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戲即將上演,金鱗子躲在暗處,正津津有味地欣賞著接下來激動人心的一幕。wWW。qUAnbEn-xIaosHuo。coM

天蓬受到那興奮毒草的侵害,此刻一定是熱血沸騰,處於極度衝動狀態。而在這之前,金鱗子又假扮嫦娥仙子先行對他實施了引誘,他此刻一定是急不可奈。

這不,遠遠望見拱橋上嫦娥仙子的身影,天蓬就三步並做兩步,快踏上拱橋,在不遠處,對嫦娥仙子出**地笑。

往日,嫦娥仙子都是一個人來這裏祈福的,更無一個外人打擾,此刻見天蓬突然來到,已經是大大地吃了一驚。更何況現在,天蓬還對她**起來。

嫦娥仙子急忙轉過身去,不去麵對天蓬,以免亂了自己的心情,然後繼續撒她的花瓣,口裏念叨著一些祈禱的話語。

天蓬在拱橋邊愣了半晌,隨後竟對著嫦娥的背影癡癡的笑了起來,聲音還挺大的。

嫦娥自然是聽到了這**笑語,隻管自己撒花,也懶得去搭理天蓬。

片刻之後,天蓬還以為是那嫦娥害羞才背對著自己,於是一邊繼續浪笑著,一邊大踏步走上拱橋,直逼近到嫦娥仙子的身邊。

感應到一股熾熱的氣息從背後傳來,嫦娥快轉過身,卻意外地遭遇到了一張可怕的臉,向著自己的臉無限的貼近。天那,這天蓬肯定是瘋了!

嫦娥急忙倒退數步,然後站在遠處,狠狠地瞪著天蓬,那模樣簡直就好似要吃了天蓬似的。

天蓬自然不知道嫦娥對他厭惡到了何種地步,還隻當她事先邀約自己前來的呢。任她如何橫眉瞪眼,天蓬卻一個勁地往前湊。

“天蓬元帥,你喝醉了,請自重。”嫦娥的語氣有點生硬,模樣也陰森的厲害。

這正是金鱗子所需要的效果。嫦娥越憤怒,天蓬越得寸進尺,矛盾才會更加突出,當這個矛盾被徹底激化的時候,也就是天蓬即將要變成豬八戒的時候。

“天蓬,快上那,上去扒了嫦娥的衣服,我的事情就辦妥了。”在遠處偷偷觀望著自己精心策劃地精彩一幕,金鱗子的心差不多要跳到嗓子眼裏了。林雷

就在這時,那天蓬突然站在原地打了個飽嗝。吐出一串酒氣。

“這回看你還不遭遇,居然在中了興奮草的毒之後。還去喝酒?”金鱗子兀自想著,而那天蓬被剛才那個飽嗝一激,體內的熱流立即竄動起來。

全身躁熱難當,而美色當前。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不可能保持的住。更何況天蓬這家夥早對嫦娥有垂涎之心。

箭在弦上,不得不。就在離嫦娥還有一丈多距離的地方,天蓬借著酒勁,伸出雙手,向前一撲。

哎喲……

嫦娥急忙閃躲,那天蓬撲了個空,頭也撞在拱橋之上,生起一陣痛感。不過這陣痛感,卻激了他體內暗藏的法力。

法力一旦被催生。原本蓄積在一處的毒素就會立即擴散,頃刻之間就流遍他的全身,將他的衝動瞬間提升到極限。

“仙子,你這是幹什麽?”天蓬竟有困惑地語氣問起嫦娥來。

“天蓬,你到底想幹什麽?”

“你就別裝了。不是你約我來的嗎。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天蓬一邊說著,一邊則快上前。一隻已經迅搭在了嫦娥地肩膀上。

嫦娥驚愕之餘,還對他所講的話極為困惑。

“你胡說什麽?如若再對我無禮,我就去告訴玉帝。”嫦娥急忙抽身,推掉天蓬的鹹豬手,並對他出了最後的警告。

天蓬聽完這話,先是一愣。對嫦娥如此態度,他也感到意外。如果現在他有理智地話,一定會上前和嫦娥說清楚一切,可是現在,他被藥物左右著,哪裏還有什麽理智,就連嫦娥警告地話語,他都根本沒聽清楚。

