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章可憐的釋迦牟尼

張三豐心裏麵,這無數年來第一次出現這種心境,居然是為了這個釋迦牟尼,當真是有點不可思議,但是在想想這是對一個絕代智者的歎息,那也就釋然了,張三豐可以釋然,但是他確實不知道這個時候鴻蒙宮之中的鴻蒙至尊卻是在雲床之上長長的歎了口氣。wWW。QuANbEn-XiAoShUo。Com

武陽娘娘在一旁看著自己這個夫君,感覺到他與往常的不同,身為天道,掌控這個世界的一切,他有什麽好歎息的,不由問道:“夫君在想什麽事情,難道這反世界三界之中還有什麽事情讓你解決不了不成?”

“都說心靈相通,夫人說的不錯……”鴻蒙至尊坦言不諱的說著,“這件事情不是別的,正是那個血佛老祖轉世的釋迦牟尼,他前身本是正世界佛門釋迦牟尼佛,當年放棄成聖而選擇毀滅形態扯住時間,婉轉輪回到了我反世界,就為了血佛老祖,你我在正世界對抗魔祖羅的時候也曾經和他並肩作戰,釋迦牟尼佛也同樣是慈悲之人,但是這一世,這次轉世過來,且不論他是否還有慈悲之心,現在三豐下界兩次度他,但是他卻是兩次都拒絕了,還揚言要打敗所有的聖人,這麽多年吸收三界之中的光芒,讓三界造成了不可忽視的影響,為的就是要去除它元神之中的惡念。”

“這事情我也知道,可是……夫君既然知道他如此做法,為什麽沒有天罰降下呢?”武陽很是不解,既然釋迦牟尼如此出格,自己這位夫君還是沒有出手,這就很耐人尋味了。

“隻因他去除自的惡念,這卻是好的事情,但是這麽多年來他的惡念不但沒有降下來,反而因為一次次的失敗,加重了他心理麵的不良的心思,包括憤怒在內,一樣樣正在加劇他惡念的長大,當真是個異數,如今被三豐收入極清天之中,三界雖然有了朗朗晴空,但是隻怕日後極清天還有一番戰鬥……”鴻蒙至尊不無擔心的說著。

武陽娘娘也是歎了口氣,“難,這個釋迦牟尼不在你天道之內?”

“雖入天,卻何不在天道之中沒什麽差別。

”鴻蒙至尊一陣苦笑,迷茫的眼睛說:“你我都知道它來自正世界地仙界,前身乃是佛門教主,但是他具體的來曆呢?為夫身為反世界天道,卻依舊看不出他究竟是什麽來頭,好歹之前的接引道人乃是西方先天庚金所化,準提道人乃是西方菩提樹所化,總有個來曆,但是他就像是憑空產生的一樣,絲毫看不出來他究竟是哪裏來的,究竟是什麽孕育,這事情隻怕好問過祖師才知道。”

武陽娘娘也料不到釋牟尼居然如此複雜,點頭道:“如此說來,隻怕是正世界天道鴻鈞老祖也未必知道他的來曆了,但是他當年既然是正世界佛門教主,被鴻鈞老祖賜下鴻蒙紫氣,鴻鈞老祖理當知道他的來曆,不可能給一個不明不白的人聖人之位才對,如今進入反世界,即使是祖師之意,你身為反世界天道也該知道他的來曆才對。”

鴻蒙至尊歎了口氣:“難不成他是無之中什麽東西孕育地不成?這件事情看來要去一趟父親那邊。說不準他知道。”

武陽娘娘眼睛一亮點頭笑道:“是。父親執掌混沌。這混沌之中一切都逃不過他法眼。隻是。要怎麽去呢?沒有父親接引金光。我們還是去不了那裏。”

“嗬嗬……”一陣笑聲憑空響起來。兩個人一驚。兩側幾個道童也隻震驚不已。這裏是天道宮殿。誰有本事傳音進來?鴻蒙至尊和武陽娘娘聽到笑聲卻已經下了雲床。站在一旁看著周圍。鴻蒙至尊道:“弟子鴻蒙恭迎祖師……”

“祖師?”周圍道童一愣。難道真地是天道鴻蒙老爺地祖師來了?幾個人連忙也跪下去。從來沒有見過這位祖師爺。也不知道是個什麽樣子。但見到自己老爺和娘娘兩個人恭敬地樣子。就知道這位祖師爺絕對不一般。

“起來吧……”淡淡地聲音響起來。眾人眼前已經無聲無息地多了一個一身青色道袍地道人。腰間懸掛著一隻小葫蘆。消瘦俊逸地臉。整個人讓人根本就不摸出真假。但是不管是正反世界難夠給鴻蒙至尊這種感覺地除了這位祖師之外還有何人?

