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對於牛魔王之子紅孩兒,金鱗子隻知道他會使三昧真火,還在西天路上捉了唐僧,要吃他的肉以求長生。WWw。QuANbEn-XiAoShUo。COm不過後來被菩薩收了去,做了善財童子。至於其他的,他一概不知。

此時,金鱗子聽聞那萬年老狐居然能使出一手三昧真火的神通,心下驚奇。他的腦海裏原本隻知紅孩兒能使這一神通,如今看來,牛魔王的表敘又與自己的想法相左了。

“鐵扇公主是大哥的原配妻子,而玉麵公主又是你心中所愛。在如今鬥不過老狐的情況下,路子隻有兩條,要麽就依從了老狐的建議,休了家中妻子。要麽就忘了那玉麵公主,回芭蕉洞過活。”

“要是真能做到二選其一,那還用的著這麽傷腦筋嗎?”牛魔王兩邊都割舍不下,因此陷入兩難境地。

“聽聞大哥與那鐵扇公主生有一子,而鐵扇公主蠻橫,莫非你是舍不得兒子?”金鱗子將話鋒一轉,突然向牛魔王打聽起了紅孩兒的消息來。

“確實有一子,叫做紅孩兒。此子不服管教,常在山林之間為所欲為,得罪了不少人,連我這個做父親的也管他不得。”

“大哥神通廣大,區區一個小孩子,軟也好,硬也好,都該是管的了的。莫非那紅孩兒有甚特殊本領,你才約束他不得?”金鱗子是在打聽紅孩兒的本領。可是牛魔王卻回答道:“紅孩兒隻跟他地母親學過一些小法術。從我這裏,也不會窺探到了點門徑。談何本領?隻是人倫親情,其母放縱,我常在外,因此失了管束。”

“這麽說,紅孩兒豈不是不會三昧真火了?”問及此處,金鱗子小聲嘀咕了一句。

“那紅孩兒此時可否在芭蕉洞中,又或許他不在積雷山中?”

“兄弟何出此言,紅孩兒一直在積雷山中,連遠門也沒出過。最多也就是在芭蕉洞和我在摩雲洞之間的山地上練練槍而已。”

“怪了,怪了。”再次遭遇與自己最初想法不盡相同的地方,金鱗子有些迷茫。不過轉念一想,他倒現了點聯係。

莫非這紅孩兒會因為父親牛魔王娶玉麵公主的緣故,從萬年狐王那裏習得三昧真火?

這便是金鱗子所尋到的聯係。不過促不促成那紅孩兒學成三昧真火是後話,眼前他要做的卻是向牛魔王打聽西牛賀洲妖界的消息。

“今日的你已不同於往日,大哥連你的幾招都接不住,雖然那狐妖有三昧真火傍身,也不一定能傷到兄弟分毫,此回你就幫大哥一把。我一定念你的好。”趁著這個機會。牛魔王居然向金鱗子提出了這個請求。

牛魔王請求在先,自己詢問在後,當先以牛魔王為重。卻才聽到其提起萬年狐王地三昧真火神通,這金鱗子的手也有些癢癢了。

說句實在的,金鱗子還真想去會一會這傳說著連水也滅不了的三昧真火。

“兄弟此來,自當為大哥分憂。既然大哥主意已定,兩邊都不放棄,隻與那狐王較勁,我定出手幫你。”金鱗子沒過多思索,很爽快地就答應了。

牛魔王之所以諸多忍讓。不跟狐王交手,一方麵是忌憚於他的三昧真火,另一方麵也是因為害怕傷了與玉麵狐狸的感情。因此這次他正好趁著金鱗子到來。想出了一個兩全齊美之策。

金鱗子初來積雷山,乃山外人士,自然不會被狐王認識,更何況如金鱗子這等法力高強的妖魔,狐王更不願意相信是牛魔王的手下。

所以二人一致決定,將對付狐王的事情交給金鱗子去辦。待到辦妥之後,再來由牛魔王善後。

當然,牛魔王在事先已經安排好了一切,當金鱗子料理完老狐之後,他便及時出現,在玉麵狐狸最需要他的時候,來一場英雄救美。而他所要對付地便是金鱗子。

而接下來他與金鱗子的爭鬥。便是逢場作戲了。到那時。無依無靠的玉麵狐狸自然隻有投靠牛魔王了。

金鱗子沒決定一個人去料理老狐,他向牛魔王借了一支百人小隊。當然。在出之前,他就要改變這些妖兵的身份,確保那老狐認不出來。

“老狐狸素來狂妄,將這積雷山地界的山神土地都得罪完了,又多與神界人物生摩擦。因此,你大可將這些妖兵變化成天兵模樣,自己則變化成神將模樣,借故圍剿下界妖魔之機,將那老狐除掉。”牛魔王將老狐的底細道出,方便金鱗子行事,兩人商議完畢,便在摩雲洞中為百名妖兵成功塑形,然後每人分一套銀白色的盔甲,齊整地出了山門。

