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是一見令人興奮地事情,明凡的道行還在不斷~:然沒有當年紅雲老祖轉是在一瞬間有一個凡人成為準聖後期頂峰的高手一樣,但是那是天道算計,要償還他的因果,而如今的明凡卻在進行一件沒有人遇到過的事情,那揮舞出來得劍,顯然是太極陰陽之道的領悟,每一劍都在提升他的領悟,但是場中能夠看得出來也就是李逍遙幾個人。Www!QuANbEn-XiAoShUo!cOM

這件事情自然三十三天之外的聖人也都注視著,一個個都看在眼裏麵,但是奇怪的是也摸不清頭腦這個人是什麽來頭,為什麽張三豐要連真武劍都賜下去,難道日後他就是那個能夠壓製釋迦牟尼的高手?但是怎麽樣都來不及啊,現在虛空之中的釋迦牟尼顯然是已經處在突破的邊緣,隨時可能突破,隻要他突破的時候地仙界還沒有人能夠壓製他,那麽地仙界整個大戰就會全麵爆發,眾多的人會死去。

雖然悟道可能會瞬間,也可能會拖上一段時間,但是縱然是他們聖人也寧願相信釋迦牟尼會先突破,也相信不了下界的明凡能夠先一步,總這個凡人進入到一個極高的境界能夠壓製得住釋迦牟尼,因為到了太乙金仙之後,在向上去,不管是要突破達到大羅金仙還是準聖,都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之中,不管是道術、還是元神,靈魂以及天道都要有一定的認識,甚至到了準聖對於天道法則的領悟,那更是一個難以跨越的鴻溝。

縱然張三豐如此相信明凡,縱然張三豐賜下真武劍,縱然是明凡有機緣,但是他們確實不相信機緣會降臨的沒有一刻停止,讓他的道行指向上衝,沒有一刻的停歇竟天道是要參悟的,而且如今天道混亂,不執掌三界之中任何事情,那參悟的人很多事情就很難在能夠悟得出來。

明凡手中的劍沒有一刻停止中的劍光慢慢的產生了變化,或者說他手中的劍慢慢的發生了變化,本來他手中是一把蜀山弟子正常的後天之劍雖然同樣威力非凡,但是畢竟還是不夠看,但是慢慢的搜有人都發現了,他手中銀光閃閃的劍,不知道在什麽時候化作一道劍光消失了,出現在他手中的一把劍上麵流露出來一絲威嚴,淒涼,蒼茫的感覺身形雖然動的很快,但是那個劍身古樸的樣子讓人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換了把劍。

李逍遙和徐長各自換了一眼神,又在靜靜的看起來,自從明凡手中的劍變了之後,似乎就不是明凡在舞劍了,而是那把劍再帶著明凡舞劍,甚至明凡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被這把劍牽引改變了姿勢,讓他逃脫不得是心裏麵又開始的慌張,也在瞬間見到這種劍法讓他心靜了下來。

陰陽太極之道,確實不僅指的就是陰陽,太極講求的圓潤自如,講的是平衡一切可以讓人的心平靜,也可以在平靜之中悟道與眾不同的道而張三豐能夠創出如此**確實是高手之中的高手,也難怪能夠讓玄天道尊看中準他擺脫聖人的尊位,追求更高的道。

沒有劍光在隻有他隨著劍在演武場上麵不管的穿梭,慢慢的在其怪,所有人看得見他在舞劍,而且是速度不等,聲勢若大若小,但是就是沒有一絲的空氣波動,快的時候已經是看不到人,但是慢的時候卻是看著他半天才出劍一寸,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麵很多弟子已經是看不下去了,因為他們看不懂,但是有李逍遙和徐長卿在場,也沒有人敢放肆,而且見到這兩個人眼神之中精彩連連,都知道這是一種極高境界的劍法,但是偏偏沒有人看得懂。

不道過了多少天,晝夜相替,大殿之前的演武場上麵還是沒有一個人離開,都看著明凡的動作,不管看得見還是看不見,都盯著那裏,唯有李逍遙和徐長卿兩個人卻是有的時候看的天空,不知道是在思索什麽,還是在看什麽。

除了他們之外。蜀山之中還隻有紫萱林月如知道明凡地動作。不知道多少次了穿越過護山大陣。沒有引起一點地變化。護山大陣都沒有觸動。這種境界。整個蜀山沒有人能夠做到。縱然是李逍遙和徐長卿也做不到。而且他們也相信除了張三豐之外。沒有人能夠做到。但是明凡卻是做到了。

他地身形在空之中翻騰。手中地劍卻是沒有每一次都劃出去。隻是每次一劍必定是有一道光芒向著周天星辰之中地一顆星而去。能夠感受到這一點地。整個三界。包括三十三天外地聖人在內。卻也是不多。