“真美,真好看。”天蓬色咪咪地笑著,按捺不住,向前快竄去,一把就將嫦娥緊緊地抱在了懷中。

嫦娥大驚失色,要是被這家夥強吻的話,她寧願去死。於是催生一點法力,快彈開天蓬的雙手,同時雙掌使勁推出,竟將天蓬推出一丈開外。

可是卻因為天蓬用力過猛,在被推開的時候,一把拽下了披在嫦娥身上的紗衣,叫嫦娥**出肩膀也腹部,隻有個天蠶絲織就的繡花小襖遮擋住胸部。

白皙的皮肉顯露在外,那一對微微隆起的雙峰,擠出一條白白的溝壑,讓此刻地嫦娥是羞愧難當。

這時,矛盾被徹底激化。嫦娥仙子先是用手遮住自己的胸部,然後一把奪過天蓬手裏的紗衣,快地披在自己的身上,將手裏的籃子擱置一邊,轉過身去,徑直朝那靈霄寶殿而去。

天蓬卻才大吃一驚。

“哎呀,糟糕,要是這事被玉帝知道了,我肯定完了。”體內地毒素全都化做一身冷汗出了,天蓬才清醒過來,可是此刻卻為時已晚,那嫦娥早已不見了蹤影。

天蓬渾噩,急忙離開,朝那元帥府中奔去。

見到這副場景,金鱗子是歡喜非常。接下來,他就等著看天蓬被貶下界地熱鬧了。

果然,不出片刻工夫,那天蓬前腳剛邁進大門,後腳還在外邊時,就有兩名金甲天兵奔至他的跟前。

“天蓬,玉帝有旨,要押你去靈霄寶殿。”話音剛落,那天蓬一個機靈,正欲借機逃遁,卻不想,那兩名天兵突然從腰間取出兩條鎖鏈,隨後一扔,就將天蓬給套住了。

“放開我,你們好大地膽子,竟敢抓你元帥爺爺,放開。”天蓬殺豬般的叫囂著,可那兩個執法天兵卻絲毫不為之所動,使勁將其套牢之後,便離了元帥府,朝那靈霄寶殿而去。

眼看著天蓬元帥被抓走,金鱗子卻在背地裏偷著笑。

仔細想來,這天蓬可真是冤,自己本沒有調戲嫦娥之舉,卻被扣上了一個千古的罵名,受天庭遺棄。如若要是被他知道,自己今後的遭遇全都是拜金鱗子所賜的話,那他還指不定要怎麽樣和金鱗子拚個你死我活呢。

就這樣,金鱗子精心安排的一場鬧劇便結束了。而那天蓬自然是被玉皇大帝以性騷擾嫦娥的罪名給削去了神位,罷免了天職,並被打落凡間,一不小心就投了畜生道。

而在投生畜生道上,其實還有一段波折,很自然,這也與金鱗子有關。

依照西遊記劇情的展,金鱗子精心安排的計劃得以實施,並最終走向了成功,可是這隻能說明,天蓬被貶下界,而不能代表他投了畜生道,從此隻能做豬了。

被貶下界,投了豬胎。這兩必須同時實現,才能讓天蓬變成一頭名副其實的大色豬,並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被菩薩收服,皈依佛門。

所以,在天蓬被貶下界之後,金鱗子就馬不停蹄地去往了地府,他要事先安排好一切。

不過,金鱗子自己本不是神仙,也無權對閻王號施令,要他們將天蓬元帥打入畜生道的話,那恐怕是一件很難辦到的事情。

既然難辦,而又怕節外生枝,金鱗子索性就不與他閻王知會,自己暗地裏辦起事來。

憑借金鱗子的法力,在地府中任意馳騁是毫無阻礙的。所以,他暗地裏打傷了一個送小鬼去輪回隧道的鬼吏,自己則變化成他的模樣,當起了鬼差。

沒過多久,天蓬的一縷幽魂就飄蕩進了地府。

閻王自然知曉天蓬的大名,也知道他是因為何緣故而被貶下界。如此一來,本應該按照正常秩序將其輪回轉世的,可那秦廣王卻知會手下判官,要讓天蓬投胎到一個大戶人家,享盡榮華。

畢竟,這天蓬前身是天界的元帥,指不準哪一天玉皇大帝高興,把他招回天庭也說不定,少得罪一個人總是好的。

於是,幾個鬼差便在判官的指示下,將天蓬押向輪回隧道。經過一係列的程序之後,金鱗子所變化的鬼差,終於將天蓬押到了輪回隧道的入口處。

按照常規,在這個時候,天蓬應該要喝一碗孟婆湯,以消除前世裏的記憶,好再生為人,但是這天蓬卻知道孟婆湯的害處,死活不肯喝,還與鬼卒打鬧起來。

於是,金鱗子正好趁亂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