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三太子帶著四方神騰雲降臨到紫色真氣的旁邊時,都不敢再近前一步,隻有三太子在經過了反複觀察之後,慢慢向帝仙之氣靠近。wwW,QuanBen-XiaoShuo,cOm

恰在這時,紫色的真氣快將三太子給包裹住了。與此同時,一股股元氣從他的頭頂貫穿進入他的身體內,三太子因為疼痛,出一聲呐喊。

見此情形,金鱗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裏,因為他非常害怕這哪吒三太子會因為某種巧合而意外獲取了帝仙之能,白白便宜了他,金鱗子自然是極不高興了。

可是事實上,三太子不僅沒有能力汲取這帝仙之氣,還被其從頭到腳給穿透,傷了元氣,隨後便被強勁的氣流轟擊在外,朝下界的山石上墜落。

四方神見三太子有危險,急忙繞過紫氣縈繞的範圍,在山林的上方將三太子給接住景的李天王見此情形,不禁大愕,轉而問起赤腳大仙道:“何以我兒會被此紫氣彈出?”

“這紫色真氣乃是帝仙之氣,雖然能夠掌控者汲取,但是也能反噬。眼下,三太子性命無憂,已是萬幸了。”

被赤腳大仙這般一說,李天王不免驚出了一身的冷汗。毫無疑問,就憑他的法力,不要說收取這紫色真氣,恐怕連邊都沾不上。子被四方神救回,很是羞赧地拜倒在父親腳下,口裏稱道:“孩兒法力不濟,根本就……”

“不要說了,我看還是請大仙親自出馬吧。”李天王此來,隻為協助赤腳大仙,負責清理掉一些幹擾大仙取得帝仙之氣的下界妖魔,至於奪取帝仙之氣,那本就是玉皇大帝交與赤腳大仙處理的事情。與他已不相幹了。

赤腳大仙笑著說道:“這裏的山林之間多有靈氣,想必有妖魔占據,爾等若有現,當及時兵來援。”其實赤腳大仙倒不是怕了這些山間妖魔,而是擔心自己會因為煉化帝仙之氣的緣故而損了真元,根本無暇去理那些妖魔。

“大仙隻管放心前去,我們時刻注意著便是。”李天王說完,便將幾路人馬分成八撥,圍繞著紫色真氣縈繞的山巒,分八個方向守衛。從各自角度觀察著紫氣的變化以及護衛著赤腳大仙的煉化進程。

赤腳大仙飛馳而下,當臨近這紫色真氣時,他不禁大喜。因為距離他隻有咫尺距離的紫色真氣,就是他夢寐以求地帝仙之氣。

“這是下界妖魔所醞釀而成地。還是天地間五千年難得一遇地奇觀?”赤腳大仙自言自語地道了一句。要他相信這是下界妖魔所醞釀。那是相當困難。畢竟如他這等大羅金仙助兩樣法寶地情況之下。也未曾將藍色真氣醞釀成功。更何況是如此高純度地紫色真氣。

沁人心脾地紫色。讓赤腳大仙感應到最為純潔也最為強大帝仙之能。懷著對此法力地無限**。赤腳大仙隨即便竄進了紫色真氣縈繞地範圍之中。

很快。縈繞在其周圍地紫色真氣就迅將赤腳大仙重重包裹起來。而且還快地竄進他地七竅當中。不斷地充斥著他地全身脈絡。

先是一陣舒適之感流淌在全身。但是赤腳大仙知道這隻是假象而已。當即便催生法力。開始了煉化。在煉化帝仙之氣前。赤腳大仙必須快捕捉到真氣運行地每個脈絡。或者確切給個定位。要不然就談不上煉化。

然而這時。本遊離在他脈絡中地紫色真氣竟然竄到了他地丹田處。而且還在不斷地溢散而出。

“這怎麽可能?”作為大羅金仙地赤腳大仙。最為重要地部位—丹田怎麽會被輕鬆被這股真氣所通過。

從七竅而進,沒有經過煉化。就又從丹田處外散。赤腳大仙非常氣惱,這是他修煉生涯中從未遇到過的情景。不過他也想的通。畢竟這次他所要煉化地是紫色的帝仙之氣,有點反常情況還是可以接受的。股元氣,封鎖住自己的丹田。將遊離至丹田處的紫色真氣重新逼回自己的脈絡之中,接受法力的煉化。

一點點聚集而成的真氣,在被赤腳大仙一步步煉化的同時,除了滋生成一點點的新生元氣之外,剩下地就是毫無規則,到處亂竄的散亂真元。

這是修煉者最為擔心地一個環節,如若不能對這些亂竄的真元加以控製的話,後果不堪設想。赤腳大仙知道,煉化紫色的帝仙之氣,要冒很大的風險,不過,已經到了這份上地他,也就顧及不了這麽多

