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十七萬裏的天蒙山,如今的景色和之前已經大不一樣,楊戩和楊嬋既然要在這個地方帶上一段時間,自然是對這個地方很是上心,手中別人不可能有的靈丹妙藥,稀奇珍貴的各種東西都用上了,之前有組織卻是沒有攻擊性的打劫這種事情也已經不再出現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半個月的時間,周圍三百萬裏的地方之上殺聲四起,“繳械不殺”這種口號一喊出來,現在已經不用說是誰就都知道是天蒙山的人。

山上已經是樹木參天,珍禽現獸琳琅滿地,就連天蒙山大軍出發,走在前麵的就是以這些仙獸為坐騎的人和妖,氣勢洶洶,無可抵擋,半月之中周圍的人聞風喪膽。到後來沒有人再敢和天蒙山的人交手,好在這些人不亂殺人,隻是想要占領著一片地方。

太白金星一到,看看下麵的景象倒是很是驚奇,周圍明顯是被一個陣法包圍,雖然還能夠看得見裏麵的景致,那參天的樹木,淋淋的芝草,那大陣之中傳出來的陣陣香味和靈氣讓人沉醉,想就地駐足不前,聽到下麵聲音傳來,一個豐神俊朗的人站著,身旁還站著一個女子,雖然樣子不認識,但是也知道是誰了。

太白金星落下雲頭,大陣一陣波動,把他拉了進去,太白金星笑道:“太白見過真君,見過娘娘……”

雖然楊嬋名聲不響,但是道行在那裏,稱為一聲娘娘倒也不過分。

楊戩道:“太白道友既然知道我等省份,定然是先去了靈珠子師弟那裏,裏麵請……”

這打起仗來不要命,麵對別人有溫文爾雅,知道進退,這蓬萊門下楊戩和靈珠子倒還真是極品好人。太白金星心裏麵想著。不管怎麽說,按照他們的身份就算是把自己一腳踹出去,三界之中也沒有人敢說什麽,但是相反,兩個人對自己都是那樣的謙恭有禮,而且是從兩個人認識的時候就是如此,當真是難得了。

三個人走進洞,看到小金龍正在大大咧咧的吃著糕點,楊戩笑道:“你小子整天就隻知道吃。先出去,沒有我命令,不準讓任何人進來。”

“嗚……嗚……”小金龍嘴裏麵塞滿了東西,口齒不清的點著頭答應著,好奇的看了一眼這個白胡子老頭。

“道友請坐。”楊戩說著,太白金星做了一禮才在一旁坐下,楊戩看看楊嬋,再看看太白金星道:“太白道友,九天之上氣勢淩淩。武曲星可是奉了大天尊之命,前來保護你的?”

太白金星搖搖頭:“小仙下界地時候並沒有人跟著。他們是後來才來地。向來是大天尊為了查清楚真君和將軍兩個人地事情。早知道兩個地方是兩位在主持。小仙也好少走這一趟。”

楊戩搖搖頭:“不。依照貧道看來。他們來得正好。不但是要來。而且是要打一場。可惜靈珠子似乎還沒有想出來。還不知道是這一戰不好打。才沒有說……”

“這?”太白金星不明所以道:“真君何意?如果武曲星知道是你們兩位他也不敢打啊。你這是……”

楊戩嘴角笑起來:“我就是想要迷惑世人。因為我們真地是要造反。攻向天庭。如此一來麻痹對方。不是更能夠起到作用?隻是唯一一點不好把握地就是人地生死。按照佛門須菩提地道行。如今這個地仙界已經都在他眼皮子底下了。確實是不容易啊……”

太白金星明白了點點頭。說道:“佛門之人曆來都是陰險狡詐之輩。真君還是要小心行事。免得被他們看穿。”

楊戩點頭。思索著什麽。看著太白金星。嘴裏麵喃喃道:“太白道友。天生福相。日後似乎還有一番機緣。好好把握。則與天同壽。富貴不可輕言。享受三界香火。繼承一脈之祖。哈哈哈……天道就是天道。果然是妙不可言啊……”

太白金星一愣:自己會與天同壽?還有機緣?還會成一脈之祖?聽的大是震驚和喜悅,雖然不知道日後是不是真的有這緣分,但是楊戩道行高深,也許真是真的,臉上驚訝地笑著:“承真君吉言,太白不過就是三界之中一散仙,天帝門前一仆人,天道之事不敢妄言,也沒有辦法妄言,既然真君已經明白了小仙的來意,小仙就此告退了……”

“太白道友走好……”楊戩和楊嬋把他送出大陣,兩個人心裏麵都在策劃著,怎麽樣才能夠讓佛門放心下來,不讓他們懷疑兩邊的人是針對他們佛門的。

另一邊那個叫虎頭的獅子精率領了一萬大軍瘋狂的衝向迦葉尊者帶領的三千佛門弟子的駐地北麵,差不多相隔兩裏的地方停了下來,陣陣塵煙向南麵飄過去,讓正在打坐地數千和尚皺了皺眉頭,這個動靜太大了。

