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祭道坊被毀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我則不敢再有任何的猶豫,緊忙將自己的全部注意力投射到麵前的紋路分布圖上。

看著那一條條相互盤繞在一起,細密複雜的紋路分布圖,我的腦袋驟然間一脹。

這種東西,對於我這種背書十天被一頁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地獄。

而且,還是沒有任何邏輯分類的細線條紋,這對我則更是一種生不如死的打擊。

不過呢,還好我之前曾經熟記《祭道天罰》。

在那本書籍之中,記載著一種能夠幫我迅速記憶的符文,利用符文的力量,可以讓我在短時間內,將眾多複雜繁瑣的紋路,清清楚楚的烙印在心頭,就宛如我自己的名字一樣熟悉。

可是,現在我的手頭,卻隻不過有空白的符文,卻並沒有畫符所用的顏料和符筆。

這樣子,就導致我無法直接開始符文的繪畫,即便現在的我是一名靈道,但那種具象化的東西,卻根本無法取代符文的特效實力。

因此,為了能夠順利的畫出特殊版本的速記符文,我必須再次前往一趟祭道坊,從黑老婆留給我的倉庫內取上一點材料供給我的使用。

念及此,我則不敢再有任何的猶豫,緊忙從自己的房間中溜了出來,爾後開車一路朝著附近的一個公墓趕去。

在那裏,存在著一個祭道坊的通行大門,利用大門,可以將我順利的傳送到祭道坊內。

開車的過程中,我的腦海中總是浮現出黑老婆的麵頰,想著當初的她對我那種百般照顧的模樣,當真是有一種把我看作是自己親孫子的感覺。

而且,在離開之後,還把那麽多昂貴的材料無條件的留給我讓我使用,這種恩情,我真的無以為報。

因此,在以後麵對黑袍老者的時候,我要盡可能的和善一些,就當是給黑老婆一個麵子吧。

念及此,我嘴角不由挑起了一抹淡然的自嘲苦笑,旋即腳下猛的一踏汽車踏板,車速驟然飆升。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我則順利的來到了公墓外,並依靠著咒語的力量,召喚出了祭道坊的大門。

習慣性的從大門內走進,在感受到那股漂浮的感覺出現在肉體上後,我的雙眼則是直勾勾的盯著麵前的場景,似是在等待著那種繁華熱鬧的畫麵出現。

雖然現在的現實世界已經到了夜晚,不過,處在另一空間之中的祭道坊卻並不會受到時間的影響。

因此,現如今的祭道坊內,必然還是一片燈火輝煌,熱鬧喧嘩的場麵

可當我順利走進祭道坊的時候,眼前的景象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看到,眼前的祭道坊,竟然變成了一副硝煙狼藉的畫麵,祭道坊的大號牌匾,就那樣靜靜的倒在地麵之上,上麵還能夠看到很多被人慌張時所踩出的雜亂腳印。

而反觀麵前的街道入口,也已經變得狼煙四起,其內時不時彌漫出的焚燒氣息,聞的我整個人心情霎那間變得緊張起來。

“這,這究竟是怎麽回事?為什麽會變成這個樣子?”此刻的我,詫異的低聲自語一句,身形卻是不自主的朝著麵前的街道內部走去。

隻發現,以往喧鬧的街道兩側,現如今已經變的格外寂靜,那些擺置貨物的攤位,也是雜亂不堪,不但沒有整齊收走,就連貨物也是散落一地。

我細細打量之下,卻是在一堆廢物中發現了不少的稀有材料。

這些材料,當初我在祭道坊內詢問的時候,隨便一個那可都是被要到了一百多萬的高價。

沒想到,現如今竟會被如此輕蔑的仍在雜物之中。

由此看來,眼前的祭道坊必然是遭到了一場大災難,正是因此,才會有這麽多古怪的事情出現。

念及此,我則本能性的朝著接到盡頭的位置走去,現在的我,想要查看一下黑老婆當初留給我的那個倉庫裏麵的東西有沒有遭到摧毀。

隨著我腳步的不斷邁動,我則順利的來到了倉庫的附近,卻是驚訝的發現,倉庫的大門雖然被火燒成了焦黑的顏色,不過呢,存放在裏麵的東西卻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看來,黑老婆這個倉庫的防盜措施做的還是蠻不錯的。

念及此,我則走上前去,用要是打開了焦黑的大門。

霎那間,一股灼熱的氣息便從門內釋放而出,並不斷的刺激著我的皮膚,使得我有一種宛如置身火焰山的感覺,渾身上下的每一個毛孔,在這灼熱感覺的刺激之下,皆是憤然張開。

不過,這個感覺持續的時間卻並不長,僅僅幾秒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可是,現在的我卻非常清楚,此刻的倉庫內,溫度必然不弱,估計會比桑拿房在強上幾倍。