在金鱗子的計劃之下,這群百人妖兵先埋伏在狐山外圍茂密的草叢地中。而金鱗子則根據牛魔王所提供的地形圖,對狐山地周圍部署作了一個周密而詳細的窺探。

打探到的消息是,狐山外圍無一兵一卒主駐紮,大部狐妖都雲集在狐山腹地之中,隻有少數狐妖分散在周圍地草地之中,不過已不足為慮。

此刻,狐山之中,萬年狐王正在訓斥自己的女兒,並欲將其關押起來。

“哼,不知前世裏造了什麽孽?竟生出你這麽個不孝女出來。那老牛騙你而已,你還當真。”

“牛魔王沒有騙我,隻是苦於那羅刹女有芭蕉扇在手,一時不敢違了她的意,因此才叫女兒等他的。”玉麵狐狸與牛魔王交往過,被其所惑,死心塌地,將牛魔王的話句句當真。

“胡說八道,老子早該要了那牛精的性命,也省得日後他來占了我地地盤。”狐王素來與牛魔王爭奪地盤,隻是牛魔王廣交天下好友,勢力龐大,他無可奈何而已,多年來也大多忍氣吞聲,隻是這回,因為女兒的終身大事,他才與牛魔王正麵交鋒上了。

“牛魔王怕芭蕉扇,莫非爹爹也怕?要是您現在就用三昧真火燒了那芭蕉洞,我想那牛魔王定會回到我身邊,再無二

“這種事情豈同兒戲,可以用打打殺殺來解決。”聽及女兒絲毫無悔改之意,狐王是氣憤難當,命下屬小妖將玉麵狐帶下,嚴加看管。他自己則在洞中徘徊。

每當狐王這般氣憤難當之時,他總要尋幾個無關的人來出出氣。常那洞內狐妖出氣已然乏味,因此他決定向那狐山地帶的山神土地難。

久而久之,狐王便形成了這個壞習慣。而在狐山周遭的山神土地也知曉他有這個脾氣。所以,自狐王拽著玉麵狐狸氣憤非常地從芭蕉洞返回時,他們便已經知曉了今日的命運。

正所謂日月輪換,天地常變。這群可憐的山神土地再度被召喚之時,一直守侯在狐山之外等候消息地金鱗子卻窺探到了動靜,也尋覓到了契機。

地仙法術甚低,一旦被狐王召喚,就即現身。即便遇到來催促地小狐妖,他們也隻能懾於狐王的**威而屈服於他們,尾隨其後,一齊朝狐山而去。

“也不知這回要受什麽罪?”

“上次他一口火,就滅了我方土地百裏草原,隻希望他別把我等烤了才好。”

地仙一番議論之後,金鱗子便獨自出了隊伍,使了個遁術,就竄到了這群狐妖地前邊,攔阻住了去路。

金鱗子的突然出現,使小狐妖們大為吃驚,連這些地仙也極為驚恐。不過金鱗子此時出現,所穿著的裝束,卻是銀甲紅綢掛身,周身靈氣縈繞。地仙們一看,都無一例外地認為其定是一位天將。

“天將下凡,定是來搭救我等了。”

“天將?”群狐驚恐,卻有大膽上前喝道:“天將又如何,這些山神土地還不是一樣屈服於大王尊前。”

“大膽狐妖,竟敢肆意打罵地仙,不給你們點教訓,你們是不曉得厲害的。”金鱗子隨手一揮,便撕裂了為的一個狐妖。

“你們無須害怕,我是玉帝派來搭救你們的。快帶我去狐妖的老巢,定要將其連根拔起。”金鱗子出手解決幾個狐妖的手段,在地仙們的眼裏堪稱神奇,再無人懷疑他的身份。

“走,我們帶你去狐山。”地仙們一起應和,金鱗子朝後邊的草地呼喊一聲,由妖兵所幻化的天兵一齊出現,齊整地朝狐山出。

金鱗子本想借一己之力滅了老狐,但是此時可以借助地仙們,為自己偽裝一番,卻是何樂而不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