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回到了亂雲渡,走下長長的地下石階,正碰上阿儺和迦葉嚴肅緊繃的麵孔,他反而輕鬆的笑,“兩們就要回去了麽?”

阿儺鐵青著臉,一言不發,迦葉長歎一聲,合什道:“孔雀明王,你可知你做了什麽?”

“我做了什麽自己當然知道,就不勞兩位位再敘述一遍了。我也知道該如何自處。”他重又坐進雪雲石椅,“勞煩你們出去時把門關好,我很累了,需要休息。”

他們走了,這裏又隻是他一個人,就像從前那漫長的時光一樣。他把玩著那朵嬌嫩的花兒,花若離枝,很快就會枯萎,而想念卻是沒有終點的。

倦意沉沉襲來時他模糊地想,“下次醒來是什麽時候呢?或者,永不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