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麽覺得一直被人跟蹤著?”

楊長簫走出山洞,站在一處石台之上,望著那茫茫的臨海,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聞言,被綁住的夜沫熙微微抬頭,美眸之中閃過一抹得意,顯然夜家應該是找到她留下的記號了。

看到他一臉的迷惑,夜沫熙嘴角的笑容更加燦爛,心中更是冷笑道:“混蛋,等我表姐找到你,一定要將你抽筋扒皮!”

楊長簫漫不經心的瞥了少女一眼,她那嘴角的弧度被他盡收眼底,以前他實力不濟即便是有這麽一個天大的人質在手也不能尋仇,但是如今他的實力逐漸提升,想要報仇已經並非是遙不可及之事。

忽然,楊長簫一個縱身躍下石台,手持大劍,如同一頭獵豹一般瞬間便是沒入了林海之中。

對於他的這個舉動,夜沫熙一臉的鄙夷,心道這家夥現在終於害怕了?要逃命了嗎?

在不遠處的一顆大樹後麵,一名黃衣人看著那紅裙少女,雖然相隔幾十丈,但是她依舊認出了夜沫熙,眼中也盡是得意之色,他第一個找到了沫熙小姐,夜家必定會給他重賞。

在確定之後,這人便是一臉狂喜,身形也是驟然退後,他的任務就是尋找線索,能夠將夜沫熙綁架的人實力絕對不會比他低,那種直接衝上去救人的傻事他自然是不會去做的。

“呃……”

突然,一柄冰涼的劍抵住了他的後背心,那種感覺令人毛骨悚然,臉色瞬間煞白,他不敢有絲毫的動作,便是試探性的問道:“再下隻是路過此地,請不要殺我!”

聞言,楊長簫冷笑一聲,道:“老老實實回答我,你們來了多少人,別廢話!”

黃衣青年知道是遇到了硬茬了,當即眼目之中盡是恐懼,問道:“這位大哥,如果我盡數招出,你可否放了我?”

“廢話真多!”

楊長簫劍眉一凝,直接一劍斬斷了黃衣青年的手臂,並用天誅刺在那斷臂之上,噬天劍道運轉,這斷臂瞬間幹

癟了下來。

那黃衣青年的手臂血流如注,哀嚎一聲就跪了下來,再當他看到那劍上幹癟下去的手臂,更是嚇的當場尿了出來,連哀嚎都不敢了。

黃衣青年知道這人就是綁架夜沫熙小姐之人,當即再也不敢廢話,戰戰兢兢的說道:“夜沫妃小姐讓夜魂帶隊,我們一共有一百多號人,分頭尋找夜沫熙小姐留下的暗號!”

聞言,楊長簫眼眸微凝,問道:“既然有一百多人,為何這裏隻有你一人?”

“夜魂為了盡快找到沫熙小姐的線索,讓我們分開搜索!”

黃衣青年老老實實的回答,他不敢有絲毫的隱瞞,手臂上的劇烈疼痛使得他臉上毫無血色。

“夜魂什麽實力?現在何處?”楊長簫雙眸微眯,冷冷的問道。

黃衣青年已經滿頭大汗,嘴唇已經幹澀,吞了一口唾沫回答道:“他就在前麵那個山頭,現在恐怕已經往這邊趕來了!”

話剛說完,他便是發現那柄鏽劍洞穿了他的心口,那刺穿他的劍上麵甚至都未曾沾血,當他用盡全力想要回頭看看究竟是誰,但是腦袋剛回到一半,他的身形便是急速萎縮。

將天誅歸鞘,楊長簫一腳踢開身前的幹屍,眼神之中血芒消散,低聲呢喃了一句:“夜沫妃,看不出來你狗腿子還蠻多的嘛!”

此時的密林一片死寂,這種寂靜充滿了壓抑,仿佛連自己的心跳都是可以聽的清清楚楚。

少時,在先前那擊殺黃衣青年的地方出現了四名青年,他們身著不同的衣袍,顯然也非同一宗族,此刻他們都是一臉驚駭的看著那幹枯的屍骸。

楊長簫瞳孔微微一縮,濃濃的戰意即刻升騰而起,對於這些對手他現在可算是求之不得。

就在幾人查看屍骸之際,楊長簫陡然從幾人後麵掠出,如同猛虎撲食一般,躍入了四人身邊。

“唰唰唰……”

破掌式、破拳式、破肘式、破腿式,連續四劍斬出,帶起四抹衝天的血光。

四人聞聲猛然抬頭,便是驚恐的發現他們的頸脖處正往外飆著血,同時自己的頸脖處也隱隱作痛,瞳孔逐漸放大,喉嚨中呼呼作響。

隱隱聽到腳步聲,夜沫熙剛回頭,便是看到了夜魂跟兩名其它家族的子弟。

夜沫熙看到夜魂兩眼射出綠光,如同那些荒原暴狼一般,貪婪的盯著她那由於被捆綁而展現出的前凸後翹的身材,心中的驚喜瞬間消散,強行壓下怒火,道:“夜魂,怎麽是你?你是來救我的麽?”

“呃……”

夜魂聞言,先是微微一怔,旋即那貪婪的眼神再度不舍的在少女的嬌軀上遊走了一翻,才仿佛回過神來,莞爾的道:“沫熙小姐,那混蛋沒有把你怎麽樣吧?”

“沒有!”

夜沫熙幹淨斬釘截鐵的否定他的想法,不滿的撅著嘴巴,道:“本小姐隻是由於受傷被綁住了,想要占我便宜簡直做夢……”話還未說完,她便是發現這個夜魂居然直直的盯著她的身子,特別是她的胸前。

夜魂看著那紅色的肚兜中若隱若現的春光,當即渾身充血,喉嚨發幹,眼睛更是如癡如醉的盯著少女的嬌軀,吞了一口唾沫道:“沒有被那家夥捷足先登便好,我給你們夜家當了十來年的下人了,今天該是你們夜家給我一點利息了!”

說完,夜魂在回頭對著身後兩人道:“你們在這裏給我望風,等我完事後你們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兩人聞言,都是摩拳擦掌雙眼發直的盯著眼前的少女,如果不是由於夜魂還沒有享受,他們恐怕早已經如同餓狼般撲上去了。

“混蛋,你要幹什麽?你難道不是夜家的人麽?”

夜沫熙看著雙眼充滿血絲正開始寬衣解帶的夜魂,嚇的俏臉瞬間蒼白,她怎麽也沒有想到以前對夜沫妃言聽計從的家夥居然敢褻瀆她。

“你要是敢碰她一下,我會讓你後悔做人!”

就在這時,林子中傳來了一句充滿威懾的話語,使得幾人都是一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