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將這堂堂的天蓬元帥給忽悠著被貶落下界,金鱗子自然也能順利地將其忽悠著投入菩薩麾下效力。wWW!QuanBen-XiaoShuo!CoM

在這福陵山中,通過對山神的一番詢問,金鱗子大致了解了這座山的地形。隨後,他便在山神的指示下,徑直朝那天蓬的巢**--雲棧洞中行去。

雲棧洞處在山坳裏,尋找起來極難,但是山神卻給了金鱗子一個暗示,那就是這天蓬有一個不良嗜好,喜歡在山林中或山外尋些食物,一路奔走,便一路吃食。

如此一來,在通往雲棧洞的山路上,便留下了大量的殘餘物。

“上仙,小神不便跟隨,您就請順著這條山路往上,自然能現雲棧洞的所在。”山神隻將金鱗子送到一條雜草蔓延的小路邊上,指著那黑黢黢的山路,對金鱗子做著最後的暗示。

沒將自己帶到目的地,金鱗子也沒有怪他,畢竟這天蓬稱霸一方,手段還是有地。一個小小山神,在未得知自己有多*力時,自然不敢去招惹天蓬。

金鱗子辭了山神,獨自在那狹長的山路上行走。不多時,他便聞到一股熟肉的氣味。

金鱗子的嗅覺是何等靈敏,他立即捕捉到了這個信息,稍稍掃視了一眼四周的草叢,即可便現了那低矮的灌木叢中,有一塊未被啃幹淨的骨頭,此時卻還殘留著熱氣。

也不知是不是天蓬那家夥留下來的。金鱗子繼續朝前望去,行不到片刻,果如山神所說的那般,那山間的草叢中,小路上盡皆丟棄著吃剩下的食物。

金鱗子快沿著山路向上追去。竟遠遠望見了一個肥碩地身影。毫無疑問,那家夥就是天蓬。

此時他正喝的東道西歪,手邊已沒了食物,還想從四周尋找,就他那四處張望的神情,便足以逗樂金鱗子。

金鱗子不想浪費時間,可他正欲奔上前去。那天蓬的前邊卻傳來幾句女子的聲音,聽起來是那般的嬌氣,但卻叫人心裏毛。

想必又是這山中的女妖。

金鱗子兀自想著,早望見那山坳中奔出兩個女子。一齊簇擁在天蓬周圍,將他一路嗬護著,頃刻間就消失在山林之中。

金鱗子地眼睛異常銳利,能看見很遠的地方,即便是在黑夜之中。而對於天蓬與兩個女妖突然消失的原因,唯一的解釋便是,前方就是雲棧洞地入口。他們已經進入到洞府之中。

金鱗子竄上前去。在那山坳中尋覓雲棧洞的入口,卻突然感覺到自那山林之中,突然吹來一絲陰風,直透入骨髓,讓人不禁打了一個寒戰。

稍稍感應一番,金鱗子能清楚地感覺到,自這雲棧洞的四周,方圓約莫三裏之內,聚集著的妖精數量不少。這集中卻又散亂的妖氣,便是最好的證明。

“天蓬身為此處霸主,而這山林之中多有雜妖。雖然天蓬的法力不高,但是一時驚動群山之妖,那就一不可收拾了。得想個計謀把這天蓬單獨邀約出來。”

通過對這一帶形勢複雜性地思考。金鱗子還是覺得不可莽撞,畢竟取經大事。還是少數人知道較好,決不可能弄地滿城風雨。

此番定下心來,金鱗子心中突生一計,索性就搖身一變,幻化為一個美麗異常的花仙子,獨自在那雲棧洞外徘徊。

雲棧洞的周圍分布著眾多小妖,但見如此美貌的花仙子,竟無故徘徊在洞府之外,早有一二立即飛奔報給了天蓬。

手下小妖都知道自家大王別的想法沒有,就是好吃好色。有如此美色徘徊於門前,小妖們自然是爭先恐後地竄進洞府,報給天蓬。

而山中眾多的小妖,想法卻不統一,有幾個渾妖居然耍起了先斬後奏的手段,欲提前擒住金鱗子所幻化的仙子,再去進獻給天蓬。

金鱗子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就是以身色誘天蓬,找個安靜地,順便將他擒住。可是此刻,他卻在不經意之間,惹下了麻煩。

這地方地小妖實在太多,正好應證了那句話,草木皆妖,所以金鱗子沒想到自己剛變化完畢,便有小妖飛報給了天蓬,而更沒想到的是,竟還有幾個不知死活的妖精,打起了自己的主意。

