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蒙笑嘻嘻的轉身,雖然似乎玩世不恭,但是每一步之中都在體會著剛剛一指點出的時候抓住的之前許久以來一直都看不見,摸不著的一絲軌跡,雖然沒有文字,但是鴻蒙還是領會了許多之前不明白的事情,刹那間豁然開朗,如同黑暗之中一直都隻能夠看到一個光點,但是始終觸摸不到,但是瞬間的明悟,整個眼前都是光芒一片,整個世界翻了過來。wwW。QuANbEn-XiAoShUo。cOm

剛剛氣勢突變,三界之中大神通之人都已經感受到了,自然釋迦牟尼佛也感受到了一股無可匹敵的力量升起,如此人物,自己怎麽放得下心。

鴻蒙跨出第三步的時候,背後已經一股氣勢壓了過來,隻是,釋迦牟尼似乎忘了他現在的修為麵對孔宣這個人明顯是不夠看的,釋迦牟尼站在二十四品蓮台之上看著前方一片空曠的地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參見我佛……”佛門弟子聲勢見到釋迦牟尼佛出現的刹那再次暴漲,呼聲震天,相當的不凡。

孔宣不管後麵的鴻蒙,自己獨自一個人微笑的看著釋迦牟尼佛,這現在相隔數裏的距離,一個準生的修為自然能夠在別人覺察不到的情況之下來到麵前,但是釋迦牟尼佛見到孔宣的一瞬間,也沒有在向前,雖然那一條深淵很長、很寬,但是還是不能夠能到多數人,但是釋迦牟尼佛選擇了沉默。

孔宣看看釋迦牟尼佛道:“教主何故東來?”

“為度眾生而來……”

好一個豪言壯語,好一個為度眾生而來,佛門從不打誑語,卻不是道當年佛門佛陀的誑語實在是太多,要度盡眾生,更有人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此類人,說起大話來臉不紅氣不喘,相當的有修為,看似為救眾生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實則呢?

孔宣看著一臉空相得釋迦牟尼佛,見到他胸前泛著金光的“卍”記號,湧現出來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很祥和,很溫暖,別人或許感受不到,但是孔宣能,雖然這股力量很平靜,但是孔宣是什麽樣的修為,感受到這股力量也皺了下眉頭。

這是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不可否認,這力量就是傳承的力量,即是孔宣也沒有辦法敵得過,但是很可惜,現在的釋迦牟尼還動不了這股力量。

鴻蒙和武陽早就轉過頭來了,見到釋迦牟尼佛,鴻蒙笑道:“我說,和尚,你這次出來,要度誰?不會是來度我的吧?”

釋迦牟尼佛這個時候見到鴻蒙心裏也是深深地不安心。這個人來自蓬萊。自己知道。蓬萊地人自己可不敢惹。笑道:“萬物皆有靈性。如若身有佛緣。自會入我佛門。度與不度沒有差別。道友本該在方丈島修煉**。不想在此處遇見。貧僧有禮了……”

“和尚。你定要從這裏過去嗎?”

“非過不可……”

“如果貧道不讓呢?”

釋迦牟尼佛笑道:“道友硬要阻擋。那麽你我二人少不得要做過一場了……”

鴻蒙自信滿滿地笑道:“教主說地有理。你若勝了。貧道也不再阻攔。但若是貧道僥幸贏了。日後也任由道友前來闖關便是……”

“可敢與貧僧虛空一戰否?”

釋迦牟尼佛凝神於色,一句話出,顯得豪邁無比,倒是讓鴻蒙一震,這個和尚什麽時候變得這樣壯烈了,難道人品改變?

釋迦牟尼佛可不再看鴻蒙,二十四品蓮台在腳下,利用自己的道行,強行加強法力,劃破虛空而去,這一手露出來,好似能夠震懾住別人,但是這種手段,對於聖人弟子來說,而且是一向自信滿滿,**不羈的鴻蒙來說,可就沒什麽意義了。

見到釋迦牟尼佛先走,鴻蒙讓武陽不要擔心邊化作一道流光衝進三十三天外的虛空之中,這裏無邊無際的虛空星辰彌漫,但是這些星辰完全是沒有生命的,隨時承受著地水風火的衝洗,一層層,一天天的洗禮這麽長時間,可以說比星辰之精更加珍貴,但是總是你法力可以把他們打碎,但是想要煉化他們鑄造神兵,那就不太可能了,這些星辰正是混沌石,就算是聖人也要借助先天靈寶才能煉化他們,就如同當年女媧煉石需要乾坤鼎一樣。

看著被金光包圍,穩穩地站在虛空之中,不受周圍幹擾的釋迦牟尼佛,鴻蒙嘴角笑著,你有二十四品蓮台,老子有十二品輪回金蓮,今天倒要看看,你的至寶厲害,還是我的靈寶厲害?

