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合適的血型

“RH陰性型血,這種血型。”夏暖晴若有所思的想著。上次也是這樣,不好好在那個女人及時給醫院送去了血,這次她該怎麽辦,夏暖晴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急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滿腦子都是陸子初那蕩在外麵的手。

她要救他,一定要救他,他欠自己這麽多,怎麽可以就這麽死掉,他還沒有陪自己白頭到老,他是一諾千金的人,這次絕對不能食言,哪怕是用她的命去換,也絕不能讓陸子初離開自己半步,絕對不能.,

“對,而且是非常少見的。”醫生肯定的晃了晃頭說到。

夏暖晴一愣突然想到;“醫生,你看我,你看我的血行嗎。”

“你的?是RH陰性型嗎?”醫生疑惑的看著夏暖晴,她這麽緊張,說不準是他妹妹,要是這樣的話,那病人就有救了,他嚴肅的點點頭說:“你過來吧,我驗一下你的血型符不符合。跟我來吧”

夏暖晴跟在醫生後麵走進了化驗室,她在醫生還沒有開口,夏暖晴就挽好了衣袖做好了準備,伸出胳膊。

老醫生看夏暖晴伸出了手臂,便拿了抽血的針頭緩緩插入夏暖晴的手腕處,夏暖晴閉上眼睛,眉頭鎖緊,是很疼,不過跟心裏的疼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好了,你可以出去等化驗結果了。”醫生神情專注的看著夏暖晴的采血樣笨說著,他沒有看何以微,隻是右手拿著樣本高高抬起,晃了晃,眼睛一直盯著樣本,然後放在器皿架上。

“哦,那醫生你快點。”夏暖晴用手摁著手腕處的棉簽,緩緩的走了出來,她感覺很累,便在一旁的長椅坐了下來,靠著長椅,頭向上微微抬起,把所有的重力都放在了椅子上,閉上眼睛準備好好的休息一會。

今天一直繃的緊緊的神經總算得到了緩暫的休息,突然,電話想起,夏暖晴又緊張起來,拿起兜兒裏的電話接通了。

“暖晴,你在哪裏?我很擔心你,你不要做什麽傻事啊”電話是蘇天莫打來的,在電話那頭蘇天莫的聲音是那麽的緊張,仿佛一不留情就會破滅。

她瞄了一眼手術室,魂不守舍的說道:“我沒事,你別緊張,我現在在醫院裏”。還沒等夏暖晴說完,蘇天莫就急忙問道:“你在哪家醫院,我來找你,怎麽回事?”

“我沒事,是、是陸子初,他出車禍了,我在紅十醫院。你不用擔心。”夏暖晴趕緊說到。聽到電話那頭急切的聲音,她很無奈的搖搖頭。

“你等著我,我馬上就到。”說完蘇天莫掛了電話。

夏暖晴剛掛完電話,化驗室的門就被打開了,老醫生從裏麵走了出來,拿著化驗報告,遞給夏暖晴說:“你的血樣根本就不可能,你是他什麽人?你們兩個的血型根本不一樣!”麵對老醫生的質問,夏暖晴一時間不知道怎麽應答。想了會兒說:“哦,我是他妹妹的朋友。”說完,她神情黯淡,似乎想起什麽。

夏暖晴緩過神來,想起了陸子初,她立即跑到3號手術室悶口等待著,她非常的想見到陸子初,好想將整個好消息告訴他,他跟自己不是親生兄妹。

歡喜的心情讓她如同漂浮在空中,可是他還不知道

又從裏麵出來一位年輕一點的醫師,夏暖晴上前抓著醫師的雙臂,祈求的眼神注視他那冰涼的臉頰不停的問:“醫生,醫生,他怎麽樣了,怎麽樣了?”

醫師看著這位焦急如焚想要知道病人情況的女人,不忍搖搖頭說到:“病人現在正在大量失血,如果再沒有負RH陰性型血的話恐怕。”

醫生沒有再繼續說出口,年輕的生命,難道就這樣失去,他也倍感歎息。

夏暖晴聽到這話,臉色蒼白,身體靠在牆上慢慢的跌坐在地上,她感覺此時好像天旋地轉,陸子初的身影一直在她眼前晃動,她想抓住他的手,一捏,確是那無情的泡沫。

醫師看到夏暖晴那六神無主的樣子。

醫師看到夏暖晴那六神無主的樣子。他趕快扶起夏暖晴安慰道:“隻要有了合適的血型就能得救,我們醫院已經向各個醫院血庫聯係,隻要有了RH陰性血很快就會得救。”

聽到這話,夏暖晴連忙道:“快,快,那快點找血型,所有醫院都還沒有嗎?我要去看看他,我要去看他。”

“等我們手術結束後你才能進去。”醫師伸出雙手,抓著她的肩膀,她是那麽的瘦弱,但此時的力量確是如此的難以抗拒。

也許在生死關頭,愛會給人以無盡的力量。

“你別攔著我,我求求你,你讓我進去看看他。”夏暖晴的聲音是那麽的撕心裂肺,她想要掙開醫師的阻攔,不知哪裏來的這麽大的力氣,醫師都有些招架不住。

“你現在進去救不了他,反而會害了他的,一但感染,後果不堪設想,”犀利的眼眸注視著她早已被淚水沾濕的雙眼,她在幹什麽?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候,她除了默默的為親人祈禱,所有的一切都將成為大家救治病人的阻礙。

淚水模糊了她的雙眼,她都明白的,但是她根本就控製不了自己,因為擔心,所有焦急,因為焦急所以像發了瘋一樣,瘋狂的想要再見他一麵。

一麵,哪怕是一麵,隻要確定他安全就好這樣她就安心了,仿佛是在漂泊的大海上,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無論是多麽渺小,卻蘊含著巨大的力量。

聽到這,夏暖晴開始冷靜下來,眼淚從眼睛裏滑落下來,朦朧了雙眼。雙手放了下來,沒有再要衝進手術室的意思,醫師見她冷靜了下來,沒有再阻攔。

“你趕快聯係病人的血緣家屬,看他們有沒有合適的血型。”醫師說完走開了。

就在這時蘇天莫來了,她的身影是那麽的孤獨無助,這個堅強的女人實在承受了太多,他走到了夏暖晴的身邊,迫不及待的問道;“怎麽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