虛空之中地釋迦牟尼心裏麵大驚。再怎麽不在意外麵地事情。但是確實被明凡地劍氣觸動。那一道道劍氣劃出。不偏不倚打中每一顆星辰。卻是在瞬間中斷了周太星辰地運行。讓執掌星辰圖。控製星辰軌跡地釋迦牟尼發現了。

本來深陷在悟道之中地釋迦牟尼卻也醒悟過來。感受得到元神之中地一種觸動。和疼痛。讓自己渾身發痛。眼睛看了看下麵空中化作無形之人一樣動作地人。兩道眼睛裏麵劃出兩道光芒。血紅色地光芒如同強大地劍氣已經向著明凡劃過去。

不知道明凡有沒有注意到。還是早就計劃好了。釋迦牟尼那兩道光芒雖然厲害。而卻劃破空間。讓能夠注意到地人全都看見了。但是同時兩道混沌劍氣卻是從明凡地真武劍之中劃出。絲毫沒有畏懼地擊退區區兩道血光。

李逍遙和徐長卿一見。兩個人心理麵終於放下心來。雖然明白這恐怕是張三豐還留在真武劍之中地元神在動作。不然就憑明凡現在地道行是不可能劃出混沌劍氣地。但是見到這一幕。心裏麵也知道了終於能夠多一個高手了。不管老師是什麽意思。

明凡舞劍,閉著眼睛,腳踏祥雲,化身如風連三十三天之中的餘威和水纖娘娘兩個人也是愣了一下,沒有注意到剛才兩道血紅色的光芒究竟是何什麽相撞的,居然能夠破開兩道血煞之氣,並且把這血煞之氣吞沒銷毀力量之強大三界之中

有人擁有過。

釋迦牟尼見狀皺了皺眉頭,居然是這種結果,自己好歹也是準聖後期巔峰的道行眼看就要衝破踏入準聖之極的行列,成為三界之中最強大的人,想不到被這個人打攪,雖然不知道他是無心還是有意,總之惹到了自己,就不能夠讓他如此逍遙快活,想到如此,釋迦牟尼手中單手畫出一晶亮色軌跡空之中突然周天星辰一陣光芒閃出來,血紅色的光芒再起大張聲勢,其中一道有所有星辰連成一道衝入三界之中,向著明凡打過去。

強大的氣勢讓三十三天的建築也衝到一片,天兵天將很多都被衝的人仰馬翻,強大的一股壓力像是要把整個地仙界壓碎一樣,蜀山和天地宗的人見到這種狀態心裏麵大驚,釋迦牟尼又發什麽風麽會如此做法?

李逍遙知道這種氣勢要是打下來自己那為弟子恐怕是在劫難逃,想要幫忙,卻被徐長卿攔住了,笑道:“道兄看看再說,既然我們這位弟子身份不明不定能夠有什麽奇跡也說不定。

李逍遙心理麵雖然急切,但是還是站在原地沒有動睜睜的看著天空之中的明凡停下身來,不再舞劍看著那道光柱朝著自己而來,卻是嘴角笑著有絲毫的懼怕,鬥轉手中的劍,一道劍氣劃破空間衝向那一道血煞之氣和星辰之力的融合的光芒。

在此之前沒有能夠預測到結局究竟則麽樣,究竟是那島混沌劍氣厲害還是星辰之力厲害,要是張三豐在自然是沒有設麽好說的,但是現在是明凡,一個剛剛開始修道的人,他的道行有多高?怎麽樣都看得見,唯一不同的,能夠寄托希望的除了真武劍之中的張三豐的元神出手,或者他的神秘的身份做賭,別人再也想不到還有什麽辦法能夠贏的了釋迦牟尼。

“不對……”三十三天之外,混沌中,戰神殿之內的楊戩突然叫了起來,兩隻眼睛睜大了看著下麵,像是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一樣,看著下麵覺得很是不可思議。

旁邊楚伊然張大了嘴巴,因為下麵那大混沌劍氣看起來是撞向了星辰之力,實際上卻是根本就沒有和星辰之力相接處,而是直接跳躍了過去,他的目標竟然是天空之中的星辰,但是星辰掌控在釋迦穆尼手中,那道混沌劍氣能不能夠打到虛空之中的星辰呢?

戩心裏麵自然已經是有了答案,隻是自己也想不到,居然下麵那個少年居然是為了對付天空之中的星辰,那是他無意之作,還是可以安排,這究竟是為了什麽?

