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宇智波佐助”

佐助放下寧次和木葉丸無力的身體,交給身後閃出的小櫻。小櫻一看到佐助放下寧次和木葉丸的身體,便蹲身查看他們的傷勢。

佐助眼中透出愁苦的神色,他閉了一會眼,再次睜開了眼睛。

他的雙眼盡是殺氣,寫輪眼如鮮紅的人血一般,透lou出不祥的氣息。

他話也不說,望著那個少年,道:“你會收手麽”

少年冷冷的笑了笑,沒有說什麽。

佐助閉上了眼睛。

一瞬間,佐助消失了身影,少年和佐助打鬥起來。兩人左近右出,瞬間鬥了十幾回合,他們的身影幾乎都看不見了。

少年右手兀自捏著劍決,卻用左手抵擋住了佐助所有的進攻。佐助心中微微一驚,但他是絕頂高手,雖然驚歎對方的實力卻不曾亂了陣腳。隻見他雙手成爪,向那少年肩頭抓去。少年見這一招來得極快,也是暗暗留心對方來勢。少年左手一拂,登時將佐助雙爪拂得低了幾寸,便是這個間息少年一個飛身棲到佐助身後,左手伸出雙指,直點佐助後心。

佐助見雙爪無法抓住對方肩頭,立刻由爪變拳,他突然感到後心一涼,知道這招的確陰狠無比,心中不敢一絲一毫的大意,隨著那少年指尖陰冷的寒風,佐助向前一倒,避過了來勢鋒芒。

少年讚賞的看了看佐助,卻不停手上攻擊。佐助心中大驚,雖然躲過了少年的背後攻擊,此時他撲在地上,豈不更將整個背暴lou在對方眼前想到這裏,突感背後又是一陣涼風。

顧不得多想的佐助伸出右手,隻見他手上陡現藍色光芒。

千鳥銳槍

隻見藍色光芒形成一把銳利的槍,紮向少年。

少年一驚,不敢小視了這招,忙側身躲過對方的攻擊。便是這銳槍刺出的瞬間,佐助一個挺身,飛向遠方,跟少年形成對立之勢。

佐助喘息著,剛才實是他十年以來最凶險的一戰,若不是他變招極快,恐怕此時以然是一具死屍。最恐怖的是,對方竟然隻用一隻手便將他逼到這個程度。那少年冷冷的看著他,臉上不lou出任何表情。從剛才跟佐助開打以來,少年臉上便是這副表情,其實他的動作幅度也比佐助小了很多,旁人看來,都以為這少年隻是不停的轉身,腳下卻不曾有過大幅度的移動。

佐助狠狠的攥著拳頭,閉上了眼睛,待得他再睜開的時候,寫輪眼變成了萬花筒的狀態。少年“哦”了一聲,不置可否。

佐助看著對方的輪回眼

月讀

對方進入了佐助的精神世界

成功了

看來,對方雖然實力驚人,在幻術這個方麵卻好似沒什麽技巧。佐助將那少年捆在一十字架上,十字架瞬間通體通紅,好似被高溫燒烤一般。少年聲嘶力竭的叫著。佐助笑了笑,少年身後的十字架突然變成了一條毒蛇,這蛇十分的長,快要將少年全身都覆蓋嚴實了。少年驚聲尖叫著,卻沒有一絲反抗的實力。

佐助變著法兒的折磨那少年,月讀一旦解除,那少年的心智便會瓦解。

佐助冷冷的問:“服了麽”

少年停止了呻吟,抬起頭,看著佐助,佐助一時間隻覺得頭暈目眩,眼前漆黑一片。待得眼前有了光亮,他立刻發現自己竟然被一條毒蛇纏繞著,跟剛才少年的遭遇一摸一樣

隻聽那少年冷冷的問他:“服了麽”

佐助喘息聲越來越重:“不可能你不可能”

少年:“有了這雙眼睛,沒什麽不可能的。”

現實

佐助回來了

他虛弱的趴在地上

少年緩緩的走了過來,佐助抬頭看了看周圍,隻見小櫻渾身是血,倒在寧次和木葉丸的身旁。

少年:“服了麽”

佐助咬了咬牙,心中一個堅毅的聲音兀自自言自語:“什麽是服自從敗給了鳴人,我便從來沒有敗過。這一生除了鳴人那個家夥,我服過誰我服過誰我服過誰”他心中聲音越來越響,好似渾身又充滿了力量。

