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夜降臨前的晚宴中,雙方破例進行了一次理性的交涉。

來到北極光鏡,兩個團隊都有自己的目的,雷奧傭兵團想要打敗北極光鏡中的頂級大怪冰焰王,獲得冰魂晶體換取北極榮耀勳章,隻有擁有這個勳章,在日後建立分家時,才可以申領擁有貴族商業的經營權利,並受到帝國力量的保護,就算現在這個目的沒了,他們也要這個東西,來證明自己可以擔當家族未來的接班人。

而薩勒傭兵團的目的比較單一,他們就是為了錢,此行他們掏光了己方所有人的腰包,換取大量雷晶體,讓占卜師羅恩製作成雷神破這種戰爭物品,同樣要幹掉冰焰王,獲取冰魂晶體,一邊換取大量的金錢,一邊換取功勳值,增加傭兵團的等級,然後才能承接更高級,賺錢更多的任務。

這樣一來兩方就找出衝突所在,冰魂晶體不能一分為二,但是雷奧傭兵團可以支付對方雙倍的傭金,來做為這次的犒賞,目的化解,那麽就得說說戰鬥出力的問題。

薩勒傭兵團要保留自己一方能夠震懾雷奧傭兵團的雷神破,雷奧傭兵團可以不用抗怪,但是祭祀和魔法師等必須出全力,為他們治愈,雙方結合在一起,共同麵對危險的北極光鏡!

沒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這兩方看似仇敵的團隊,就這麽結合在一起,將物資儲於穀外,趁著黑夜來臨,踏入了傳聞中神秘的——北極光鏡!

哇~剛進入北極光鏡的雪穀,加納抬頭就看到了,漆黑天空那一道道炫彩的光芒,是綠色的,還有紫色的,它們仿佛在浮動著,不停的搖晃著,逐漸的紅色、藍色,也相繼出現,好似天空有一道道會變色的輕紗在飄蕩,那是女神對愛人的呼喚嗎,哇哦,好淒美的景色,好浪漫~

“吼~~~~”震天動地的咆哮打斷了兩隊欣賞北極美景的心情,然而,在他們前方,並沒有出現什麽冰怪!

“應該是冰怪之間打起來了吧,我們往裏邊走,盡量躲過那些魔獸。”撒冷站在前方老大位置,下達著首領的命令。

眾人並沒有說什麽,而是跟這位表麵大膽,實則心細的團長貼著山穀的一端前行。

剛走幾步而已,加納忽然道:“我感覺,這個山上會有大雪球滾下來砸我們~”

轟~隆隆隆~~~

就在他剛說完後,山體高出便滾落一個個大雪球,而且越滾越大!

“啊啊啊啊~~~”最後在他們淒厲的尖叫聲中,滾成小房子般,將它們三十多人全體衝散!

足足用了半個多小時,眾人終於從雪地中被解救出來,還好,除了缺氧,臉色憋紫以外,人倒是沒有什麽大礙。

“加納!你不要亂想,控製好你的思想,懂麽,啊,你懂不懂!”眾同伴衝著他跳著腳的大叫!

“嗯~你們說什麽,大點聲,我好想快能聽見了,再大一點聲~”加納的耳背,徹底將大家幹敗了~

那位臉色慘白的女孩子連忙寫上紙條,將眼下的危機告訴他,要他不要亂想,這裏是北極光鏡,如果亂想的話,精神力過大,會出現心中所想,

十分危險!

“切~”加納一副不以為德行道:“本天才學習成績第一名,我還用你們提醒,還是我來告訴你們吧,這雪球是因為我們身處山下脈絡所產生,並不是念力,君子不立於圍牆之下,連這你們都不懂,而前方那些冰魂晶體,才是眾多來北極光鏡之地人們的心中所想,準備好戰鬥吧,哼哼~”

我靠,這家夥這麽囂張,薩勒傭兵團眾人當時被他鎮住了,這幫家夥也是夠壞的,當即把加納再次推在前邊,讓他帶路!

手持巨盾的加納,瞄了一眼指北針,繼續往前走,在他們剛走出山下,步入正規前進道路時,一隻隻奇形怪狀的冰晶野獸出現,這些野獸很平凡,都是他們常見的二三階小獸,什麽螺紋鬣狗、奔雷豹、卷馬、波瀾虎等等,都是坐騎的怪物,然而,他們已經沒有往昔的外形和溫和的習性了,現在,他們是全身冰晶體的怪獸,善於奔跑的它們不斷追蹤他們進行襲擊!

在這種四麵危機的時刻,加納每每一遇到危險,就大叫連連的往身後跑,那幫想把他推在前邊當炮灰的家夥們,當即堵住他的退路就不讓走!

“喂喂~”黑大個上前推搡著他,呲著雪白大牙喝道:“你應該用盾牌去阻擋,遇到危險就逃跑,你是男人麽?”

“你說什麽?”加納嚇的大吼大叫:“我聽不見,媽呀,嚇死我啦,大家快跑哇~~”

“我看誰敢跑——唰!”忽然,撒冷團長抽出長劍,抵住加納的脖子大喝:“臨陣逃脫者——殺無赦!”

