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立刻給我滾

?當房門被打開的一瞬間,一道昏黃的燈光便是透過門縫照了進來。

雖然光芒不斷太強,可想要依靠這股光亮看清從門外進來的人影卻並沒有什麽問題。

此刻,我看到推開房門的是一個黑色的人影,而在那個黑色人影的手掌之上,似乎還握著一把鋒利的冷工具。

那冷工具在昏黃光芒的映照下,釋放出了一道道森然的寒芒,刺激著此刻我緊繃的神經。

如果我沒有估算錯,這個應該就是之前那個做事、說話都甚是奇怪的旅店老板了。

隻不過,我不太清楚的事,這個旅店老板之所以冒風險來襲擊我們為的究竟是什麽。

待得那道黑色的身影全部進入了房間之後,那扇被微微打開的房門則是在一股力量的作用下緩緩合攏。

合攏的時候,聲音非常的輕,如果不是我看到光線因為門縫的合攏而消失,我恐怕都未必能夠發現門被人關上了。

此刻的我,隻依靠著微弱的月光和依稀能夠聽到的腳步聲,來判斷那黑色人影的行動跡象。

隻感覺,此刻那道黑色的人影正在不斷的向床榻的方向靠近。

現如今的我,為了柯夢的安全已經無法再忍耐下去,隻得赫然從沙發後站了起來,並對這黑影厲聲嗬斥道:“喂,我說,這大半夜黑燈瞎火的,你鬼鬼祟祟的跑進我們的房間裏,究竟是要幹什麽?”

伴隨著我話語的緩緩響起,那正在不斷靠近床榻的黑色人影卻是緩緩的停了下來。

遲疑了好半晌後,那黑色人影方才逐漸的扭轉過頭,緊緊的盯著身後不遠處的我。

此刻的我,方才看到,在那一道黑色的身影上方,卻是嵌著兩顆宛如貓眼一般的翠綠眼眸。

這雙眼眸,豎瞳緊縮,在月光的映照下微微散放出詭異的幽芒。

而在此之後,我的腦海不知怎麽,竟猛然間泛起了一股詭異的衝頂感,刺激的我整個人神情變得恍惚起來。

雖然這恍惚持續的時間並不算長,僅僅一眨眼的功夫便已恢複正常。

可就在這一眨眼的功夫間,我竟突兀的發現,剛剛還站立在床榻旁邊的那道黑影,此刻居然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正當我抑或隻是,我看到那雙翠綠的眼眸,此刻竟然緩緩的在我的麵前睜開。

距離之近,簡直與我上次看到血紅眼眸時的距離極為相似。

此刻,那雙翠綠的眼眸就在我的麵前緊緊的盯著我的雙眼,隱約間,我還能夠聽到翠綠眼眸的主人發出的低沉呼吸聲。

“你,你不是人。”看到這裏,我口中的話語已經不受我控製的自己跳了出來。

而聽到了我的話後,麵前那雙翠綠的眼眸卻是緩緩向後撤出了一段距離。

略為沉吟了片刻,黑影這才緩緩的解釋道:“哼,沒想到,你小子就是歐陽玉卿,看起來也並不怎麽厲害。那個白屍,還真是個廢物,居然會在你的逼迫之下,顯露出真身,真是有夠丟人的。”

聞言,我的腦海中也逐漸現映出了一個詭異的人影。

這個人影,身著一襲潔白的長衣,烏黑的長發垂落而下,將她的麵容完全遮蓋。

不過,那身影在我的印象裏,似乎還時不時的會有血液從她的發梢低落而下,將地板染上一層刺眼的殷紅,甚是可怖。

此人,乃是我之前在剛剛住進赤煉鬼宅時所遇到的白衣女屍。

而且這白衣女屍,還在我住進赤煉鬼宅的當夜,對我進行了精神的摧殘,使得我一個專司抓鬼收魂的祭道天師,竟然落得那般的狼狽不堪。

雖說後來我利用玄陰寶葫蘆的特殊效果將之製服,不過對方卻依舊憑借著強橫的鬼氣脫離了我的束縛,並成功的離開了。

想來,這黑影口中所說的白屍,應該就是我前些日子遇到的那位白衣女屍了。

“對於,我的確不是人,我是赤煉鬼宅中的冤魂,白屍說你小子實力不錯,讓我們不要太過針對你,哼,在我看來,你小子其實也不過是一個三流的天師,想殺你豈不是易如反掌?”冷哼了一聲,在我麵前的那雙翠綠眼眸卻是赫然睜大,緊接著,我便感覺到在我的喉嚨位置傳來了一股冰涼的觸感。

隨著觸感的不斷加劇,我也緩緩的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變的困難,臉龐脹痛不止。

想來,必是那站在我麵前的黑影遏製住了我的喉嚨,方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今天,就讓我來替白屍收拾了你這小子,免得讓你耽誤我們太多的時間。”話音剛落,我便清楚地感覺到,我脖頸部位的遏製突然變的嚴重起來,並隨著事件的不斷加劇,我似乎已經感覺到整個頸部已經脫離了我的身體。

緊接著,我麵前的那道黑影,則是手臂驟然用力,將我猛然提起,爾後狠狠的摔在了地麵之上。

隻一瞬間,我便感覺到我的身體內部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痛楚,五髒六腑相互影響,痛感不斷加劇。