佐助大喝一聲,暴起身來。

天照芒

此乃佐助最厲害的兩個術之一。本來那天照以然是最厲害的殺招了,佐助近年來卻又從天照之中提煉出了“芒”此術比原來的天照要更強

隻見空中出現一團黑火,黑火慢慢聚集,竟然出現了黑色光,這黑光衝向少年少年大驚,這光來得太快,便是少年這等功力也來不及躲避,少年伸出左手,竟然想用左手抵擋那天照芒

隻見少年左手出現一團巨大的查克拉,這查克拉強大無比,好似一團棉花,卻又無堅不摧。

“啊”

少年一聲慘叫,倒在了地上。

遠方樹林,一顆大樹中間出現了一個洞,透過這個洞又看到了千千萬萬個由於這芒光的通過而形成的洞。隻見這洞越來越大,最後竟然將一座小山的半邊都燒沒了。那小山隔著眾人幾十裏地,從佐助站身的地方向那裏看,中途沒有任何障礙物。

少年倒在地上,他失去了左手。

他從肩膀到手掌,都被那芒光所吞噬。此時此刻,他肩膀處竟一絲血肉也無光禿禿的竟也不流鮮血。

佐助虛弱的蹲下身來,他朝小櫻看去,隻見小櫻眼中透lou出許多的讚許與關愛。佐助笑了笑,兀自喘著氣。

此時一個冷冷的聲音道:“你很強。”

少年

是那個少年

少年站了起來,他的眼神變了變得更冷讓人不寒而栗。

少年原本被稱作肩膀的地方此時才噴湧出鮮血來,隻見那慘不忍睹的地方不停的留著血,被芒光吞噬的痕跡顯得十分可怖。但少年的右手卻仍然捏著劍決,巨大的查克拉沒有被撼動一絲一毫佐助看到了對方的眼睛,他突然感到一陣寒意

這寒意似曾相識

對了,當年的中忍考試,大蛇丸看他的時候,也是這般寒意逼人

佐助怕了。

多少年來,他從來沒有怕過。但眼前這個少年,卻似魔鬼一般,恐怖之極。

少年一字一頓的道:“要生,還是死”

佐助顫抖了,他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無法

少年驅動查克拉,竟然從肩膀處又長出一個胳膊完好無損

“佐助”這聲音來自小櫻,隻聽她道:“還記得當年你是怎麽動的麽”

佐助的思緒被拉到了那年的中忍考試。對了,對了,疼痛

想到此處的佐助要驅動右手拿出自己的苦無,但便是如此細微的動作,自己也無法辦到。

佐助心中的聲音愈發清晰:“佐助你不能輸你不能輸”

少年:“你不用選擇了,我已經替你選擇了。”

少年神羅天

巨大的撞擊。

查克拉的撞擊。

煙漸漸的消失了,少年眼前出現了一具靈體。

須佐之男

佐助大口的吐著血,看著外麵的少年

少年知道,此時的所有攻擊都是徒勞的。不知為何,他好似陷入了思索。

少年:“不是我無法打敗你,而是打敗你會讓我的計劃推遲一些不過,看來不打敗你計劃便不能實行了。既然這樣好吧受死吧”

佐助:“受死吧”

少年與佐助同時大喊,兩人的聲音相互交織。

什麽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須佐之男消失了

不敗的須佐之男竟然消失了

小櫻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煙霧漸漸消失,佐助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小櫻:“佐助”

少年站在佐助旁邊,俯視著地上的佐助,緩緩的道:“你讓我耽誤了一些時間。”

憑多年的醫療經驗,小櫻知道佐助此時危在旦夕,但卻是可以救活的。可此時誰又能阻擋這個惡魔呢便是小櫻自己阻擋住了他,沒有自己的醫療技術,其他人又有誰能救他呢突然,她想到了一個人這個人是她曾經最好的朋友井野

少年伸出左手,神羅天

小櫻哭了,哭得聲嘶力竭

少年後退了一步。

少年麵前多了一個人,此人身穿綠衣,給人一種飄然的感覺。小櫻見過此人,他是鳴人的朋友,小櫻依稀記得此人的名字,清風

少年打量著眼前的人,眼睛lou出了一絲自從小櫻見到他以來從來沒有出現的驚訝。清風淡然的看著少年,從衣袖中拿出一根銀針,紮進佐助的體內。

少年伸出顫抖的不用結印的手,顫聲道:“你不是忍者吧”

