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大叔和冒充比利歐的那個人相互攙扶著向遠方走去,舞、彩夏、直樹都笑得合不攏嘴。全文字無彈窗小說網小飛心裏卻有一絲不是滋味,他也說不出為什麽會同情那兩個人。

彩夏道:“你說了半天,就為了這個小掛件兒”直樹:“小掛件兒這可是寶貝我看過書,知道這方麵的知識。”

卻說這直樹,就嗜好看個亂七八糟的東西。有一天直樹的父親看不慣直樹的作風,便不讓他繼續看書。在一係列的“看書與反看書鬥爭”中,他們父子倆發揮了優秀的語言天賦,大戰幾百回合。最後他父親對直樹說“你要是能背下這本書的前一章,我就準你繼續看錯一個字你就算輸”

直樹卻道:“這有什麽難的背就背”於是小直樹就行雲流水的背了下來,背的那叫一個濤濤江水,連綿不絕背的他父親兩眼放光,周圍認識他們的人議論紛紛。

後來他父親拿起一本一千多頁的書讓直樹背,直樹竟也能背下來。直樹“過目不忘”的本領便傳開了。彩夏當然也知道,於是直樹說他了解這方麵的知識,也不由得她不信。

眾人說到這裏,卻看到比利歐回來了。他的手裏卻有拿著任何東西,卻從背上解下來一個包,裏麵全是新鮮的蘑菇,還有許多野菜。眾人驗證了身份,齊齊湊了過來。直樹是吃貨中的“肉食動物”,他剛大戰一番,當然是饑腸轆轆,道:“啊就吃這個”

比利歐:“嗯就吃這個,你要是不願意吃,自己想辦法。”說完他就自行架火去了。

直樹:“嘿他算了,我吃兵糧丸吧。”彩夏:“不行兵糧丸是關鍵時刻吃的。”直樹麵如土色,獨子發愁去了。

小飛雖然也是吃貨,但小飛卻是那種跟“肉食動物”型的直樹不同的“來者不拒”型吃貨,他吃的很開心。

其實比利歐已經跟最開始不同了,經曆了訓練、闖關,比利歐雖然依舊冷酷,但他們卻早就不知不覺中成了朋友。也許比利歐自己都不知道吧。

眾人就這麽過了三天。三天之內淨有人來打他們卡片的主意,但都不約而同鬧了個灰頭土臉,好生狼狽。說也奇怪,這些人並不甚是高明,可小飛五人卻都沒有奪得他們的卡片。

這天夜晚,輪到比利歐守夜。月光如紗,時不時傳來的野獸的聲音眾人也不會像剛開始來到這森林時那麽反應大了。

小飛睡夢中隱隱約約聽到急促的呼吸聲,便起來看了看,竟看到比利歐的手臂在不停的流血,比利歐看起來十分的憔悴。他伸出自己流血的那隻手,輕輕一揮,前方空地燃起一片火光。小飛心中驚歎一聲,心道:“原來他是火屬性的啊。不對啊,先前他用過水屬性的查克拉,難道他同時具有水火兩個屬性”忍界有很多忍者同時具有多個屬性,但同時具有的相斥的屬性卻是不可想象的

小飛慢慢走了過去,問道:“怎麽了”比利歐仿佛一驚,臉上像罩上一層霜一樣,冷冷的道:“滾開”那火也突然熄滅了。

小飛不知道為什麽他反應如此激烈,想起先前比利歐總是紮自己的手臂,疑問便湧了上來,道:“你告訴我,到底你為什麽總是這樣”比利歐用力拔出紮在自己手臂上的苦無,喘了好一口氣,道:“你管不著”說完站了起來,緩緩走開。

“可,我們是朋友”比利歐聽到“朋友”二字便緩緩轉過頭來,像重新打量小飛一樣看著他。小飛看到了比利歐從來沒有過的眼神,那眼神是那麽的傷感、那麽的柔和。

良久

比利歐就這麽看著小飛。小飛卻傻傻的笑了笑,道:“朋友,難道不應該分享痛苦麽”

比利歐慘然笑了笑,道:“世間的事情不像你想的那麽單純,朋友,朋友天下哪裏有真正的朋友”

比利歐好似突然想起了什麽,恢複了冷冷的樣子,道:“明天還需去奪卡,去睡覺吧。”說完坐回了那個地方,閉目養神。

小飛看問不出什麽,也就作罷,回去睡覺了。

睡夢中,他又重遊那片土地,一成不變的情節和畫麵讓夢中的小飛大呼連連。最後他還是來到了那看不清模不著也不知倒地是什麽洞口。他伸出手,卻撥不開雲層,雙腿使勁,卻無法移動半分。

“小飛小飛忍者怎麽能睡懶覺呢”小飛聽到了彩夏的聲音,緩緩睜開了眼睛,看到他們都圍在自己身邊。

小飛:“哦對不起我又做夢了。”小飛又夢見了那個總是夢見的夢,每次他做這個夢都很難被叫醒。

比利歐:“快點兒我們現在就去找尋目標,奪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