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一束玫瑰花

更是在人群中十分搶眼,她本來又生得嫵媚,一頭大波浪卷發,名牌套裝,襯得她一雙**越發修長白嫩!根本就是一個性感尤物!渾身上下都透著熟女的魅力!

她眼波流轉的看著陸子初,“陸總賞臉一起吃個飯?”

“不好意思,洛小姐,我有約了!”陸子初禮貌的道。

“那真是讓人遺憾!”洛希希動作性感的撩撥了一下自己的頭發,將散落到前麵的長卷發撥到後麵去,一邊表情嫵媚的看著陸子初,眼神中充滿了暗示,“陸總真的不再考慮考慮了嗎?”

“洛小姐,請自便。”陸子初說完直接離開。

“大哥,這麽潔身自好?”楊子江尾隨著陸子初,來到總裁辦公室。

“你很閑?”陸子初抬眸看他一眼。

“還好啦!就是看你最近回家好及時,過來八卦一下啦!”楊子江笑嘻嘻的說道。自從夏暖晴意外流產了以後,陸子初變得異常顧家。一到下班時間,就準時下班,去接夏暖晴放學。

這簡直是新好男人的典範。

看來大哥真的是對夏暖晴上了心。

“八卦什麽?不去工作!”陸子初掀開了桌子上麵的文件。

“嘿嘿,最近和嫂子感情急速升溫哈!”楊子江一P股坐到了陸子初的麵前。

“恩,還好。”

“這馬上就國慶了,有沒有什麽打算呢?”楊子江十分有興致的說道。

提起國慶假期,陸子初驀地抬頭看著他,十分認真的問道,“我前兩天約她看電影,這事兒你還記得嗎?”

“記得啊!”這招還是楊子江告訴他的。“怎麽了?”

“走到路上她問我玫瑰花。什麽意思?”陸子初十分虛心的問,“我以為她想開花店,結果我一說,她一直笑!”

“大哥,拜托!你要不要這麽木頭!”楊子江佩服得五體投地。“她的意思是讓你送她一束玫瑰花!你怎麽連這個常識都不知道?”

“什麽?”陸子初驚訝了。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層麵上去。他骨子裏就不是什麽浪漫的男人。

瞬間有些懊悔。不知道當時她有沒有失望。

“哎呀,不是我當弟弟的說你,你可真笨!”楊子江無語的搖頭。“所以說,快要國慶長假了,你一定要好好表現!爭取早日再造出來一個小寶寶!”

“表現?你快告訴我,該怎麽表現?”陸子初來了興趣,對於泡妞兒這件事,楊子江比他的經驗豐富多了。

他十分的虛心求教。

“來,我告訴你!”楊子江一股腦的將自己所知道的所想到的,全部都跟陸子初講了講。

幾分鍾以後,他終於停下了不停說話的嘴巴,喝了一口茶,“行了,我所能想到的全告訴你了,至於要怎麽做,就看你自己了!”

“行行行,我都知道了。”陸子初十分認真的點了點頭。他從抽屜裏麵拿出來一張金黃的卡片,“這是古苑餐廳的鑽石卡,你拿去吧!”

“哇塞!大哥有夠大方!”古苑餐廳是江城市首屈一指的高級餐廳,價位也高得離譜。有了這張五折的鑽石卡,以後請客吃飯約會裝B什麽的,簡直完全無壓力。

聽說這鑽石卡一卡難求!沒有想到陸子初十分大方的送給他了。

果然給大哥辦事就是爽!

正在教室裏麵上課的夏暖晴,手機突然振動了,她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害怕受到老師注意,她趕緊按掉了。

過了一會兒,一條短信發了過來:夏暖晴小姐,我是花店的員工。請你接電話。

“我在上課呢!不方便接聽!”夏暖晴有些狐疑,花店的員工找她做什麽?

“那好,我等你下課!”

下課了以後,夏暖晴來到了學校門口,隻見學校門口站著一個小夥子,此時他的手上正捧著一大束包裝得十分漂亮的玫瑰花,見到她,立刻微微彎下腰,露出燦爛的笑容,“夏小姐,你好!”

“請問你找有事嗎?”夏暖晴不解的道。

他將花束遞給她,“夏小姐,這是你的鮮花,請你簽收。”

簽了名字,夏暖晴看著手裏的花,“請問,你知道是誰送的花嗎?”

誰會平白無故的送給她花啊?如果陸子初看到的話,肯定又要和她吵架了。

“不知道,對方是電話訂購鮮花的!”小夥子搖搖頭,又忍不住多看了夏暖晴一眼,這位小姐長得真漂亮,怪不得有人送花給她!

手裏捧著漂亮的玫瑰花,夏暖晴慢慢的往回走,好香啊!她深嗅了一下。女孩子沒有不愛鮮花的。她也不例外。

“喲,好漂亮的玫瑰花啊!是誰送的?”溫安安看到夏暖晴捧著一束玫瑰花走進教室,瞬間就激動了。

她的聲音瞬間就引起了同學們的注意,好多女生都朝著夏暖晴圍了過來,“好漂亮啊,暖晴!”

“是的啊,哪個追求者送的啊?”

“快告訴我們啊!”

夏暖晴一臉的無奈,“我不知道。”她把花放在鼻間輕嗅,唇角微微上揚,陶醉於玫瑰花的芬芳中。

“哇,還是神秘人哦!”

溫安安羨慕的說道。

“我真不知道是誰送的。”夏暖晴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麵,到底是誰送的呢?

“真漂亮!”溫安安讚歎的道。

“你喜歡的話,送給你好了。”夏暖晴將花交給溫安安,“我可不敢把它拿回家!”

又看了一眼那束花,夏暖晴隻好忍痛割愛。

溫安安興奮的接過花,“真的嗎?暖晴,你太好了!”

放學以後,夏暖晴悶悶不樂的走出校門。

陸子初本來會以為看到自己的小嬌妻一臉興奮捧著鮮花撲過來,順便再賞他一個感謝的吻!

哪曾想,看到的卻是一臉鬱悶的夏暖晴,而她則雙手空空如也。

所以他直接納悶了,難道花店沒有把花給送到?

看到走到他現在前的夏暖晴,他充滿了磁性的嗓音響起,“花呢?”

“花?什麽花?”夏暖晴眨了眨眼睛,對於他突然的發問有些不解。

“玫瑰花啊!”

“那花是你送的?”夏暖晴驚訝的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