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道尊低頭看著懷裏麵的後土娘娘,沒有說話,隻是笑了笑,自己心裏麵又何嚐不知道後土娘娘無數年來的心思就是想要有個孩子,但是這自己的孩子一旦出世,那麽勢必會改變各界的格局,光是東華的孩子東瑤的出現,已經讓蓬萊所有聖人寵的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自己身上什麽至寶一股腦的放在她身上,那麽多至寶把她保護的像是什麽……縱然是天道天罰隻怕也是拿她沒有辦法,何況是自己的孩子?

到時候要是仗著自己的身份和道行亂跑,各界之中縱然是天道都不敢動手,惹出什麽事情來自己身為大道,日後身為執掌一切的道,究竟要如何處置,自己殺了自己兒子,著自己恨得下手嗎?後土會怎麽看?這都是問題。wwW,QUAbEn-XIAoShUo,cOm

但是後土無數年壓製在心裏麵的願望卻也不能夠讓她失望了,雖然修道之人對於歲月沒有什麽概念,而且不管是自己還是後土兩個人更是在天道之上,縱然是各界消散,重歸混沌也不會死去,這一個女人最為普通的願望就顯得尤為重要了,跟著自己無數年,自己有於心何忍?

看著玄天道尊不說話,後土娘娘眼睛閃著看著玄天道尊道:“我隻是說說而已,你不要……”

玄天道尊低下頭親了下後土娘娘笑道:“我知道你心裏麵這麽多年來一直都想要個孩子,但是我們的身份卻是被道限製住,我答應你,我們一定會有我們的孩子……”

玄天道尊說的深情,也讓後.土娘娘很是感動,但是究竟有什麽辦法呢?要是等到玄天道尊化身為道之後在誕生自己的孩子,那個時候孩子的身份又是什麽,玄天究竟是怎麽考慮的,後土娘娘心裏麵不僅有些擔心起來,眼睛看著他。

其實玄天不是沒有辦法,隻是不.能夠保證有沒有用而已,那什麽要是扣什麽功德之類的玄天道尊卻不會在意,關鍵是有沒有用,溫柔的捏了捏後土娘娘的手臂,站起來,站在雲端整理了一下道袍就在雲端跪了下來,這個辦法之前已經用過,之前曾經向大道禱告過,最後確實實現了願望,這一次雖然不確定,但是玄天道尊卻是不得不在試一次,於是就在白雲之上,很是恭敬的跪下來。

後土娘娘見到玄天道尊的很.是虔誠,很是恭敬,不知道他要做什麽,這裏哪有什麽值得他跪,但是玄天卻是看了看她笑道:“你也跪下……”

後土娘娘愣愣的跪下來,笑著看著玄天道尊道:“究.竟要做什麽?拜堂啊……”

玄天道尊笑了笑,沒有回答,而是眼睛正視著前方.道:“貧道玄天,自化身大道以來兢兢業業恪守道的軌跡,執掌大道,現如今有妻後土,聰慧慈悲,曾以己身化身六道,隻身抵擋滅世天眼,可謂是功德無量,無數年來竭盡所能造福三界,如今混沌之中各界開辟,各界蒼生即將歸於安樂,待各界大定,我等唯一心願便是想要有個孩子,貧道不敢自決,還請至道賜下機緣,貧道夫婦當能舍一切,還望至道慈悲……”

“夫君……”後土娘娘很是感動,見到玄天道尊微笑著.一個人在白雲之上很是虔誠的趴下去,感動的也趴下身子,三跪九叩可謂是大禮:“貧道的道提示,各界完成之後即將化身為道,執掌道的軌跡,還請道慈悲,能夠賜我孩兒……”

兩個人看著天.空之中突然之間出現了一道流光,兩個人眼裏麵一陣激動,在天空之中那道光芒似乎顯得很是詭異的在流動,遠方的東瑤也發現了這道光芒,但是不知道那是什麽,能夠明白的也隻有玄天道尊和後土娘娘兩個人了。

那顯得軌跡很是詭異的光芒就是在說什麽,但是如此玄之又玄,玄天道尊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微笑,又是恭敬地跪下去,攜手後土娘娘兩個人笑著拜謝:“多謝道的慈悲……”

直到這個時候,兩個人無數年的心願總算是有了找落了,神仙自有神仙的煩惱,但是兩個人至高的修為,卻是也有煩惱,玄天道尊看著一臉帶著羞澀的後土娘娘,還是如同少女一般的害羞,又是抱著她不讓她離開,要不是東瑤這個丫頭在這裏,也隨時可能找自己兩個人回去,隻怕是兩個人會就地做兩個人愛做的事情。

