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大吵一架

“有人過生日送表的嗎?表是什麽?鍾!”陸老爺子氣得差點背過氣去,“你想咒你哥,也不用這種方法!”

“哈!”陸子林大笑的拍了拍桌子,“不過就是送個禮物,都能被爺爺你延伸出來這麽多!”

偏心眼的老東西。

“你這個不肖子!給我滾!滾!”陸老爺子大叫道。然後揮手道,“來人啊,把這畜生給我轟出去!”

“我是陸家的二少爺!這是我的家!憑什麽轟我走!”陸子林慢悠悠的站了起來,望著客廳裏麵湧出來的幾個傭人,懶懶的道。

“二少爺。。。你還是別惹老爺子生氣了!”管家為難的說道。“給老爺子賠個不是,讓他消消氣!”

“我困了!我去睡了!”陸子林想也不看管家一眼,越過氣憤的老爺子,就要朝著樓上走。

路過夏暖晴身邊時,他曖昧一笑,“大嫂,大哥今天晚上估計是不會回來了!你知道嗎?簡水瞳回來了!”

夏暖晴咬了咬唇,“陸二少,我知道簡水瞳回來了,你大哥他隻是在加班而已!”

“你太天真了,大嫂。大哥他,正在陪著他最心愛的女人,一起過生日呢!”陸子林說完,就哈哈大笑著,走到樓上,選了一間客房,關上了門。

陸老爺子把拐杖一扔,一P股坐了下來。長長的歎了一口氣,“逆子啊!——”

“爺爺。。。你也別太生氣了。”夏暖晴安撫的說道。“陸二少長期在國外,估計也挺想家的吧!”

“他想家?”陸老爺子冷笑。“暖晴,不要聽陸子林那畜生胡說!子初他。。他不是那種人。你要相信他。”

“沒事的。。爺爺。。。”夏暖晴勉強一笑。“夜深了。爺爺快休息吧。”

她徐徐的轉身,心裏不知道為什麽,特別的難受。“爺爺,晚安。”

“暖晴。晚安。”

陸老爺子苦澀的回道。看著夏暖晴單薄的背影,漸漸的消失在眼前。

這一夜之於陸家,等同於災難。

陸子林的回歸,簡水瞳的出現,陸子初的未歸。

這一切的背後,仿佛有一隻無形的黑手,在操縱著一切。

而陸家所有的人,都被這隻手,深深的算計著。

房間裏麵。

陸子林將手指終於按在了通話鍵上,“水瞳。”

他熟稔的喚出了那個熟悉的名字,電話那端卻隻能聽見計程車裏的都市廣播的聲音。

“你現在在哪裏?沒有和我大哥在一起嗎?”

簡水瞳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你打電話過來,做什麽?”

“我想和你談談。”陸子林長歎了一口氣。“我們還沒有離婚,你不用對我這麽生疏。”

簡水瞳冷哼了一聲,“我跟你說過,離婚協議已經簽了,它已經生效了!”

“水瞳,我們見一麵吧!”陸子林低聲的說道,“我再也不和你生氣了,真的。你們和好吧,不要再鬧離婚了!”

電話冷場了一瞬間,便被掛斷。

陸子林無奈的長歎了一口氣,躺在黑暗的房間內,陸家,依舊隻向著大哥,全家上下從來沒有將他當做過陸家人!

嗬嗬,真是可笑!

就連他老婆都一心二心想著大哥!

心中沒有半點他的存在!

他做人是不是真的很失敗?

就在他鬱悶的時候,手機卻再次響了起來。

“老婆!”他驚喜的說道。

“你去城三咖啡館等我!”簡短的一句話,冷冰冰的。

此時的簡水瞳已經在出租上麵改了路線,“師傅,掉頭一下,我們去城三咖啡館!”

夜深露重,總有絲絲縷縷的寒意穿透皮膚,簡水瞳總覺得今晚的街道格外的冷,比走在M國黑人聚集的地方還可怖。

咖啡館門前,雪白的車燈打過來,簡水瞳下意識的側目。

修長的手指擋在眼前,試圖衝破這光亮看清司機的臉。

路燈燈光如此的充足,何以要打開這麽亮的遠光燈,饒是如此,她也沒有閑情雅致去計較這些,來到這裏不過一個晚上,卻好像耗盡了全身功力一樣的疲勞。

當陸子林終於從車上走下來的時候,簡水瞳冷冷的望著他。“你發什麽神經?大半夜的把我約出來!你不休息,我還要休息呢!”

“水瞳,我們不要吵架了,好不好?”陸子林拉住她的手,溫柔的說道。“我這不是想你了嗎?跟我回家,好不好?”

“回家?回什麽家?”簡水瞳冷笑。“難不成你還要帶我回陸家嗎?”她仿佛在激他一樣,“你沒有那個膽子的!你說好的,隱婚,不是嗎?”

哈哈!

“如果陸老爺子知道,你娶了我!你猜猜,他會是什麽表情?”簡水瞳特別想哭,但是她卻在笑。笑得像哭一樣的難看。

她這輩子難道真的要和陸家二兄弟糾纏不清了嗎?

她真的好累!

“水瞳,你不要這樣子說!”陸子林一想到回到陸家對他的不公平待遇,一股豪氣由然而生,“你別逼我!這一切都是你們逼我的!我現在就帶你回陸家!”

“拉倒吧,你想帶我回去,還得看我有沒有心情去呢!”簡水瞳甩開他的手。

這一切的變故,歸心似箭的陸子初當然不知,他在拿出鑰匙進門的時候,特地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

時間已經耽誤的太晚了,將近淩晨一點,這個時間,夏暖晴是否早已睡下。

心裏濃濃的愧疚襲來,他知道,暖晴一定為這個生日宴會準備的太多,但是他卻在這麽重要的時候去見了別人。

還有一個更讓他難以啟齒的是,如果簡水瞳肚子裏的孩子順利的生了下來,並且驗證過真的是自己的,要怎麽和夏暖晴啟齒來提這個問題。

他不可能讓別人說他陸子初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的,那樣,和他一直看不上一眼的洛唯風,有什麽區別。可是,究竟是什麽時候,他和簡水瞳發生了關係?他的腦海中為什麽沒有任何的印象?隻除了從M國回來的前一天晚上,簡水瞳約他道別,他喝了一點酒,但是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依舊衣衫整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