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直笑著的趙公明,這個時候站了起來,趙公明一**師以及雲中子都站了起來,笑著迎向從外麵走進來的人,那一片金光之中出現兩個人來,男的一身金色道袍,頭頂金龍道冠,鑲於金龍道冠和頭上黑發之間的不是簪子,但是像是一把縮小的槍一樣,腰間懸掛著一個閃著五光十色的似乎是發光的有角一樣的東西,一臉笑著牽著一個白衣女子出現在眾人眼中。WWw,QuanBen-XiaoShuo,cOM

“公明道友今日大喜,貧道怎可不來?”來人笑著樂嗬嗬的樣子,讓人不在懷疑他是來搗亂的。

趙公明哈哈大笑:“龍天道友無數年不入三界之中,貧道倒是沒有敢打擾道友清修,恕罪恕罪……”趙公明和玄都**師三個人均是笑著迎龍天聖人入座。

~山娘娘看著金靈聖母笑道:“恭喜道友,兩位道友今日大喜,貧道和夫君特送上一物祝兩位福壽無疆……”驪山眨眼間手中冒出來一道金光,“尋常法寶兩位道友宮中多的是,此乃是五行淨瓶,可大可小,可裝天地,隻要是在先天五行之中任何東西都能夠被他收了。”

眾人聽完大驚,今天不多時就讓人心裏麵驚訝,不管是帶點恐懼的震驚,還是其他,今天確實是不尋常,今天驪山娘娘拿出的這個東西眾人聞所未聞,不知道究竟有多大的法力,但是金靈聖母雙手接下的瞬間,已經感覺到這東西的非同尋常了,一股龐大的靈氣衝向自己的身體,本來觸手瞬間重於萬鈞的一隻小小的瓶子,又在瞬間讓重量消失的無影無蹤,蓬萊門下出手的豈會是小玩意?

“多謝道友……”金靈聖母看起來就很是喜歡這隻瓶子,外表看來不過就是一隻普通的玉瓶,但是具體地恐怕如今知道的人也就多了一個金靈聖母。

雖然所有人都沒有見到這隻瓶子的威力,但是金靈聖母的樣子已經告訴了所有人,這隻瓶子的厲害,剛才驪山娘娘雖然說得聽起來挺厲害的,隻要是五行之中的東西就都能夠被收進去,而且是先天五行,那三界之中不入五行的東西和人有幾樣,幾個?

這是一件什麽樣的法寶,龍天聖人和驪山娘娘為什麽要把這樣的一件東西在這個時候拿出來,之前無數年,龍天聖人在外麵晃蕩地時間也不少,為什麽從來沒有見到他用過?

這些都是問,但是可惜得很,這些問題龍天和驪山顯然是不會來回答的。

“兩位道友這麽多年來未見在三界之中走動,如今看來道行飛升,已然不是我等可比了……”趙公明發現自己看不透龍天聖人,知道龍天這麽多年的修為,道行之高隻怕已經遠超自己等人了,自己是兄弟三個人雖然平時並沒有什麽重要的事情,但是還是要為三界之中,自己教中的事情操心,但是龍天卻是一心在道上麵。

龍天笑起來:“貧道隻是運氣比較好罷了。占了幾許機緣。占了幾許閑心。幾位道友煩心於教務處理。自然是有所滯慢。但是貧道也並沒有精進到哪裏去。如今道友大喜。日後當時一日千裏。貧道就不敢居前了……”

玄都**師笑道:“道友還是一如以往般地言辭犀利。閃爍之間卻是太謙虛了。我等是兄弟三個卻是落下甚多。今日正好大家都在。道友何不講些心得。我好讓大家看看眼界。展示一下蓬萊**……”

龍天聖人不可置否地笑了笑:“貧道正要聆聽諸位大道呢。如此我等邊論一論這些年所得。取長補短。希望能夠有所幫助……”

“大善……”眾位聖人一笑。截教之中眾位弟子上宴。眾人邊享受便開始講述各自地道起來。

轟然一聲之中。張三豐動了下。斜著眼睛看了看戰神殿邊角上麵地陣法。他感覺到了陣法之中地那個楊戩地不安分。剛才那強大地一股力量轟擊在太極圖上麵。讓張三豐感同身受。還好張三豐夠強悍。自是不懼於這股力量。

敖靈兒美目一閃。看看張三豐笑道:“道兄可是擔心陣法地問題?”