但是縱然如此,玄天道尊還是不安分的手在後土娘娘身上到處遊走,敏感的後土娘娘羞滿臉通紅,但是也不拒絕,兩個人無數年,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子,但是後土娘娘那種少女的羞澀卻是始終都沒有改變,和她之前還是玄天道尊弟子的時候要跟著玄天那種大膽一點都不相同。

看著後土娘娘羞澀的樣子,嬌軀在自己懷裏麵微微的扭動著,自己手下麵滑膩的肌膚,淡淡的香味讓玄天道尊很是陶醉。

雖然同樣是**,但是在他們來,這種**卻是和各界之中不管是神仙還是凡人的不同,甚至於兩個人之間的愛情也是大有不同,兩個人感覺到東瑤飛快的在天空之中飛馳,手裏麵還舉著這巫界之中的小樹枝,最裏麵不知道唱著什麽歌靠近,兩個人整理了下衣服,就坐在雲端,似乎是什麽都沒有發生。

但是後土娘娘微紅的臉色卻是顯得很是嬌媚,那種清純之中,淡雅如仙的色彩,加上嬌媚的神情,實在是不得不讓人傾倒,讓人就算是白癡也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麽,但是東瑤卻是純潔無暇的心靈,一個小女孩不了解這些,還笑嘻嘻的跑過去做到後土娘娘懷裏麵。

“祖師婆婆,你看瑤瑤這株小樹枝居然會這樣香的,和我們蓬萊的香味不一樣……”東瑤晃動著手中的小樹枝,顯然她也是沒有舍得把整棵樹全都拔起來,隻不過是折了一個小樹枝,這倒是符合她的性格,之前是見到靈果就采,現在雖然難得才會想到采個果子吃吃,但是小女孩那種好奇,天真的性格還是沒有變,見到好玩的,漂亮的東西總是會動手去搖搖,去摸摸,這種折個樹枝倒也實在玄天道尊預料之中。

玄天道尊笑道:“這不是普通的樹,而是巫界之中能夠增長巫人修為的巫數,它上麵的果子吃一顆就能都達到大巫或者大羅金仙的道行,你身體之中有先天靈根的存在,那融為一體的先天靈根自然找到的東西也不會差,這卻是日後和後羿有緣的靈樹,還好你沒有把他拔了起來,不然祖師可又要花費一番功夫了……”

“祖師小看我……瑤瑤已經長大了,才不會做那種事情呢,瑤瑤當然知道這是了不得的靈果,所以才隻折了一個小樹枝……”東瑤顯得很是不滿的嘟著小嘴,躲在後土娘娘懷裏麵,雖然看起來和後土娘娘就如同姐妹一般,但是兩個人的心智各方麵卻是差得多了去了。

而東瑤卻也是個機靈的人,知道不管自己說什麽,隻要躲在後土娘娘懷裏麵,自己這位祖師才不會和自己計較呢,何況自己隻是著了一個樹枝,他也沒有什麽好說的。

“這巫界之中靈氣十足,而且各種靈樹靈根倒也是不少,三界分明,但是如此大的地方,一次性能夠進來多少人,是不是這一次大劫似乎也是沒有什麽用?”後土娘娘問了出來,正反世界量劫雖然大,但是這一次要人的可不僅僅是如今開辟的四界,還有魔界之中一樣要人,偌大的地方不然空著像是什麽?

玄天道尊笑道:“這你就放心吧,自然是在掌控之中,自然是有新人會出現,隻是巫族十大祖巫之中將有五位祖巫將會前來巫界,而聖位卻是五個,也就是說五大祖巫之中,注定要有人不能夠成聖,這件事情卻是會不會影響眾人的感情還是個未知數,後羿無數年來為了巫族,他注定是巫界第一聖人,那麽剩下的四尊聖位之中,剩下的人……”

說實話,玄天道尊心裏麵不無擔心,縱然帝江說不要什麽聖位,但是那是帝江,不代表另外的祖巫,再者縱然是本來沒有什麽感覺,一旦到了其他的人都成聖了,就剩下他孤家寡人,這個時候就難免心裏麵會出現不平衡,而事情也就會發生。

後土娘娘心裏麵雖然相信他們不會如此,但是這種事情各界之中發生的多了,親如兄弟的人到後來反目成仇,什麽事情都有,一聽到玄天道尊說起來心裏麵也是一陣擔心。

“如今魔界之中有冥河老祖以及釋迦牟尼兩大聖人,而魔王的證道之期也已經不遠了,我接三大聖人已經出現,仙界、神界之中還是不全,妖界之中四位隻是陸壓和龍金還沒有前往,而巫界之中卻是擔心剛才說的事情,要是這些事情辦完,那麽我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玄天道尊說著,“仙界,和神界各位七聖人,但是雖然不全,日後也將會有有大機緣的人出現,卻是不用擔心,隻等待他們全都進入各界之中,我們兩個人就可以安心的找個地方生活了……到時候我們就能夠有自己的孩子了……”

後土娘娘點頭,東瑤扭了扭身體看著後土娘娘道:“祖師和祖師婆婆有了孩子之後是不是就不疼瑤瑤了?”

