人和瑤池金母兩個人在東麵一個天然的水池旁邊,一群仙子正在吵鬧著嬉水。

東華聖人見到鴻蒙至尊笑道:“道友為了這一量劫和這個地仙界卻是勞苦功高,四處奔波,你便做法吧,瑤瑤下來……”

東瑤很是董事的下來,看著自己父親手中一滴精血彈出,天空之中馬上爆出一層巨大的光芒,周圍的仙子見了大驚,不知道聖人在做什麽,為什麽好好的精血要射向空中,鴻蒙已經恰動手指了,在臨空畫著什麽,一道道光芒隨著他射入那滴精血之中,漸漸的金色的精血在天空之中化出一個人形來。

天地之中周圍的天地元氣滾滾而來融入到其中去,這周圍每一個人都感受的到這周圍天地元氣擦著自己身體向天空之中聚會而去,如同海水一樣奔流不息滾滾而去,鴻蒙一笑,手中元神碎片揮手而去,落到人形之中,許久之後周圍的元氣不在波動,人形才慢慢的顯示出來。

鴻蒙再次攤開手掌,那何仙姑那一滴眼淚被他屈指一彈,直接射入那人形的胸口心髒部位,沒入不見。

鴻蒙歎了口氣,何仙姑一眼不眨的盯著天空之中泛著金光的人形,那就是呂純陽的樣子,一點都沒有變,雖然現在還隻是一個人形輪廓,整個人還沒有出來,但是她心裏麵已經很是激動了,眼淚也已經再次在眼眶之中轉動。

東華聖人在一旁歎了口氣,看看天空之中的呂純陽,心裏麵向著自己當年又何嚐不是生犯情劫,自己前世東皇太一和瑤池金母在洪荒之時便已經相識,要不是鴻鈞老祖橫插一腳讓兩個人做了他的道童,自己身隕之後強自讓兩人坐定了天庭也不會相隔那麽多年才會在一起,這情一個字最是感動人,也最是傷害人,好在自己是一心對著瑤池金母,而瑤池金母也是當斷則斷,卻是不想這呂純陽定然要出了事情才會這個樣子,當真是世事難料。

一旁東瑤走上來,到了鴻蒙旁邊拉拉鴻蒙衣袖,示意鴻蒙側下身子低下頭來輕聲道:“叔叔,我們什麽時候去啊,我娘不讓我出去的……”

看著東瑤瞥著小嘴,期望之中帶著失望的表情,當真是可愛至極,在她耳邊輕聲道:“瑤瑤放心,叔叔肯定帶你出去好不好,保證你娘不會說什麽,你想啊,你有乾坤劍和鴻蒙鍾,這三界之中能夠傷害你的人還沒出世呢對不對……”

東瑤點點頭,小手勾著鴻蒙的手搖晃著:“但是娘就是不讓我出去……”

鴻蒙至尊正是感覺到好笑,自己什麽時候也能夠有個女兒就好了,笑著把東瑤抱起來道:“向你爹揮揮手,我們這就走……”

“真的?”東瑤兩隻眼睛睜大了放著光芒看來小姑娘真是被困在西昆侖覺得實在是無聊了,連忙伸出小手向就在身旁的東華聖人揮著手,在向遠處池塘邊的瑤池金母揮揮手:“娘,我走了……我會很乖的……很快就回來……”

瑤池金母看看鴻蒙抱著自己女兒,也是笑了笑,沒有多加吩咐,有鴻蒙在這三界之中的人要麽是吃飽了撐的,也朝東瑤揮揮手,但是一旁何仙姑卻是攔住去路道:“不準走……純陽師兄還沒有重生過來呢……”

鴻蒙歎了口氣:“放心,再過一時三刻他就醒過來了,東華聖人在這裏,就算有其他事情也會當下來的,你急什麽?”

東華聖人示意點點頭,雖然何仙姑沒有見過東華聖人,但是聽的傳說不少,當下也不多少話,看著鴻蒙至尊抱著東瑤消失在天際,轉過頭來

不眨的盯著天空之中的呂純陽,片刻都不敢放鬆。

卻說著鴻蒙至尊抱著東瑤一個小女孩,帶著變成小鈴鐺之後的鴻蒙鍾,在桃花枝頭叮鈴鈴的向,轉眼之間化作流光不知道在地仙界別人的洞府裏麵刮走了不知道多少靈果,放在雲端,任由東瑤跳下來,高興的吃著,雖然這些靈果的靈氣和蟠桃、人參果之類的不能比,但是也就圖一個新鮮,何況味道確是不差,讓東瑤吃的不亦樂乎,好像東瑤就是專門為了吃這些東西而出世的一樣。

鴻蒙至尊在一側看著,也不由的拿起一個吃著,看著東瑤趴在白雲之上,看著眼前五顏六色的果子,一個個沒事就捏來捏去,嘴裏麵不停的吃著,還不時哼著什麽歌謠,那桃花枝已經化作一道流光變小了落在東瑤的頭上,這倒是瑤池金母想的周到。

在白雲之上飄蕩不多時隨著風吹,白雲自己飄到了趙國皇宮的上空,鴻蒙至尊已經知道下麵清醒道人已經在做最後安排,準備出兵了。

“叔叔,下麵那個是什麽宮殿?看起來就很俗氣……”東瑤吃著靈果,看到下麵的皇宮嘟著嘴說著。

鴻蒙笑道:“那是地仙界別人的皇宮,裏麵果子肯定是沒你手裏的好吃,但是其他吃的東西倒是應該不少……”

