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一波一波的發生著,想要以人力挽回,自然是辦不到的,蜀山的事情還沒有徹底的平息,蚊道人化身的南無混沌護法佛在蜀山之上開始講佛法,書上弟子也是盡心參悟,一時之間可以說是蜀山之上忘記了道術,忘記了自己是個道門弟子,而全心全意潛修佛法。WwW。QUAbEn-XIAoShUo。cOm

這事情說來也是奇怪,或者說是玄妙,就在蚊道人拜入佛門,被釋迦牟尼佛封為護法佛的刹那,那佛法如同涓涓細流不斷的湧入他的元神之中,憑他的導航要參悟很虛自然是不難,何況現在的道行,就算是釋迦牟尼也多有不如。

舌燦蓮花似乎成了佛門的形容詞一樣,南無混沌護法佛在上麵講佛法,就連長眉都做到了下麵,無意之中顯示出來了南無混沌護法佛的超然地位,也在不經意中突出了佛門在蜀山的比重。

隻見南無混沌護法佛坐在上座,腳下蓮花遍生,嘴皮不停的說著,不單單是下麵的人有所得,就連他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之中一點一滴的被滲透,侵入他的元神之中,一絲明悟一絲道行,慢慢的加深。

而佛法卻不知在蜀山之上,釋迦牟尼佛封封佛位結束之後,講道不過數年時間,便開始遣散弟子下山傳道,這個道統的重要自然是非同尋常,而就是這一次生機的降下,地仙界還好,但是人間界就不一樣了,之前消失的佛門的東西,現在像是發現的上古寶貝一樣,一樣樣的被人從不知道的旮旯角落裏麵翻出來,佛門的興盛,看起來同樣沒有人可以阻擋。

本來數萬人的十座大山,現在雖然半數出去了,但是還有不少的人在進入,這一天天空之中雲氣糾結,層層疊疊在十座大山上空像是人為布了一個巨大的宮殿,而這宮殿像是怎麽樣都建不好的一般,在十座大山之上慢悠悠的收縮著飄過的雲彩。

山上無數佛子看著天空之中的景象,釋迦牟尼佛也站起來身子,在山頂之上看著天空之中異象,很是不解。

這雲氣堆成的宮殿日複一日不知道究竟堆了多久,終於在天空之中形成,就在大殿堆成的瞬間,每一道輪廓都散發著一種氣息,讓人不可抗拒,難以人下來不去看他,有人想要膜拜,有人想要撲上去磕頭,每一個人心理流露出來的崇敬的姿態都逃脫不了釋迦牟尼佛的眼睛。

釋迦牟尼佛的眼睛號稱慧眼,能夠看扁三十三天到六道十八層地獄,但是究竟怎麽樣,除了他自己,還有幾個人知道?雖然知道別人眼睛裏麵的感情,但是卻忽略了自己的神情,慢慢的天空之上的宮殿打開了一道門。

一道金光從門口直鋪出來,一直延伸到釋迦牟尼佛腳下,不偏不倚,站在二十四品蓮台之上的釋迦牟尼佛被這道金光帶動,直向這個神奇的宮殿拉過去。

下麵的人都驚奇的看著,雖然很多人之前被功德金光降身,已經有了一定修為,但是對於這種奇怪的事情還是忍不住要叫出來。

釋迦牟尼走進這個宮殿。才發現這個在外麵看起來全都是有白雲堆砌而成地地方其實完全不是。裏麵看到地東西。完全就是普通地石柱組成。一個人走進大殿。殿門被關上。釋迦牟尼佛也是絲毫不懼。畢竟現在地修為也讓他很是自信。

裏麵沒有燈光。沒有地仙界別人洞府中那種一萬年不滅地燈。沒有發光地石頭。但是這裏麵卻是流動著一種奇怪地東西。宮殿之中地光線全都是由他們而來。這些東西地流動。不斷地摩擦出火花般地東西。這些東西讓釋迦牟尼佛感覺很新奇。身體觸摸之間。還感覺到這些東西地力量。讓自己身體一陣疼痛。

看著若大地宮殿之中。即使坐個上億人都沒有問題。但是眼睛轉過來又覺得這個宮殿也不大。也許做個幾十個人就差不多了。心裏截然不同地感覺。讓釋迦牟尼佛終於感覺到點微妙地東西。

“坐……”一個聲音嚇了釋迦牟尼佛一跳。因為自己剛才神識轉變整個宮殿都沒有看到一個人。現在突然出現一個人。隨著他地出現。周圍本來顯得暗淡地地方。頓時充滿了光芒。

見到釋迦摩尼佛地不解。笑道:“貧道鴻鈞……”

這下釋迦牟尼真地嚇得不輕了。連忙拜倒:“弟子參見道祖。道祖聖壽……”

“你且坐下……”

