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瞬間霸占頭條

有心急的記者已經掏出平板電腦,然後連接了商場的WIFI,直接開始寫起稿子來!

“暖晴,你不挑幾件衣服嗎?”陸老爺子看著夏暖晴又是給他挑,又是給陸子初挑的。

“我衣服好多的!一櫃子新的,我不要了!”

“那不行!衣服不要,買鞋子也是可以的!”陸老爺子說道,“走,爺爺陪你買鞋子!反正咱們都是花的陸子初的錢,就當是懲罰他!”

“行行行!一切都聽爺爺的!”夏暖晴被陸老爺子逗樂了。

一個小時之後,夏暖晴和陸老爺子結伴去商場添置新衣的新聞,瞬間霸占了頭條!

根本來不及等到第二天。

簡水瞳看到各大媒體的網站上麵這條頭條新聞以後,瞬間將手中的平板電腦給砸了個粉碎!

“可恨!我還真是小瞧了這個女人!”

“生什麽氣?生氣可是對孩子不好!”洛唯風表情十分平靜的說道,然後一口飲盡了口中的紅酒。

“她竟然出去逛商場給陸子初買衣服,力破離婚謠言!”簡水瞳真的要氣壞了。一直以為,她就是一個乳臭未幹的臭丫頭,好對付的很。

沒有想到,人家正牌的陸少奶奶卻來了這麽一招!哼!虛張聲勢!

明明,明明她才是陸子初的初戀女友!她不相信!她和陸子初幾年的感情,還比不上這個小丫頭!無論是她的美貌,還是曾經的感情!她有自信!

奪回陸子初對她的專注!

“既然她如此淡定,我們隻有繼續出招!”洛唯風眸光變得幽深,“簡大明星,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好戲,什麽好戲?”簡水瞳瞪大了眼,有些不太明白。

“你坐等就好!”洛唯風神秘的一笑,然後頎長的身子瞬間站了起來,“行了,我得走了!”

“這麽快嗎?”簡水瞳一怔,她還真沒有見過對她沒有任何興趣的男人!簡直對她的這副好身材,以及好臉蛋看也不看。

“恩!”洛唯風點頭。

“你。。。你的目的究竟是什麽?”簡水瞳不得不對他為什麽和自己合作產生懷疑。

“我當初不是說的很清楚了嗎?”洛唯風驀地轉身,眸色冰冷,“我的目的是夏暖晴,你的目的是陸子初!”

“真的嗎?”簡水瞳表示半信半疑。可是為什麽她覺得,他針對的是陸氏呢?

“不信的話,我們可以中止合作!”洛唯風一臉平靜淡定。

“我沒有那個意思,你別誤會。”簡水瞳試圖解釋。

洛唯風卻伸手打斷了她,然後直接開門,走了出去。

簡水瞳無語,還真是一個令人難以捉摸的男人!

而在陸氏辦公室的陸子初,正在批閱文件,陸風語直接闖了進來。

“哥!”

“怎麽了?這麽心急火燎的?”陸子初皺眉。

“你看!”陸風語將平板電腦直接遞到了陸子初的手上。

頭條新聞,醒目的圖片吸引了他的目光。

夏暖晴巧笑倩兮的挽著陸老爺子的手臂,頭條的內容是她為自己買衣服。陸子初有些不太明白,看清楚了新聞寫的是什麽以後,他的表情一瞬間有些難以名狀,有感動,有柔情,有愛戀。。。。

“暖晴她。。。”

“大嫂真的是。。。”陸風語簡直不知道說什麽了。“大嫂真的很愛你!”

“我沒有想到,她會這麽支持我,相信我!”陸子初揮了揮手,示意陸風語出去。

他一個人捧著平板電腦,修長的手指,撫摸著頭條新聞上麵的夏暖晴燦爛的笑容,良久良久。

楊子江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他一副癡癡的笑容,手指不停的撫摸著平板電腦,不由的邪邪一笑,這簡直是千年一遇啊!

“怎麽?是不是被大嫂感動的不要不要的?”

“去你的!”陸子初斂了心神,瞪了他一眼,“查得怎麽樣了?”

“剛剛有手下來報,說洛唯風剛剛從簡水瞳的公寓走了出來。”楊子江將拍到的照片拿給陸子初看。“你果然猜的不錯,洛唯風和簡水瞳肯定是勾結在了一起。”

“洛唯風千方百計的把簡水瞳從國外弄回來,看來對付陸氏的決心,下得很大啊!”陸子初微眯眼睛。

“大哥,怎麽辦?”楊子江擔憂的道。

洛唯風一向心狠手辣,不擇手段!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陸氏豈止是他那麽容易扳倒的?”陸子初冷笑。“繼續盯!”

“恩。”楊子江說完就走了出去。

暖晴,為了你,為了爺爺,為了我們的家!我一定會挺住!

陸子初在心底輕輕的說道。然後又看了看頭條新聞上麵夏暖晴的笑容。她笑得那麽開心,那麽燦爛,如同陽光一樣,照亮了這幾天一直籠罩在他心頭上麵的陰霾。

讓他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溫安安從酒吧下班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洛唯風直接在酒吧門口攔住了她。

“說好的一起吃飯呢?”洛唯風挑眉。

溫安安看到他,不知道為什麽,小臉兒有些微燙。

“今天不行了,太晚了!”

“晚了好啊!吃了飯直接去我家吧!”洛唯風附到她的耳邊,曖昧的道。

溫安安的臉更加爆紅,“你流氓!”

“我隻對你流氓!”洛唯風如沐春風,直接就霸道的拖了她的手。“走吧!”

“喂。。。你這人。。。”溫安安半推半就的上了洛唯風的車。

洛唯風直接就把她帶到了一家高級酒店。

這家酒店的頂層是旋轉餐廳,氣氛十分的浪漫。

“想吃什麽?”洛唯風隨意的翻著菜單。

“隨意就好。”溫安安從來沒有來過這種高檔的地方,隻得淡淡的道。

“那我可點了。兩份招牌套餐!”洛唯風將菜單重新交給了服務生。

因為夜已經深了,顧客並不多。隻有三三兩兩的幾個顧客。

餐廳裏麵放著悠揚動聽的輕音樂。

溫安安不知道說些什麽,有些尷尬。

洛唯風微微一笑,如同一個優雅的高級紳士,“你很害怕我?”

“沒有。”

“那你為什麽一副緊張的樣子?我又不會吃了你!”

洛唯風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