張三豐搖搖頭:“非是此問題,便是陣法,就是貧道的太極圖,他想要衝破出來也非是簡單的事情,隻是驚訝於裏麵那個人力量膨脹的如此之快,按照這種速度下去,隻怕太極圖沒有我正麵支撐,頂多兩天的時間,他便能夠突破出來,楊戩道兄的陣法最多也能夠支撐兩天,也就是說還有四天的時間,實在不行我等隻能夠入陣,阻止他跑出來……”

“真地有這必要嗎?”靈珠子很是懷,“照我來說,我們這麽多聖人,直接衝進去把他滅了不就完了嗎?何必要一定要等到師兄醒過來我們在進去呢?師兄真的醒過來,是不是他對手還不一定呢。”

“這也是沒有辦法地事情……”張三豐很是無奈,“要是真的要滅了裏麵的那一個,貧道是生怕楊戩道兄會不會有什麽事情發生,畢竟……不管是本體還是裏麵的,都是同為一體,少了一樣究竟會發生什麽,我等也是猜測不到,但是一旦發生了什麽事情,那麽楊戩道友恐怕是道行直退,這還算是好的,要是性情大變,那恐怕就不妙了,畢竟聖人之力何等地強悍,最怕剛剛少了一個血佛老祖,三界之中卻多了一個更加厲害的人,這也是貧道在裏麵不把他擊殺地原因之一……”

“道兄考慮的甚為周全,那接下來我等就隻能夠等了?”羽仙娘娘詢問者。

“除了等,貧道沒有任何辦法,不妨哪位道友前往鴻蒙宮老師之處一趟。老師定然知道究竟是怎麽一回事情,也許有解救之法……”

眾人點點頭,靈珠子道:“此事貧道前往,諸位在此等候……”靈珠子轉身便出了戰神殿,化作流光在混沌之中搜尋者,以求能夠前往鴻蒙宮。

幾位聖人也實在是無所事事,但是又放不下心,一個個在楊戩和陣法之側坐下來,看著兩邊地發展情況,一個身影急急忙忙的從後麵

路跑出來,不是別人,正是楚伊然,這麽多年過去,聖地道行了,這近數百年都是在閉關之中,這一出關就感覺到了戰神殿之中與平常不一樣的地方,連忙跑出來。

一見楚伊然出來,楊嬋連忙站起來拉住她,免得他激動得要衝上前去:“嫂子不要急,哥哥隻是受了點傷,如今正在參悟天道,不能夠被打擾……”

“他……他怎麽啦?”楚伊然顯然已經很是激動了,連語氣都帶著顫抖,“他不是聖人嗎?誰能夠讓他受傷,究竟是誰?”

“是他自己……”楊嬋說著,這個回答也是一點都沒有錯,同為一體,傷他之人自然是他自己,“嫂子可知道哥哥是什麽時候看起來有點不一樣的,神色不同或者語氣,動作,還有,這個陣法他是什麽時候開始研究的?”

楚伊然搖搖頭:“不……我不知道,他究竟怎麽啦,怎麽會這個樣子?”

張三豐插嘴道:“有沒有可能,他的這股子戰意就是他的心魔?也許隻有這樣才能夠解釋地通為什麽區區一股戰意會有如此大的本事從他本體之中出來,或者就是他的心魔和戰意合二為一,不管是戰意融合了心魔,還是心魔搶占了戰意,貧道總覺得,這件事情定然是心魔在作怪,而不是什麽戰意自己凝練成體,自己跑出來。”

幾個人眼睛一亮,張三豐的話,似乎處處透露著什麽信息,但是總是一說出來就讓眾人感覺到萬分的困難,因為要是真的如張三豐所說,那麽這一次的事情隻怕就更加繁瑣了,心魔,而且是聖人的心魔,那究竟是怎麽樣恐怖的存在,而且楊戩要是沒有了戰意,那還是原來的楊戩嗎?要是沒有了心魔那好似好事情,關鍵是心魔帶走了戰意,這樣地楊戩隻怕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楊戩了,甚至眾人都會不認識他。

這無數年來,從來沒有人聽說過聖人還有心魔的,但是這個時候張三豐的推測確實出現了,總之不管怎麽樣,就是要讓這戰意重歸楊戩體內,不能夠讓他在外麵飄蕩或者跟著心魔,不然三界就要大亂,聖人之下將會沒有人能夠收拾得了,而且剛才張三豐都說了,那個人的力量在不停的增長,究竟會不會停下還是一回事情呢,到時候恐怕就是天庭大天尊和水纖娘娘兩個人的先天龍鳳玉佩也有可能壓製不住他,這樣恐怖的存在,三界會成為什麽樣子?

“我等五個人按照五行大陣布下陣法,困住這個陣法,裏麵的那個楊戩已經好一會不見動靜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積蓄法力,以求能夠一舉突破出來,我等布下陣法,靜觀其變……”張三豐說著,其餘四個人也再坐在那裏,都走過來,不下五行陣法,有了五位聖人親自布下五行陣法,這個人縱然是法力通天也逃不出來了吧。

靈珠子卻是在混沌之中讓自己地神識想混沌深處衍伸,不斷的探尋著鴻蒙宮的具體位置,但是卻是一無所得,不由得有些沮喪,這混沌之中沒有時間空間,想要找到一個地方卻是無比的困難,何況是天道所存在的鴻蒙宮?