釋迦牟尼佛依言坐下,看著在雲床之上的鴻鈞老祖,鴻鈞看著釋迦牟尼笑道:“果然是佛門傳承之人,今天找你來,是有些東西要給你……”

看著鴻鈞老祖手中突然出現幾樣東西一樣樣漂浮到空中:“十二功德的金蓮,本是先天靈寶,接引神幢,有莫測變化和神通,還有這是七寶妙樹的一支,有你山上那可菩提樹,自當可以恢複當年的七寶妙樹,此幾樣東西本是當年接引和準提兩人的,今天給你也算是物歸原主。”

釋迦牟尼佛一下子見到這麽多寶貝,心裏也忍不住有點激動,但是鴻鈞老祖接下來的舉動更是讓釋迦牟尼佛激動。

“既然賜你生機,當然不能夠貶低你,如此,遍連鴻蒙紫氣一並取去吧……”鴻鈞一揮手,一道鴻蒙紫氣射入釋迦牟尼佛眉心,釋迦牟尼佛也了解到雖然道祖是玄門之祖,但是現在化身天道確實是公正之極。

這現象在所有聖人眼裏,但是道門三聖已經看得很平淡了,既然阻擋不住,那還能有什麽辦法。

“大道無形,天道無為,什麽時候證道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鴻鈞老祖說完,消失在釋迦牟尼佛眼前。

釋迦牟尼不敢多做逗留,向外麵走出去,走出大殿,身後大殿自動消失不見,二十四品蓮台自動在他腳下出現,陣陣佛光,釋迦牟尼佛光照世,佛門金身顯示出來,在雲頭誦念真經,陣陣梵音傳遍地仙界。

一時間所有生靈震動,本來多年修仙的道人有的也經不住這股聲音的力量,心神搖晃起來。

這一誦念便是一月之久,釋迦牟尼才降下法身,回到十座大山之中,所有弟子起身相迎,卻看見其中一個弟子正在縫補自己的袈裟,連自己走過去也是不聞不問,像是完全不管外麵的事情,知道自己走到他跟前,這個人才抬起頭來向釋迦牟尼點了點頭。

這一舉動,周圍大有人心生怒意:“大膽,居然見到佛祖也不起身相迎?”

這個人笑道:“諸法的空性,森羅萬象的諸法是無我的。沒有我,也沒有人;沒有作,也沒有所作。我佛法身無處不在,又何必為事相所迷?”

釋迦牟尼佛心裏大動,“好一個須菩提,諸法空性,見法之人,當是見我之人,須菩提,東勝神州廣闊無邊,人口眾多,很是繁華,天憐蒼生,之前道門三教無不盡心竭力的教化,你既然有所得,不妨前往東勝神州傳我道統,弘揚佛法,你可願意?”

“弟子領法旨。”須菩提整個人匍匐在地上表示對釋迦牟尼佛的尊敬。

起身之後須菩提雙手合十向諸僧行了一禮,慢慢的向山下走去,直到釋迦牟尼看不見了才駕雲一路向東而去。

釋迦牟尼佛微微一笑:“從此我佛門可以真正向東勝神州而去了,須菩提此去必定能夠讓我佛門**宣傳救世,大迦葉,目犍連二位尊者何在?”

“弟子在……”

“你二人前往北俱蘆洲,此地多為妖族居住之處,不乏道行高深的妖聖妖王居住,凡是不可強求,盡心便是……”

“尊我佛法旨……”

看著三個弟子都下山傳教,釋迦牟尼佛,突然感到似乎天道在召喚他,心神有點歡動起來,帶著點緊張和興奮,釋迦牟尼佛終於回到了菩提樹下,靜靜的坐下。

北方天帝宮之中的陸壓見到釋迦牟尼佛居然拿出了一個枝椏,正是本來七寶妙樹之上的斷枝,看看溫養在太陽泉裏麵的七寶妙樹,不覺皺了下眉頭,自己手中的七寶妙樹呢,究竟會如何?畢竟這曾是聖人之物。

陸壓有點歎息著,這七寶妙樹原本當年是被龍天在準提聖人手中搶過來的,現在佛門重立,七寶妙樹再次現世,看來要先去拜見龍天聖人,以求如何做法。

所作邊做陸壓雖然是北方天帝,但是妖族自古以來的帝王宮殿便是在太陽星,自己也一直在太陽宮辦事,於是出了太陽宮,一路直上化作一團火光向三十三天外迅速遁去。

而釋迦牟尼佛把七寶妙樹的枝椏放在菩提樹上麵,心神沉浸其中,也明白了七寶妙樹的前因後果,這個承接了佛門之前聖人的因果,本來準提死了,這個因果也到此結束了,偏偏佛門重立,傳承了佛門的人出現,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契機,隻是生與死罷了。

-----------以下不算字數-------

今天二更到,多謝諸位道友支持!!!

(全本小說網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