鴻蒙至尊和武陽娘娘站起來。見到玄天道尊出現顯然是萬分高興。鴻蒙至尊道:“弟子正要請教祖師那釋迦牟尼地來曆呢。不想祖師就來了。祖師當真是道行無邊。一切都在您掌控之中?”

玄天道尊笑道:“你什麽時候也學會這樣說話了?那釋迦牟尼轉世反世界乃是定數,眾聖教化蒼生,是蒼生的福分,但是人間界有句話說得好,居安思危,想想之前正世界百億年的情清淨,那時候你還沒有誕生,那個百億年的時間,沒有大戰,連量劫都顯得不著力,但是確實醞釀了三界蒼生各種不良的習性,**叢生,懶惰,沒有一絲危險,修道又有何用?對於他們來說一輩子試過,一百輩子還不是那樣,釋迦牟尼當年佛陀之姿,轉輪之相,也是為了衝淡正世界三界之中的各種肅殺。”

“如此說來,釋迦牟尼是祖師特意弄出來的?”鴻蒙至尊小心翼翼的詢問著,畢竟大道無形,祖師化身大道之後連鴻鈞也執弟子禮,還有何人不敬?

“可以這麽說,但是也不完全正確,這都是事物的軌跡所致,這就是道,便是貧道也沒有辦法阻止,當年三界蒼生**之強大超乎想象,從而才引發了魔祖羅的出現,本來他們在天地之極還有一層屏障,但是蒼生的**給他們提供了足夠的力量,要知道怨念也是一種**啊……釋迦牟尼的出現,一是為了衝散三界之中的肅殺因果,二是為了這以佛門金光化解一部分魔族的那種怨氣,這乃是道所謂,而並非貧道。”

鴻蒙至尊心理麵震驚不已,難道祖師化身大道還是不能夠掌控一切?這個“道”已經是第三次聽著提過了,難道大道之上還真是有“道”這個境界不成?其實他又何嚐要想,要是沒有,

尊又何必消散在正世界,而知道日後玄天道尊化身為,就是他再次出現掌控大道的時候呢?

“敢問祖師如今離道還有多遠,什麽時候才能夠化身為道?”這一次鴻蒙至尊毫無避諱的問了出來。

玄天道尊笑了,笑得很是燦爛,眼睛看著鴻蒙至尊和武陽娘娘,“從準聖到聖人如何?從聖人再到天道又如何?何況大道,道,這玄之又玄,又怎麽能夠說得準,但是萬事有個定數,也有個變數,釋迦牟尼自然有他的道,日後自見分曉,爾等不必著急,順其自然為好,一切自然會平安無事,水到渠成。”

“多謝祖師指點……”鴻蒙至尊心理麵總算是放下心來了,他身為天道,能夠知道釋迦牟尼,但是卻是不知道他的具體來曆,這一點讓他很是不安,就是日後發展,也漸漸的迷糊起來,這如何能夠讓他不心驚,既然有何玄天道尊的話,那自然是一種保證,不然還有誰的道行能夠高於玄天道尊不成?

“武陽……”

“弟子在……”武陽自沒有料到會叫自己,連忙站出來恭敬的看著玄天道尊,卻看見玄天道尊伸手出來手中多了一樣東西,像是梭子一樣,一共兩個,躺在他手中發著淡淡的金光。

玄天道尊揮手之間這樣東就到了武陽手中:“此乃是陰陽梭,你從正世界來,原來的法寶隻能夠留在那裏,此陰陽梭乃是開天第一縷陰陽之氣所化,可傷聖人,不占因果,於你正好。”

武陽娘一臉的喜色,連忙收下:“多謝祖師。”

武陽娘娘拜下,再次抬頭的時候,雲之上坐著的玄天道尊已經消失不見了,當真是來去無影無蹤,但是大道無處不在,也許就在自己身邊也說不準。

鴻蒙至尊看著極清天中,張三豐把釋迦牟尼仍在一個地方之後就不再管他,自己一個人依舊在他的太極宮門前靜靜的坐下來,參悟這=著天道,而釋迦牟尼自然不是那麽閑的住的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已經開始了他的事情,繼續吸收光芒要消融元神之中的黑點。

整個極清天之中光芒頓時傾斜進他的元神之中,整個數千萬裏的地方忽明忽暗的閃爍著,對於張三豐來說自然是沒有什麽影響,但是這個極清天之中可不隻是張三豐一個人還有其他的生靈,諸如神獸,仙禽以及吸收靈氣修煉的各種靈根,被這個釋迦牟尼這麽一弄,每個人都不舒服,林中已經傳來了神獸的吼叫,天空之中的仙禽已飛了過了,找到了光芒流動的終點。

不多時,釋迦牟尼已經被神獸禽給包圍住了,這極清天之中也還是有蜀山讓人在這裏伺候張三豐的人,這個時候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天空之中光線忽明忽暗,神獸的叫聲震天,仙禽的鳴叫之聲顯然是帶著一種憤怒,讓眾人一陣驚訝,也連忙向著那個地方飛過去。

張三豐見到這情況也沒有阻止,反而嗬嗬笑著,有著他們去鬧吧,不被人打一頓,他不知道什麽是道行,整天要去除惡念,那惡念是能夠去除的嗎?要是能夠去除當年盤古大神還能夠讓自己怨念存在,使得羅出世,差點出大事情?