靈珠子站在混沌之中,如同望洋興歎一般的感歎著:老師啊,你究竟在哪裏,你可知道楊戩師兄現在所處的危險的環境,你要是不出現,恐怕凶多吉少啊……真是急死人了,自己身為聖人,在世人眼中是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但是在混沌之中卻是連一個地方都難以找到,當真是一種諷刺……無邊的諷刺。

靈珠子一腳一腳踩著混沌之中地稅風火,看著這混沌之中小範圍的世界演變,心裏麵突然像是抓住了什麽,但是就是模模糊糊不明不白地讓他很是難過,想要盡力的抓住那瞬間閃過的一絲軌跡,但是同樣一無所得。

不由得長長的歎了口氣,手掌揮動之間帶動起來周圍地水風火以及混沌氣流的晃動和劇烈地撞擊。

而眾人擔心的楊戩這個時候整個人地心神卻是處在一種奇妙的境界之中,而且不單單是境界奇妙,就連自己呆地地方也很是奇妙,這明明就是一座大殿之中,但是隨便你想哪一個角度看過去,就是無盡的虛空,混沌氣流就在自己周圍撞擊著,讓他能夠清楚地感覺到一股股力量地湧動。

這股力量明明就是地水風火和混沌氣流相撞,爆炸,周圍都天神雷爆炸的力量,再向外麵波動,但是楊戩卻發現自己好像再跟著這一股股力量跳動著,很是奇妙的這些東西爆炸產生的氣流,一股股強大的力量不斷地衝擊在自己肉身之上,不斷的修複著自己受的傷,每一次力量的波動衝擊,自己的肉身好像就再一次強硬,堅韌一份。

楊戩有點欣喜,雖然不知道這究竟是一股什麽樣的力量,但是讓自己很是舒服,自己從來就沒有過這種感覺,那鴻蒙紫氣閃過地一絲光芒始終都在自己眼前跳動,很簡單的一個軌跡,像是在想自己說什麽,但是就是想不明白,好在這麽多年的修道生涯,也讓楊戩變得不再強求了,尤其是這種事情,更是萬般不能夠強求。

然而隨著一**氣流的衝擊,這道軌跡越來越光亮,流動著一層紫色的光芒,很是動人心魄,楊戩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元神都在隨著這絲軌跡跳動起來。

“你……都好了?”遙遠的聲音,如同衝擊在自己身上的這些力量的氣流一般,從四麵八方湧過來,讓自己被整個聲音包裹住,逃脫不出,因為這個聲音似乎沒有一絲間隙能夠讓你避開一樣,但是楊戩也沒有想過要避開,就應為這個聲音地主人。

楊戩也知道自己明明是在療傷,不清楚為什麽會出現這個情況,但是意識之中還是連忙拜到在地:“弟子楊戩參見老師,老師聖壽無疆……”

來人不是鴻蒙至尊是哪一個?靈珠子在混沌之中遍尋不著,但是不想鴻蒙至尊卻出現在這個楊戩都不知道是什麽地方的地方,但是就在鴻蒙至尊

瞬間,周圍地方已經看不到混沌了,自己坐在的地方混沌之中,而是切切實實的是在鴻蒙宮之中。

鴻蒙至尊高高的坐在雲床之上看著下麵的楊戩,臉上沒有一點表情,如同這個人就是一塊石頭,萬年不化的那種樣子,很是淡然:“起來吧……”

“謝老師……”楊戩站起來,看看周圍的環境,是鴻蒙宮沒有錯,但是自己怎麽會出現在這裏呢?這究竟是真實的還是自己地神識變化之中,就連楊戩也是弄不清楚,總之現在自己就是身在鴻蒙宮之中,老師鴻蒙至尊也就在自己眼前,這一點是不會錯的。

鴻蒙至尊見到楊戩地樣子終於笑道:“你可是在想這究竟是什麽地方,是你真實的在這裏,還是你的神識?其實有什麽區別呢?神識,本體,道心,這一樣樣的東西,難道真的有什麽區別嗎?”

楊戩愣了一下,不知道鴻蒙至尊講地是什麽意思,這些難道沒有區別嗎?

