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擊殺鐵無情之後,平日驕狂不已的楊閆已經是腿如篩糠一般,而楊怒則是一臉惶恐,做夢都不曾想到,在如此那般謹慎的情況之下,還是被人給發現了,而且還是抓了一個現形。

原來,曾計劃好在十月十五這次大宴之際,他負責在飯菜之中投毒,可是不曾想到的是自己剛剛取出劇毒之藥,還未來得及動手,便是被喬裝打扮的夜沫熙當場擒獲,而且對方實力相當強悍,還未來得及還手便是被一招擊敗,如今的整條右臂已經筋斷骨碎,可以說是徹底報廢了,而且一身實力也是被她們封住了穴道,一絲玄力都施展不出。

幾乎不曾看楊怒爺孫兩人一眼,楊長簫帶著‘三位神秘女子’以及三名黑衣人,在外麵來回衝殺了幾個回合,李家跟張家的一眾高手幾乎死傷殆盡。

大廳之外,鐵無情被蠻山拖在地上,雙目巨睜,臉龐之上,還殘留著一抹凝固的驚恐,地麵沿途,一道粘稠的血痕,不斷地刺激著眾人那已經被震撼得接近極限的心髒。

“無情少爺……被殺了!”

滿臉震驚的望著蠻山手中的鐵無情,眾多剛才還囂張跋扈的炎龜宗弟子臉色都是慘白起來,做夢都不敢想象這楊家敢動鐵無情一根汗毛。

而從大廳內逃出來的眾多小型家族看到蠻山手中的鐵無情,都是驚愕不已。

“炎龜宗的鐵無情被人殺了!”

“怎麽可能,他追殺的那小子不過劍徒九層中期而已。”

“那些紅衣女子是誰?”

“那五個黑衣人……”

“是啊,看她們的氣息相當恐怖,至少都是劍傅四重五重之人。”

“天呐,這些突然冒出來的人真恐怖,幾個來回,便是將李張兩家殺得如同篩子一般。”

“嘖嘖,炎龜宗,這次臉可真要丟光了,被一個楊家殺了鐵三天的兒子,哈哈,還有那李家,看來也是凶多吉少啊,有了這些紅衣女子的加入,形式定然是一邊倒!”

“咦,話說這楊怒怎麽被綁了?”

“咦,還真是,難道有內賊?”

“這楊怒在楊家權高位重,怎麽會叛變呢?”

殺喊震天動地的大廳中央,被一具沒有氣息地屍體沉寂下來,看屍體的麵目,正是那死在三女手中的鐵無情。

望著鐵無情的屍體,大廳中所有人都是保持著沉默,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音,因為,他們已經能夠察覺到,在大廳門口有著數位劍傅四層的黑衣人鎖定著場中的大部分人,從他們看似單薄的身體中散發出來的卻是猶如實質般的陰冷殺意。

“小雜種,你居然殺了鐵無情,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雙眼血紅的盯著鐵無情的屍體,李俞牙齒咬得咯吱作響,森然地聲音中,壓抑著狂暴的怒氣。這鐵無情一死,炎龜宗定然饒不了自己,此事已經完全脫離了自己的

掌控。

望著身旁的冰冷屍體,李延微眯的眼瞳中掠過一抹難以言明的震驚與駭然,那幾個月前,還是劍徒的小子,竟然會有如此恐怖的背景。

炎龜宗三位長老,個個都是劍傅強者,他們的實力,李延心中再清楚不過,然而這些位即使是他父親也忌憚不已的強者,竟然便是在片刻之間就被那幾位黑衣人給滅了……這種有些夢幻般的現實,讓得李延心頭泛起了一股對那少年的恐懼與……

這種敵人……必須想盡一切辦法將他置之於死地!

緩緩的抬起頭,與身旁上的李俞對視了一眼,性子相同的父子倆,眼中都是殺意暴漲。

“楊長簫帶的這些黑衣人能夠擊殺炎龜宗的長老,說明他們的實力也應有劍傅三曾以上,而且,三位長老在炎龜宗地位極高,擁有高級功法,這即使是放在同級之中,也能算是靠前的實力,不過,他卻依然被斬殺,看來,那些黑衣人,定然擁有比炎龜宗還高級地功法!”李俞聲音中,透著絲絲陰冷。

看著場中相互掣肘的雙方,楊長簫嘴角掀起了一抹狡黠的弧度,看了一眼臉色大變的李俞,冷冷到:“三位美女,立即執行‘誅殺’行動,這個大廳之內的所有李家跟張家之人一個不留。”

“殺!”

