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金鱗甲依舊泛著金黃色的色彩,金鱗子對自己的前心。Www!QuanBen-XiaoShuo!cOM他堅信自己一定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將本體修煉到最佳狀態。

在證實了自己已經將鱗甲修煉完成時,他便開始了第二層次的修煉,隻不過這個關乎到血脈的第二層次,參悟起來非常之難,而且老魚在沒見到他將第一層次修煉完成之前,也沒有將修煉的全部秘訣教授於他。

金鱗子自信能夠將知道的全部參悟透徹,但是每每修煉到血脈的快擴張與收縮階段,他都感覺到一股窒息般的疼痛。

這種感覺也許與他的修煉潛質無關,畢竟在眼下這個階段,他身上的五雷法還沒有被解除,始終都會遭受到限製。僅僅憑借這新近一段時日,練就起來的三成妖力,他根本無法將血脈打通,使氣血自由運行。

金鱗子對自己的要求是嚴格的,他決不容許再耽擱一日。所以他不得不立即前去向老魚求教。

不過,這次他所要求教的卻不僅僅隻局限於本體修煉上,還要關乎到他本身,即遭遇到封印的問題。

金鱗子在十日之後,再度找到了老魚。

老魚感到意外,因為他是讓金鱗子完成第一層次的修煉之後才來找他。而在其心中,十日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金鱗子決計不可能完成了第一層次的修煉。

“你?是不是什麽地方還不明白,不夠清楚?”老魚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沒有,我是來向您請教另外一個問題的。”

“另外一個問題?”老魚遲疑了片刻之後。眼部的皮肉突然緊湊起來,然後接著說道:“在你沒有完成第一層次地修煉之前,請不要追問其它不相關的問題。你還是回去好好修煉吧。”

老魚的意思,金鱗子非常明白,他那是不想自己過問許多,導致思緒複雜而淩亂,使得修煉受到阻礙。

可是金鱗子卻依舊追問道:“是不是非要完成了第一層次的修煉,我今日才能向您請教。”

“不錯。”老魚沒做絲毫猶豫就回答道。

金鱗子實在是不想給老魚以心靈上沉重的打擊,畢竟在這之前,他就已經將鱗甲當成是自己的本命法寶修煉過。而這十日時間不過是複習複習而已。要是老魚真將這十天工夫看成了他的修煉時間,那不瞠目結舌才怪。

“既然如此,那我就讓您看看我的金鱗甲。”金鱗子說的極為輕鬆,可老魚聽的卻很沉重。

“姑且看看你已經修煉到了何種程度?”老魚呆在原地,靜靜地等待著金鱗子地表演。

而金鱗子也已經做好了充分準備。在借助一點點妖力之下,他快蓄積元氣。迫使身上的魚鱗。在眨眼之間就開始生劇烈的變化。

原本細膩而緊湊的魚鱗,開始逐漸變大。並呈現出分散之勢,個體之間拉開的距離也十分巧妙。相互之間的縫隙呈現出梅花形態。

而就當魚鱗漸漸變地堅硬起來,其顏色也在生著巨變。

金鱗子身披地鱗甲原本是紅色的。微微帶著點暗淡地光彩,可是卻在突然之間被一種明亮的黃色所取代。

“這光芒?莫非是金黃色地鱗甲出的?”見此情形,老魚地注意力高度集中。如果他有一隻手的話,一定會使勁地**自己的雙眼,以便能看地更為仔細;.的黃色卻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暗淡的黃紅色。

暗淡的黃紅色顯現片刻之後,顏色就開始加深,伴隨著閃亮度的增強,老魚的視野裏出現了金黃色的光芒。

不錯,那正是從金鱗子的鱗甲上所出,一抹乎老魚意料之外的金黃色光芒。

金鱗子在水域中快地擺動著身軀,好似是要在老魚麵前顯盡威風一般。而此時的老魚除了無比羨慕之外,更是覺得不可思議。

眼前的這尾鯉魚,為何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就將鱗甲修煉到如此完美?如果依照如此度的話,那他豈不是隻需要花費幾百年的時間,就可能完成普通鯉魚需要耗費萬年才能完成的終極進化?