鴻蒙至尊笑道:“若非你太注重這些,這又怎麽會讓心魔有機可趁,還差點把自己推入到萬劫不複的境地?神識為什麽就不能夠使你地本體呢?何為本體?區區一具肉身對於你這樣的聖人來說真地很重要嗎?正反世界之中,死亡之人的魂魄無憑,這些鬼魂都知道修煉,能夠成為鬼仙,那所謂地肉身要來何用?你身為聖人去如此執著,你若不糾纏在自己這副肉身至上,你那心魔剛開始就不會是你的對手,你一味的忍讓,造成了自己今天的局麵……”

“心魔雖然厲害,雖然同出於你一體,但是你若狠下心來將起滅殺,也會讓他的法力一長再漲,弄得現在快要沒法收拾了,再過兩天,你那個引以為傲的好不容易弄出來的陣法就會被他的力量摧毀,三界眾生將會陷於危難之間,你還認為你的本體重要嗎?還是三界蒼生重要?舍得舍得,肯舍才能夠得道,你如果能夠舍棄本體,當時根本也就不會讓戰意和心魔完全融合,以至於現在要分開他們萬般的困難……”

楊戩跪下來道:“還請老師教我,究竟怎麽樣才能夠讓戰意回歸本體,不受心魔控製……”

鴻蒙至尊搖頭道:“孺子不可教也……看來你還是沒有明白舍得兩個字的意思,這樣那個吧,為師就給你講個故事……”

楊戩呆了一下,想不通這個時候老師怎麽會有閑情雅致給自己講故事起來。

鴻蒙至尊慢慢的說道:“當年混沌之中就隻有玄天和聖天兩位祖師,大道因為一線生機,終於玄天和聖天兩位祖師利用混沌蓮台的蓮子,經過混沌鼎的煉製,加入聖天祖師的精血和元神,盤古大神誕生了,這個時候的盤古大神是有思想的,有意識的,並不是一具單獨的**,但是這個時候的盤古大神雖然厲害,但是還不足以證道,更別說開天了,但是你知道盤古大神為什麽開天嗎?”

“雖然大道之下定要他開天,這件事情你也知道得很清楚,但是盤古大神同樣明白,舍得兩個字,舍了自己,卻是成全了洪荒,天地三界,這洪荒,這三界就是他自己,換而言之他順大道而行,雖然是為大道,但是同樣是為了他自己,看起來舍了自己,但是,真的是舍卻了嗎?這自然是沒有,你在正世界這麽多年,難道沒有見到三界嗎?這無數年來三界可曾滅亡?盤古大神隻不過是換個形式存活罷了,而且這種活法卻是永生。”

楊戩心裏麵也明白了,但是即使放不下,從自己開始修道到現在,從來都是分得很明顯,而且別人也是,為什麽老師要這番說法,難道之前的都是錯的嗎?

“何來錯?有何來對?”鴻蒙至尊仿佛知道楊戩心裏麵的想法一樣,笑著再次說起來,“都說三千大道,皆可證道,但是你應該知道三千大道卻是不同,雖然最後的目的都是相同,但是經曆不同,經過不同,其中是非難分,對錯難就,孰是孰非尤其是那麽好評論的?”

“弟子受教了……”楊戩恭恭敬敬的跪下來在地上拜了一拜。

鴻蒙至尊點頭道:“麵對的總是要麵對的,既然明白了,那就回去吧……”鴻蒙至尊揮手之間,楊戩像是身體一晃,整個人還沒有什麽感覺,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依然是在自己的戰神殿了,吃驚於剛才的事情,發現周圍的人,但是獨獨缺少靈珠子。

這個時候的靈珠子真跌坐在混沌之中,剛才不經意的動作似乎讓他悟道了一點什麽東西,閉著眼睛,神識居然一個個附在混沌之中的一道道地水風火和混沌氣流之中,向外麵飛射而去,以求能夠找到鴻蒙宮,這種辦法都能夠被他想到,當真是天才人物。

這個時候確實沒有見到鴻蒙至尊站在了他麵前,看著他,許久,他道還是再弄他的混沌氣流和他的神識,卻不知道他要找的人就站在他麵前,他還以為自己的想法實在是天才才能夠想得到的呢。

鴻蒙至尊不聲不響的坐下來,看著這個弟子究竟能夠搞到什麽事情,居然這麽專心一致的連自己的到來都沒有發現,本事還真是大了去了,堂堂聖人,說出去也真是丟人。

一道道混沌氣流在這周圍流竄而過,靈珠子還閉著眼睛,伸出手來,感受著他們的力量,向前推進的速度,判斷要不要把神識附在上麵,這神識附在上麵,一道神識在經過氣流相衝對撞,分成無數氣流的瞬間,神識也分成無數,向周圍飛射而去,想法確實是不錯。

鴻蒙至尊見到這個情況,心裏麵一念,周圍的地水風火和混沌氣流突然消失一空,靈珠子伸手什麽都感覺不到,嚇了一跳,睜開眼睛見到鴻蒙至尊就坐在自己眼前,連忙拜見道:“弟子靈珠子拜見老師,祝願老師聖壽無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idiancom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