感應到周圍異常安靜的氣氛,被一陣夜風侵襲,一股微弱而鬆散地妖氣擦身而過。金鱗子環視了一眼四周,除了覺那草叢間飛竄逃走地小妖之外,也覺了他身後五丈開外,出現了兩個黑影。

金鱗子搖了搖頭,當即滋生一股強勁的排斥力,侵襲在自己身邊地大樹枝幹之上,試圖以自己強大的法力,威懾這兩個小妖,叫他們自覺離開。

可是這兩個小妖,感應法力強弱的能力隻能用不入流來形容。金鱗子這般強大的法力就從他們身邊掠過,他們竟茫然不知,繼續慢慢向前。

當這兩小妖還正在為自己的小心翼翼而感到沾沾自喜之時,金鱗子突然轉過身來,瞪了他們一眼。

這一瞪,不僅沒給他們威懾力,卻富含魅力,有一種嬌媚之態,直將他們的魂都給勾走了。

“天那,這是哪裏來的花妖?”兩小妖開始遲疑,是應該將其送給天蓬?還是留著自己享用。

“哼,藤精樹怪,也敢在我麵前撒潑。”金鱗子再度怒視了他們一眼,隻是此時,他將一股攻擊力依附在眼神之中,再也不是簡單的警告,而是起了攻擊。

山林之中出一聲樹木破碎的聲響,最後隻留下了兩個目瞪口呆,神誌錯亂的藤精樹怪。

“你們兩好大的膽子,敢動本大王的美人。”金鱗子正在思考著是不是應該由自己解決掉這兩個小妖,那洞中卻傳來了天蓬的聲音。

沒錯,這正是天蓬的聲音,雖然經曆了天上人間的變遷,從神到豬妖的蛻變,但是他的聲音卻絲毫沒變。

金鱗子見其出洞,心下歡喜,卻沒料到,他一出來,就徑直奔到兩小妖的身邊,毫不留情地解決掉了他們,然後才緩緩轉過身來,目不轉睛地盯著金鱗子。

被天蓬這般狠盯,金鱗子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片刻之後,金鱗子打斷了天蓬的意想,說道:“大王救我,我迷路了。”

小小花妖,自動送上門來。美色當前,天蓬早就已經心花怒放,哪裏還有讓她離開的道理,隨即便搭訕道:“既已迷路,何不到我府上暫歇,明日再行尋找?”

“我家離此不遠,還是連夜回去為上。”金鱗子回絕了天蓬。

“那我送你一程。”天蓬說完,隨後又補充了一句:“不知姑娘家裏還有誰人?”金鱗子遲疑了片刻,故意打趣道:“隻我一人,獨守空房。”金鱗子這話一出口,那天蓬當真是垂涎欲滴。

“嘿嘿,如此極好,洞中人多,不好辦事,正好去她家料理。”天蓬兀自偷樂著,那金鱗子索性就直截了當地言道:“你真要送我一程?”

“正是。”

“一點不後悔?”金鱗子語氣有些怪異,這叫天蓬覺得有點蹊蹺,遲疑了片刻,方才言道:“不,怎麽會後悔呢,我們這就走。”

說著天蓬就欲往那山林中行去。

金鱗子依著他,在那山林之中左突右竄,不多時,便已身在山林之外,一個亂石叢中。

金鱗子停下腳步,那天蓬驚異。道;“這就是你家了?”

金鱗子不語默許。那天蓬自覺時機成熟,說起話來,還一邊向金鱗子身邊湊近。不過三兩句談話之後,索性就伸出他那雙毛躁的手,要來摟金鱗子的身子。

金鱗子雖不是女兒之身,也不能讓其強行摟抱,當即閃身,度之大,直叫天蓬瞠目結舌。

“你……”天蓬一時竟說不出話來,呆在原地。

“什麽雲棧大王,我看是呆子一個。”金鱗子嬌氣地嘀咕著。

聽到這話,這天蓬可就迷糊了,區區一個花妖,怎敢在自己麵前逞強?眼見其不就範,索性就放刁起來。

“哼,既然知道我是雲棧大王,就該依從了我,怎可妄語?”天蓬惱怒,叱喝一聲,就往金鱗子身上撲來。

金鱗子翻身一躍,跳上一丈來高,安穩地點落在遠處。

“無論你往哪裏逃,也逃不出我的手心。”天蓬狠,又再度襲來。

金鱗子樂了,朝上空飛竄,口中念叨:“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天蓬遲疑,望著半空中的金鱗子,思緒萬千。

“不把你個遭瘟的豬妖撥皮抽筋,你還不認得祖宗哩。”金鱗子從半空中躍下,叱喝一聲,就朝其身上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