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特殊的綠禹 [ 返回 ] 手機

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快步走了上去,輕輕的推開麵前的房門。

現在的我,本想著“隆重”的來上一個自我介紹,讓房間裏麵的人好好的了解我一下。

可誰知,我還沒張嘴,一個鋤頭就直接朝著我的腦袋砸了下來。

誒呦,得虧我身手不錯,一個閃身將之巧妙的躲開了。

但凡我身手遲鈍一點,估計下一秒,我的腦袋就會因為那個鋒利的鋤頭而開花。

腦袋上冒出了一層冷汗,我無奈的苦笑了一下,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麵前的母子倆,低聲道:“你們幹什麽?我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啊。”

“不,不好意思啊,我們以為是那些怪物衝進來了呢!”看到出現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個長相清秀的小夥子,那個女人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一抹歉意,而在歉意之中,我還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一股濃濃的緊張。

至於站在她身邊的孩子,則是滿臉的驚恐,小小的腦袋紮在母親的懷裏,眼睛時不時的透過縫隙窺探著站在他們麵前的我。

“孩子別怕,我是人,而且,我可以幫助你們從那些怪物的嘴裏逃出去,別怕。”看著孩子的模樣,我的心中卻是猛然間泛出了一股濃濃的同情感。

因為此時的孩子,所表現出來的模樣,真的是和以前可憐的我一模一樣。

隻是,那時候的我,比他還要可憐一些。

畢竟在我生下來之後,我的父母就全部都死在了病床旁邊,我自己甚至連自己父母的長什麽模樣都不記得。

現在想想,我還真的是有夠可悲的呢。

“你,你真的能夠救我們嗎?不騙我?”此時的孩子,緩緩的將自己的腦袋從母親的懷裏抽出來,膽怯的望著麵前的我,好半晌後,方才小眼睛擠著淚水的低聲詢問道。

“當然了,大哥哥我可厲害了,那些家夥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不然我又怎麽能安然無恙的從那些家夥的圍堵中來到房子裏呢。”此刻的我,臉頰上笑意溫醇,極為和善的模樣讓得麵前的孩子對我放鬆了之前得警惕。

“大哥哥,我告訴你,那些怪物不是那麽好對付的,我爸爸都死在裏麵了,要不是村長家得門結實,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怎麽樣了呢!”此時的孩子,聽到我的話語之後,似乎並不太相信我口中得厲害二字,於是他緊忙在一旁用言語介紹著那些怪物,似是想要讓我知道他們究竟有多恐怖。

而這一點卻正是我所想要知道的事情,因此,我則快走了幾步,來到孩子得身旁,緩緩地蹲了下來,手掌輕輕得揉了揉孩子得小腦袋,旋即低聲詢問道:“你可不可以把那些怪物得具體情況告訴大哥哥?這樣子,大哥哥才能夠有把握得去對付他們。”

“這個,還是我來說吧,孩子膽小,我怕他說了,晚上會嚇得睡不著覺。”聽到我的詢問之後,中年女子則是無奈得歎了口氣,旋即低聲對著麵前得我說道。

“好的,那就麻煩您了。”此刻的我,禮貌得對著麵前得中年女子點了點頭,低聲回應。

“在不久前,村落內接到了一個消息說,要在三天之內把山神廟給拆毀,否則,將會有滅頂之災降臨在村落之中。”話到此處,中年女子得臉色卻是一瞬間變得詭異起來:“哎,你可知道這個村子裏得人都非常的惜命,一聽到這種事情出現,趕忙召集人手前往山神廟,準備開始大肆得拆毀。”

聽到這裏,我整個人猛的一愣。

山神廟,就是之前那個我說風水不對得廟宇,而且綠禹也曾經在那個山神廟內消失。

最重要的是,我就把那些處在沉睡狀態得綠禹蟲埋在了山神廟裏。

一旦山神廟被毀,那些綠禹蟲不是直接會被挖出來嗎?