眾人趕到那個地方,隻見到一團光芒,周圍神獸圍著,天空之中仙禽飛著,還有的停在周圍樹上以及神獸的身子上麵,看著這團光芒,見到有人來,連忙讓出一條路來,十來個人看著著圖案光芒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眼睛不由得看著周圍的生靈。

“這光芒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向這裏傾瀉過來,而且速度有快有慢,使得整個極清天之中忽明忽暗,敢問道友可知道是怎麽回事?”其中一個神獸說出話來,這些神獸開了靈智,雖然還沒有化形,但是在聖人道場之中,自然得到的好處很多,日後一旦滑行恐怕道行就不低了。

其中一個人站出來道:“難道這裏麵有什麽東西不成,居然能夠把整個極清天的光線都拉過來?”

“難道眾位道友前來,聖人老爺沒有說什麽嗎?這忽明忽暗的讓人很不習慣,要不……我們試試能不能夠把他切開了?”神獸說著,別看他沒有化形現在的道行也絕對不是剛成仙的天仙,真仙能夠對付的,何況神獸都有他不同的必殺之技。

眾人一聽全都在哪裏點頭,對於這數千萬裏的極清天之中有什麽東西,什麽地方能去,什麽地方不能去,一禽一獸,一草一木,在場的不管是人還是禽獸都如數家珍,自然是知道這裏不可能會有什麽他們不知道的東西存在,見到這個吸收光線的東西,眾人自然有一番好奇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麽在作怪。

見到中神獸仙禽都是這個想法,眾人看看對方,一個個也是透露著想要一看究竟的思想,為首的那個道人手指向天空劃出,背上一把劍出鞘,化作一道流光從天空之中劃出一道光芒,直化向光芒的球體。

“轟……”一聲巨響,嚇了周圍所有人一跳,爆炸過後光芒離散,周圍的明暗程度終於恢複了,但是在他們眼錢前也出現了這一樣東西,一個破衣爛衫,裹著的一個肉球一樣,顯然是被炸得變黑了。

“是個人?”眾人醒悟過來,但是整個極清天之中有什麽人是他們不知道的呢?沒有,自然是沒有。

“何方妖孽在聖人道場之中興風作浪……”一隻神獸聲音如雷般的響起來,震得周圍地麵都有點晃動,一個個人也盯著“肉球”不放鬆,旁邊一隻仙禽道:“看起來或許味道不錯,要不先咬兩口試試?”

這話一出,那個肉球終於動了動,釋迦牟尼是心理麵有苦說不出,想想自己在下界好好的,除開聖人別人也找不到自己,這個張三豐仗著自己是聖人,居然動用神通,不顧自己是聖人的至高身份,把自己弄到這裏來,自己還沒有好好休息呢,就被人攻擊,自己渾身疼痛,整個人的身體有種被灼燒的痛苦。

見到他一動,旁邊的人也就不再動了,但是幾個道人卻是向前走去,剛才

那個人走得最快,眼睛盯著他不妨,手中長劍在前,“你究竟是什麽人,為什麽在聖人道場吸收光芒,真是好大的膽子,這聖人道場受天道法則保護,你這種低下的道行是怎麽進來的?”

一隻看著這邊的張三豐聽到最後一句,笑了笑,差點就要拍手叫好了,他的本意就是要在這件事情之中讓釋迦牟尼意識到自己的道行低下,從而不再浪費時間在驅除惡念之上,這麽多年來他的心誌夠堅定,但是卻不在正途之上,正是浪費時間,而這時候自己門下弟子一語中的,說了出來,想來更能夠讓釋迦牟尼醒悟過來。

周圍寂靜,靜得讓人害怕起來,神獸仙禽道人,一個個都不說話,看著這個肉球,其實是釋迦牟尼低著頭整個背向天彎著,拱著,顯得很是像是異類一樣。

“聖人怎麽啦,勝任了不起啊?”釋迦牟尼嘴裏麵還是不清不楚的詆毀者聖人,整個人卻是支撐著坐了起來,他也隻能夠坐著,因為被剛才的一擊打得沒有力氣站起來,要不是他來曆不一樣,這身肉身早就毀了。

