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做我的舞伴

簡直太可惡了!

夏暖晴氣哼哼的躺在**麵。覺得自己又累又餓。

“餓不餓?”陸子初快速的洗了個澡,然後又鑽出了浴室,一邊擦著頭發一邊說道。

“你說呢?”夏暖晴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陸子初拿起吹風機,把自己的頭發吹幹,然後抱著她就要下樓。

“你幹什麽!”夏暖晴一看他要抱自己,趕緊躲到了床角裏麵去。

“抱你出去吃飯啊!”陸子初一副十分莫名其妙的樣子,“怎麽了?”

“你!——”夏暖晴瞬間羞紅了小臉兒,“不讓你抱!我自己會走!”

“你不是很累嗎?”陸子初聳肩,“真是的,想讓你享受一下,你還挑三撿四!”

“拉倒吧!”夏暖晴穿了拖鞋,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腰部,“你那樣子隻會換來大家對我的嘲笑!”

雖然知道都是善意的,但是夏暖晴就是覺得有些害羞!

“行行行!聽你的!”陸子初直接打開了房門,“走吧!”

走下樓的時候,有兩個傭人正在拖地,看到他們兩口子走下來,都背過身去偷笑。

果然!——夏暖晴咬牙!狠狠的瞪了一眼陸子初!

廚房帖心的給他們熱了飯,然後重新端到餐桌上來。

陸子初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直接無視了大家善意的笑意,給夏暖晴夾了一隻大蝦,“多吃點!看你瘦的!”

不知道為什麽,夏暖晴有一種他在養肥自己,然後再吃掉的感覺!

陸氏企業。

“總裁,這是這一季新樓盤形象代言人的候選人,還請你挑選一下!”陸風語將一些明星的資料放到了陸子初的麵前。

“我們新樓盤所以要麵對的銷售人群是都市白領,多挑一些三十歲左右的優雅女明星過來!”陸子初隨意的翻了翻資料文件以後說道。陸氏集團最新準備開盤的樓盤因為都是一些單身公寓類型的戶型,所以麵對的消費人群多是都市白領。

“是,總裁!”陸風語點頭同意。

陸風語剛出去,楊子江就又竄了進來。

“大哥!”楊子江手裏拿著一張海報,獻寶一樣舉到陸子初的麵前,“這個女人怎麽樣?”

“恩?”陸子初從文件中抬起頭來,看向那張海報。

那是一張比較舊的紙張,上麵的女子一臉溫柔的笑意,看起來氣質倒是優雅迷人。

“這是誰啊?”

“劉詩琳!”楊子江興奮的說道。“一個電影女明星!長得不是十分溫婉恬靜?氣質超優雅!”

“還可以!”陸子初淡淡的點頭。

“是不是特別符合我們形象代言人的標準?”楊子江仔細的端詳著這張海報,“聽說她傲著呢!輕易不接代言!一接必是奢侈品!”

“哦?那價位肯定也不低!”陸子初依舊麵無表情的道。

“那是自然,她可是一線明星啊!”楊子江對於美女從來都是十分了解的,“你知道她今年演了多少部電影嗎?五部!並且部部都是大製作!合作的男明星也都是影帝級別的!”

“看來你對她十分有興趣嘛!”陸子初抬眼看了一眼興致勃勃,隻差沒有說得唾沫橫飛的楊子江。

“呃!——”楊子江嘿嘿一笑,“我隻是覺得她挺合適為我們公司代言!”

“恩,我會考慮一下的!”陸子初輕輕點頭,“風語那邊還在挑選中,回頭我再和風語商量一下!”

“行行行!”楊子江點點頭,“哥,我跟你說,她本人比照片肯定更漂亮!”

“行了,你出去吧,我還要工作呢!”陸子初真的是不想再聽他閑扯美女了,直接就開始趕人!

楊子江摸了摸鼻子,悻悻的走了出去。

辦公室裏麵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教室裏麵。

溫安安纏著夏暖晴,“暖晴,快來看啊!這是我新下載的電影!”

“就看那麽幾分鍾就上課了,沒意思,不看!”夏暖晴趴在桌子上麵,有些無力的說道。好熱,她真心不想動。

“你也太沒趣了吧!”溫安安抿嘴表示不滿。“這可是劉詩琳新拍的大片!”

“那又怎麽樣!”夏暖晴依舊興趣缺缺。

“哎,我以前不是最喜歡看她的電影了嗎?”

“我就害怕我一看啊!等一下上課,腦袋裏麵全是電影的情節!”夏暖晴還是挺自律的。

“那行,中午放學的時候,我們一起邊吃飯邊在食堂看!”溫安安聽了以後,也把手機給放了起來。

中午,學校食堂。

“暖晴,這裏!”夏暖晴端著一份黑椒牛肉蓋飯,正在尋找溫安安的時候。

沈家暗看到她,連忙衝她招手。

夏暖晴走到他占著的那張桌子,微笑著道,“沈部長,我在找安安呢!不好意思啊!”

“沒事兒!叫溫安安一起過來坐啊!”沈家暗俊臉上麵全是燦爛的笑容。“你瞧,我這桌子上麵就隻有我自己!”

現在正是用餐高峰期,還真是不好找空位。

“暖晴,暖晴!”溫安安端著自己剛剛買好的擔擔麵衝到了夏暖晴的麵前,“哎呀,人好多!我們沒位子了!”

夏暖晴隻好對溫安安說道,“和沈部長一起坐吧!”

“周五的化妝舞會,暖晴,可以做我的舞伴嗎?”沈家暗心裏開心,因為終於可以近距離的和夏暖晴接觸了。所以馬上發出了邀請。

“不好意思啊,部長,我已經有舞伴了。”夏暖晴想了想說道。她就是找誰,也不能找沈家暗啊!如果陸子初知道了,估計又要發火了!

“那安安呢!”沈家暗有些失望,但是他依舊保持著良好的風度,又轉向溫安安。

“部長,你可別找我!我要唱歌的!你可是女歌手哦!”溫安安笑著擺了擺手。

“你們兩個啊!真是!那我孤家寡人好孤單哦!”沈家暗的臉上閃過一絲陰鬱。這個夏暖晴也太不知好歹了,自己都邀請她幾次,她都拒絕!

若是換成別的女生,怕是早就興奮的不得了!她竟然屢次拒絕自己!

可是不知道為什麽,她越是拒絕他,他就越想靠近她!越想抓住她!降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