清風:“不錯”

少年:“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等的人,終於出現了”

清風不解,沒有說話。

少年大喝一聲,好似化作一道閃電一般,衝到清風麵前,清風大驚,他哪裏想到對方的實力竟然到了這種地步

清風使出了自己的殺招渾圓微波拳

微波陡現

隻聽得砰的一聲清風飛了出去

沒有人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麽隻見大地都被打出一個巨大的洞,這洞巨大無比,怕已到了木葉整個村子的五分之一

清風遠遠的躺著,滿身鮮血。

論當今忍界,鳴人是忍界第一乃勿庸置疑的。宇智波佐助和江清風實力卻是相差無幾。但為何佐助跟對方打了將近百招,清風卻被一招便擊敗了呢

倒不是清風實力差,少年贏便贏在了一個“怪”上。沒有人一出手就用這麽凶狠的招數,沒有人能這麽快的用出這麽凶狠的招數

但少年能。

清風萬萬沒有料到,對方出手的速度如此的快。難道剛才少年跟佐助對戰出手便不快了麽快,但不似這般快

不知為何,少年看到了清風,竟然流lou出一絲恐慌,少年為何一出手便認真對待,還是一個謎

少年的胸口起伏著,不可思議的看著清風

“你很強,但也隻是宇智波佐助的境界。你不是我要找的人。”

清風滿身是血,並不回話。

“你是我們要找的人”隻見狂風大作,一群身手淩厲的人出現了。

一個金黃色的女人跑了過來,抱住了小櫻:“小櫻小櫻我是井野啊”

花火看到自己的情郎倒在一邊,發瘋似的衝了過去。

“井野快,快去救佐助”

“佐助”

此時的小櫻才看清來人。

首先看到的是那一抹綠色,小李正在看著她。小李的身旁站著一個瘦瘦高高的人,額頭上寫著一個愛字,不是風影我愛羅又是何人他們的身後,雷影、水影並排屹立,他們的身後依次是鹿丸、手掬、勘九郎、誌乃、牙、丁次、花火、卡卡西、大和與凱。

小櫻放心了,這麽多實力高強的人出現,她終於放心了。

少年看了看這些人,竟然笑出聲來。

眾人都不知他為何發笑。但此時事態危急,眾人顧不得許多,全都用出了自己最得意的招數

兩道綠光閃了出去小李和凱竟然同時開啟了八門

我愛羅的沙子像一條大河一般,直搗少年老巢。手掬將查克拉聚集,用扇子扇出一道道風刀。勘九郎用自己最得意的傀儡,使出了三色秘笈。雷影、水影同時發難。

卡卡西用了神威。大和結印,出現了許多的木頭,這木頭似要縛住那少年一般。

誌乃、牙、丁次此時反倒cha不上手了。

少年躲著,避著,突然大喝一聲:“來得正好”

小李和凱突然感到一陣突兀,渾身竟然沒了一絲力量我愛羅心中大驚,忙將沙子撤回,但卻也慢了一步,他體內的查克拉所剩無幾,若非他察覺的早,變招又快,恐怕自己所有的查克拉都要被吞噬了。

卡卡西和大和也感到自己的查克拉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雷影、水影也同時被吸取了查克拉。

所有發難的人中,包括手掬和勘九郎,所有的人都在一招內敗了。按理說,手掬和勘九郎的術可以隔很遠發啟,不用跟少年直接接觸,查克拉應當可以保全。哪裏想得到他們的查克拉也跟同伴們的一同消失了,難逃被吞噬的厄運。

鹿丸、誌乃、牙、丁次、花火大驚,除鹿丸外,四人都衝了上去,查克拉也消失了。

鹿丸想要阻止誌乃他們,但己方的人出招快,落敗也快,自己話還沒出口,己方的人已經敗了。

花火此時雙眼已成正常,但便是剛才那一瞬,她的查克拉正被吸嗜的那一瞬,她看到了對方查克拉的走向花火虛弱道:“他右手的查克拉越來越強他吞了我們的查克拉”