沒人知道答案,就連鴻蒙宮之中鴻蒙至尊由於如今天道不掌三界,也是不知道究竟是為了什麽,究竟會有什麽事情發生,這個時候誰都想知道。

見到如此,唯有沉浸在參悟大道之中張三豐依舊閉著眼睛,嘴角一絲笑意躍然臉上,不知道他如今的餓道行是不是已經超越了天道,還是已經還是差那麽一線,恐怕也隻有他知道了。

天空之中巨的光芒迎著明凡而來,但是明凡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麽要,站在上麵並沒有要退縮,也沒有想要在出劍,眼睜睜的看著砸到自己身上,強大的血色光芒衝擊到他身體之上,血色居然不知道為什麽被衝淡了,明凡身上出現一片白色的光芒,沒有退後一步,而是完全的擋住了衝擊,看的所有人睜大了眼睛。

“這……”李逍遙看的也是一臉的不相信,這究竟是為什麽。

“啊……”明凡嘴裏麵突然長嘯一聲,一股磅礴的力量,像是充滿了天地正氣一樣,反而推動者血紅色的光芒按原路返回過去,而一道光芒,白色的光芒在他身前壓製著血色衝突虛空之中,一片白色的光芒讓所有人一陣炫目,失明,看不清任何東西,但是強大的震動,搖晃,讓整個三界都在搖晃,如此強大的力量虛空之中的釋迦牟尼臉色蒼白卻是不敢再動一動。

等到道行高深,法力精深的人恢複過來,才看見明凡手中不知道怎麽會托著一方大印,散發著白色的光芒有數到七彩流光在表麵流動著。

如此遠的距離,完全都不影響三界之中準聖級別的高手觀看明凡手中的一方大印,但是一個人都沒有看出個究竟來一個大印,正方,沒有哪一個地方能夠看得出來是什麽印,唯有哪一層白色光芒覆蓋,上麵有七彩流光流動的一麵,沒有一個人的神識能夠進去。

“難怪……難怪……居然是星辰印……”戰神殿以及其他地方聖人道場之中的聖人自然是一眼便看出了究竟,楊戩更是說了出來,笑道:“星辰圖和星辰印本是一套的東西,想不到如今出現在兩個人手中,這三界之中最後兩樣先天靈寶也終於出世了,可惜明凡的道行還是始終低了點,如今對上釋迦牟尼卻是沒有一點勝算,這星辰印是不是出來的早了一點?”

“夫君,那究竟是星辰圖厲害還是星辰印厲害?”一旁楚伊然不由得問出來。

楊戩笑道:“你看看下界,要是沒有皇帝的璽印蓋上去所謂的還是聖旨嗎?雖然這星辰圖和星辰印沒有那麽誇張,但是除開聖人至寶不算,想要壓製星辰圖控製周天星辰運轉,沒有聖人境界,那就隻能夠用星辰印星辰印正是這反世界開辟的時候天地星辰交會誕生,能夠鎮壓周天星辰的靈寶。”

“那……那明凡的來曆想來也不簡單了居然引得星辰印出來,而且我們都沒有看到他是從哪裏出來?”

楊戩深深地看了一眼明凡笑道:“他這一世看起來現在還是一個少年是也直到星辰印出現,我才推算的出他的來曆雖然我等都在老師座下,但是這件事情老師沒有提過,知道的人除了我等七聖之外在沒有他人,他就是這個世界開天劈地的時候,天地陰陽之氣交會,和周天星辰同一時間出世,可以說是唯一的一個這個世界的先天之人,他誕生的時候正好應和周天星辰誕生,伴隨出世的自然還有星

縱然是星辰圖也是完他一步出世,但是他雖然出世~還不到他出現在世人眼中的時候,為夫推斷,這才有了這無數年的無聲無名,如此之人要不是見到星辰之印,就是我等聖人也是算不出他究竟是什麽來曆。”

“那麽他這一世究竟會如何?要說先天之人也不可能會隨便死,先天之人,那是天生的修道之人,怎麽會?”

楊戩眉心之中一道神目展開,一道光芒射出來,裏麵正是明凡之前無數的情況,楚伊然也是仔細的看著,楊戩道:“盡管三豐道友不再是聖人我等也不能夠妄言下來的聖人究竟是什麽人,但是要是我推測沒有錯明凡就是承接三豐道友的第七位聖人,他之前這麽多世,經曆三界各種劫難,這個世界唯一的先天之人,也是時候到他機緣相接的時候了,該是他成聖,想來三豐道友看得仔細,一早就賜下真武劍,如此寶貝,找三豐道友的道行,卻也是用不著了。”

卻說那明凡站在天空之中,手中托著星辰印,一手拿著劍,顯得很是威風,但是瞬間龐雜的信息衝入自己元神之中,之前那麽多世的輪回,讓他瞬間醒悟過來,但是如今還是區區太乙金仙的道行,剛才要不是星辰印出來,自己早就消失了,有如何還能夠站在這裏?

