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不是什麽巧合,從烈火麒麟見到魔火之源的時候T流露出來的詭秘神情,就已經向金鱗子證實了這火玄功,另外一個則練就了離火玄功,針對這一特點,金鱗子直截了當地追問起第三個人也是在情理當中。WWw!QUAbEn-XIAoShUo!Com

“對,除了我與火羅兄之外,還需要一個練就了流火玄功的人。”

第一次聽到流火玄功這個新穎的詞匯時,金鱗子竟顯得有些驚喜。

“可惜這流火玄功乃是另外一位龍族成員所練就,至今不知曉他在何處,更不能在此時尋及。”烈火麒麟說道這裏,便瞥了一眼金鱗子,好似在為他的刻意隱瞞尋找點合適的理由,畢竟如這般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他如此做也屬正常。

“另外一位龍族成員,莫非也是上古神獸?”金鱗子對此很感興趣,繼續追問一句道。

“不錯,他也是上古神獸之一,而且我清楚的記得,萬年之前他也曾趕赴此處,為了找尋魔火之源就喪失在這個峽穀當中。”火羅突然說出這句話來,直讓金鱗子一顆悸動的心沉了下去。

烈火麒麟見狀,卻插話說道:“火麟兄說的肯定不錯,沒有他的參與,這火之精是斷然汲取不得了。實在可惜,可惜。”

金鱗子窺探了一眼烈火麒麟的神態,隱隱之中,他覺察到了一點異常。這烈火麒麟的內心並非如此意想,而事實上,他有些擔心金鱗子真的會機緣巧合地得到了火之精,從而成為天下執掌火元素的人,如此之人,完全有顛覆天地的能力。

一切都是無法預料的,就好象當初他初次遇到金鱗子的時候,金鱗子還是頭五爪金龍,還不能完全釋放出龍神元氣,與自己不過戰成平手,但是如今,練就了巫神玄功,並且汲取了帝仙之氣的他,也許在條件具備的情況下,真的擁有這等奇遇。

眼見烈火麒麟刻意的隱瞞自己不說,而今聽聞火羅在訴說之後,竟然歡喜的很。金鱗子對其舉動很是不悅,但又無可奈何。

“既然你們現了魔火之源,帶我前去看一看怎麽樣?”萬年之前,這火羅並沒有尋找到真正的魔火之源的所在,此時聽及,當然是興趣大增。可是知道內情的他,也堅信此次前去,不過是瞻望瞻望而已,斷然不會有汲取火之精的機會。

“那好。我這就帶你去看看。”說到這裏。金鱗子便沒再搭訕烈火麒麟。自己就朝峽穀地一邊走去。

火羅尾隨其後。一起走遠。這烈火麒麟也不好說什麽。就隻好跟在後邊了。

如此。三人一前一後地在這狹窄地山穀中沿著來路搜尋。片刻之後。他們便現了魔火之源地所在。

現其所在時。火羅顯得異常興奮。即便他不能汲取火之精。火羅飛快地奔了過去。就立在魔火之源地上方。朝下邊流淌不停地火漿仔細地觀望。好似他在感應到這股熱量時。異常舒服似地。

金鱗子隨即跟上。貼近說道:“這就是魔火之源。可是那火之精究竟是個什麽東西?是一樣法寶嗎。還是……”

“不。火之精隻存在於意念當中。就好似渾濁之中地一團氣。無形但是卻能讓擁有她地人感應到他地存在。並且憑借強大地意念。可以控製天下萬火。”

“哦,原來如此,這還當真是神奇了。”

金鱗子說完,那烈火麒麟才緩緩地朝他們這邊走來,好似對此一點興趣也沒有一般。

“你卻才說,隻要集合了三個修煉火元素玄功的強者,就可以召喚出火之精,那你們究竟是用什麽辦法呢?”這火羅對自己是言聽計從,金鱗子還不趁機多問些情況,那就顯得有些愚笨了。

“當然是要借助我們的玄功了。”

“借助玄功?離火玄功的吸引力,可以召喚出火之精嗎?”

“我可以演示給你看看,但是你必須要細心的感應才能捕捉到那一點點火之精信息的存在,要不然就毫無效果了。”

金鱗子連忙點頭稱是。

隨後,火羅就暗暗醞起離火玄功的氣息,在體內的真氣蓄積到一定程度之後,他立即釋放而出,但是他所釋放而出的玄功,卻並非是攻擊性的玄功,卻帶著點緩和氣息,一點點地侵襲進入那流動不止的火漿當中。

金鱗子屏住了呼吸,在沉寂了片刻之後,那翻滾流動的火漿,卻不見有一絲的波動,卻顯現出一種死寂的狀態。

出奇的寂靜讓金鱗子不敢呼吸,他的雙眼幾乎盯著那火漿,一動也不動。而就在這時,玄功的威力逐漸波及到了火漿之中,那原本流動著的火漿,卻在這時顫動了一下,隨即湧動向上,飛濺**點星火

