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國外謀劃

“哪裏有,別瞎說!”夏暖晴溫柔一笑,“走吧,安安,我們回教室去!”

M國一家高級餐廳。

當陸子林坐在洛唯風對麵的時候,洛唯風隻不得不承認一件事,在選擇陸家繼承人的時候,老爺子寶刀未老,選對了人。

這個陸家二少,從小和陸子初在一起長大,按理說雖然良莠不齊,就連一把筷子都無法做到分毫不差,但是應該也不至於會差的太多,但是陸子初的眼神陰沉,神情疏淡,一看就不是一個能富得起來的阿鬥。怪不得被送到國外來,任他花天酒地!老爺子也不管!

和陸子初比差得遠了,但是,和這樣的缺心眼打起交道來,會更省心一些倒是真的,不至於和陸子初來往那麽累。

要是天天和陸子初一起打交道,恐怕自己會早早得了心髒病。

他看著一桌子已經很豐盛的菜肴,客氣的問道:“二少,你看看,這些菜是否還符合你的口味,我冒昧點的,第一次見麵也不知道你愛吃什麽?”

“這是菜單,您看看,再點些什麽,我買單。”

陸子林雖然他還不清楚麵前的這個人,找他的意思到底是什麽,對他的第一印象分接近滿分。畢竟這麽有禮貌的宴請他的人,很少!他的自尊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不用不用,這已經很好了。這的菜價可不便宜啊,我都還不知道洛少到底為什麽要請這麽豐盛的一頓飯,有些受之有愧啊。”

話雖這樣說,筷子已經很不客氣的落在菜上,受用的吃了起來。

洛唯風拿了一瓶上好的酒,開了封恭恭敬敬的幫他倒滿:“我知道二少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麽,而我,或許可以幫到二少一二。”

回手順便把自己的酒杯斟滿,端起來示意他想要碰杯。

“洛少,我是和我大哥不合,但是我不會拿陸氏開玩笑,你不會是耍我,想要借我的手整陸氏吧?更何況我人在國外,根本回不去!老爺子當初送我出來的時候,可是下了死命令,沒有他的召回,我不能回國的!”

他很驚覺的放下筷子,也沒有隨了他的意端起來碰杯,弄的洛唯風稍微有些尷尬的,手臂懸在半空。

“不不不,二少誤會了,我現在沒有那麽大的野心,我隻是想,就是你大哥現在的女朋友追回來,隻是,如果你大哥還在這個位置的話,我相信她不會回心轉意的。”

他看了看陸子林的神情明顯有些鬆動,連忙趁熱打鐵:“所以說,陸子初下台,意味著你二少就有了機會上位,我呢,也方便我自己,把夏暖晴收回囊中,咱們合作各取所需,豈不是更好?”

這是陸子林從小就有的願望,他是陸家二房的孩子,和陸風語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妹,和陸子初是堂兄弟,但是陸家一直是爺爺做主,陸子初更得爺爺歡心,陸家二房根本說不上話!誰讓陸子初是爺爺親自帶大的孩子呢!

他呢,在學習上就不用心,不止一次兩次的收到過爺爺的斥責,說他過於貪玩,成不了大氣候。

想到這裏,他心裏暗暗下了決心,隻要洛唯風能幫助他當上少董的位置,也算了了他的一樁心事於是便說道:“你先說你需要我做什麽,然後我在決定咱們是不是可以合作,我是不是可以真的信任你。”

“二少,我其實什麽都不需要你做,我現在隻需要你在國外的陸氏裏麵做一些手腳。引起一些國內陸氏的恐慌,讓陸子初能夠順利出國來這裏幾天!”

陸子林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陸氏做一些手腳?

他剛剛還說兩個人的合作僅限於幫助他能當上少董,怎麽還需要上做手腳了?損壞陸氏的利益這種事情,他可做不到!

似乎是看出陸子林的疑惑,洛唯風不緊不慢的繼續說:“因為我和他的交流不多,我不是很熟悉他的辦事手段和風格,我現在想,隻要你在國外惹一些亂子,他一定會被你引出國的,然後我就在國內方便對付陸氏了!”

“哈哈哈,洛少果然好算計。”陸子林放聲大笑。“可是我從頭聽到尾,這件事似乎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隻不過是方便了你抱得美人歸,對我有利的我是一點都沒感受到。”

“況且。”他抿了一口杯中酒,酒香氣濃濃,憑著一口的口感就知道是上好的藏酒:“洛少怎麽會對大哥的女朋友感興趣?”

洛唯風眸光一沉,他是絕對不肯承認自己比陸子初差的,無論是長相,還是地位。所以他一定要證明給夏暖晴看,他比陸子初更適合她!

他洛氏,比陸氏差什麽!

他輕聲一笑:“二少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繼而說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陸子林的臉色漸漸的笑成了一朵花,終於如洛唯風所願的舉起酒杯,誠意十足的磕碰了一下:“如果成功的話,我一定記得洛少的恩情,說把,現在需要我做什麽!”

蠢貨,洛唯風在心裏欣喜的暗罵了一句,怪不得陸家老爺子怎麽都看不上這個二世祖,如果陸氏一早落在他手裏的話,估計肯定死的都要慘,非得把老頭氣背過氣去不可。不過現在計劃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這個陸子林,少不得要哄著些。

“你隻需要給我詳細的講講,陸子初在做事的時候,管用的風格和手段即可,比如,他打壓收購其他公司的時候,是怎樣的?還有,我來跟你說,你們國外的分公司需要出什麽樣的亂子,陸子初才會出國!”

“你說,你說!分公司也有執行董事,大的決策我可插不上手啊!不過小的還是可以的!”陸子林趕緊說道。

“很容易,陸少,這份計劃書裏麵已經寫好了,陸少隻需要回去看看就會清楚明白了!”洛唯風將一份文件推了過去!

桌子上的菜從熱到涼,兩個興致盎然的人幾乎都沒有功夫光顧幾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