潛藏在山林之中窺探情況的金鱗子,見三太子被真氣所傷而遠離帝仙之氣時,心中歡喜。可是如今卻又來個更強地,他又開始擔心起來。

“那一雙巨大的赤腳從天而降,神通廣大地他,莫非就是赤腳大仙麽?”金鱗子越加的擔心起來。因為他知道,赤腳大仙至少具備有大羅金仙級地實力,要想汲取這帝仙之能的話,比別人容易許多,甚至於自己。

“到底該怎麽辦?赤腳大仙已經開始將帝仙之氣加以煉化了。”金鱗子想立即作出舉措,卻沒有料想到上界的雲端處,還有幾百天兵天將正密切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呢。

赤腳大仙正式進去煉化此真氣的進程,一旁守侯的金鱗住,他不可能讓自己與烈火麒麟苦苦練就的帝仙之能就這樣白白落入他人之手,更何況在尚未確定自己不能將其汲取之前。

雲端處,李天王派出的八路神兵,分散在四周觀望著赤腳大仙。恰在這時,一處天兵覺察到了不遠處山林之間的異常情況。

沒錯,潛藏在山林中的金鱗子,依舊以黃金巨龍的身軀,很是惹眼,隻要稍稍注意,想要尋覓很是容易。

“那是什麽?”天兵見山林中隱隱有金色放射而出,故此飛報給李天王。

李天王當即就派四方神前去打探,得到的結果卻是;山林中有一妖魔,身披黃金盔甲,極有可能是覬覦此帝仙之氣。

“不能讓其影響到大仙的修煉,趕快去將其製服了事。”李天王不曉得那是黃金龍金鱗子,所以下令很是隨意,那些神兵領命而去,隨後便按落雲頭,朝金鱗子身邊席卷。

金鱗子正要出來,卻見頭頂有黑壓壓的一片烏雲侵襲而至,心知是那些天兵天將而已,當即就醞釀出一道閃電,狠狠地朝上界霹靂而去。與此同時,他還念動真訣,召喚出旋風,瞬間就打敗了前來進攻的上百天兵。

緊接著,金鱗子竄出山林,諾大的黃金巨龍身軀就顯現在眾人的麵前。出山林,絲毫不在乎自己被暴露,不僅是因為他極為擔心帝仙之能被赤腳大仙奪取,也是因為他根本沒將空中的那群毛神放在眼裏。

四方神與李天王都很吃驚,他們都還以為藏匿在山林中的隻是一個一般妖魔而已,而當他們看見顯現在他們麵前的黃金色彩,並非是所謂的金色盔甲,而是一頭全身生長著黃金鱗甲的巨龍時,都驚的呆在半空中。

赤腳大仙正將自己一半的法力用在了汲取紫色真氣之上,因為他的專著性,使其根本就連金鱗子的出現也沒有察覺到。

“不好,快點去保衛大仙的安全。”眼見金鱗子快從赤腳大仙身邊竄去,李天王這才從渾噩的狀態下醒轉過來,對身邊的八路神將以及四方神下令道。

八路神將各領一隊神兵,在四方神的帶領下,朝下界傾巢而去,當然,他們目的就是為了攔阻金鱗子,好為赤腳大仙營造一個良好的修煉環境。

金鱗子尚不知曉赤腳大仙的修煉進程處於一個什麽樣的階段,但是他告訴自己,不論如何,一定要盡快打亂赤腳大仙修煉的進程,不能讓其白揀了這個便宜。

可是從天界降臨而至的各路神將,此時卻成了他的絆腳石。為了盡快解決來自於他們的攔阻,金鱗子立即釋放出元氣,悉數攻擊在飄然而至的雲朵之上。

因為金鱗子已經化為黃金巨龍,憑著強悍的本體,他能夠將龍神元氣全部轉化為攻擊力。

狂風熱浪朝上空席卷而去,夾雜著無窮的攻擊力,在尚未觸及到各路神將時,強勁的氣流就將他們腳下的雲給迫散了。

四方神立即分立四方,並著八路神兵神將將金鱗子包圍在了垓心。

“快將妖—妖龍擒拿。”麵前的黃金巨龍乃是龍神一族中進化到最高等級的神龍,李天王實在難以用妖這個字眼形容,所以稍稍頓了頓才說出口。

四方神各自手持著法器,一齊朝金鱗子起攻擊。八路神將從旁協助,都各自祭出了自己的神器。

一時間,風雨雷電夾雜個各種電光,黑的白的,氣體的固體的,都一齊朝金鱗子聚攏

金鱗子擺動了下身軀,抖動龍尾的刹那,快朝上直衝而起。

他向上升騰的姿勢完全是垂直的,一點也沒有迂回環繞。幾乎就在四方神與八路神將的眼皮底下逃竄。(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