“怎麽會呢,小丫頭……”後土娘娘幫東瑤理了理頭發道,“小小年紀,想法倒是挺多的……”

玄天道尊也是笑了笑,到時候就看要去哪裏了,究竟留在蓬萊界之中的蓬萊島,還是一家人找個地方生活,心裏麵也有點向往起來,這麽多年來自己和後土一隻在正世界三界之中的人間界裏麵停留,從這個星球到哪個星球,也可謂是逍遙之極,但是終究不是很安定。

玄天道尊一指東瑤手中的樹枝,光芒之中變成了一隻靈氣十足,香氣四溢的靈果,這紅色透亮的果皮在陽光之下閃著光芒,很是漂亮,讓人看得就想吃,東瑤更是欣喜若狂,抓在手裏麵轉來轉去看著,居然能夠忍得住不忘嘴裏麵塞進去。

“這便是巫界靈果叫她巫果也可以,裏麵包含著強大的靈氣,能夠鑄煉人的身體,你身體之中還有開天靈根,對於這些東西能夠自然的融入到其中……”聽了玄天道尊的話,東瑤連忙咬了一口,瞬間那強大而靈氣瞬間衝入大身體之中,那種香味,滴滴入味的汁水,那不知道是靈氣所化,還是就是普通的汁水,隻是東瑤能夠感覺到自己身體裏麵乃是元神之中的變化,一股強大的力量瘋狂的圍繞著自己的身體旋轉著。

周圍每一滴血,每一個毛孔都被這股力量充斥舒適的想要慢慢的擴張出來,而元神之中這個時候那個金色的人更是被這股力量充斥的像是要爆炸一樣,但是縱然是像是要爆炸,但是卻是讓她整個人想要伸伸懶腰,舒展一下,那種感覺實在是爽得很。

玄天道尊和後土娘娘看著整個靈果在他最裏麵消失,化作一道光芒在她身體裏麵流動,心裏麵也很是高興,居然有此機緣,那也是他的機緣,命中該有。

本來東瑤之前不管是吃多少厲害的靈果都是沒有用,後來治好之後雖然外麵等人還是不知道他的道行,但是玄天道尊和後土娘娘確實很清楚,那無數年的靈果也不是白白吃的,但是那黃中李吃一顆就能夠從凡人成就大羅金仙道行,縱然日後法力和道行難進,那也是靈果至強的力量作用。

而東瑤之前吃過的東西,蟠桃,人參果,黃中李,先天五行靈果,星辰果,甚至還有反世界的鴻蒙靈果,加上蓬萊的混沌靈果,這些東西之中起碼就是萬年一成熟的東西,要知道三界之中三年成熟,十萬年成熟的東西不在少數,但是那是有區別的,在聖人道場和人間界那種凡俗世界的區別,那也就是靈果的區別,縱然是在外麵十萬年已一成熟的靈果,放到聖人道場之中可能一天都不要就成熟了,這就是差距。

東瑤身體之中凝聚了五大開天靈根,強大的很,無數年的靈果,五行靈根又經過乾坤鼎凝練,那強大之處縱然是準聖後期的人,全力一擊都不能夠把她怎麽樣,隻是這種事情她自己不知道罷了,畢竟沒有和別人打鬥過,又怎麽知道資金具體的實力呢,何況她一個人沒有絲毫的心機,也不在乎這些,不在乎自己的道行法力,隻知道自己開開心心好玩就行。

那瘋狂的力量在東瑤身上都形成了一股旋風一樣,要不是抱著她的是後土娘娘,隻怕這股力量一驚讓周圍百裏的地方夷為平地了,這個小丫頭似乎完全不知道控製自己的力量,任由這力量衝來衝去,自己閉著眼睛笑眯眯的很是享受。

玄天道尊和後土娘娘卻也沒有管他,要是別人來了早就吃下去的時候凝神靜氣好好的吸收化解了,但是落到了這個東瑤手中,卻是隻知道享受,不知道是該悲哀還是什麽。

不久之後見到東瑤睜開眼睛來,玄天道祖笑道:“好了,我們也該是時候回去了,準備一下,要是三天之後,巫族前往巫界之中的時候大哥還不回來,那麽我們就先把蓬萊和東瀛仙島遷往蓬萊界之中再說。”

