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正如五五開所說的那樣,場上的局麵處於一邊倒,拿了一個人頭發育穩健得讓人發指的冰鳥裝備越來越豪華,再加上麻辣香鍋不停得帶節奏,紫色方麵臨著三路崩的劣勢。團戰中仗著冰鳥的爆炸輸出,再配合天使的大招無敵效果,幾波團成功地團滅對麵。小龍,野區資源幾乎全被藍色方掠奪。

什麽?大龍毀一生?對不起,我不打,也不讓你打。

經濟裝備差距越來越大,終於在將近三十分鍾的時候,紫色方回天乏力,五人點了投降。

“高端局就尼瑪不一樣!順風的情況下沒人去浪!隻會不斷得滾雪球,根本不給你一絲一毫的翻盤機會。”

“就是啊!你們注意到沒有?這個冰鳥從頭到尾都沒有在對方兩人以上消失在視野裏的情況下臉探草叢。”有細心的觀眾說道。

“走位也是絕了!那團戰看得我眼睛都花了,人冰鳥硬是沒吃過一個硬控技能。”

“我覺得那幾次冰牆釋放得太亮了!簡直堪稱教科書般的操作!”

“……”

看著屏幕上大大的‘勝利’兩個字,五五開嘴巴都要笑裂了:“兄弟們!大聲告訴我我這把EZ凱瑞不凱瑞?”

“哈哈,醜開無恥加不要臉的性格越來越有我當年的風範了!”

“醜開,不吹牛逼我們還是你的粉絲。”

“臥槽!你們查冰鳥的戰績!”一道彈幕異常醒目地出現在屏幕上。

於是,廣大的觀眾紛紛打開了官方助手或多玩盒子,在戰績查詢裏輸入了‘我為靜靜上王者’的ID。

無數人被驚呆了!

整頁整頁的綠,偶爾輸的幾把要麽是盡力局,要麽是隊友逃跑掉線。而且是什麽位置都打,幾乎沒有玩重樣的英雄。

之前從未打過排位的一個號,將近百分之83的勝率上王者!

“臥槽!這是哪個職業隊員的小號?”

“沒聽人家說嘛,人家是代練!”

“國服什麽時候出現了一個這麽碉堡的代練啊?”

“……”

同一時間,江州市江州大學附近的一間不起眼的網吧。為什麽說不起眼呢,因為這家網吧的配置幾乎都要被淘汰了,所處的地理位置也比較偏僻,在這裏上網的大多都是圖便宜和衝著網吧門口那幾個大字:在英雄聯盟黃金以上排位賽中超神獲得十元網費。

“終於上王者了,噢耶!”林初陽長舒一口氣,俊逸清秀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忍著手上傳來的劇痛關掉了遊戲裏麵數不清的好友請求,嘴上嘀咕道:“尼瑪頂著八十多的延遲,不到六十的FPS打得真心難受,在這破網吧上分簡直是種煎熬!”

“臥槽,你看那小子,手上都打著石膏纏著繃帶還在打英雄聯盟!”

“牛逼!真是服了,拳頭公司真應該拍下來找那小子去當他們的代言人,尼瑪比什麽廣告宣傳片效果

都好。”

“唉——骨灰級的網癮少年啊!在下自愧不如!”

林初陽的背後傳來幾個上網人的竊竊私語,當然也有見過大風大浪的資深人士表示:“這算什麽?大驚小怪!想當年,我他麽親眼看見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夥子在網吧連續上網五天五夜猝死的,第二天警察來身上都有臭味了,把我惡心的呀,中午吃的飯都他麽全吐出來了!”

“牛逼!怪不得這位大哥如此淡定!”

而正在林初陽準備結賬下機的時候,一個網吧負責人來到他旁邊幾乎要哭出來了:“兄弟啊——不!大哥!真得叫你一聲大哥!我說大哥呀你都這樣了,好好養傷才是啊!這些天咱網吧送你的網費都好幾百了,放在卡裏又不會少你的,咱有必要這樣風雨無阻地來上網嘛?身體要緊啊兄弟!”

林初陽被人這樣一說,俊逸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尷尬。確實,在這個網吧上網除了當初開通會員,根本就沒有再往裏麵衝過錢,全是在遊戲裏麵超神五殺送的網費。

“呃——我現在就走。”林初陽囁嚅了半天,終於擠出了這句話,反正號已經上了王者。

“兄弟啊!咱不是那意思,別誤會。咱網吧做生意講究的是信譽,說送網費就絕不含糊,等傷好了再來玩嘛。”

這麽一說,林初陽心裏豁然開朗,邊走邊回道:“那行,我明天拆了石膏再來!”

啊?