“太過份了!”瑪裏奧氣的暴跳如雷:“說好了你們出戰士,現在自己又不上前,拿我們祭祀在前邊頂著,你當我們是炮灰麽!”

“哼哼~”黑大個撇撇厚嘴唇道:“我們已經死了三個人,而你們還一個人都沒受傷,就應該你們出人在前方頂著,要不然的話,就把他這身防禦力極強的裝備給我們用,大家說是吧!”

“沒錯,就是,他一個貴族,就是裝裝樣子,這麽好的盔甲和盾牌,應該給我們用,拿來吧,交出來......”薩勒傭兵團居然在這種時候,以前進為名打劫,實在是令人厭惡,而且雙方剛和好,立刻就起刺,這擺明了就是沒把他們放在眼裏,而且要在這次的行動中,讓他們也戰死幾個人,雙方達到持平狀態!

就在這時,一臉茫然的加納忽然發現,身前那位手持巨斧的戰士,伸手就來搶他的盾牌,本能反應般,他急速退後幾步,但就是這幾步的動作,甚至讓兩隊三十多人,懷疑起他是不是絕世高手,天呐,一頭巨大的雙頭冰狼,無聲無息從天而降襲擊領頭者的他,但是因為他以進為退的幾步,恰好讓他躲開了頭頂衝過的雙頭冰狼,而他前方的那巨斧戰士,可是遭了秧!

吭哧~吭哧~雙頭冰狼的兩張大口,咬住那巨斧戰士的雙肩!

“啊~~~~~~”巨斧戰士一聲絕望的慘叫,他的氣血值再雄厚,也沒有優質的盔甲防禦,瞬間就被冰牙穿透了肩胛骨!

“不~快殺死這個畜生,殺死他,把他推開......”眾人齊齊上陣,刀砍斧劈,魔法縱橫

,幾乎不到喝兩口水的功夫,就把雙頭冰狼斬殺而死,可是,就算這冰獸一直到死,也沒有把獸牙抽出巨斧戰士的身體,眾人眼睜睜的看著那名戰士氣息漸漸微弱,瞳孔漸漸渙散......

“為什麽死的不是你!”撒冷團長的劍,橫在加納的脖子上,一臉瘋了似的咆哮!

“你說什麽,我聽不見,我聽不見,我聽不見啊,你們還要我說多少遍!”加納沒好氣的大叫。

蘇菲雅走過來神情肅靜的道:“不是加納的錯,而是他自己的錯!”

“什麽!”黑大個站在女孩兒麵前,高出一個頭的他,猙獰的大吼:“你在說什麽鬼的話,我的兄弟他做錯了什麽,一切的錯都是你們這些貴族,如果我兄弟擁有他的盔甲,就絕對不會死,甚至不會受傷,見鬼,我還跟你們說這些做什麽,你們的戰士,把裝備都給我們,快點交出來!”

“你們想都死麽!”蘇菲雅冷冷的嬌喝:“雙頭狼,是貪念的象征,是他想貪墨別人的東西,才會慘死在這裏,別忘了,這裏是北極光鏡!”

“讚美月光女神~”摩德走出來,神情冷清無比:“在北極光鏡中,不要再說那些違心的話,否則隻會被自己的貪念害死,就連想那些違心的事,最好也不要!”

無疑,兩位尊貴紅月魔法師的話,給薩勒傭兵團的人一個當頭棒喝,他們雖然口口聲聲自己是弱勢的一方,要人家貴族的東西,但實際上,他們知道加納是什麽樣的人麽,他們不知道,他們隻想要加納的東西,心裏默認的將他視為那些為富不仁貪婪者的後裔,將自己的怨念擴大,但這樣,真的是對的麽?

你可以去要讓你不幸福的人付出代價,但前提是,請你先查明事實真相,當然,如果誰阻攔你的話,那他必然該死,尋求真理的路上,有些事你必須做了,才可以理直氣壯的去爭取一切。

不明事理的隊伍依舊前行,但在危機生命的前提下,總算沒有人再去搶奪加納的裝備,麵對他們的將是一場艱難的硬仗!

來到北極光鏡中的人們,心中所想的冰魄晶體,這個恐怖的晶體在冰焰王的外圍,形成了一道亮晶晶形體的銀橋,橫欄在隊伍前行腳步的眼前,這種三階以上的冰怪,會使用一級冰法,而且數量極其繁多,就像人心麵對欲望一樣,多到令人發指的境地。

然而他們擁有冷卻衣襟的冰晶核,在一定時間內,可以穿插縱橫在冰魂晶體的銀河世界裏,他們必須記住,在此番的行動中,必須做到兩件事,一是不許勞累導致身體發熱,就連喝口熱乎水都不行,二是不要在冰魄晶體周圍使用魔法,否則它會瞬間感應到你的存在,對你進行毀滅性的攻擊。

其實,如果要打冰焰王的話,還必須收集冷血武士的魂魄,以及殺死蒼穹冰雀獲得的雪珠,隻不過他們這些小貴族在來時的路上,已經在雇傭兵手中收集到了這兩種物品,他們的目標,就是直接穿插進入冰魄晶體群,直搗冰焰王的——老巢!

兩個團隊中靜靜而平緩的腳步,一直再進行,彼此之間內心的鬥爭,也從未停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