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裏噗噗噗就跳個不停,怎麽辦,這要是讓人看見,多丟人啊,女孩兒連忙站起身來,像是做賊一般,走到房門口後,當即施展了探索魔法,這個魔法籠罩了整間旅店,而沒有人發現她的行動,這就是亞特蘭提斯魔法帝國的無上力量,沒有人可以觸及的領域!

她從魔法波動中察覺,大家都回到自己的房間,或是在旅店大廳中喝著雞尾酒等待同伴,忽然,這時她聽聞兩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文特森,我們也去玩兒啊~”咦~這個聲音,似乎是伊洛王子!

“呃~”文特森想了想說:“王子殿下,我有未婚妻,你是帝國未來的第一人,這個不太好吧~”果真是伊洛王子,沒想到這個小王子也有些按耐不住寂寞要去泡妞兒了,還要拉著我的未婚夫,斯蒂芬妮心裏大氣!

“這樣啊~”性格柔軟的伊洛王子有些尷尬的低聲笑道:“我也就是想去喝點酒,看看節目,你要是不去,那就算了吧~”呦,這小王子還知道懸崖勒馬~

而正在伊洛王子往回走的時候,文特森瞅了瞅四周後,又追上去小聲問:“王子殿下,你說斯蒂芬妮照顧那個睡死過去的家夥,今晚不會再出來了吧?”

“這個,斯蒂芬妮小姐言出必行,做事分毫不差,應該不會吧~”雖然說的頭頭是道,但是這位小王子最後還是不確定。

文特森急促呼吸一陣後,忽然想通了似的低聲道:“伊洛,要不然我們就去吧,但是你要記住,回來後我們就說去看節目喝酒,隻是沒找到他們而已~”

“那個,我們去哪裏呢,那裏有節目看,還有酒喝啊?”弄了半天,這位想狂野一下的小王子還什麽都不懂呢!

文特森撇撇嘴小聲氣到:“還裝什麽,當然是去魔族的午夜酒吧,那裏有都是魔鬼身材的美女,今晚你爽了~”

“這個~嘿嘿~這個好麽?”伊洛王子還在不好意思的傻笑,當即就被文特森這位隱藏極深的老手抓走了!

不行,斯蒂芬妮這個未婚妻那裏能依,就要衝出去攔住他們,忽然,她殘餘的魔法力又感覺到在他們走後,路西法忽然出現在那裏繼續做著守衛的工作,這個魔族也不知道在搞什麽鬼,連一眼都沒瞅逃離崗位的二人,反而滿臉憂慮的摸樣,居然嘀咕出一句:“加納的身體怕是快不行了!”

“——呀!”聽聞這句話,斯蒂芬妮大驚,魔法瞬間中斷,女孩兒急忙轉身去瞅躺在**的加納,不知道為什麽,瞬間,她的心——好疼!

與加納第一次知道喝多了酒不能走直線同樣,斯蒂芬妮第一次知道,原來心疼至極的感覺,還可以讓人的淚水流下來,真的像媽媽說的那樣,她不可能一輩子都不哭,當有一天她的心疼到她承受不住時,她的眼淚就會流下來,媽媽還說,她為那個人而哭,那個人就是她一輩子要愛的人,可是那個人......怎麽會是他!

自己是在什麽時候愛上他了?

不對~不對~我是亞特蘭提斯魔法帝國第一天才,背負家族榮辱,我的另一半,必須是魔法領域的天之驕子,可是......文特森他居然背著自己去找那些魔族女人!

氣氛——太詭異了!

今天,就算斯蒂芬妮愛上了加納,她也絕對會站在家族的一麵,因為她不是普通人,她是永遠衝向第一的強者!

今天,就算未婚夫文特森去找魔族的妖豔女人,有潔

癖症的她會生氣,也絕對不會因為這事而改變什麽,因為她心中的第一比感情沉重得多!

可是,當兩件事湊在一起,風與雲連成一氣,魔法原理風雷變,衍化更強大的逆天力量,在這種時候,斯蒂芬妮心中那堅守的城牆,瞬間坍塌了!

斯蒂芬妮轉過陰厲恐怖的美目望向**昏睡的加納,芳心激流暗湧,文特森你可以去找女人,我為什麽就不能找男人,你這個比我實力還弱的男人,有什麽資格比我過的好,你應該臣服在我的腳下,永遠拜膜我的強大!

哈哈哈~好啊,你給我上眼藥,我就給你帶綠帽子,此刻斯蒂芬妮的情緒異常暴戾,我就把自己的第一次給我愛的男人,然後再跟你文特森結婚,政治婚姻,你玩我也玩,誰都不欠誰,不過就是為了家族出現更強大的下一代而已!

加納,加納他的身體怕是快要不行了,再次想起路西法的話,緊張不已的斯蒂芬妮毫不猶豫的掀開加納的被子,一股濃濃的酒味撲來!

說來奇怪,往昔她如果聞到這種味道,會作嘔的吐死,可是今天,將眼睛掙得大大的斯蒂芬妮,有一種想把這種味道吸光的欲望,她知道這種味道有一個名字——腐朽!

當聖潔女孩兒沾染到這種氣息,她就會撕裂自己背後潔白的羽翼,不顧一切的墜到地下,那怕她會摔死,也要去愛戀那個給她這個味道的男子。

這個時候,魔法美少女忘卻了所謂的時刻冷靜,她呼吸急促,幾乎快喘不過氣來,尤其當她的小手,摸到他強有力的胳膊,心都快跳出來了!

心裏害怕的女孩兒,輕輕的推了推睡死的加納,見這個家夥呼呼睡的正香,這讓她擔心他身體的心,多少放下了一些,但是路西法的話,還是讓她時刻不得安寧,尋找到正當理由的她,膽子大了些許,掀開他肚子上的睡衣,一點點的掀了上去!