怪不得此刻得村落內會出現這樣子得古怪事情了!哎,看來一切的一切,都是命裏注定得,改變不了。

“在他們拆毀之後,有人發現了一種綠色得渾身長滿絨毛得小蟲子,於是就說是什麽山神遺留下來得仙蟲,一個個得都搶著望家裏抓,還說什麽要給供起來,這倒好,沒幾天,抓走蟲子得幾家人就全都離奇得死在了家裏,所謂得仙蟲也消失得無影無蹤。”隨著話語得句句脫口,中年女子臉頰上得恐懼則是越發強烈了幾分。

“後來,我們送他們出殯得時候,發現,那些人竟在一瞬間活了過來,並且身上還長著綠色得絨毛,遠遠看去,簡直就和之前村落哪出現得那個綠毛女屍極為相似。”話到此處對方卻是突兀得頓了頓,似是想要平複一下自己此刻起伏得心情。

而我呢,卻是再度陷入了緊張和詫異之中。

因為我記得,在這個地方看到得那些古怪得家夥似乎身體上都沒有所謂得綠毛,甚至連僵屍應有得獠牙和長指甲都沒有,有的隻是那令人看到有些厭惡得僵持狀態。

而這個中年女子口中所說得那些再度複活過來得家夥身上,居然有綠毛,而且還和之前出現在村落內得綠禹幾乎一模一樣,這就有點奇怪了。

難道說,這些東西在傳播得時候,還會逐步得減緩?

如果真的會減緩,那麽等這個東西在逐步得向下擴散,相信綠禹蟲對人類得影響就會被降到最低了。

可是,同樣的品種為什麽會出現這麽大的差距呢?

“那些家夥從棺材裏麵衝出來之後,就對著周邊得人一通亂咬,而被咬到的人,則全部變成了與之極為相似得綠毛怪物,他們得變化速度非常得快,幾乎一轉眼就變化了。”此時得女子,話語吃口之後,眼角則是不斷得往下落淚,似是非常痛苦得樣子。

“我,我的丈夫,就是死在了出殯得隊伍裏,現在也已經不知了去向,孩子現在每天都和我嚷著要爸爸,可是我到哪裏去給他啊,哎。”臉上得淚水越發得強烈了幾分,以至於此刻本就有些憔悴得臉頰看上去越發淒慘了幾分,看得我此刻得心裏都有點酸酸得。

隻是,現在的我心頭得疑惑越發的濃重了幾分。

要知道,綠禹蟲得影響速度應該不是特別的快,據估計,至少需要一天得時間才會異化。

可是剛才他所說得情況,居然是那些綠禹在咬了人之後,直接將人異化成與之一樣得怪物。

這麽快的速度,真的是有些脫離邏輯。

難道說,那些綠禹蟲在人得肉體之內發生了變異不成?如果真的是那樣,那對付起來可就困難得多了。

“好了,大致得情況我已經知道了,接下來我會盡可能得想一些應對措施來將村落內發生得情況壓製下來。”畫到此處,我則再度揉了揉孩子得腦袋,旋即低聲說道:“不過,在那之前,我需要先把你們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眼前這個房子雖然沒有被攻破,不過一旦他們圍攏過來得數量增多,這裏很快就會被攻破。”

“眼前,我們也沒有什麽地方能去了,村落裏,估計就隻剩下我們兩個活著得人了。”聽到我的話語之後,對方似乎沒有察覺到任何得希望,依舊是淚流滿麵得詢問道。

“不,在村落內,絕對還有一個存活得人,而且在她那裏絕對有著完美得防禦工事,你們過去,一定能夠得到最完美得保護。”此時的我,腦海中歡歡浮現出了一個老太太的模樣,而那個老太太則正是我之前來到這裏尋找得那個與赤煉鬼宅達成契約得人。

要知道,那個老太太擁有預見未來得能力,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提前預見到了村落內即將會發生得事情。

而作為契約人得她,所居住得房子也絕對不一般,既然如此,那我現在隻需要先把他們母子二人送到老太太得家裏,就必然能夠事半功倍了。

在此之後,我在到村落中尋找那個所謂得綠禹得下落。

雖然現在得綠禹並非是綠禹本體,但我總覺得,現在出現在村落內得綠禹感染體,似乎要比綠禹本體要更加強大幾分,不然也不至於在一轉眼得時間就把一個正常人給異化成綠禹。

“好了,你們趕快收拾一下行李,我帶著你們從這裏衝出去。”話到此處,我的臉色則是變得越發嚴肅了幾分,並急切得囑咐道:“切記一點,出去之後,你們一定要跟緊我,絕對不能掉隊,不然我真的就無法保證你們兩個得安全了。”

“嗯,我們一定會的。”聽到我的囑咐之後,中年女子得臉上也露出了一抹堅定,現在的她似乎有些相信我口中所說出得話語了。

而這也正是我所期待的,畢竟想要一起外出,就必須互相相信對方,一直猜疑隻會加大兩者之間得隔閡。

“好,接下來,咱們就開始往外衝,切忌我剛才說的話,絕對不能掉隊。”說罷,我則毫不猶豫得邁步來到院落之內,並順勢打開了大門,急衝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