釋迦牟尼佛見到鴻蒙已經到了,腳底之下出現了十二品輪回金蓮冷哼一聲,手中出現接引神幢,揮起來就打向鴻蒙,這個接引神幢之中先天劍氣在虛空之中能夠使出來,混沌之氣糾纏,居然絲絲縷縷的化作了混沌劍氣,這一點倒是之前沒有人想到。

“居然那比我還無恥……”鴻蒙嘴裏嘟囔著,但是手中也不慢,鴻蒙至尊扇出現,劃出一片金光,地水風火在數萬裏的範圍之內掀起一陣風暴,被這一股金光包圍這在周圍旋轉起來,速度越來越快,就連釋迦牟尼佛的混沌劍氣也被這股強大的旋轉的力量吸收到裏麵,範圍還在擴大。

鴻蒙見狀心裏一絲得意,但是釋迦牟尼佛可不是那麽好對付,身懷至寶二十四品金蓮,在這防禦至寶的保護之下,衝進那一堆地水風火之中,鴻蒙一愣,在風暴之中承受著地水風火無情的摧殘的釋迦牟尼佛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胸前佛門記號光芒留出來,釋迦牟尼佛門金身成型,整個人隔著這麽遠,被混沌之氣包裹還能夠讓金光偷出來,實在是不得不讓人驚訝。

“你會,我便不會麽?”鴻蒙瞬間一道流光衝進暴風中心,進去的時候便凝聚法力在手上,揮拳而出,借助的一點正是剛剛領悟的天道法則,借勢而成勢,這突然之間力量的爆發讓周圍的形成一片片的毀滅,那璀璨的光芒顯得相當的耀眼。

釋迦牟尼佛本來凝結金身就是為了擊敗鴻蒙,如今鴻蒙自己衝了進來,那正好,但是想不到他居然借勢而來,而且還是天道之勢,如此人物,要不是蓬萊的,今天注定就算是拚了命也要把他毀在這裏。

但是,即使鴻蒙剛剛證得準聖,但是如果就因此小看了他,那注定不會有什麽好事情,那借了天道法則的力量,衝進這一篇風暴區域的鴻蒙,一拳直接打在釋迦牟尼佛指天指地的手上,本來在二十四品蓮台防護之中的釋迦牟尼佛一陣晃蕩一腳沒站穩,差一點落下二十四品蓮台,這個臉真是丟大了。

鴻蒙借這個自己的勢不改,轉身就是一腳,這種打鬥如果不是戰鬥性的人使出來真是有點不知所謂,到了準聖,再到聖人,每一個人都能夠借助天道法則,加上自己的道行法力誰也不會這也樣打法,所以釋迦摩尼佛顯然是很不適應,但是實在是沒辦法,誰叫他忽略了一點,鴻蒙是誰的弟子,那是齊天天尊的弟子。

而這個齊天正是以戰成名,不單單是道行高,法力強,同樣是對於戰鬥技巧可以說是發揮得淋漓盡致,不管是天道門下還是蓬萊門下,沒有哪一個聖人能夠在戰鬥放麵勝過齊天,因為齊天出世的時候,那時候的戰意就足以震撼聖人,這戰意注定了他發展的方向。

而鴻蒙身為他的弟子,又是這麽一個愛顯擺的人,哪裏會放過這些,這蓬萊混沌大道篇之中,包羅萬象,也自然不會少了這些。

所以這轉身的一腳結結實實的提在釋迦牟尼佛的脖子上麵,一個不穩,加上第二個,釋迦摩尼佛身體向側麵倒下去,幸好準聖就是準聖,也不會真的掉下去,不然這個樣子可真的是被人笑死了。

鴻蒙手中鴻蒙至尊扇再一次扇動,釋迦摩尼佛連同他的二十四品蓮台化作一顆流星一般的煞那間被刮出去數百萬裏,消失在眼前。

轉瞬之間釋迦牟尼佛再次出現在眼前,這可不是打著玩,為了佛門,怎麽樣都不能夠輕易認輸啊,鴻蒙卻見他打輸了依舊上來大怒,手中鴻蒙至尊扇甩手而出,大小沒有變,但是從扇中射出一片祥和的光芒,把釋迦牟尼罩在裏麵,這正是鴻蒙至尊扇的妙用。

釋迦牟尼就感到一股力量想自己找過來,強拉著自己進入扇中,就在這個時候,二十四品蓮台光芒四射,居然堪堪擋住了,鴻蒙至尊扇的收不了人,但是釋迦牟尼佛也動不了,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

鴻蒙看看這個情況,手中掏出一樣東西來,這東西不大不小,正好穩穩地躺在他掌心之中,看起來像是一塊木頭雕刻而成的東西,當中是個圓圈,外麵卻有四個尖角向外,看起來倒像是給小孩子的玩具,隻是,鴻蒙伸出手來,這東西任由混沌氣流撞擊,絲毫不傷,而且上麵還留著一抹七彩流光,很是動人。

“不如,再試試我這個東西?”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