突然間天空之中一道白色光芒照下來,出現一個白胡子老頭,那是張三豐的身形,但是似真似假,虛虛實實之間,那顯然隻是張三豐的一道神念,看著明凡笑道:“貧道乃是張三豐,你如今可明白自己身世了?你乃是這世界唯一的先天之人,縱然是輪回轉世,隻要是你元神不滅,靈魂不滅,轉世在多次也是先天之人,你既然是此世界開天辟地的時候第一僂陰陽之氣**產生,那貧道的陰陽太極之道卻隻有你才能夠真正的明白其中的奧義,真武劍日後就是你的法寶……”

“師祖……”明凡醒悟來在雲端跪了下來,但是那張三豐瞬間已經消失了,再抬起頭來眼睛之中充滿了各種複雜的含義,向著天空道:“郭秀東……王濤……向龍成……炫道子……普納真人……蘇哲老祖……一切都過去了……”

別人不明白,為什麽明凡裏麵念著一大竄名字,但是知道的人自然是知道都是明凡之前輪回轉世的時候用的名字,但是惟獨說道蘇哲老祖的時候,明凡的臉色變了變,顯然是那一世的時候遇到了什麽事情兩道目光倏然之間向著虛空看了看,看來這件事情還是讓他久久不能夠放下。

“日後不管是凡還是蘇哲老祖,釋迦牟尼……你注定逃不掉的……”明凡嘴裏麵念叨著著天空之中本來血紅色的星辰,被剛才自己星辰印一擊之力打散,再次變成了純淨的星辰之力,心理麵卻是好過一點,看看虛空之中釋迦牟尼沒有動作,自己也便不再嗦,畢竟現在自己的道行可是不高,現在還沒有和他一決高下的實力。

當真是萬法萬變茫茫天數沒有人能夠算進,無形大道更是沒有人能夠看得清楚,誰又能夠知道這一切都是反世界開天的時候玄天道尊早就算計好的,為了各界的開辟,為了各界所有生靈的發展,玄天道尊如此算計,卻也是費心心神,大道就是大道豈是人力能夠猜測?

唯的先天之人,如此的身份,便已經足夠讓人心裏麵起不了半點自得的意思了,畢竟如此之人三界之中就他一個人,且不管他日後能不能夠成聖單單此時的身份,假以時日代他道行達到一定境界界之中就不可能有人是他對手,真武劍和星辰印兩樣東西問三界之中有誰有這樣的手筆,縱然是天庭兩位執掌之人地宗和蜀山兩位掌教之人也是沒有,況且他是天地之間第一縷陰陽之氣**產生,話句話來說他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陰陽本源一樣,如今又有張三豐的陰陽太極之道,此兩樣相加,日後縱然不成聖,但是聖人他也能夠撐上一段時間保持不敗,跨入聖人之境隻是時間問題。

更何況楊戩的推斷的可能性實在是得很,張三豐本來乃是反世界聖人之首,執掌天地陰陽,如今退出聖位,那麽如果非要找一個人來承接聖位,那麽這明凡豈不是最好的人選?唯一的問題是,明凡的老師卻是李逍遙和徐長卿,而並非張三豐,看起來也沒有什麽問題,但是這看起來沒問題的事情之中,又注定了多少事情?

明凡眼睛看整個地仙界大聲道:“貧道蘇哲老祖,道號明凡,釋迦牟尼……你可記住了……你有星辰圖,貧道有星辰印,日後就看看你有什麽本事擾亂三界。”

釋迦牟尼站在虛空之中,念著蘇哲這兩個字,慢慢的回憶著,這個人的眼神為什麽這麽熟悉,自己究竟是什麽時候遇到過?釋迦牟尼有點摸不著頭腦,但是也同樣有點失落,如此人物為什麽自己沒有印象,眼神冷冷的看了看下界,雖然自己的虛空之中,但是他心裏麵似乎知道這個叫做“蘇哲”的道人定然是看得見自己這個眼神。

與此同時鴻蒙宮之中的鴻蒙至尊終於笑了起來:“祖師真是算無遺策,大道無形,貧道身為天道卻是差的太多太多了,當年的蘇哲和釋迦牟尼,這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倒真是有的說了,即使有釋迦牟尼那又如何,因果輪回,前世的事情確實想不到成了今世壓製你的人吧?身為天地之間唯一的先天之人,自稱為老祖卻也是不**份。”

“周天星辰,聽我號令……星辰印在此,速速歸位……”這個叫做蘇哲老祖的明凡道人手中托起星辰印,一道道光芒劃出去,周天之中本來被釋迦牟尼控製的星辰瞬間就回到了自己原來的位置,在這個大白天的全都隱身不顯,蘇哲老祖做完這一切,眼睛鄙視的看了一眼虛空,轉身留給釋迦牟尼一個背影。(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