鹿丸料到了此點,但沒有花火,他卻不敢也不願意確定自己的推斷。

鹿丸聽遠方廝殺聲以然很小,但卻仍然有。可見木葉這邊的人並沒有完全撤離亂石穀。

“哈哈哈”

仰天狂笑

他是那麽的不可一世他是那麽的狂妄

少年:“終於可以發動了”

鹿丸知道沒有人可以阻止了

少年:“一鼓作氣一鼓作氣”

出現了許多少年

皓月、秀銘、信長、夏影、奈月、彩夏、舞、清一、勝元、由美、庫德

鹿丸大喝:“不要進攻這樣隻能助長他的威力”

眾人都是一愣,此時他們才看到周圍倒著的自己的親人同伴。

皓月渾身一陣,喃喃道:“不可能,爸爸敗了”

眾人都同時看向少年,少年冷冷的道:“多幾個也無妨”

鹿丸:“撤退”

晚了

所有的人都感到自己仿佛被無形的空氣束縛住,自己的查克拉瞬間流逝了

所有的人,都倒下了。

唯獨少年站著

少年高傲的看著旁邊倒下的人。

他沒有殺他們,一個也沒有,一旦那個術施展,所有的人都無法抵擋。

一次解決

多狠啊

少年身子慢慢騰空,周圍的人都倒在地上,即使身上沒有一絲力氣,卻也要努力抬頭去看那少年的一舉一動

少年越升越高,捏著劍決的右手上無形的力量愈漸強大,那力量超出了生死,好似無窮無盡

突然,少年右手的力量消失了,但眾人都知道那力量沒有消失

果然,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那雙眼睛。

天地間仿佛都被那眼睛注視著。

輪回眼

此刻,沒有了天,沒有了地,隻有那可怕的輪回眼。眾人此刻回想起自己的一生,罪孽、榮譽一齊湧上心頭。

那眼睛的紋路越來越清晰,眾人好似躺在一個輪回眼的世界

整個天變成了輪回眼的紋路,地也是如此

眾人無法呼吸,確切的說,是不知道呼吸為何物了。

就這樣了麽

就隻這樣了麽

不甘心啊

但,不甘心又有何用呢

少年:“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輪回”

那一刻,仿佛靜止了。

世界變得十分安靜。

死一般,安靜。

眾人都仿佛很累,想要睡覺也似

睡吧

睡了就解拖了

是什麽

亮光

是亮光

亮光照進來了

對亮光就是希望

眾人睜開疲憊的眼睛,亮光瞬間刺得他們的眼睛好疼,好疼

眾人耳邊響徹著轟鳴聲

這聲音超出了世間的聲音,仿佛離眾人很遠,很遠

聲音漸漸清晰了

眾人都仿佛受不了這聲音

但他們卻無法捂住了耳朵

聲音越來越大,大到似乎沒有了。

原來聲音到了極點,就是聽不到啊

難道,又要睡覺了麽

眾人心裏都是一驚

不對啊,此時完全沒有睡意

怎麽回事兒

又聽到了

又聽到了

聲音漸漸的,變小了

是的

變小了

消失了

靜得出奇

眾人此時才能看清周圍景象。

一切都沒有變化。

沒有變。

他們還是躺在原地。

天還是天,地還是地。

不對

還是有一些變化的

場中站立的人多了一個

除了那少年,多了一個

那人與那少年互相對視,卻不說一句話。

此時,又能說什麽呢

所有的人都醒了,都看到了場上的兩個人。

不知為何,彩夏和舞同時生出怪異的感覺。

但那怪異卻不知來自何方。

少年突然發話了,聲音中透lou出了無奈:“沒想到,我要等的人,等了這麽多年也沒有出現。偏偏在我不想讓他出現的時候出現了。過了這一刻,我便不怕你出現了。”

眾人此時才打量那憑空出現的怪人,隻見他濃眉大眼,黑色的頭發亂蓬蓬的。眼中透lou出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恬淡淡然悲憫都不像。但此時也不由得眾人分神去想這東西了。

舞仔細打量了那怪人,心中驚奇又多了幾分。突然,她想到了什麽她猛的看向彩夏,隻見彩夏lou出跟她一樣的神色,顯然跟她想到的一樣

“小弟”

“小飛”

她們幾乎是同時叫出來的。

不錯,來人,正是三年前死了的小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