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邊的巨石之上,一道藍色身影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盤膝而坐,不論周身是風還是雨,都一直紋絲未動過。

眾人不知的是他體內此時一片刀光劍影,那恐怖的劍意如同怒濤一般澎湃不休。

在楊長簫身後十丈開外的一顆隱秘的大樹之後,一道黃色身影也是盤膝而坐,不過她的的眼眸自始至終都是緊緊的盯著楊長簫,她知道此時的他在修煉一門極為厲害的劍訣,正處於關鍵階段,一旦修煉成功,其實力也是會隨之水漲船高。

“嗯?”

秦夏嵐一直密切關注著楊長簫的一舉一動,突然這片空間之中傳來了一道殺氣,而且正是從山下傳來,秦夏嵐臉色一凝,豁然轉身,朝著那山下望去,從那裏有著一股極強的玄力波動正朝著此地暴掠而來。

“這氣勢……看來是來者不善呢!”

秦夏嵐那俊美的臉龐之上越來越凝重,眼神也是有著一絲的擔憂,距離如此之遠就能感知到那人的玄力波動,可見來著實力之強,恐怕都是踏足了劍徒五層的境界。

數息之後,秦夏嵐臉色越來越難看,她已經看清楚那來者是一名褐衣人,虎背熊腰,比起黑塔都要壯上一圈,有些驚訝的喃喃道:“這是什麽人,居然闖過了重重關卡,看來手段不小呢!”

就在秦夏嵐眼神變化之際,突然安坐在巨石後麵的黑塔衝了出來,顯然他也是察覺到了山下暴掠而來的恐怖氣息,當下全身玄力急速湧動,大喝一聲,手握一百三十斤的大劍,那如同蠻牛一般的身軀更是如同一道黑色旋風一般,轟然落在楊長簫的身後,將其護在一丈距離之內。

黑塔的突然出手讓的秦夏嵐一怔,他的實力明顯不及來者,但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出手阻擊……

“唰!”

來者速度太快,幾乎在瞬息之間便是上到了懸崖之上,來著正是數天前將黑塔打傷的魔蠍劍傳人,吳鄴。

“你就是楊家的楊長簫?據說還是一個分支家族之人,居然敢挖我手下之人,看來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此人實力極強,剛剛突破到了劍徒五層初期,一上懸崖便是目光狠戾的盯著那道藍色身影,一道殺氣騰騰的聲音也是在這懸崖邊傳出。

“可惡!”

聽到吳鄴那殺意彌漫的嗬斥之聲,秦夏嵐的心頭也是一驚,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家夥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尋到次出來,眼下楊長簫正處於無法分神之際,定然不能讓外人打攪到。

“殺!”

就在秦夏嵐微微沉吟之際,黑塔已經暴掠而出,隨著他實力的精進,手中的大劍舞的虎虎生風,一道道巨大的劍影狠狠的向著吳鄴暴刺而去。

“手下敗將,不自量力!”

看著那在眼中急速放大的一道道劍影,吳鄴的嘴角掀起了一抹嘲諷,甚至都沒有出劍,直接是五指成爪,隔空兩爪之下那漫天的巨大劍影便是消散於無形。

兩者之間的實力差距,一目了然!

“桀桀!”

吳鄴瞥了一眼黑塔身後的楊長簫,發現他居然在修煉劍訣,當夜也是冷笑一聲,道:“竟然如此湊巧,你這混蛋居然在修煉劍訣,這樣連蹦躂的機會都沒

有了,也好,待我將你擒下,老子會一根一根的敲碎你的骨頭!”

話畢,直接是無視黑塔的存在,五指再度探出袖口,朝著楊長簫暴轟而去。

“想要對付他,先得過我這關!”

黑塔身形再度塔前一步,手中的大劍連劈數下,一道道劍影比之先前強悍了一倍有餘,那淩冽的劍意也是令得這片空間嗚嗚作響,顯然黑塔也是施展了一門不弱的劍訣,在這等對手麵前黑塔也是不再作絲毫的保留,他要竭盡全力為楊長簫爭取時間。

“哦?”

這黑塔的這一招,也是遠遠超出了吳鄴的意料,當即有些驚咦,沉吟道:“你這劍訣不錯嘛,看來你這傻大個在這天擇之中也是有所際遇嘛,不過可惜的很你遇到了我,你這實力在我麵前可沒什麽威脅!”

吳鄴的目光之中依舊是那麽的不屑,話畢原本那攻向楊長簫的利爪直接橫掃而過。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夥,死吧!”

話畢,吳鄴手爪之上一道道灰褐色的玄力暴湧而出,顯然是修煉了一種極為詭異的劍道所致,這些玄力在手爪前一個盤旋,便是朝著黑塔鎮壓了過去。

看到吳鄴的強勢出手,秦夏嵐也是目光一凝,這一爪落到實處,黑塔非死即傷,當即冷哼一聲,黃金劍瞬間出鞘,三道金黃的劍影狂湧而出,朝著那吳鄴的手掌怒斬而下。

秦夏嵐這一劍名為《皇極劍》,劍招威力極強,而且秦夏嵐此時全力施展,幾乎能夠越級挑戰。即便吳鄴的實力達到了劍徒五層,但是如同他敢無視這一劍,其後果必定能讓他後悔終生。

“嗯?”

