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離家出走了

按理說,誰都有個脾氣,他們做助理的都不會把這些小壓力放在心上,但是,洛唯風已經到了偏執到目中無人的地步。

首席設計師,身邊最親近的助理,甚至為他開車的司機,也不知哪一天他心情不好了,就遭了罪,一頓無緣無故的痛罵不說,很有可能之前立下的功勞都被抹殺掉,不作數了。

“既然是這樣,那就麻煩陳叔了,多派人盯著點,看看洛唯風脾氣不好的原因到底是什麽。”

從來這個戰場就是這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每次都在跌宕起伏中布好一局又一局的棋子。

他在動作的同時,他的好弟弟陸子林也正在和洛唯風慶賀著他們的棋局。

溫安安的小公寓裏麵,擠進來一個不速之客。

她打開房門把這個小女人放進來的時候,她就一頭鑽進了她的被窩,什麽都不說,就把長胳膊細腿的扔在她的身上。

“先什麽都不要問我,讓我這麽摟一會就行。”

要不是因為之前她見過陸子初對她是有多麽寵愛有加,幾乎她就要懷疑這個小女人又被沈家青或者上官辰軒給欺負了,差點拍案而起。

後來仔細想想,現在哪兒還輪得到她出手,要是真的有那兩個人渣紮上門來,早就有陸少來滅了他們了。

“都這麽抱著我擠在這裏快半個小時了,我到現在都猜不出來,你到底為什麽心情不好啊,說出來,我替你報仇!”

夏暖晴的小臉皺成了一團:“我想在你這裏住幾天。”

要是以前暖晴無家可歸的時候,被夏世天捉回去的時候,自己去住沙發都行,但是現在她可是嫁了人的女人,並且還是嫁給了陸子初,怎麽會無家可歸?

意識到事情有些嚴重的溫安安問她:“你是不是和陸子初吵架了?”

她點點頭。

“他欺負你了?”

她點點頭,想了想又搖搖頭。

溫安安是個急脾氣,她可不喜歡這樣一問一答跟擠牙膏似的,她拿起來電話就準備打給陸子初,反正她也不是什麽商業家族的女兒,也不在他的手下討口飯吃。

光腳的才不怕穿鞋的,她的好朋友這輩子到現在都沒有能夠活得肆意瀟灑些。

她再也不能讓夏暖晴不幸福。

“別打給他!”夏暖晴一把按下了她手裏還沒撥通的電話,“給我留些尊嚴,我不想讓他知道我在哪兒。”

吵架了?也許是的,她看夏暖晴的臉色,明顯是悶悶不樂了好久的樣子,但是多大的氣,才能讓她從陸家離家出走?

“他有小三了?”

能想到的隻有這麽一個借口,不然她一向以情至上的閨蜜不會這麽的為難。

“比有小三還不好。”

“那是什麽?”

她搖搖頭,前女友這種讓人無語的存在,比有了小三新歡還可怕!夏暖晴覺得,當時她撞破上官辰軒和沈家青在,床,上糾纏的時候,也隻是有惱怒,有委屈。

但是這種失望的情緒,卻是在她認識了陸子初之後才深有感觸的,她一直在驕傲她是他心中的獨一無二。

唯一一個敢頂撞他的人,唯一一個不怕他的人。

唯一一個讓他一再放寬自己的冷傲,隻暖她一個的暖男。

陸子初第一次開會的時候,微微收著下頜,逆著燈光,底下的員工不敢仔細的盯著大總裁的臉一直看,但是有膽子大的小姑娘偷偷的瞄了好幾眼。

好像,總裁的臉有些腫了。

“風語姐,陸少怎麽了?和人打架了啊。”

“想不想活了,什麽都問!”陸風語橫了小姑娘一眼,然後起身瞧瞧的再打足了側麵的補光。

麵對總裁的受傷,大家議論紛紛!

陸風語試探性的問他,今天晚上沒有什麽安排,有什麽想去的地方嗎?陸子初沉默了一會,還是回答到,回家!

男人的麵子,有時候還是蠻重要的,陸風語知道不能在勸,也許過兩天,這兩個驕傲的人,有一個能想通了,吧誤會解開了,自然而然就好了。

剛剛要從陸子初辦公室出去的時候,正撞上風風火火走進來的楊子江。

“大哥,不好了!老爺子在家裏麵發脾氣呢!”

“怎麽了?”陸子初幾乎是第一時間從座位上彈起來的:“她怎麽了?”腦子裏有無數種不好的聯想。

“老爺子打電話過來說,大嫂離家出走了!”楊子江手中還握著手機,“給你和風語都打不通!”

所以老爺子打了他的!

“我的手機在辦公室!”陸風語聳聳肩膀,看向陸子初。

陸子初無語,因為心煩,所以他幹脆把手機關了!

離家出走?陸子初心沉了一下,一直處事最為冷靜的他這一瞬間卻亂了方寸,他該去哪兒找她呢?她能去哪兒?

洛唯風?他很愧疚的想,竟然到現在自己還這麽的不信任她,連懷疑她的去處都第一時間懷疑到了那個男人那裏。

就是他,才引發了這一係列不好的事情。

“大哥,你別著急,一般女孩子這種情況,隻是和男朋友吵架,不會鬧的很嚴重的,她也許會找哪個閨蜜,或者好朋友,你認不認識她的什麽朋友的?”

溫安安!他第一時間想到了她,於是連忙叫過來楊子江:“她有一個好朋友叫溫安安,你去查一下溫安安的住址。”

在溫安安的公寓裏麵。

夏暖晴一直盯著自己的手機看,可是看來看去,最後又把手機扔到了沙發上麵。

“哎呀,暖晴,你其實問清楚你究竟是什麽地位不就行了嗎?”溫安安明明不是專家,卻比誰看的都清楚,感情這東西就是這樣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也許到時候易地而處,她談了戀愛,吵架了也是一樣的糾結。

“可是他都不信任我。”

夏暖晴無語的道。“況且,我看到的照片上麵,他和那個女人擁抱在一起,那個女人還來接機!”

如果他沒有告訴她,自己的行程,那個女人怎麽可能來接機?

溫安安無法,這個夏暖晴執拗起來無人能勸解的了,隻能等她自己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