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大火中救她

“我還有事要做,你放開我。”夏暖晴低低的聲音在此時響起,靈動的雙眼在說出這句話時也落下了兩顆晶瑩的淚珠。

明明她的心中全是對於他的想念,可是在見到他的那一刻卻說出的全是無情的話語,也許是以前被傷害的次數太多了,她真不知道該怎麽去相信他。

“暖晴,我愛你,我真的很愛很愛你,我要給你幸福,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你原諒我,我們結婚吧,然後我們再生個孩子,好好的把他養大成人。”

陸子初抬起頭,深邃的瞳眸中全是認真的神色,低沉的聲音中都是對於未來的描述。那美好的場景讓夏暖晴靈動的大眼也全是一片向往。

夏暖晴聽到這有些愣了愣,他說的這些不一直都是自己想要的嗎?但是,他剛才的話是多麽的虛假,這個男人的話她再也不會信了,他隻是為了取得自己的原諒才這麽說的,怎麽可能。

“不可能的,一切都晚了。我的心已經死了。不好意思,先生,我要去工作了。”說完夏暖晴拉開了陸子初抓著她雙臂的手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陸子初聽到這話,像五雷轟頂一般,愣在那裏,看著夏暖晴離開的背影,他的心也仿佛一碰就會碎了一般,難道他們真的不可能了嗎?

不,他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深邃的眼中漆黑一片,卻又透著無比的堅定。

“姐姐,這是你的花。”一個小男孩兒拿著一束玫瑰花遞給夏暖晴,然後跑開了。

夏暖晴愣愣的看著手中嬌豔的玫瑰花,上麵還貼著一張紙條,寫著:“暖晴,我愛你,每天都愛你,今天,我又愛了你二十四個小時。”

蒼勁而有力的字體一看,她就知道出自於陸子初的手筆。還記得以前的他在看到她看到玫瑰花時,曾不屑的對她說過,這也隻有那些個愛慕虛榮的女人才會想得到,而那些招數他也不屑用。

而如今他竟然會給她送花,這讓她雖然有些感動,卻還是不會改變她的心意,笑了一下便將花扔進了垃圾桶。

陸子初在看到她把花扔到垃圾桶的時候,修長的十指緊握成拳,深邃的眼中有著憤怒一閃而過,這還是他第一次做如此幼稚而低級的舉動。

明明記得她在看到那些收到花的女孩子時,眼中有著羨慕之色,如今,怎麽會?

哼,該死的!他就不相信他天天送,她還會每天都扔掉。

自此,陸子初總是在不遠處看著她,觀察著她。他希望有一天,她能夠被告自己的誠心所打動。

陸子初每天都會來到夏暖晴上班的這家咖啡廳,還會帶一束新鮮的玫瑰花,看見有小朋友就叫小朋友幫忙拿給她。

陸子初正坐在辦公桌前,審閱著麵前的文件,卻在這時,辦公室桌上的電話響了,是王玉雪打來的。

自從上次在咖啡廳談完合同後,她就經常打電話來,陸子初雖然很是討厭,可是為了那筆巨額的合同,他還是會敷衍幾句。

可是今天,他卻沒有那個心情,他還沒有提到夏暖晴的原諒,而對於這個女人的一再糾纏,他也感到十分的厭煩,所以在拿起電話的瞬間,他深邃的眼中就湧出了不奈。

“我還有事要忙。”陸子初低沉的聲音中都是冷酷,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他不想再理會這個女人。

感受著驕陽的溫度,正沉浸在文件之中的陸子初皺了皺英挺的眉毛,最近公司的事情特別的多,他每天都幾乎要忙到下午七點多,可是他從來都沒有忘記準時的訂花送到夏暖晴上班的地方。

當夕陽慢慢的消失在了地平線,而華燈初上的時候,陸子初揉了揉太陽穴的位置,扭頭看向了窗外。

抬望眼,到處是一片光明的燈海,而那些如織的夜遊人匆匆的腳步,隨著疾馳的車尾燈瞬間流落在霓虹深處。

今天一天都沒有見到夏暖晴的身影,突然很是想她,陸子初扔下手中的鋼筆,從辦公桌前站了起來。

那種急切的心情讓他如一個剛剛談戀愛的小夥子一般渴望著見到自己朝思幕想的女朋友一般,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也會變成這樣?

手握在方向盤上,看著那飛速的後退的殘影,陸子初的嘴角邊都是幸福的笑意。而這笑意卻在看到那漫天的火光時而僵在了嘴角。

那不是夏暖晴所住的房子嗎?不,夏暖晴還在裏麵!他甚至都可以看到她無助而害怕的靈動眼眸。

房子的周圍已經聚集了很多的人,在不時的對著那著火的方向指指點點,卻沒有一個人想到去裏麵救人。

陸子初高大而偉岸的身型站在那群人之中如鶴立雞群一般,那霸主的君王氣質以及他身上所散發出的寒氣讓周圍的人不自覺的就為他讓出了一條道路。

在眾人好奇與疑惑的目光之中,陸子初高大的身影很快的就投入到了火海之中,他的手甚至還在微微的顫抖,心髒也被狠狠的揪起。

深邃而漆黑的瞳眸映著麵前正張牙舞爪的火舌,剛一接近,炙熱的溫度就隨之而來,前麵的門已經被包裹在了火海之中,根本就不可能進去。

陸子初焦急的看了看周圍的情況,還好,可能是隔壁的人家發現著火了,都跑出了房子,而那門正好是虛掩著的,他想也沒有想的就衝到了隔壁。

隔壁的陽台正好與夏暖晴所住的房間的陽台連在一起,僅有中間隔著一道小小的突出的牆壁,自己隻要從那裏爬過去,就可以進入到夏暖晴的家中。

“暖晴,暖晴。”焦急的向那邊爬過去的陸子初甚至都沒有發現自己剛才所出口的聲音竟然有著微微的顫抖,那種害怕失去的感覺一直都讓他深深的恐懼。

夏暖晴蜷縮在了窗戶的跟前,她的四周已經被火光全部的包圍了,那滾滾的深煙讓她不禁睜不開眼睛,甚至連呼吸都開始感覺到了困難。