這突如其來的黃金劍影的威力顯然也是讓的吳鄴有點措手不及,當即後撤一步,同時手中的弧形彎劍出鞘,在身前同樣的連斬三劍,將那三道黃金劍影劃歸虛無。

吳鄴抬眼一看是秦夏嵐,當即臉色一沉,眼神微眯,道:“三皇子,秦夏嵐?嘿嘿,你們皇族數次圍剿我們魔蠍門人,既然我們早已經撕破了臉皮,我也不會對你有任何的留手,接招吧!”

單手一劍,直接是一道劍招劈下,重重劍影如同黑幕一般,鐺鐺鐺的轟鳴之聲極為刺耳的傳出。

同時,秦夏嵐的身形也是在這等攻勢之下不斷的後退,以她目前劍徒四層巔峰的實力,明顯還無法跟劍徒五層的吳鄴正麵抗衡。

“哈!”

就在秦夏嵐的處境變得凶險時,黑塔陡然怒吼一聲,玄力沸騰,手握四尺大劍,雙腳在地麵用力的一蹬,身形直接暴掠而出,朝著吳鄴的後背暴刺而去。

“找死!”

感受著身後那犀利的劍招,吳鄴的眼角布滿陰翳,手中斬出的長劍並未施展劍招,直接是將劍柄當劍尖,攜著無匹的玄力,朝著身後的黑塔砸了過去。

“啊……”

被劍柄砸中肋骨,黑塔那壯碩的身軀居然是倒飛而出,劇烈的疼痛也是讓其痛呼不已,最終如同一塊黑色隕石一般,砸落在一堆泥土之上,濺起滿地的灰塵。

黑塔心知此人是他招惹過來的,而且他將以後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楊長簫身上,就不會允許楊長簫在這關鍵時刻有任何的閃失。

遭此重創,黑塔並沒有畏懼,

他雙目之中布滿血絲,將玄力再度催至極限,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拖著長劍,不要命的朝著吳鄴狂攻了過去。

“嘭!”

“嘭!”

“嘭!”

以黑塔這劍徒四層初期的實力,又如何是吳鄴的對手,一次次悍不畏死的攻擊,其結果都是被吳鄴用著莞爾的手段一次次轟飛,連續三次被轟退之後,黑塔已經開始口吐鮮血,顯然已經受傷極為嚴重。

“混蛋!”

看到遍體鱗傷的黑塔,秦夏嵐的雙眸之中也是翻騰起了憤怒之色,胸口微微起伏,周身玄氣一陣湧動,黃金之劍在虛空中輕描淡寫的一劍斬下。

瞬間,一招金光熠熠的劍招開始凝聚,一柄一丈之長的金光閃耀的劍影破空而出,這劍影之上散逸著濃濃的威壓,那是一種源自皇者的威壓,仿佛能讓天地萬物都為之顫栗。

“皇威劍!”

這道金色劍影凝聚而出,秦夏嵐周身的玄力波動也是減弱了不少,二手手腕一抖,那丈許之大的金色劍影微微一顫,緊接著,居然是直接鎖定了吳鄴。

此刻,即便是吳鄴也是從那巨大的黃金劍影之上感受到了濃濃的恐懼,不過他也是一名狠角色,當下那劍徒五層的雄渾玄力如同潮水一般呼嘯而出,長劍在身前狂舞,一招劍訣也是施展而出,在身前形成了一個劍網,將其牢牢的護在正中間。

“青絲劍!”

那一道道猶如實質的劍影,閃爍著一道道青芒,將吳鄴的身形護住,仿佛在其周身形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天羅地網一般,能夠抵擋一切的攻擊。

“鐺鐺鐺!”

在這青色劍網剛剛成形的片刻,那一道巨大的劍影也是當頭斬下,當即爆發出了無數金戈交擊的聲響。

雖然這皇威劍威力非凡,但是吳鄴這青絲劍的防禦也堪稱變態,真就如同那銅牆鐵壁一般,任那黃金劍不斷斬下,這劍網始終沒有半分破損,最後居然還強勢反撲,震傷了秦夏嵐,使其跌坐在地,口吐鮮血。

“唉!”

佛著胸口,秦夏嵐望著那黃金劍影在青絲劍的消耗下最終化為漫天金芒消散於無,也是無奈的歎息了一聲,她跟吳鄴實力差距明顯,想要取勝隻能是異想天開了,當即回頭看了看那道藍色的身影,心中也是後悔起來,要是早日解開傳承的封印,現在也不至於如此的不堪一擊。

“嘿嘿,先宰了這個傻大個,再來收拾你們兩個!”

見到秦夏嵐已經無法再戰,吳鄴陰笑了一聲,手中的長劍在身前一抖,臉色一抹狠戾升騰而起,身形更是如同一道褐影一般,攜著無匹的劍影,奔雷般的朝著黑塔斬殺了過去。

“鐺!”

就在那劍影即將攻到黑塔身上時,一柄鏽跡般般的大劍陡然破空而來,以一種蠻橫的姿態重重的撼在吳鄴那暴刺而出的長劍之上。

望著那突然射過來的大劍,秦夏嵐的美眸之中也是精芒一閃,旋即也是重重的舒了一口氣,一抬頭,赫然發現,那道藍色的身影已經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吳鄴的身前,同時那一股股仿佛來自蠻荒的氣息散逸而出,令得這片空間都是變得極為壓抑。

“他……終於是修煉成功了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