“那我們是以後不回那個世界了嗎?”東瑤好像很是留戀的問著,讓玄天道尊一陣愕然,這個小丫頭難道在正世界之中還有什麽讓他格外留戀的地方,那裏麵她認識的人也不多,經曆的事情也不多,她這種淡淡的說話,讓玄天道尊愕然的瞬間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那隻不過是一個小女孩對於像是離開家一樣的地方心裏麵的留戀罷了。

“當然不是,以後有機會祖師婆婆再帶你回去玩好不好?”後土娘娘倒是循循善誘一般,很有做母親的潛質,似乎每一次和東瑤說話的時候,她渾身就會散發出來一種母性的光輝。

三個人瞬間消失在巫界之中,正世界和反世界眾人都在靜靜的等待臨走的那一天,妖族的眾人齊聚在太陽宮之中,作為妖族之中的主要人員,一個人都不差在坐著,沒有人敢說話,這是對妖皇絕對的恭敬,陸壓高高在上,左手一側坐著龍金,讓每一個人訝異,白澤和畢方雖然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對於龍金的位置也是很奇怪。

因為龍金並不是坐在他們一樣的下麵的位置上麵,而是太陽宮,陸壓雲床的左側多了一張雲床,龍金很是安然的坐著,對於下麵很多人都認識龍金的問題,很多人心裏麵很是驚訝,不理解,這個龍金憑什麽這個時候居然能夠坐在妖皇旁邊,那是什麽位置?是你做的嗎?

陸壓看看周未來的眾人,太陽宮之中濟濟一堂數千人,都是地仙界之中統領妖族的人,能夠在妖族織中拍的上好的人物,眼睛看著,很是淡然,好像就是平淡的看了一樣不認識的人一樣,妖族這是一個強者至上的種族,就如同巫族一樣,所以很多人對於龍金很有疑問,為什麽做哪裏,但是同樣對於陸壓很是尊敬,所以陸壓不說話,沒有人敢說話,這就是規矩,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當年妖族為什麽能夠稱霸洪荒,那就是嚴明的紀律,陸壓說道:“今日教大家前來,並不是為了什麽別的事情,而是為了混沌之中我妖族的妖界的開辟,這麽長時間過去,已經有人前往妖界之中了,而我等也是即將前往,正世界之中的妖族日後就要仰仗眾位了,至於這裏的妖皇之位,相信不久之後自然會有人能夠接掌,還有北方天帝的位置,大天尊當會有旨意下來,爾等乃是我妖族的中流砥柱,不可以做斷送我妖族氣運的事情。”

“我等不敢……還請陛下放心……”異口同聲,白澤和畢方心裏麵很是欣慰,這如同看到了當年帝俊和東皇太一同掌天庭的時候,眾人朝拜的情景,怎麽能夠讓人不高興呢。

“日後妖界之中當年貧道,龍金,大鵬,麒麟四位聖人,以延續我妖族的氣運,但是要是爾等在正世界之中不太平,那麽最後的結局就是我等也是救不了你們,我妖族之中將會有半數的人和我等前往妖界之中,至於是誰自會有大道牽引光線牽引前往妖界。”

眾人一聽聖人之中將會有龍金,一個個人都是驚訝的張大了嘴,不知道這個家夥究竟是憑什麽能夠做聖人,難道他的道行已經高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嗎?眾人心裏麵懷疑,但是這一看之下才真的發現確實是看不清楚這個龍金如今的導道行究竟是在哪裏。

“少了我等,日後妖族的力量減弱,但是軒轅聖皇法令嚴明,乃是聖皇,心有仁慈之德,也不會讓別人欺負我妖族,記得日後行善積德,同樣要教化三界蒼生,不能夠因為自己的妖族而忘了自己的功德之心而為非作膽,切記……”

“謹尊陛下法旨……”眾人跪成一片,很是恭敬。

龍金也是點頭笑笑,很是滿意眾人的反應,至於對於自己的那種驚訝卻是完全沒有放在心上麵,自己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那種王者之氣,隨著他這幾天之中道行的上升也是收斂了起來 。

“這麽多年在正世界之中,想想要離開,也是頗為舍不得龍金歎了口氣……”

看著龍金的樣子,陸壓笑道:“我等既然不日就會前往妖界之中,日後還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夠見到其他的人,道友不妨就趁今日前往東瀛仙島見一下龍天聖人,貧道正好要去看看東華聖人……”

“大善……” 兩個人還真是想到一塊去了,龍天身為金龍一族的祖宗,地位崇高,又是聖人,龍金可以說完全是拜他所賜,自然是要前往拜別,而陸壓看東華聖人卻是心裏麵始終把東華聖人當成是自己的叔父,縱然他不再是東皇太一,不再和妖族有什麽瓜葛,但是臨別在即,出於禮貌還是要去一趟。

(全本小說網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