不,決不可能!

老魚疑惑非常,立

道:“金鱗子,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質問的語氣很是明顯,金鱗子一時不能猜透老魚的心中所思,因此隻隨意搭訕了一句:“魚神前輩,這不正是您所需要的效果嗎?”

“我所需要的效果?”老魚看在眼裏,已知曉金鱗子的修煉高度出了自己定下的層次,他隻是想弄明白,金鱗子身上如此完美的鱗甲,究竟是不是隻耗費了十日時間。

“在這十天的時間裏,你依照修煉秘訣,就將鱗甲修煉到這種地步?你真的能做到?”

“金鱗甲其實是我的本命法寶,雖然耗費的時日也無前輩口中提到的三百年之久,卻也決非十日之功。”金鱗子道出了原由,隻是希望能盡快從老魚口中獲悉新的修煉秘訣。

“很好。

”老魚這句話的語調拖的很長,而從其突然釋然的神態上看,他似乎對金鱗子給他的意外驚喜感到非常開心。

“想必前輩對我的修煉成效是滿意的。”

“第一層次你已經成功完成了,現在,你完全可以進入到第二層次的修煉,隻要將血脈修煉到暢通無阻,並且能自行汲取外界一切有益元氣,你就能夠再度脫胎換骨,修煉本體的至高層次。”

“血脈暢通之後,能自行汲取元氣?”在金鱗子的印象當中,對於元氣的汲取,需在耗費妖力的基礎上進行。至於自行汲取的概念,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不錯,這就是本體修到一定程度之後帶來的效果,它與法術的修煉存在著根本性的差別。因為其不用建立在妖力的基礎之上,就好似是天生的一種本能一樣。”

“簡直太神奇了!“知曉了本體修煉的諸多好處之後,金鱗子就有些迫不及待起來,不過在修煉第二層次之前,他必須要弄清楚解決血脈受阻的方法。

“魚神前輩,在來到這個峽穀之前,我就遭受過強*力的封印,使得元氣受到阻隔,連妖力也被大大削弱。而正是這個原因,叫我在第二層次的修煉中,無法正常的疏通脈絡。”

“遭受封印,這的確是一個特殊情況。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在進入這個峽穀中時,其實我也遭受過莫*力的封印,妖力得不到充分揮,直到後來,我才摸索到一個訣竅。”

“訣竅?”聽及此處,金鱗子不禁大喜,隨即就追問到。

“封印之力,隻存在於本體的某個部位,或集中於頭部,或集中於心胸處等等。有了這些阻隔,我們的氣血就無法在周身範圍內暢通無阻,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其實對於局部而言,血脈其實是暢通的。”

“的確如此,可是局部暢通對於蓄積元氣根本毫無用處。”

“不,你錯了。血脈局限暢通,那我們就先修局部,將每個封閉的血脈區域看成是一個個被分割了的整體,然後依法先進行局部修煉,等到將分割而成的所有局限全部修煉到最佳效果之後,你就會現,原本存在的障礙是那麽的渺小,根本禁不起衝擊。”

“真的是這樣的嗎?”金鱗子有些困惑,不過仔細回想起來,每當他的修煉進程遭受阻礙時,他的做法就是放棄或從頭再來,隻把注意力集中在受阻的大脈上,而根本沒有著眼於局部修煉。

“你可以嚐試一下,那樣才能證明我說的絕對沒錯。”言及此處,老魚索性就將第二層次—血脈的修煉秘訣一次性傳授給了金鱗子,希望他能夠悉心修煉,早日成就金剛之軀。

得到新的秘訣與方法之後,金鱗子就再也沒有了空閑,每日裏除了進食補充體能之外,其餘時間,幾乎全被修煉血脈所占據。

依照老魚的本體修煉理論,妖力原本是作為一個引子使用的。而在這之前,金鱗子幾乎沒遵從他的理論方法,但是從這第二層次開始,他決定再不能將妖力滲透進全部的修煉進程中。

以被封印的大脈為結界點,金鱗子將周身血脈分成了五大板塊,然後選定一個區域作為第一個疏通對象,開始了血脈的修煉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