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懲戒者

柯夢的話音剛一落定,站在其麵前的老者臉色也是驟然間變得古怪了幾分。

他很清楚,眼前這個柯夢所表現出的實力,已經不是他所能企及的一個程度了。

而且,連老者本人都無法對付的黑老婆,如今都已經被對方極為輕易的給打敗了。

若是此刻老者本人在獨自攻擊,估計也會落得一個和黑老婆異樣的下場。

因此,如今的老者,則是淡然的苦笑了一下,旋即直接跪在了地麵之上,低聲道:“奶奶饒命,去你不要殺我,讓我幫你幹什麽都可以。”

“嗬嗬,憑我出生的年代來對比,你的確能夠算得上我是我的晚輩,可你想和我攀親戚卻還有些冒失了。”淡然的冷笑了一聲,柯夢手臂猛然一揮,老者則是如同前者一般被直接衝撞至不遠處的牆麵之上。

劇烈的撞擊讓得老者直接噴出了一口殷紅的鮮血,血液賤撒的地方,皆是驟然間增長了一股詭異的森然。

“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哼,死有餘辜。”冷聲諷刺了對方幾句,柯夢則不再有任何的猶豫,身形微微一閃,驟然間出現在兩人的身體周邊,手中鋒利的長甲毫不留情的刺在了兩人的身體之上。

頓時,一股股殷紅的血液便是直接從傷口之內噴了出來,濺在柯夢的身體之上,使得她此刻的森然再度增強了幾分,半趁著其口中的詭異冷笑,我似乎都能夠感覺到,如今的柯夢已經不是我所能企及的程度了。

再度咒罵了對方幾句之後,柯夢則是轉身回到了我的身邊。

霎那間,一股股淡金色的氣韻則從其手掌之內流轉而出,並逐漸的飄進我的身體之中。

隻感覺,在金色氣韻進入的一瞬間,束縛在我身軀之內,困擾著我的身體無法動彈的古怪力量,則驟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久違的力量充盈感。

對此,我真的是震撼不已,柯夢如今所表現出的力量,簡直已經強橫到了一種逆天的境界。

如此強橫的毒素,僅僅稍一用力,便將之完全驅散,真的很難想象,如若我帶著柯夢下去隊伍那個怪人,最終的結果會是怎麽樣的一個變化。

緩緩的從地麵上爬起身子,我雙眼上下打量著柯夢的身軀,在確定對方的傷勢都完全恢複了之後,這才低聲解釋道:“對不起柯夢,我食言了,非但沒有恢複過來救你,還麻煩你救了我,真的是慚愧的很。”

我的話音剛一出口,久久彌漫在對方身體之上的淡金色光芒則是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再度恢複了正常狀態的柯夢,望著麵前的我淡然的微笑了一下,隨即回應道:“你這話說的,我要是不救你,誰救你,我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你去死不成?”

對方話音剛落,我的臉色卻是猛然一變,她口中的話語簡直和之前我在看著柯夢被殺的時候,所想象的一模一樣,難道說,之前的柯夢已經在心裏聽到了我的話語?

“不過我還真的是驚訝的很,柯夢,你的人靈魂魄居然完全覺醒了,你是怎麽做到的?”如今的我,似是想要趕快解開自己心頭的謎題,因此在和柯夢噓寒了幾句之後,我便立刻發出了疑問。

“這個呀,我也不知道,隻是有一天晚上在睡覺的時候,我聽到有一個人在和我說話,這個人的聲音我非常的熟悉,但我卻怎麽都想不起來,這個人我究竟在哪裏見到過,因此,我就開始和他對話。”隨著柯夢話語的句句出口,我的臉色也是變得越發好奇了幾分。

“隨著我和他話語的不斷交流,我最終掌握了他的身份,他是我的前世,我是他的今生,隻是,因為一種能量的禁錮,他一直身處在我的身體之內不曾作出任何的舉動,僅僅在每次我遇到危險的時候,方才會出現保護我。”柯夢淡然的輕笑了一聲,旋即緩緩的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長處了一口氣,略微遲疑了片刻之後,方才繼續解釋道:“他說他的轉世是存在著一種特殊意義的,據說是在準備著之後要對付一種特殊的魔頭,而他需要幫助的人,便是你,也就是說,我的存在就是為了和你一起戰鬥,因此,在我和他達成一致之後,他便順利的破除封印,並和我融為一體。”

“這個事情就發生在不久前,也真的是挺巧的,如若他的破除封印在晚上幾天,估計剛才的我就真的死了。”話語的不斷出口,柯夢竟然詭異的笑了起來,而在那笑容之中,我則能清楚地感覺到一種後怕徐徐出現。

