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據我分析,這妖婆乃是修煉了數千年的水草怪,而這類水草隻適應於生長在北海那樣一個苦寒之地。WWw.QUaNbEn-xIAoShUO.COm”  “既如此,她的根也勢必生長在北海之中了?”  “也隻有如此,她才能固守本原。所以我才讓你去找那北海龍王,想必他應該知道自己所轄的水域中,出了個如此厲害的角色。”  “上仙所言極是。眼下我東海之事已經牽扯到了其他海域,而對手又這般強大,小龍索性就一次性將其他三海的龍王全都召集至東海,一齊商議對策。”  “此計可行。”  隨即,東海龍王便喚來鱉將,命其撞擊東海金鍾,以金鍾之聲波及四海,召喚三海龍王同來。鍾聲傳出,約莫半個時辰之後,南海龍王敖欽,西海龍王敖閏便聞聲而至,隻是不見那北海龍王敖順前來。  東海龍王將自家兄弟請進龍宮,介紹與嶽風熟識。隨即便談及了東海之禍。哪曉得東海龍王剛一說完,那西海龍王與南海龍王竟附和道:“大哥,原來我們三海都同遭厄運也。”  “兄弟所轄海域也出現過凍災?也有閑雜人滋擾?”東海龍王一時驚愕。  “正如大哥所說,今年春夏兩季,西海也遭遇了冰災,隻是滋擾之事卻沒大哥說的這般頻繁。”這邊西海龍王剛剛說完,南海龍王也點頭默認。  “糟糕?莫不是北海已遭厄運?”見北海龍王敖順不曾趕來,而妖婆一事又與北海牽連,所以東海龍王當即做出判斷。  “如此說來,此番劫難定是有人在背後耍陰謀,意圖對我四海不利了。”  “既然如此,二位賢弟還是趁早回了各自海域,提前做好準備。”東海龍王在得知其他兩海同遭此運後,也不好請求援助。  “大哥,那東海?”西海與南海龍王還有些擔憂。  “我自會處理,更何況還有上仙援助。”東海龍王敖廣說完,敖閏與敖欽兩王突然湊近敖廣耳邊,不知嘀咕了些什麽,之後便來向嶽風道別,各自離去不題。  嶽風雖不知他們三兄弟嘀咕了些什麽,但從敖廣焦慮地神情當中,他敢斷定,敖廣有事隱瞞。  “龍王,我可是盡心助你東海,有事最好不要隱瞞。”被蒙在鼓裏,嶽風害怕會多生事端。  “不敢隱瞞。隻是眼下我那敖順兄弟不曾前來,小龍甚為擔心。”  “妖婆出自北海,北海龍王不加以節製,眼下更不見其到來,想必是出了事。也罷,就由我親自去趟北海,一查究竟。”本以為四海之劫容易度過,不想卻如此棘手,無奈嶽風答應了龍神,所以他決定親自去北海走一遭。  “上仙此去,幾時能回?”嶽風離去,敖廣當然就有些揪心了。  “去去就來,凡請龍王與我一樣信物,好叫北海龍王知曉我之身份。”  “信物不好使,我且傳你一個咒語,念給敖順即可。”說罷,敖廣便湊近嶽風耳邊,將咒語傳給了他。  嶽風領了咒語,還把那杆長槍拿著,出了龍宮,竄出海麵,掀起一陣妖風,眨眼之間便身處北海水域上空。  說來也很奇怪,此時正值夏季。北海縱然嚴寒,也不至於出現嶽風眼下之景象。  但見那北海海域,不見一個浪淘,海麵都結了一層薄冰,天空之中,布滿了陰雲,寒風肆虐,出鬼一般嚎叫。  “北海苦寒,雖不比東海,卻也不至於這般淒涼吧?”徘徊於北海上空,嶽風甚為疑惑,隨即撚了句口訣,破開冰層,分開水路,直往那北海龍宮而去。  一路走來,在這北海水域當中,嶽風沒遇到一名水族,四周更是寂靜的可怕。越是這樣,嶽風就得越加小心,時刻保持高度警惕,細心觀察著周圍的一切情形。  不多時,嶽風便已來到了北海龍宮之外,但卻仍然沒見一名水族。毫無疑問,北海出事了。  嶽風也不細想,當即握著長槍,入了北海龍宮。北海龍宮地方不大,嶽風立於一高處,便將龍宮上下一覽無餘。沒有現任何可疑跡象,他複又查看了宮殿內堂,卻仍然一無所獲。  諾大一個北海,竟好似一處荒宅,空有建築,卻不見一人。麵對眼前景象,嶽風是吃驚不已,轉念一想,隨即一個飛縱,便在北海龍宮方圓五裏的範圍內探察起來。  嶽風居高臨下,幾乎連水草叢,岩石底也不放過,巡視良久也不見有活物,正待離去,卻見從龍宮方向遊蕩來一個蝦兵,僅此一個。  嶽風大喜,急忙推動水流,縱到蝦兵近前。蝦兵遇到嶽風,極度驚慌,急忙折返。  “別走,我不會傷你,你且告知我北海出了甚事?”嶽風飛快上前,一把拽住了這個蝦兵。  “大王,饒命。”  “說了,我便饒你性命。”就著他的話,嶽風搭訕了一句。  “大半年前,有幾個妖魔帶著大批水族來進攻北海,龍王敵不過那妖魔,讓了龍宮,此時正躲藏在一處僻靜地。”  “什麽?大半年前北海就被攻陷,龍王還讓出了洞府躲藏起來了?這是真的?”  “是真的,那是個綠臉妖魔,神通廣大,殺了我們北海不少水族。”  “果然與那老巫婆有關。”嶽風嘀咕了一句,隨即說道:我是東海來的救兵,告訴我北海龍王現在何處?”  “既是從東海而來,我帶你前去。“蝦兵也特大意,沒過多堤防,便即帶著嶽風去尋那北海龍王了。  行了一段路程,在離龍宮五裏外的一處海底岩石群外,蝦兵停了下來,指著岩石群道:“龍王就在裏麵。”  嶽風心急,沒等蝦兵說完,便推水而進,兀自在那岩石群中找尋起來,可是半天也不見蹤影。  “你個蝦兵,還呆在外邊幹什麽,快進來,帶我去找龍王啊。”嶽風尋不見,便來喚那蝦兵。  意外在此刻生了。  蝦兵突然大笑起來,身形一晃,現出了真身,卻原來是一個綠臉齷齪的妖魔。“哈哈,進我陣中,看你如何得出?”  嶽風大驚,正欲躍出,卻不想,此時他的頭頂忽然落下諸多巨大岩石,而他身旁的岩石群也無規則地運動起來。刹那間,嶽風便陷入了一個海底岩石陣中。  “你就呆在這裏慢慢尋找出路吧,我可去東海奪寶了。”一陣獰笑過後,綠臉妖魔的聲音漸漸遠去。  -------------------------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