網吧負責人眼前一黑,差點癱坐在地上。

——————

“哇!這男生好帥,不知道站在這裏等誰呢?”

“手上還打著繃帶呢,居然還在樓下等他女朋友,他女朋友好幸福啊!”

“是啊,手裏還拿著那麽大一束玫瑰,好浪漫啊!是要表白還是要求婚呢?好激動啊!”

“人家又不是跟你表白,你激動什麽?”

“哼——本姑娘樂意。”

夜幕降臨,林初陽一隻手捧著鮮花一隻手打著繃帶站在江州大學工學院女生宿舍樓下,不時地引起來往女同學的嬉笑。

“喂?靜靜!我現在在你們宿舍樓下呢,快點下來,給你一個驚喜。”林初陽打通電話,欣喜地說道。

“啊?你手上的傷好了嗎?怎麽跑到我們宿舍樓下了?”電話那頭一個好聽的聲音略顯驚訝的問道。

“對呀靜靜,你先下來再說。”林初陽說。

“哎呀!我現在不在宿舍裏,要不你先回去吧,別等我了。”

“怎麽了?那你現在在哪裏?我去找你。”林初陽一愣,隨後說道。

“別問了,你先回去吧,也別來找我。”

電話那頭的聲音帶著些微的緊張,立馬讓林初陽心裏產生一種不好的預感,但仍然是強顏歡笑地問道:“怎麽了靜靜?我今天找你真的是有驚喜給你,你不是一直喜歡英雄聯盟嗎?而且一直想進入學校的電競社,我剛剛——”

“你到底煩不煩?沒完沒了了是吧?”林初陽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電話那頭一個語氣倨傲的男生聲音給打斷了。

“靜靜,你還沒有跟那個屌絲書呆子攤牌嗎?”

電話那頭又斷斷續續傳來一男一女的交談聲。

瞬間,林初陽好像明白了什麽,拿著電話的手微微顫抖,臉上欣喜期待的表情凝固了。

“林初陽,我們分手吧!”過了一會兒,電話裏傳來自己女友陳靜決絕的聲音,噢不——這會兒可能已經是別人的女朋友了。

終於,林初陽心裏不好的預感應驗了。

平地驚雷,晴天霹靂。

林初陽怔住了,隻覺得自己腦袋嗡嗡作響一片空白,那隻纏著繃帶傳來劇痛的右手死死地握著一張略帶香氣的天藍色紙條,手心沁出的汗液浸透了那張紙條。

上麵寫著一個英雄聯盟一區的帳號,ID:我為靜靜上王者,段位是最強王者。

林初陽沉默了片刻,深吸一口氣問道:“能給我個理由嗎?將近三個月的感情到頭來隻剩下這一句話?”

“林初陽,你是個好人,但我們不適合。”

嗬嗬!不適合?林初陽自嘲的笑了,笑聲很淒涼:“這算什麽?好人卡嗎?靜靜,實話告訴我吧,到底是因為什麽?我不怪你。”

“想知道為什麽?那我實話告訴你好了,我覺得我們兩個不是一類人。沒錯,你聰明,成績好,可是我要找的不是一個書呆子男朋友!”電話那頭的陳靜語氣冷漠地說道:“你知道我喜歡打英雄聯盟,而我也確實是真心熱愛這個遊戲,我一直想加入學校的電競社,可是你呢,每次邀你跟我一起打LOL,你都要找這樣那樣的借口推辭。不會?不會難道不能學嗎?我要找的男朋友是要在生活中陪著我,在遊戲裏也可以給彼此帶來歡笑。你看你你,整天就知道學習,連個遊戲都不會玩,不是上課打球就是呆在圖書館,打個球還把自己弄成那個樣子,現在的大學生有幾個像你一樣沒趣?”

“其實上次去校醫務室看你的時候都想跟你攤牌了,隻是看你在養傷就沒說。跟你明說了吧,我現在的男朋友是咱們工學院電競社的副社長,這幾天都是他在帶我上分,他已經同意破格將我招入電競社了。其實我之前同意做你女朋友是因為你長得不錯,跟你一起出去有麵子。後來跟你相處才發現,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從今以後做你的學霸吧,不要再來找我了!”

林初陽一直在聽,沒有說一句話,也沒有做哪怕一絲一毫的解釋。

電話掛斷,林初陽攥著手機,臉上露出苦笑,仰著頭不讓自己的眼淚落下。

電競社的副社長嗎?嗬嗬!真是大神啊!

林初陽突然笑了起來,笑著笑著——不知不覺眼淚流了下來,呼出一口濁氣,走向男生宿舍樓,身後的垃圾桶裏多出了一束鮮豔的玫瑰花,在路燈下顯得是那麽妖異淒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