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湧動,玄力滌蕩!

楊長簫仗劍而立,宛若戰神一般,絲毫不被夜沫妃的氣勢所擾亂。

吐息如絲,凝視了片刻之後,夜沫妃眼眸深處的那一縷驚訝逐漸消散,同時,俏臉之上也是首次出現了一抹凝重,現在的他在心境之上已經達到了另外一種境界,已經值得他全力而為了。

長劍一抖動,夜沫妃劍徒六層的玄力席卷而出,嬌軀一旋轉,那青幽長劍隨著那嬌美的身姿舞動,瞬間,在其身前便是凝聚出了一柄四丈多長三尺多寬的黑色劍影。

劍影一現,一股淩烈的氣息瞬間席卷而出!

與楊長簫那雷霆巨劍相比,這柄黑色大劍同樣極具視覺衝擊,那無匹的鋒芒仿佛能斬天裂地一般,讓人心生懼意,在那看似猶若的嬌軀之中居然爆發出了如此強悍的實力,讓得夜沫妃再度成為了眾人的焦點。

恐怖的玄力在劍影之上席卷而開,夜沫妃美眸一凝,青幽的長劍淩空一點,那道龐大的劍影,便是在萬眾觸目之下,朝著楊長簫攻了過去。

雖然競技台有著五十多丈,但是對於那本身就達到了四丈之巨的劍影,想要暴刺到對麵,也不過數息的時間。

“嘭嘭嘭!”

隨著一道道音爆之聲響起,那巨大的劍影便是如同流星一般,暴衝了出去。

望著那在眼中急速放大的劍影,楊長簫的臉色雖然凝重,卻沒有絲毫的驚慌,在那巨劍離他不到十丈之遙時,他渾身勁氣一抖,一身的玄力也是呼嘯而出。

將玄力催至巔峰之後,雄渾的力量感也是瞬間傳遍了全身,這也是他突破到劍徒六層之後,第一次全力施展玄力。

隨著楊長簫玄力的注入,天誅大劍不斷的顫抖,同時一股股灰色的蠻荒之氣在天誅之上浮現而出,當天誅表麵盡數被灰色覆蓋時,楊長簫雙手握住劍柄,用著五百三十多斤的力量在身前猛然斬出。

“轟!”

一道轟隆之聲傳出,一柄三丈多長三尺多寬的劍影緩緩浮現而出,如同是從蠻荒之中穿越過來的一般,令人呼吸都是變得困難起來。

蠻荒劍帶著厚重的氣息,蠻橫的朝著那黑色劍影暴刺而去,所過之處,空氣都是被盡數碾碎。

“鐺!”

隨著一道沉悶的聲響傳出,一大一小兩道劍影轟然相撞,蠻荒劍居然死死的抵住了黑色劍影的攻勢。

“哼!”

見狀,夜沫妃冷哼一聲,青幽長劍再度一點,那四丈之巨的劍影再度啟動,幾乎是在眨眼之間,便是推動著前方的蠻荒劍,而後帶起破風之聲,再度朝著楊長簫暴刺而去。

暴衝了一兩丈左右的距離之後,蠻荒劍終於是不堪重負,轟然崩碎,而那黑色劍影失去阻擋,光芒大盛,速度再度陡增,帶起一路呼嘯破風之聲,暴掠而去。

“這劍訣的等級可相當之高呢!”

那劍影的攻擊力極強,而那速度也是極為迅捷,讓得楊長簫的雙眸為之一凝,距離他已經不到五丈時,虛海之內的雷霆之力爆湧而出,手中的天誅大劍淩空狂斬。

瞬息之間,在他的身前便是凝聚出了一柄三丈之巨四尺多寬的雷霆巨劍,一道道轟

隆之聲席卷而出,讓的整個結界之中都是充斥著雷霆之音。

雷霆巨劍陡然破空射出,那藍色的雷霆之力如同藍色的汪洋一般鋪天蓋地而去,刹那之間便是撞上了那黑色巨劍。

“轟隆!”

半空之中雷霆連連,玄力湧動,一道道劍影不斷交錯,恐怕的能量波動更是席卷而開,不斷的衝擊著邊緣的結界。

足足持續了十個呼吸之後,兩道劍影才由於能量耗盡而徐徐消散。

結界中再度清明之後,眾人看到一身紅裙的夜沫妃依舊立在原地,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而那楊長簫的身形在能量的衝擊之下,則是後退了五六步。

這一次對轟,顯然是楊長簫微微處於下風,但是眾人也不得不承認,那楊長簫居然以劍徒六層初期的實力跟劍徒六層巔峰的夜沫妃硬撼了一劍,成功的將其接下,居然沒有受傷,這已經可算是一個奇跡了。

一劍之後,楊長簫也是領略到了劍徒六層巔峰的實力,他心中清楚,這樣一招一招的與其對轟並不理智,當即右腳在地麵重重一踏,身形便是化作了一抹藍色幻影,近乎是貼著地麵,朝著夜沫妃掠了過去。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得結界之外的眾人都是一怔,一個個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落了下去。

眾人知曉,這劍徒六層初期頂多也就五百三十斤的力量,而如今突破到了劍徒六層巔峰的夜沫妃至少也是擁有者五百七八十斤的力量,如果近身搏鬥,無異於拿雞蛋碰石頭,完完全全自取其辱的打法。

結界之中,夜沫妃對於他那突然的攻擊,居然也是有些措手不及,連連後退了好幾步,不過很快便是揮舞著手中的青幽長劍,將他那強勢的攻擊給阻擊了下來。

楊長簫似乎早有心理準備,在被阻擋住了之後,楊長簫那令人頭皮發麻的雷霆之力再度呼嘯而出,一道道雷霆之力纏繞在天誅之上,每一劍劈出,都會帶著狂暴的雷霆之力。

在對轟了幾劍之後,夜沫妃的俏臉也是冷冽下來,因為每次被對方的雷霆之力擊中,都會讓他渾身發麻,那種感覺就像當初他的雙眼盯著她的酮體一般。

“哼!”