——天呐!

他的渾身居然有這麽多傷痕,怎麽會這樣,他不是光元素的戰士,還有一個祭祀妹妹麽,為什麽,他這一身冷冽密布的傷痕,究竟是什麽時候烙印上去的!

她當然不知道在學院兩年期間,加納每天晚上苦戰各種魔獸的壯舉,當然,這些傷除了留下痕跡,並沒有影響到他強壯的身軀,不過在完美主義者斯蒂芬妮的眼裏,他一定是受了很多委屈!

女人,千萬別對一個男人產生同情的愛戀錯覺,否則你會感覺到,陷在沼澤地內,不停的沉淪,永世不得翻身!

“加納~”斯蒂芬妮的各種愛心泛濫,衝破了唯獨今日沒關的城門,她整個人撲在他強壯的胸口,為他的傷痕抽泣起來,她那晶瑩璞玉般的手指劃過他胸前翻滾的傷痕,在海天之間摩擦出照亮天地的火花,欲望燃起了熊熊火焰!

他的身體好強壯,胸肌、腹肌、寬闊的肩膀像鐵爐堡的城牆一樣堅固,脫掉上衣的他,渾身透著一股子誘惑少女的彪悍氣息!

呀~自己離他好近,察覺到這個矛盾時,斯蒂芬妮立刻起身,大眼睛又瞅了瞅緊縮的房門,深呼了幾口大氣,使勁推了他幾下都不醒,感覺這個天地就剩下自己時,女孩兒的膽子逐漸大了起來,她首先脫掉自己的鞋子,躺在他身邊狹小的床側一端。

曖昧的氣息縈繞,將純真少女的心挑弄到抓狂,她將小腦袋一點點靠在他強壯的肩頭,感受著肌膚帶來的溫度,她喜歡趴在他的身上,環抱不住他強壯身軀的無力感,有一種安

逸的感覺。

忽然,女孩兒看到了他微微泛起笑容的唇,他總是傻笑,就算不笑,唇邊也總是這樣微微的笑著,討厭,就是你親的我,現在我也要給淹死在酒缸裏的你,做做人工呼吸!

當兩片唇黏在一起時,什麽天大的事都停不下來了,那晚,加納房間內響起一聲嬌柔的慘叫,之後,醉到一塌糊塗的他,就做了一個很可怕,最後又很美妙的——夢!

哎呀呀,這做夢的時候,真是千奇百怪,什麽都有哇,加納居然夢到了自己是一匹黑色的駿馬,馳騁與天地時,忽然被一位女惡魔捉住,這女惡魔真是壞死了,她用鋒利的刀子剃光了自己一身晶瑩的黑色皮毛,成了一個光禿禿的傻馬!

然後她就想強行騎到自己的身上,娘的,想馴服我,那裏有那麽簡單,我當然不同意了,呃~就是吧,最後還是被身手敏捷的她得逞了。

算啦,她也懂得我們做馬兒的辛苦,剛開始時,她還慢慢的,甚至讓我休息一會兒,想必是個好主人吧,我逐漸的就從命了唄~

我靠了,後來,養成習慣後,這女惡魔原形畢露,騎著我策馬狂奔兩三個小時都不停下休息,太壞了,她實在是太壞了,最後我實在不抵了,就交代了......

清晨的朝霞,穿過隨風飄起的窗簾,驚動那一串串小風鈴時,昏睡一整夜的加納,才懶懶的睜開眼皮,揉了揉自己要痛死的腦袋,唉~嘴裏太幹了,就想找點水喝,然後繼續睡~

哈~同伴們還是挺好的,知道在我床邊放一大杯水,還是好人多啊,加納喜哄哄的拿過杯子,爽爽的來上一大口,美滋滋的~

“噗~~~~~”突然,加納一大口水噴出去,他的眼角下方,發現自己的睡褲,沾染了幾塊淡淡血痕,還是自己兄弟的位置,我靠,不是自己這個老大睡了一覺,小弟被人砍死了吧,連忙檢閱一下士兵,嗯~除了有點蔫頭蔫腦沒睡醒之外,還好好的活著,能用~

那這幾塊血痕是怎麽回事兒?加納瞅了瞅自己狼藉的床,唉~頭疼,大概是自己昨天喝了太多的酒,胡亂鬧騰的吧,還好在他僅有的記憶裏,喝醉的自己沒有說話,硬挺到**才睡死~

哈~不過昨天晚上的夢倒是挺有意思,雖然累的半死,但是渾身舒暢,尤其最後的時候......呃~怎麽這麽猥瑣?

靠~哥很純潔好不好,自戀一下下的加納比劃幾下全身的肌肉,擺個優美的造型,有點錯覺吧,他忽然就感覺,自己強大了不少?

哎呀!反應過來的加納嚇了好大一跳,他忽然發現,自己原本的一身傷痕都不見了,他娘的,我男人的標誌沒了,怎麽變得光滑溜溜,比小娘們還細嫩,這還讓不讓人活了,不行,我得弄個海盜的獨眼罩戴戴,否則罩不住啊!

事情真的有點奇怪了,加納走下床,四下裏瞅了瞅,房間裏沒發現什麽特別的事,但是他自己變化了好多,除了傷痕之外,仿佛,他長高了一點,當然不是那麽明顯,可是自己一身恐怖的傷痕確實沒有了,難道是小矮人魔法師的幫忙?

有可能,斯塔兒是山地矮人族的小公主,她應該有這個可能性的本事,但是......但是......

但是她再有本事,再有絕世珍寶,再有逆天強大的力量,也不可能讓我一個資質平凡的光元素戰士,在一夜之間突破三階中階戰士的死亡枷鎖,突破到——四階高級戰士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