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醉酒也**

陸子初半夢半醒的睜開眼睛,隻看到眼前一個小小的人兒在晃,長臂一伸,夏暖晴低呼一聲,就被他給拽到了**,身子一翻,直接就將她壓在了身下。

鋪天蓋地的吻密密麻麻的落了下來。

一連串的動作行雲流水,完全讓人感覺不到這是一個醉酒的男人!

夏暖晴嚇了一大跳,本能的掙紮了一下!

“陸子初,你喝醉了!”

她鬱悶的抗議!喝醉酒了還不老實睡覺!

陸子初醉眼朦朧的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空氣中散發著淡淡的酒香氣味。

而他身下的夏暖晴卻如同最上好的佳肴,吸引著他!

唇壓了下去,勾起這個夜晚瑰麗的溫柔!

“簡簡……簡簡……”陸子初無意識的呢喃出聲。

夏暖晴半垂下眸子,指甲深深陷進肉裏,帶來一絲令人清醒的疼痛!簡簡?奇怪而陌生的名字。她的心慢慢的往下沉,直至被陸子初親手打入萬丈深淵!

心底產生一絲的抗拒,她要推開陸子初,可是卻怎麽也推不開他!喝醉酒的他力氣更加的加倍,牢牢的控製著她的身體!

她名義上麵的丈夫,竟然在和她親密的時候,叫了別的女人的名字!多麽的諷刺!

夏暖晴看著陸子初,心底止不住的產生一絲悲哀感!

當一切都停止的時候。

陸子初癱軟在夏暖晴的身上,唔,好舒服,根本不想動。

不知為什麽,愈和夏暖晴在一起,就愈有深陷的感覺。

他一向以為這種事,不過和吃飯一樣,是一種成年人的需要之一。隻要找個身材樣貌不討厭的年青女人就成。

但現在,似乎夏暖晴,是不一樣的。

有一種滿足感,往往事後,會有吃飽了那種極為幸福的不想動的感覺。

當然,這種感覺,會在夏暖晴一個小小的,不經意的動作和眼神下,馬上演變成另一場!經過一場運動,陸子初的酒差不多已經快要醒了!

夏暖晴被壓得極為難受,加之陸子初之前情不自禁的呢喃讓她十分的心煩意亂!

她蠕動了一下,紅著臉,使勁的想要將他推離,輕聲地說:“你好重!”

陸子初迷蒙的眨了眨眼睛,翻身下來。

夏暖晴輕輕的,推開。側了身體,彎腰,拾起衣服向浴室走去。

雪白的小腳,清淺的姿態,有一種極度女性的嫵媚感覺。

夏暖晴將身體很快清洗幹淨。然後換好睡衣。

定了定神,開了門。陸子初已經睡了過去,他沒有穿衣服,露出肌肉線條清楚的胸膛,薄被隻蓋住了腰部以下的部位。

他是那種穿起衣服顯得很修長,但是其實脫下來看,身上就很有料的男人!

夏暖晴拍了拍自己的臉,提醒道,夏暖晴,他的心底住了一個叫做簡簡的女人!你算哪根蔥?還是別多想了!

一夜睡得極不安穩,才早上五六點鍾,夏暖晴就醒了。

她直接就起床去了庭院裏麵散步。

陸老爺子晨練的時候,驚訝的看著她,“怎麽這麽早?”

“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夏暖晴掩飾的說道。

“來,丫頭,陪爺爺晨練一會兒!做做操什麽的,對身體好的!”陸老爺子基本上每天都會做早操。

夏暖晴笑了笑,和他並排而立,“好啊!”

晨練過後,到了吃早餐的時間。

陸子初已經下了樓,看到一老一少從院子裏麵走了進來,意外道,“你怎麽起這麽早?”

“醒的早。”夏暖晴並沒有看他,隻是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