不過既然如今的事情都已經解決了,那我們也就不要在這裏過多的逗留了。

畢竟這裏的陰氣濃度不是一般的強,加之周圍還有這麽多古怪的器具存在,所以我不敢保證這周圍沒有什麽心懷不軌的人在觀望。

因此,現在的我們還是趕快離開這裏為好,免得夜長夢多。

念及此,我則不再有任何的猶豫,緊忙拉著柯夢朝著房子外的汽車跑去。

在我們二人平穩地坐上汽車之後,我心頭的緊張方才逐漸的減緩了一些。

與此同時,一抹激動也是不自主的浮上我的心頭,要知道,如今的柯夢已經不再是之前那個柔弱的女子了,現今他所表現出的實力,估計連我這個靈道巔峰的人,都無法企及。

所以,接下來的我,隻需要盡快進入到天罰者的行列之中,便可以帶著柯夢一起,一舉對地府展開進攻

如此一來,多一個人幫助,便能夠多一分勝算,也就能夠早一點讓地府恢複正常。

畢竟地府落進了那個怪人的手中後,便就此變得混亂不堪,不但轉生停滯,就連勾魂攝魄的陰差也都不見了蹤影,致使現如今的人世間滿大街都能夠看到遊魂野鬼。

也就是普通人看不到那些懸浮的鬼怪,若是他們都開了天眼,估計一個個的都得嚇死。

就在我念頭閃動的一瞬間,汽車的前擋風玻璃之上,卻是突然間出現了一層詭異的薄霧。

緊跟著,一滴滴潔淨的雨滴則是從天機之上掉落而下,直落在擋風玻璃之上,將那詭異的薄霧驅散。

頓時,一縷縷寒冷的風息,便從天際席卷而出,繚繞在這街道之上,顯得格外的寒冷。

這種天氣的驟然變化,讓得我和柯夢臉色都微微一遍。

“這突然間的變化不太對勁,等我查看一下。”如今的柯夢在感覺到古怪之後,則不再需要我的幫助,僅僅念頭一閃,一層金光便立刻覆蓋在他的眼眸之上,霎那間,雨霧之內的古怪之處,便被其盡收眼底。

隻發現,此刻的雨霧之中,三名身著黑衣的男子,正撐著一把把黑傘,行走在街道之上。

雖然他們表現的和正常人一模一樣,但那懸浮在半空中的雙腳,卻是令得柯夢心中猛地一頓。

“那裏有三個孤魂野鬼而已,沒什麽大不了的。”如今的柯夢,在收掉了自己雙眼上的金芒之後,方才低聲對著一旁的我解釋道。

而聽到這裏,我則順著對方手指的方向望去,頓時,一陣緊張的情緒便在我的臉頰之上驟然出現。

因為我非常的清楚,這個所謂的三個黑人,手持黑傘究竟代表著什麽意思。

據說在很久之前的唐朝,流傳著一個古怪的傳說。

但凡有人身犯貪嗔癡,便會有懲戒者前來對其進行懲戒,並依照所犯錯誤的嚴重性,對其施加酷刑,有的可能是拔舌,有的甚至是灌熱油。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起源於一個古怪的種族,隻不過那個種族很早之前就已經銷聲匿跡不見了蹤影,但這個古怪的習俗卻從種族之中流傳下來,並延續至今。

隻是,眼前突然出現的這三名懲戒者,貌似和我以往所見過的懲戒者不太一樣。

因為在他們的手中,並未持有之前我所見到過的那些森然凶器。

要知道,他們雖然凶狠無比,但手中的凶器卻才是關鍵所在。

如若沒有凶器相助,縱使他們在如何的強橫,也無法對人類造成影響。

因此,如今的我,需要好好地觀察一下這三位懲戒者的情況

說不定,在他們的身體中,也存在著一些古怪的端倪。

“柯夢,咱們兩個下車去看看,這三名懲戒者不太對勁。”如今的我,並不會再讓柯夢一個人呆在這裏,如今的他比我實力還強,自然去哪裏都要帶上了。

聞言,柯夢卻是淡然一笑,隨即低聲解釋道:“這三個懲戒者的確有問題,沒錯,不過呢,他們的問題,似乎不是我們所能解決的了的,不過,既然你有興趣,那咱們便下去看看,不過我事先說好,一旦有什麽問題,立刻撤退,因為我在他們的身體上感覺到一股特殊的力量波動。

“明白。”在我們意見達成一致之後,我則帶著柯夢下車朝著懲戒者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