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關於劍仙

今年五月的某天,我在QQ上跟朋友說,我想寫一個係列故事,以劍仙為主角。朋友說,這個題材好老套了,你是中了還珠樓主的毒,還是玩多了仙劍奇俠傳?我說我既沒有看過還珠樓主的書,也沒有玩過仙劍的遊戲,也不管它老套不老套,我隻是——喜歡劍仙這個詞。

是的,我喜歡劍仙這個詞,它讓我找到了我一直在找的一個契合點,武俠和奇幻的契合點。

我曾在一篇小說裏這樣地描述我對劍仙的概念:他們的處境是極其微妙的。一方麵,因為他們是神仙,所以劍術的高絕神妙,是塵世中最傑出的劍客夢想中也無法達到的境界;而另一方麵,因為他們太過迷戀劍道,而耽誤了修為,因此永遠也不可能成為驕傲睥睨的上界神仙中的一份子。

就這樣,我自作主張給了劍仙如此的定位,他們不同於那些古板陳腐,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神仙,他們更適合人世,更適合江湖,更適合我一直夢想著的——奇幻武俠。

於是我開始寫我的夢想,於是,有了這個係列,有了水影的故事。

二、關於劫難

水影最初的劫難,應該是她對劍的渴望。那樣的不顧一切,也不惜付出一切。其實,她想要的,也許不是那柄劍,而是劍裏的靈魂,隻屬於她的,甘願為了她而被凝固於金鐵之間的靈魂。

水影是注定孤寂的,因為也更渴望擁有,於是她在問劍閣裏握住了流火,她對坤靈說:“我要定它了!”一句話,注定了得到,也注定了錯失。

水影下世曆劫,也算是就此踏入江湖,帶著流火和紫煙寒開始了步步為營的曆程。那顆美麗的珍珠,既是坤靈堅定誓言的見證(那句經典台詞已經被水影想起過很多次了,這裏就不再重複);也是想給這個故事增上一抹柔和寧靜的色彩,水影的性格裏,似乎沒有如水的恬靜,倒是多些火爆的,而那個被煉成劍的蚩尤少年本來就是火族,加入紫煙寒,正好把這辛辣的火氣衝淡一些。在其後重重的劫難中,不管是怎樣的奇詭譎惡,血雨腥風,隻要那輪朦朧的光暈不滅,水影的信念就不滅,就還有勇氣走下去。

說到水影的宣闐之劫,沒有一劫是她憑著劍法,在最後關頭PK掉對手,成功闖關的。如果那些劫難隻要揮劍就能闖過,那麽寫的人和讀的人都會覺得十分無趣。雖然一路上給她設局布陣的,皆非世間的凡人,但當故事講到最後,陰雲迷霧都散開了,坦露的還是人性。平安集中月盈的癡情,亂雲渡裏明王的等待,碧竹林下娃娃的呢喃……不管是妖是仙是佛是魔,總是固守著一份本真的人性。人性本善,就像明王曾對水影說的,“你的善良像洪荒之後大地上初開的第一朵花兒,我珍視這種善良。”

珍視善良的,不隻是明王,於是水影才能渡過一重重本非她力量所及的劫難。隻有人性才能感動人心,這應該不隻是理想主義者美麗的臆想。

三、關於愛情

愛情是這世間永恒的話題,永遠也說不厭的。一篇小說裏就果沒有愛情,就好像食物裏沒有放鹽……

那,就來說說水影的愛情吧。

水影的生命裏,有過三個至關重要的男子。坤靈當然是占有勿庸置疑的地位,然後是流火,和明王。

水影的情感歸宿一度讓我非常為難,因為喜歡明王和流火的讀者居多,甚至有人強烈要求我,最後要讓水影和明王在一起。麵對這樣的呼聲,我也確實動搖過,因為自己也很喜歡明王這個人物。氣宇高華,狂傲不羈,邪氣而又溫柔的孔雀,以萬年的枯坐,期盼著一場愛情,這樣的男子,如何不讓人心動神迷?

有次在聊天時問一個讀者,坤靈,流火和明王,到底誰更適合水影呢?她過了好一會兒發過來消息說,這個很難選,明王和流火都是很搶眼,很容易被愛上的人;但是坤靈,更適合最後的依靠。

看著消息框裏短短的幾行字,我恍然。再回頭看他們,在漫天雲霧裏浴血而戰,寧死不降的流火,是決然而慘烈的;而被雪雲石椅錮鎖生命,卻依然睥睨天地的孔雀明王;是驚豔而冷傲的。與他們相比,坤靈真的沒有搶眼之處,他始終都保持著安靜的姿態,默默的,淡淡的,就像紫煙寒朦朧的光暈,沒有炙烈燙心的激情,卻給了水影全部的寬容和眷愛。

流火和水影有著同樣的性格,倔強固執,永不言敗。正是這樣的契合使他成了她的劍;他們之間,無關愛情,而是同曆艱險的戰鬥夥伴。

明王之與水影,是刹那間交會的光亮,眩目淒豔,贏得觀者的感慨唏噓,也會在彼此心上劃下不滅的痕跡,他們的手隻差一寸而不能相握,看似短暫的一寸,實則是無法逾越的天塹,注定無果。

坤靈是堅忍而沉默的人,他似是很不善於表白的,和深愛著的女子相處過了滄海桑田的光陰,始終未曾吐露真情。隻有把心事付一曲簫音,絲絲嫋嫋,訴與她聽。他吹簫,不為引鳳,隻是希望身邊的人兒能懂。最後她終於懂了,可是簫音已斷,無處相尋覓。

坤靈的愛情,正應和了那首《愛的箴言》:我將真心付給了你,將悲傷留給我自己。我將春天付給了你,將冬天留給我自己……

對於坤靈,也許應該再加上一句:我將所有付給了你,把愛情留給我自己!

於是,我很堅定地,寫下了最後的結局。

四、關於結局

我是喜歡寫悲劇的人,盡管我知道還是喜歡喜劇的人比較多,但我依然把結局寫成了悲涼的空夢。隻因我固執地堅信,痛過了,就不會忘記。我希望水影不忘記坤靈,也希望大家不忘記水影。

坤靈化為最後一顆流星,投下情淚鏡,以魂飛魄散的慘烈,喚醒了在魘境中沉睡的水影;而水影在絕望中涅磐,封劍驚雲瀑,決然地以凡人之身重回世間。這樣的結局,到底是悲是喜?

當我寫到水影在驚雲瀑最後舞劍的場麵,就決定了後記的題目——臨水之影,一場夢華。

五、關於感謝

感謝的話不容易說出新意來,但是有誠意就夠了。

感謝我所有的朋友、讀者,和編輯們,因為你們的支持我才能夠寫完這個故事。從開始到結局,曆時半年,感謝你們一直陪我經曆過。感謝你們喜歡我的夢想,成全了我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