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夏媽媽病情惡化

溫安安看到陸子進門,大哭著哀求他。

他快速的撥打了醫院的電話,趕緊抱起夏暖晴就向門外跑去。外麵的雨太大,陸子初把外套脫下,蓋在了夏暖晴的身上,快速的向車的方向跑去。

而一直在大哭的溫安安則跟在他的身後,也上了車。

陸子初跑著夏暖晴下了車跑著,他能感覺到血從她的身體裏留了出來,他擔心極了。

“一定不要出事,千萬不要有事,如果你出事了,我就讓那些傷害你的人陪葬。”他在心裏默念了。其實整個過程隻有僅僅的幾分鍾,可陸子初卻感覺過了整個世紀。好不容易來到了醫院,陸子初也被大雨琳的不行,他的身體還沒有恢複呢。

他站在急診室的門口,固執的不肯走。“一定要救救她,一定要,花多少錢都可以,隻要能救活她。”他沒有了往日總裁的架子,而是有些哀求的說道。

張醫生心想,這個女子還真是命苦,幾天之內,進了幾次醫院了。手術進行了很久,張醫生從手術室裏出來。歎了一口氣說道:“她的命是保證了,不過她因為之前就受了傷,又沒有好好調養,然後傷口裂開了,身體狀況不佳,現在又受了很嚴重的風寒,所以一定要好好的調養身子才行啊。”

張醫生的話無疑給了陸子初很嚴重的打擊。暖晴,你怎麽這麽傻?

溫安安一直坐在長椅上麵,低泣。

陸子初看著她傷心的樣子,於是道,“這裏有我守著,你先回去吧!”

“陸子初,暖晴都是為了救你啊!”溫安安眼淚朦朧的看著他。“如果不是為了救你,她也不會離開,更不會。。。”

安華生趕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溫安安歪在椅子上麵睡著了。

他將外套披到她的身上,然後抱起她,和陸子初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

夏暖晴終於醒了,陸子初緊緊的拉著她的手,不舍得放開,他怕放開了,夏暖晴就再也見不到了。

此時的他像個孩子,夏暖晴睜開眼睛看著他,忍不住哭了,她仿佛看到了從前的他。

“怎麽了?很疼嗎?”陸子初沒有像往常一樣,冷冷的語氣,而是很溫柔,這還真的讓夏暖晴有些不習慣。

“沒有,我很好。你是怎麽找到我的?”她問道。

“你這個笨蛋,我允許你離開了嗎?你憑什麽私自離開?”陸子初抱怨的說道,心裏還有點生氣,誰讓她這麽讓他擔心的。

“對不起,可是……”夏暖晴不再說話。因為他的吻已經覆蓋了她的唇,讓她說不出話來。

夏暖晴沒有反抗。突然夏暖晴像是想到了什麽,推開陸子初,陸子初皺皺眉頭,夏暖晴的舉動讓他感到很不悅。

“你敢推開我?”陸子初不悅的說道。為了她,他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難道這段時間她就知道自己有多想她嗎?他找了多少地方連他自己都記不清了,他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就是快點找到她,看到她安全的在自己眼前,這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夏暖晴看了看周圍,緊張的問道:“安安呢?”她記得她臨暈倒前,溫安安剛走進她的出租屋裏麵。

陸子初低聲的道,“她的朋友把她接走了。”

“那就好。。”夏暖晴低聲的說道。對於溫安安對於她的關心,她一直心存感激。“是哪個朋友?”

“安華生!”陸子初淡淡的道,“你不認識他可能,安氏的小少爺!”

就在這時,劉飛走了進來,在陸子初的耳邊低語了幾句,陸子初表情十分凝重的點頭。“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夏暖晴像是感覺到了什麽似的,“發生了什麽事情?”

“沒事,你好好休息吧。”陸子初道。

夏暖晴不太相信的看著他,“是不是我媽媽出了什麽事情!”

她隱約聽到母親,惡化之類的字眼,“是不是我媽媽的病情惡化了!”

“沒有,暖晴,你隻需要安心養病就好!”陸子初決定不告訴她實話。

“我要去看我媽,我非要去!”夏暖晴吵著要過去!陸子初一把就抱住了她,她的情緒一下子激動了起來,眼前一黑,昏倒在了陸子初的懷裏麵。

張醫生給夏暖晴打上點滴後對陸子初說:“夏小姐現在身體非常虛弱,不能再讓他受到刺激了,我已經給她打了鎮靜劑,先讓她好好休息吧。”

張醫生走後陸子初坐在病床前撫摸著夏暖晴的臉頰。“對不起,暖晴,我隻想讓你好好的。”他眼圈紅了。看見夏暖晴這樣子,他真的很心疼。

劉飛敲門進來了,他看見總裁的眼睛紅了,他心裏明白總裁非常心疼夏小姐。“總裁,夏媽媽的病情不能再耽誤了,你趕緊簽字手術吧!”

陸子初皺了眉頭,做為夏暖晴的丈夫,他也算夏媽媽的家屬,簽字手術也是生效的!

“給我好好照顧夏小姐。”陸子初依舊冷冷的命令劉飛,便轉身離開了。他迅速的來到了樓下!

陸子初安排了院裏最好的醫生張醫生專站救治夏媽媽,對此夏暖晴十分的感覺。

夏暖晴拖著自己贏弱的身體硬是在病房裏守著夏媽媽醒來,陸子初沒有辦法,隻能是任由她守在床前,直到最後體力實不去而昏睡了過去。

蘇天莫也同樣的出現在了夏媽媽的病房之內,他對待夏媽媽一直很好,如今她出了事情,他怎麽能不守著。

“你帶暖晴去休息吧。”蘇天莫看到夏暖晴再度的昏睡了過去,知道她應該是因為體力不支。

陸子初對蘇天莫點了點頭,大步流星的抱起夏暖晴就回了她的病房,這次不同於以往,夏暖晴住的也是高級的病房。

陸子初皺著眉把她放到了**,她怎麽還是這麽瘦,似乎比以前更瘦了。

陸子初為夏暖晴掖了掖被角,人也跟著快步的走了出去。當劉飛聽到陸子初的吩咐的時候,馬上就去調查,一定要查出誰綁架了夏暖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