三位美女整齊劃一的遵命之聲,在寂靜的大廳之內轟然響起,同時那三名黑衣人一股股不弱的玄力紛紛顯現出來,光是劍傅界四層便是有著三人,其餘兩名隻是緊緊抓著楊怒兩人,這樣一股實力加入這個戰圈之後所產生的效果可想而至。

話音落地,不僅李家跟張家眾人愣在了當場,就算是楊家跟唐家之人也都是愣住了。

誰能想到,年僅十六歲的楊長簫手中居然會有這麽一個龐大的恐怖實力……

就在話音落地不久,楊廣武也是滿麵紅光,激動之情使得他的臉都是有些顫抖,在家族生死存亡之際,居然是孫兒扭轉乾坤,壓下心中的震驚,深呼吸了一口氣,朝著鐵萬秋以及唐全才一拱手,沉聲道:“唐兄,鐵兄,今日我們三兄弟何不聯手大戰一通,誅滅這兩家之後,李家所有礦場都歸唐兄所有,張家所有礦場以及商鋪都歸鐵兄所有,兩位意下如何?”

這時,幾乎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折向了鐵萬秋,隻要這鐵萬秋一點頭,那麽李張兩家必定兵敗如山倒,在鐵石城,這三大勢力要是聯手,還真就無人可敵。

就在鐵萬秋沉吟片刻之後,知道此時沒有時間再多考慮,心頭一狠,也是下定決心,便是重重的點了一下頭。唐全才自然是不必多說,三大勢力瞬間結成了一個強大的聯盟。

麵對這情勢急變直下的情形,李俞老臉一陣抽搐,心知今日插翅難飛,心中陡升一計,在眾人不曾防備之下,向著楊長簫暴衝而出,席卷著狂暴玄力猛然轟出,這劍傅五重巔峰的實力在這大廳之中本來就

是鶴立雞群,全力襲擊之下,楊長簫必死無疑。

“長簫,小心……”

“快閃,長簫……”

“轟!”

就在楊長簫快要被擊中的刹那,隻見一名黑衣人屈指一彈,一個閃爍著青芒的劍影便是出現在前者身前,金戈之聲響起,劍影雖然被轟散開,但是李俞的恐怖一擊也是被抵擋了下來。

見到楊長簫平安無事,楊家眾人也是放下心來,楊廣武旋即怒吼一聲,便是對著李俞狂攻而去,這偌大的大廳之中,殺喊之聲又是響徹天地。

在眾多強悍勢力的圍攻之下,李張兩家如同喪家之犬一般,精英力量紛紛擊殺,唯有李延一人被神秘的黑衣人控製後帶離了大廳……

自此一役,在鐵石城上盤桓多年的兩大家族徹底沒落。

斬草除根的道理,自然都是懂的。

在當場絞殺了李俞以及張德之後,三大勢力又是以雷霆手段剿滅了張家的餘下勢力。在巨大的懸殊麵前,張家幾乎沒有什麽反抗,便是紛紛束手就擒。

三大實力十分愉快的瓜分掉了張家的所有資產,當那一車車拉到楊家大院的財物時,即便是以楊長簫這個曾經的富家子弟也是嚇了一跳,當然楊家也是分得財務最多的一方。

而那張家的幸存人員則是被分配到了礦場之中,當起了免費的礦工,好死不如賴活著!

然而,此次大戰最大的好處其實還不在於這些資源,楊光武跟鐵萬秋此戰之後,已經是突破到了劍傅五曾,而其餘人員的修為也紛紛是有所進步,在這實力為尊的世界,實力才是最最重要的東西。

三日後,炎龜宗,議事堂。

“什麽……無情……無情被他們給殺害了……”在那奢華的房中,鐵三天跌坐在太師椅上,茶杯掉落在地上,如同遭雷擊一般,同時那極度的痛苦之色攀爬在老臉之上。

“父親,人死不能複生,請你節哀順變……”聽聞這個消息,反而是鐵三天的二兒子首先反映過來,臉上先是一喜,隨即又是悲痛的說道。

鐵三天依舊是一臉不敢相信之色,區區一個走下坡路的家族怎麽敢殺自己的兒子,口中依舊喃喃道:“這不可能,不可能……”

“父親,看來楊廣武應該也是猜到了是我炎龜宗驅使李張兩家去襲擊楊家莊園的。”鐵無心皺眉道。

緩了半天之後,鐵三天緩緩的點了點頭,眼中有著極度的陰森之色閃動。

“對了,父親,這一次李張兩家襲擊楊家莊園,之所以會失敗,據我所知,好像是楊家那個楊長簫暗中操縱了一個神秘組織破壞了大局!”鐵無心遲疑了一下,突然道。

“楊長簫?那個才十六歲的楊家小兔崽子?怎麽可能!”聽得此話,鐵三天也是先愣了一愣,旋即陡然失聲道,那聲音,都是因為震驚變得尖銳了許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