“下一波會很快到來,我們都需細心的感應。”火羅在金鱗子的身邊嘀咕了一句道。

不遠處的烈火麒麟,在意識到火羅的作為之後,也逐漸向他們靠近了些,並探出頭向魔火之源望去。恰在這時,湧動的火漿再度向上湧動,氣勢比之先前,也不知宏大多少。

迷惘當中,金鱗子感應著那一點點神識的微微波動,然而,他並不知曉火之精究竟體現出來的是哪一種感覺。隻在刹那之間,他感應自己的血液之中仿佛被注入了一種火熱的興奮劑一般,一點點地衝擊著他的龍神元氣。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火之精嗎?”有了這一絲微妙的感覺之後,金鱗子就嚐試著去繼續感應,可正當他試圖捕捉之時,感覺卻消失的無影無蹤,再也尋覓不到。

有一種突然失落的感覺,金鱗子再度試圖去感應這點滴的火之精給自己帶來的衝擊。可是自此之後,就再也沒有類似感覺了。

“真是可惜,我的離火玄功太弱了,要是流火玄功就更好一些。”

火羅停止了釋放,卻在一旁嘀咕起這麽一句話來。

很顯然,在火羅眼裏,他的離火玄功與烈火麒麟的真火玄功其實是不相上下的,而這個流火玄功,似乎在這兩種玄功之上。

金鱗子失望之餘,卻將目光移向了烈火麒麟,他很想烈火麒麟也能如火羅一般,釋放出點真火玄功,那樣的話,火之精就會被召喚出更多,他也能體會到其真正的好處。

可是烈火麒麟似乎並無此意。

“火麟兄的真火玄功與我的離火玄功,如若同時釋放的話,定然能從此魔火之源當中召喚出更多的火之精。”此刻,火羅卻在一旁衝著烈火麒麟說了一句。

瞥見金鱗子那期待的眼神,烈火麒麟實在是不好推脫,仔細思緒之下,索性就答應道:“那好吧,就讓我們攜手召喚火之精吧。”

烈火麒麟話音剛落,眾人耳邊突然傳來震蕩的聲響,隨後,就在這個區域,一襲黃光閃爍不定地顯現在三人眼前。隨著搖撼的加劇,一個陰冷的聲音從空中響起:“原來你們都在這裏,正好一並解決,省得日後麻煩。”

“是誰?這聲音好熟悉。”三人同時朝四處觀望,卻見那半空中出現一個很大的陰影,在眾多金屬光澤的照射之下,顯現出陰森恐怖的氣息。

“那對翅膀,原來是黑龍。”

等到眾人意識到時,黑龍已經幻化為人身,就點落在魔火之源的另外一邊,朝著金鱗子三人蔑視的笑著。

“果然,你來到了這裏。”烈火麒麟上前一步,衝著黑龍說道。

“沒錯,我正是來到了這裏。可萬萬沒想到你們也到了這裏。”

“哼,卻才好象有什麽人說一並解決,似乎憑你之力,在此處還不夠格叫囂。

”烈火麒麟剛一說完,金鱗子就說道:“看來這裏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不錯,憑我眼下的實力,是對付不了你們三個,但是你們倆別忘了。既然你們能解救出被塵封的五爪金龍,為何我不能解救比他更強大的人呢。”

“比五爪金龍更為強大的存在,那究竟是什麽?”就在眼下,能與火羅更強的,無疑隻有金鱗子一個,但是黑龍口裏所提到的決不是金鱗子。

“廢話少說,我這就取你性命。”看著金鱗子對著黑龍此人,滿目的殺氣突現,火羅竟然率先出手,而且他一出手就用上了離火玄功。

“離火玄功?你是火羅。”通過這離火玄功的功法,黑龍立即就意識到了這一點。可是他並不擔心,畢竟他在汲取了火鳳的金丹之後,同時具備了兩種玄功,以至陽與陰蝕玄功的合力,他還沒有理由害怕其離火玄功。

黑龍立即催生玄功相擋,兩道異常光亮的色彩從魔火之源的上空撞擊而散,震的山穀搖撼,岩石破碎。

兩股威力撞擊之後,火羅似有招架不住的表現,這時,烈火麒麟立即飛竄上前,吼道:“我來助你。”說罷,他竟與火羅同時,釋放出了真火玄功。

兩大以火元素為凝結載體的玄功同時釋放,快集結在了一起,形成一道穿透性的火光柱,以極大的波動之力朝黑龍轟擊而去。

然而就在這時,黑龍的麵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團紅黃色的火焰,列為一個巨大的火牆,竟然同時擋住了兩大玄功的攻擊,並於隨後將其一一吞噬。

“黃天怒火!”見此情形,烈火麒麟與火羅同時驚呼。

“黃龍,一定是黃龍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