夜沫妃壓製住雷霆之力的侵蝕,冷哼一聲,他知道楊長簫是怕她施展劍訣,想要緊身與她搏鬥,可是他哪裏知道,她最擅長的便是近身的戰鬥。

因此,在下一刻,她的長劍,她的拳頭,她的肘,她的美腿等等都成為了她的武器,每一擊轟出,都攜著五百八十多斤的勁道,不論是氣勢上,還是力量上都有著碾壓之勢。

眼前這紅裙少女的強悍,也是讓的楊長簫微微一怔,不過他的嘴角依舊掀起了一抹弧度,大劍在身前連番劈出,破劍式,破拳式,破掌式,破腿式……

仰仗著這部雖然不是很高級,卻極為適合近身搏鬥的劍訣,楊長簫天誅揮動,玄力滌蕩,一次又一次的將夜沫妃的轟擊化於無形。

競技場中,隨著兩人近距離的搏殺,此次的大戰也是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兩人體內的玄力都是爆湧而出,每一次的正麵硬撼,都會讓得在場之人心中一顫。

“嘭嘭嘭!”

結界之中,光芒閃爍,磅礴的

玄力以及雷霆之力不斷湧動,沉悶的聲響也是不斷傳出。

一紅一藍,兩道身影在其中閃轉騰挪,時而有著刺耳的金戈交擊之聲傳出,時而有拳拳到肉的沉悶之聲響起。

兩人的攻勢,迅猛無匹,隨著戰鬥的加劇,速度越來越快,力量也越來越大,而攻擊的地方也是讓的場外的眾人咂舌不已。

“嘭!”

找準時機一劍隔開了從身後暴刺而來的楊長簫的大劍之後,夜沫妃突然一肘襲出,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楊長簫的腹部,這五百八十多斤的力量,直接是轟的楊長簫身形倒飛而去。

然而,讓的眾人驚訝的是,在倒飛出去的一瞬間,楊長簫也是陡然出手,攜著那狂暴的雷霆之力手掌,瞬間便是拍在了夜沫妃的翹臀之上。

“呀!”

敏感部位遭遇攻擊,而且還是附有雷霆之力的攻擊,也是讓的夜沫妃嬌軀一顫,翹臀猛然一挺,成半蹲的姿態,雙腳也是莫名的隻有腳尖著地,這等妖嬈的身姿也是讓的場外的眾人大飽眼福。

倒飛出去的楊長簫剛剛落地,便是飛身而起,以一種讓人無法琢磨的速度再度欺近到了夜沫妃身邊,也顧不得施展天誅,直接是當麵一掌拍了出去,這一掌蘊含了五百三十多斤的勁道,顯然也是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打算。

由於夜沫妃被先前的一腳踢中敏感部位,此時依舊沒有從那雷霆之力中擺脫出來,看到那在眼中急速放大掌影,當即一咬牙,不顧那雷霆之力的侵蝕,猛然站起身來,想要閃避這一掌。

“嘭!”

隨著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楊長簫的手掌鬼使神差的印在了夜沫妃的胸前,原來先前半蹲的夜沫妃一起身,這呼出去的一掌又無法變招,就落在了夜沫妃的飽滿之上。

還沒有來得及感受手中的柔軟,場外鋪天蓋地的憤怒之聲便是席卷而來,讓的楊長簫一臉的尷尬,這便宜還真不是他誠心想要占的……

“混蛋!”

這等部位遭受攻擊,夜沫妃雙眸一凝,大庭廣眾之下連番受辱,也是讓得夜沫妃暴怒不已,當即怒罵了一聲,腳下毫不留情的一記斷子絕孫腿踢了出去。

感受著**那暴起的一腳,楊長簫臉色陡變,當即一個後空翻險之又險的避了過去,但是依舊被那一腳踢中了屁股,如同一個陀螺一般在空中旋轉了五六圈才一屁股落在了地上,不過在他落地之後,再度折身朝著夜沫妃暴衝而去。

……

望著結界中兩道身影不停的閃爍,場外的眾人的臉色千變萬化,有緊張的,也有憤怒的,還有不少羨慕的,畢竟夜沫妃的便宜可不是誰都能占的,而且還是在數十萬雙眼睛之下。

而一些實力稍弱的人,此時的心髒仿佛都是到了喉嚨之處,雙方這等火爆的戰鬥,早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在他們的印象中,突破到了劍徒六層巔峰的夜沫妃會以碾壓之勢將楊長簫擊敗,但是如今,楊長簫居然憑借著接近於流氓般的緊身纏鬥跟夜沫妃拚了個旗鼓相當。

“楊長簫……楊長簫……”

到了此刻,競技場中那‘楊長簫’的呼聲陡然爆發,眾人相信他們正在見證一個奇跡的誕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