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他急需輸血

“暖晴,我們暫時分開吧。”那些話再次在耳邊響起,一遍又一遍,刺痛著她心,眼淚再次忍不住從眼眶裏滾落下來。

她腦袋裏滿是那些不好的回憶,蘇天莫看著兩眼紅腫的夏暖晴,端了一杯茶走過去,遞給夏暖晴說道;“別傷心了,到底發生了什麽,為他流淚不值得,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你,你還想著他值嗎?”

夏暖晴接過茶杯,看著蘇天莫,她不可能告訴他發生了什麽,這種事情怎麽說,難道說自己又一次被他拋棄了嗎?這種事情她怎麽說得出口。

夏暖晴一臉痛苦的說;“我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你別問了。”

“怎麽回事?”蘇天莫聽的是稀裏糊塗,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最悲劇的事情竟然發生在了這一對戀人身上。

夏暖晴看了看蘇天莫,再也克製不住的大哭起來,自己到底該怎麽辦。

夏暖晴立馬跑到沙發上拿了自己的手機撥打陸子初的電話,在撥打的時候,她兩眼看著手機,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拿著手機往自己胸口貼著,若有所思的看著地上,沉思。

她在想真的要打嗎,到底要不要打,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撥打,跟陸子初好好的商量一下。也許還有商量的餘地,也許真的有吧。

電話沒有撥通,她繼續撥打著,還是沒有撥通,她有些發急,毅然決定回去看看。馬上起身要出去,蘇天莫從廚房走出來,看見夏暖晴往外走立刻緊張的走到她的麵前。“你要去哪裏?”

“我要出去一趟,可能不會回來了。”說完夏暖晴就關了門走了出來,對著迎麵開來的出租車招了招手,出租車司機很快就停了下來,夏暖晴上了車直接就叫司機開曲。

她下意識的想要在身上找鑰匙,才發現沒帶鑰匙,她焦急的按了按門鈴,管家開了門。

“少奶奶你可回來了,你可回來了,少爺出去找你,這都老半天了,也不見回來,打他電話也打不通,好害怕出了什麽意外啊。。。”

“啊?什麽?”夏暖晴一愣,慌張的樣子像失了魂一樣。

管家見狀,這才急忙的啦著夏暖晴解說道;“少奶奶,你別緊張,少爺一定會沒事的!”

“什麽?他不應該在公司嗎?”夏暖晴愣愣的看著管家,這個時間,他應該在公司的。

“少爺到現在還沒回來,我給他打電話一直打不通,他沒給你打電話嗎?”管家驚訝的問道。

聽到這話,夏暖晴急忙拿出手機來看通話記錄,果然,有很多個陸子初的未接電話,她連忙再次撥打陸子初的電話,依然無法接通。

她不甘心,一直不停的撥打“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就這樣一遍又一遍。

夏暖晴失望了,手拿著手機垂了下來,癱坐在沙發上。

夏暖晴的心像一根繃的緊緊的琴弦,難受的要死,以前無論陸子初在什麽情況他都會接她的電話,而今天一直沒接。她感覺到有什麽不好的事情發生。到底是為什麽,事情才剛剛好一點,但是下一秒卻又會發生那麽多不好的事情,命運的多舛讓她快要承受不住。

她隻不過是想跟自己最愛的人相守一生,就算是做一對粗茶淡飯的夫妻,她也心滿意足了。

“少奶奶,你沒事吧?”管家擔心的問道。

就在這時,電視機上麵的聲音卻傳來。

“各位觀眾們,今天在上陽路口,發生一起重大車禍事故,肇事司機已經逃走,經錄像器顯示,是一輛大卡車撞擊小車,車內受傷人員已經送往紅十醫院,病人到現在都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

夏暖晴看到電視上的報導,頓時臉變得煞白,眼睛死死的盯著電視屏幕,她卻定那個被抬上擔架的人就是陸子初,雖然看不到那個人的臉,但是他手上的那塊表她清楚的記得,那就是陸子初的表。

“少奶奶,少爺他。”管家也看到電視的屏幕。

淚水控製不住的流下來,如同心如刀絞般,氣息不均,想要短氣昏厥。但是她強撐著站起來,快速往門邊踉踉蹌蹌的走過去。

在門口,又停了下來囑咐管家:“管家大叔,先不要告訴爺爺,我怕他老人家,承受不住這個打擊。。。拜托你了!”說完,快速走了出去。

夏暖晴來到了陸子初所在的紅十醫院“請問一下,今天的出車禍的那位病人在哪裏?,快告訴我,快告訴我。”她氣息未平快速跑到醫院前台詢問起來,眼裏滿是慌張的神色。

護士都被夏暖晴的著急情緒帶得自己都跟著急了起來:“沒事沒事,在、在、二樓3號手術室,還在手術中。”

夏暖晴快速跑向二樓電梯口,慌忙的拚命按電梯,進了電梯像一隻無頭蒼蠅一樣到四處亂竄,尋找著3號手術室,來到手術室門口,看見門上亮著的紅燈,眼淚頓時像泉水一樣湧了出來,頓時感覺天眩地轉,好像天塌了一樣。

她痛苦的用雙手抱著自己的頭蹲下嚎啕大哭起來,路過的旁人被她那悲斷腸的哭泣聲所影響,紛紛看著這個無助的女人。夏暖晴在這一連串的打擊中再也承受不住,她哭著哭著,沒有了聲音,昏厥了過去。

當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病**,手上還差著針管,吊著吊瓶,她想拔掉針頭,卻被一旁的護士阻止:“誒,你要幹什麽,你不能動,你嚴重低血糖,必須補充糖水。”

“我要下去,我要去看他。”她拚命的想要掙開。不惜針頭在她的手背裏亂穿,最後護士看她如此強硬,不得不鬆開手,她帶著小跑走了出去。剛到手術室門口,一位看起開非常年老的醫生從手術裏走了出來。

醫生摘下口罩問道:“你是他的家人?病人現在任然很危險,需要輸入負RH陰性型血才能得救,但是我們醫院目前沒有這種血型,而且必須要這種血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