“不要……”東瑤搖著頭,“瑤瑤就吃果子……”

鴻蒙愕然看著,這小丫頭果然是被東華聖人以及瑤池金母慣壞了,自己家裏麵種著上萬棵蟠桃,是有的它吃了,但是也不能夠當飯吃啊,這小丫頭吃了那麽多靈果,真是不知道她的那點靈氣跑到哪裏去的,照道理起碼也應該是大羅金仙後期巔峰的修為,但是現在看來依舊隻是一個天仙修為的孩子。

“那我們要不要下去玩玩?”鴻蒙提議,看看東瑤的反應,卻是站了起來,隨即又道:“那這些果子怎麽辦?”

鴻蒙哭笑不得:“放心,就放在這雲上,沒有人敢來偷得,這樣一會少了一個,叔叔就賠你十個,怎麽樣……”

這種連蒙帶騙的把戲也就隻有鴻蒙想得出來騙個小女孩,堂堂聖人啊,要是別人來了誰肯做啊,這事關聖人麵皮的事情,居然對一個小女孩如此寵溺,鴻蒙至尊就這樣牽著小女孩的手落在了皇宮大殿前麵,周圍的侍衛蜂擁而上,手中長槍鋒芒畢露,圍住了兩人。

“什麽人,膽敢闖皇宮大內,不知道這是人皇的皇宮嗎?”其中一個人大聲說著。

東瑤道:“叔叔他們為什麽那麽凶啊,還有人皇是什麽?”

鴻蒙笑著沒有回答小丫頭,反而看看周圍的人,一個個都是天仙一下元嬰期左右的人,真的可以算是草根了,在鴻蒙眼裏麵和凡人沒有差別,數十個人很是凶惡的看著來人,盡管來人手中還牽著一個小女孩,但是誰知道是好人還是壞人呢,這一點他們可不敢掉以輕心。

鴻蒙笑道:“清醒,還不出來見我……”

正在大殿之中和趙武已經朝中眾人商量進軍方向的清醒聽到聲音,心裏麵一驚,居然鴻蒙至尊來了,連忙跑出去,周圍的士兵見到清醒出來也連忙退開,清醒卻是在他們麵前跪下道:“弟子清醒參見老師,老師聖壽……”

雖然鴻蒙至尊沒有收清醒道人做弟子,但是這個胡攪蠻纏的家夥因為清塵叫鴻蒙老師,他也就跟著叫了,師兄師弟,師兄叫著,總不能師弟就不叫,這就是他的理由。

清醒跪著,看見鴻蒙牽著一個小女孩,心理麵驚訝這:莫非這短短的時間之內,老師和師娘的小孩已經這麽大了,鴻蒙一皺眉頭,哪裏不知道他心裏麵的想法,說道:“這是東華聖人的女兒,東瑤……”

“哦……”清醒道人還要趴下去拜見,“清醒參見……參見……”確實想不出一個好一點的詞,仙子兩個字身份太低,娘娘兩個字叫著和她這個六七歲的樣子實在是不符,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叫什麽,鴻蒙笑道:“好了起來吧……”

後麵一大群人也已經出來了,見到清醒跪在一個年輕人麵前,也知道這個人恐怕就是清醒的老師鴻蒙至尊了,眾人連忙參拜,趙武第一個跪下:“參見聖人……”

“爾等都起來吧……”鴻蒙看看趙武道,“你貴為人皇,日後如非三界之中的聖人、天庭天帝不可下拜,免得失了身份……”

“多謝聖人提點……”

鴻蒙點頭,看著清醒道:“三日之後,人教玄都聖人弟子,天庭軒轅聖皇新封東方天帝呂純陽以及何仙姑兩人將會前來助你,呂純陽在人間界的時候文韜武略樣樣精通,你不可怠慢了他,這地仙界的事情要速戰速決,量劫到來之前定要講東勝神州、南瞻部洲以及北俱蘆洲這三大部洲統一了,要知道六十四億八千萬年這個定數,卻是最大的變數,如今時間靠近,量劫隨時可能發生,所以爾等速度一定要快,否則量劫一起,佛門定然會不顧一切的向東而來,如此一來地仙界統一將會劫難重重,到時候死傷無數徒增殺孽。”

“弟子領旨……”清醒嘴上麵說著,其實心裏麵也是大事有疑問,既然死的人前往反世界,那多死點有什麽區別?反正全都前往反世界,人氣也多一點,但是這些話卻是不敢說出口,一來不能夠讓這裏的人知道,二來卻真是不敢說。

一旁東瑤吃完一個看看沒有了,踮著腳看看頭頂的白雲,揮揮手白雲不下來,皺了皺眉頭,一手在頭上拔出桃花枝,瞬間變成原來的大小,朝著白雲叮鈴鈴的一陣招手,白雲飄了下來,當真是讓鴻蒙呆在那裏,這小丫頭就不能夠停一下在吃?這是要被她吃到窮死,估計就是把地仙界的所有靈果搬來,她也會一刻不停的吃,但是就是不見她的小肚子吃不下去,當真是個怪胎。(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