而看到我這般痛苦的模樣,站在我麵前的黑影卻是緩緩蹲了下來,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我的身軀:“來吧,小子,讓我看看你的靈魂,有多麽的純潔無暇。”

說罷,那道黑影的手掌竟然一瞬間化作了虛影,並直接伸入了我的身體之中。

片刻之後,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痛楚,便是從我身體的各個部位傳來,痛楚極強,以至於僅僅一兩秒的時間,便已經讓我冷汗直流,神情恍惚了。

此刻我所經曆的,雖然也叫做魂體分離。不過,卻與我之前使用離魂符時的效果,截然不同。

離魂符文,使用之後,它會在靈魂的外輪廓上形成一層護膜,這種護膜可以最大程度的減輕魂體分離時的痛楚。

而現如今我所經曆的,卻是實實在在的魂體分離,其間不摻雜任何的符文效果。所以,此刻我所經曆的痛楚,絕對不是用言語就能夠表達清楚的。

現在的我,雖然疼的神色有些恍惚,不過,視線卻依舊清晰。

因此,此刻的我竟然能夠看到,我那被火雲印記覆蓋的魂魄被一點點的從身體內拽了出來。

“火雲魂印?”正在不斷拖拽我魂魄的黑影,似是看到了出現在我魂魄上的那些火雲形狀的印記,當下語氣便變的沉重起來,並低聲喃喃自語。

“這臭小子怎麽會有火雲印記?難不成真的是那家夥的轉世?不對呀,我記得那家夥不是被封印了嘛?”此刻的黑影,一雙翠綠的眼眸緊緊盯著我魂魄上的火雲印記,並不斷的說出稀奇古怪的話語。

而此刻的我,卻並沒有閑著,緊忙趁此空檔,將一張早已我在手中的玉卿鎮魂符文貼在了黑影的身上。

在一陣虛弱的咒語催化之下,鎮魂符文效力驟然釋放,以至於將我麵前的黑影直接震飛出去。

隨著黑影的不斷遠離,那拖拽我的外力也已經驟然消失,相對的,此刻我的魂魄也逐漸的回歸到了我自己的身體之中。

緊忙擺出修煉姿態,將自己的魂魄和肉體穩固,爾後我這才有些虛弱的站了起來,緊盯著不遠處的黑影,旋即輕聲道:“來呀,不要老用哪些下三濫的功夫,有本事,就真刀真槍的和我打一架。”

“哼,小子,你現在的用處還很大,我並不會殺了你,不過,你等著,遲早會有人來收拾你的。”對著不遠處的我冷哼了一聲,黑影的身形驟然一轉,竟化作了一團黑煙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在確定那黑影已經離開了房間之後,我這才邁著輕緩的步伐,朝著不遠處的燈光開關走去。

行走間,我還苦笑了一下,低聲自嘲道:“剛才我還真是有夠天真,居然會誤認那道黑影是旅店的老板。”

沒幾分鍾,我的手掌便在黑暗之中碰觸到了燈光的開關。

可就在這時,房門外,卻是突然間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這些腳步聲非常的沉重,我僅僅一聽,便能夠分辨出這些腳步聲的主人應該是一群年近中年的男子。

此刻的我,並沒有立刻把燈打開,爾後靜靜的聆聽著門外發生的一切。因為在我看來,這大半夜的一堆人急促的跑到我們的門前,絕對沒有什麽好事會發生。

果然,在幾分鍾後,我們的房門則是在一次被打開,而此次從房門進來的人影,卻是一個骨瘦如柴的家夥。

看到這裏,我不再猶豫,手指輕輕一撥,霎那間,刺眼的燈光便是立刻出現,並將我們居住的這個房間猛然照亮。

隻發現,此刻站在我麵前的,當真是旅店的老板,而且在他的手中還拿著一個鐵質的棒球棒。

看他這氣勢洶洶的樣子,想必來者不善。

“老爸,這大半夜的,你究竟要幹啥?”無奈的苦笑了一下,我低聲詢問道。

“哼,小子,我看你也算是個明白人,那我也就不和你繞圈子了。不妨告訴你,剛剛你們吃的東西,全都是我用死人肉做的,怎麽樣,味道很不錯?”老板聽了我的問話後,表情變的詭異起來,冰冷笑著回答。

隨著笑聲的不斷出現,三名同樣手持著鐵質棒球棒的中年男子也換換的走進房間,每一個人都用凶殘的目光緊盯著我,看得我渾身不自在。

“小子,和你直說吧,你隻要肯將那個姑娘讓出來,給我們弟兄幾個開開葷,我倒是可以考慮給你留個全屍,如果說你要反抗,小心我把你給做成臘肉。”隨著話語的句句脫口,老板的表情也變的詭異起來,並等待著我給他的答複。

可聽了他的話後,我整個人的狀態卻在這一瞬間變得暴躁起來。

說句實在的,剛才的我已經收到了那個詭異黑影的欺負,所以心中自然有暗火未消。

現如今又冒出來這幾個不知死活的家夥,對著我剛剛確立關係的女朋友出言不遜,那豈不是讓我心中的怒火燃之更盛?

所以,現如今的我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麵前這些家夥打成“肉醬”。

“你們最好立刻給我滾出去,不要讓我再見到你們,否則,休怪我不客氣。”師傅曾經告訴過我,先禮後兵,即便對方再怎樣的無禮,也要給對方一個醒悟的機會,所以,此刻的我,才會指著門外,厲聲嗬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