“居然敢詆毀聖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這裏是聖人道場,不是下界你地盤……”神獸叫囂著,這隻神獸一叫,周圍的神獸全都吼叫起來,整座山晃動著,層層的壓迫的力量讓釋迦牟尼感到異常的難受,而且那聲音讓他的耳朵受不了,整個極清天這個聖人道場瞬間展現了萬獸齊吼的壯觀場麵,要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群獸混戰開始的預兆呢。

“殺了他……”不知道個神獸還是仙禽叫了一聲,周圍的紛紛響應,他們在這裏無數年,得到聖人好處甚多,而且張三豐雖未聖人,但是對他們也極好,一個個人怎麽允許這個來曆不明的人詆毀聖人,心裏麵早就起了殺念。

“你們敢嗎?”釋迦牟尼冷冷的道,“我可是那位聖人請回來的。”

那個“請”得實在是咬牙切齒,讓人感覺到有多大的仇恨似的,也顯示出了他心裏麵的不甘,能夠讓張三豐下界兩次,第三次直接動用神通抓回來,這份待遇,放眼三界誰有資格讓張三豐如此興師動眾?想想之前血佛老祖的時候是張三豐出手用真武劍壓了他五百年,現在他轉世又是張三豐動手要收他為徒,他卻不知好歹的拒絕,還不止一次。

眾人一陣啞然,為首的道人道:“師祖等的身份,你一個道行地下的人還值得師祖請你?你這句話說的太過了吧,吹牛也不是這樣吹法。”

“你若果不信,就回去問那位什麽師祖好了,我道行低是沒有錯,但是在我麵前你還要放尊重一點……”釋迦牟尼看著對方的樣子就想要訓斥幾句,但是自己用什麽名義訓斥呢?自己道行低下,說不準就被他們在一劍給殺了,想來想去順著嘴就說了出來,“我可是三豐聖人新收弟子……在座的誰的輩分有我高啊?不妨站出來說說,現在道行低,不代表日後還會不如你們,不信我們走著瞧……”

一個個人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家,“師祖新收的弟子?”“聖人老爺新收的弟子?”周圍所有的人一個個都盯著他,圍著他轉來轉去的看著,就像是看一樣稀奇古怪的東西一樣,如同看戲一般,讓釋迦牟尼很是不自在。

“你們有完沒完啊?圍著我轉做麽,不相信,就回去問問那個老頭……”釋迦牟尼叫著,周圍的人瞬間停了下來,“老頭”他居然叫聖人“老頭”,剛才還說三豐聖人是他老師的,現在居然叫他老師老頭,這個人真是目無尊長,狂妄自然,欺師滅祖,侮辱聖人,一個個人停下來之後眼睛裏麵全都是像在冒火一樣,一隻隻眼睛看著釋迦牟尼,頓時讓他感覺到如坐針氈,想要站起來逃跑。

“這個家夥,既然說聖人老爺是你老師,為什麽如此不尊重,他說的話也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大家先教訓他一頓再說。”一個人喊起來,周圍所有人能全都圍了上來,一個個人揮著拳頭,神獸蹄子卻是狠狠的踩下去了,仙禽在天空之中飛著,爪子不停在他在身上抓著,吐著口水,這等到散開的時候哪裏還認得出是原來的樣子。

整個人腫的像是一頭豬一樣,釋迦牟尼兩隻幹澀,腫脹的眼睛流著血絲和眼淚,模模糊糊的看著前麵,但是卻是看不清楚,身上的疼痛已經不再讓他清醒,而是讓他迷糊了,麻木了,自己來的這個地方究竟是什麽地方,難道真的是聖人道場嗎?為什麽這些聖人門下的人一個個如此喪心病狂的打自己?

我剛才說錯話了嗎?

釋迦牟尼問著自己,但是卻是想不起來剛才自己說的話,本來俊逸的臉現在圓滾滾的,很是不一般,周圍的人見到他這個樣子,也不再上去,隻是一個個人瞪著他,許久過去了,一個人都沒有說話,就是瞪著他。

那個神獸再次道:“眾位道友不妨先回去,我等在這裏看著他,量他也掀不起浪來。”

眾位道人點頭道:“如此就勞煩眾位道友了,我等先回去稟報師祖這等事情,等師祖來定如何處理此人……”

釋迦牟尼眼睛看不清楚,耳朵也有點痛,但是還是聽清楚了眾人的對話,心裏麵不由得想著張三豐為什麽還不來,不是要收自己做弟子嗎?難道就看著我被打不成?還是……他不在極清天之中,出去了?又或者這本就是他一手導演的?

釋迦牟尼的思想轉的不可為不快,但是現在已經晚了,張三豐才不會在這個時候出現,火候不到,出現也沒有什麽用,張三豐看著這一切,見到眾人正在回來,自己便安心的收回神識參悟天道去了,可憐的釋迦牟尼心理麵還在祈求張三豐出現呢。

----------------最後四十萬字啊-------------------------((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