不知道北麵的人究竟在做什麽,迦葉尊者睜開了眼睛看著北方,卻是被煙塵彌漫,看不清楚其中具體的樣子,這實在是不得不說這個虎頭也是一個極具有智慧的人,手下一萬人,什麽都不做,除了就是在那一片廣闊的地方奔跑,很有秩序,來回的跑。

這西牛賀州本來講就是很貧瘠地地方,當年更是有些地方寸草不生,隻有石頭和塵土,如今雖然好了許多,但是那零零碎碎的草根,哪裏能夠遮得住下麵的塵土,這麽多人和妖怪,像是很是興奮,來回跑著,好像爭著要跑第一的氣勢,很是讓人吃驚。

那漫天的塵土就隨著風向向南麵吹去,這南麵自然是迦葉尊者帶領的人,一個個都被弄得灰頭土臉,但是迦葉尊者沒有下令,卻是沒有人敢出去。

“看,太陽……”一個聲音從北麵傳過來,“但是哪裏來那麽多的太陽,當年洪荒之中十個太陽就受不了,如今卻出現了……一,二,三……三千……三千零一……歐……還讓不讓人活啊……我的天啊,誰來射太陽啊……”

那狂高的聲音傳遍周圍數十裏地地方,“大哥,不要怕,那不是太陽,是有人在造太陽,自己以為把額頭塗亮了就是太陽了,但是……但是怎麽會有這麽無恥地人啊……居然想冒充太陽……”

另外一個聲音傳了出來,佛門那邊的人一個個是眉頭緊皺,眼睛裏麵都能夠噴出火了。

“誰敢裝太陽?我就是救世主……”

一個聲音不知道從那裏傳來,兩邊地人都同時抬頭看著天空,天空之中萬裏無雲,但是卻是憑空出現了藍色的電芒,那個聲音正是從藍色地電芒之中傳出來,這藍色的電芒像是像兩個分開,出現一個明顯的空間,那是一個空間斷裂層。

一個黑點在裏麵出現,但是黑點尚且沒有落下來,轟然之聲,一樣東西極為迅速的向其中一個和尚打過去,下麵的和尚不知道天空之中飛過來的是什麽東西,而且也感覺不到他的力量,但是眼睛裏麵卻是看見了越來越大的一樣東西,頭上是尖尖的,後麵似乎還冒著火。

“轟……”一聲巨響的同時,一朵蘑菇雲在那邊生起來,天空之中的那個黑點也落了下來,摔在地上:“哎呦……好疼啊……這裏誰在裝太陽?”

北麵虎頭帶著人妖兩族的人一個個看著這個從天而降的人,穿的衣服像是很有個性,很單薄的一件花色的衣服但是露出了兩隻手臂,下麵是一條短到大腿的褲子,背上背著一個包,那個鞋子更是不一樣,好像很是麻煩的穿著細細的繩子係著,腰間的皮帶上麵掛著一圈黑色的盒子,手中拿著一種不知道是什麽的“法寶”。

和尚那邊卻已經被這一樣東西炸的已經被炸死了一批人,雖然不清楚數目,但是少說也有數十人,而且周圍的人一個個都吐血的吐血,倒地無力爬起的也不少,袈裟被炸成布條的也不少,還有人引以為傲的佛門金身已經流著滿身的血絲,一時半會是死不掉。

“娘的,我這個導彈膠囊的威力變差了?這些人怎麽奇奇怪怪的?”掉下來的少年看著周圍的人,一個個人還有人頭上有角,還有的有尾巴?少年大叫:“天哪,這是什麽世界,太瘋狂了……剛才有人裝太陽,結果我的導彈膠囊就炸死了一點點人,好像到了另類世界一樣。”“你是誰?”虎頭看著這個講起話來神神叨叨的人感覺到很新鮮,手中的法寶似乎也很厲害。

“我叫餘威,你是什麽人?”

“我?”虎頭笑道,“我叫虎頭,是獅子精,你是剛剛飛升上來的嗎?你的法寶很厲害啊,一下子佛門那邊就死了那麽多人,能不能夠教教我,想不到一個剛剛飛升的人就這麽厲害,但是你身上怎麽沒有靈氣,沒有法力啊?難道你道行已經高到了一個境界,我知道了,你肯定就是在人間界蟄伏多年的高人……”

這個叫做餘威的少年聽得目瞪口呆,這是一個什麽樣的世界?飛升……難道……難道我到了傳說之中的地仙界?等等,那對麵的是誰啊?佛門的和尚,我還殺死了佛門的佛陀,天啊,老天,你在玩我啊,我一來就殺死了佛陀,以後的日子怎麽過啊……

------今天上午貧道筆記本掛了,他服役了三年半,終於殉職了,現在寫書隻能夠借助別人的,哎---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