念及此,我則本能性的在自己的身體上凝結出了一層碧藍色的護體光幕,使之能夠在盡可能的對我身體祈禱一個不錯的防護效果,最起碼,能夠讓我免除高溫的灼傷。

在一切都處理完畢之後,我這才邁步走入麵前的倉庫,果然,在我進入倉庫的一瞬間,一種宛如空氣被撕裂的感覺便是立刻出現在我的眼前,想來,在這倉庫內的溫度,估計已經達到七八十攝氏度以上了。

而反觀那些存放在倉庫內的材料,現如今則都已經被烘烤成幹,本應圓潤充實的果實,現在也變成了一個幹枯之物,一層褶皺的皮緊緊的包裹在果實內核的外部

看到這裏,我也就並沒有繼續向下深查,畢竟在這種高溫作用下,所用東西的下場估計都是一樣的。

帶著一抹淡然的苦澀從倉庫中走了出來,我無奈的苦笑了一下,眼眸在麵前的狼藉地域之上掃視了一番,心頭卻是不自主的用上了一抹怪異的情緒。

想當初,這裏是多麽的繁華,多麽的喧鬧,現如今竟然變成了這幅鳥不拉屎的畫麵,這種強烈的高低落差,還真的是讓我一時間內有些難以接受。

略微平複了一下自己心中起伏的情緒,我邁步朝著祭道坊的出口走去,現在的我,想要趕快回到現實世界,將我所看到的一切全部告訴師傅和吳九。

可就在我腳步邁出沒幾步,一個低沉的聲音卻是虛弱的從不遠處的角落內飄了出來:“救,救命,快,快,快救救我。”

聞言,我的神色猛然一怔,目光順勢朝著聲音的源頭望去,卻是看到不遠處的一個被火焰灼燒成了黑炭的木堆旁,一個身著淩亂,渾身漆黑的男子正在對著不遠處的我招手,並急切的呼救道。

說句實話,這家夥渾身漆黑,又躺在一堆黑色的木柴裏,如果不是高聲呼救,我估計從他旁邊過都不一定會發現它的存在。

而看到有幸存者後,我緊忙衝了過去,費力的將之托到一片較為寬敞的地域上,爾後從玄陰寶葫蘆中取出了一瓶水順著對方的嘴巴到了進去。

在感受到一股冰涼出現在嘴巴之中後,那人的神色方才逐漸的恢複了不少,緊盯著我的雙眼中充滿著感激。

“謝謝你。”在貪婪的將水喝下之後,男子則用一陣低沉的話語對我道謝。

而此刻的我,卻並不在意這戲,旋即再度從寶葫蘆內取出了一些應急用的幹糧,並一一將之送入對方的口中,在對方身體恢複了一些之後,我這才急切的詢問道:“你是幸存者吧?不知道能不能向我介紹一下祭道坊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為什麽會突然間變成這副模樣?”

“哎,一言難盡,命數將至,躲也躲不掉。”此刻的男子,聽到我的詢問後,表情猛地一苦,旋即長歎了一口氣,低聲解釋道:“在不久前的一天下午,祭道坊突然間來了一位男子,他說想要找一個名為裂地丸的東西。”

裂地丸,一種內含有強橫力道的藥物,據說吃了之後,能夠破天裂地,還能夠憑空製造出一具完美的身軀。

有的修煉者,在得道之後,就會尋找這種東西來為自己鍛造一具完美的軀體,爾後魂魄進入其中,驟然間實力大漲。

而這東西,據說隻存在於神話之中,現實中還真的是從來沒有見到過。

“這東西,我們雖然聽過,但那都是存在於神話之中的東西,我們又怎麽會有呢?”此刻的男子,臉頰上露出了一抹濃烈的苦澀,眼眸中充斥著淚花:“結果呢,那個男子便開始用惡語咒罵我們,說我們這裏什麽東西都沒有,還號稱祭道天師大寶庫,簡直是虛張聲勢

。”

“哎,也就是我們這些人嘴上沒有把門的,在聽到這番話語之後,就開始和那個男子爭吵起來,雖然我們在人數上勝過了對方,但其實上對方卻絲毫不曾遜色我們。”隨著話語的句句脫口,男子的表情也順勢便的緊張起來,眼眸中的古怪更是強烈了不少:“幾番爭吵之後,男子便轉身離開,而在他離開沒多久,天雷便降臨到了祭道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